23、饮毒酒
二文文2018-12-26 19:09931

  宁容芮的提议,让宋木槿微微眯了眯眼,许久,她点头,“姐姐,难得我们这么有默契。”

  宋木槿差人送来这两件东西,三尺白绫与一杯鸠酒。

  宋木槿就是个疯子。

  宁容芮抚摸着柔软的白绫,神情凝重而决绝。

  “原来这便是你给我的选择权。”宁容芮轻笑一声,“到头来都是一个死字,选择不选择,也没甚区别。”

  宋木槿问,“选哪样?”

  “木槿,念在我家养你到大的情分上,我死了之后,求你不要再害恒儿了好吗?”

  “好。”宋木槿很爽快,只要这个碍眼的贱人死了,那她和宫凌思的儿子也自然是宫墨胤的眼中钉,不用她动手。

  宁容芮还是不放心,“你用你的后位发誓。”

  “好,我发誓。”见宁容芮长舒一口气,宋木槿紧跟着说,“但你若不死,我便折磨你儿子到死。”

  恒儿,娘要你好好地活下去。

  宁容芮向后梳拢自己的长发,重新插上簪子,“待我自尽之后,便跟下人说是我自愿。”

  她拿起白绫,四四方方地叠好,擦净面上、手上的血污。

  “宫墨胤,如果有来生,我们不要再相见。”

  她摸到香台,小拇指蘸了些香灰,描画了柳眉和眼线。

  “恒儿,愿你此后无灾无劫,安乐平生。”

  宁容芮抚平衣褶,在蒲团上正襟危坐,右手端着鸠酒,“宁容芮,你解脱了。”

  一饮而尽。

  冷酒灌入胃中,带来一阵灼烧般的疼痛,仿佛五脏六腑都受到烈火炙烤。

  宁容芮四肢脱力,仰面倒在地上。

  她只觉天旋地转,四方迷乱,过去的记忆在脑海中浮现,走马观花地一闪而逝。

  亲眼见宁容芮喝下毒酒之后,宋木槿和下人扬长而去。

  宁容芮在神智不清的恍惚中,似乎有谁在说话。

  “芮儿!”

  熟悉的声音。

  “芮儿!”

  却不是宫墨胤。

  “芮儿——”

  宁容芮张了张口,却发不出声。

  宫凌思转头吩咐,“布置一下,扔一具尸体到枯井之中,务必不要让人察觉她还活着!”

  “是。”黑衣人应声离开。

  宫凌思将不省人事的宁容芮抱在怀中,抚摸着她空洞的眼眶,痛苦不已,“芮儿,都是我不好,你一定要撑住!”

  宫凌思眼角划过一滴泪,打横抱起宁容芮,小心翼翼的样子,就像抱着举世的珍宝。

  “芮儿,凌哥哥来了,再无人敢伤你。”他轻声道,“那些伤你之人,我定要她们付出代价!”

继续阅读:24、你怎敢擅自去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里桃花不负相思一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