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那死呢?
二文文2018-12-26 19:081,118

  宁容芮贵为北定侯之女,即使狼狈至极也自带风华。

  宋木槿心有畏惧,却不想在宁容芮面前示弱,故而更大声说:“你想怎样,别忘了你儿子还在我手里!”

  想到恒儿身上那些被虐待的痕迹,宁容芮眼中恨意更甚。

  宁容芮咧嘴,干涩地一笑:“若是我和恒儿下了地狱,我也一定会拉上你的,我的好妹妹。”

  “你……”宋木槿被噎得无话可说,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

  她弄不明白,为什么先前还对她低声下气、百顺百从的宁容芮,突然就硬气了起来。

  宁容芮不怕自己折磨她,难道还不怕自己折磨她的儿子?

  宋木槿一巴掌甩在宁容芮的右脸上,嘴角渗出血液。

  宁容芮却若无其事,只是继续说:“更何况,总有一天宫墨胤会知道真相,到时候他要是知道了一切,以你残害皇子的罪名,你以为你还有什么好下场吗?”

  “所以呢?”宋木槿恶狠狠地说,揪起她的头发。

  宁容芮痛得倒吸一口冷气,她抬起手,虚虚地抓住宋木槿的手腕。

  “所以,你不敢害恒儿。”宁容芮说,“假如恒儿无故遭害,以宫墨胤的性子,定要查出幕后是谁作祟。到时候,顺藤摸瓜,他就会知道天牢之火也是你一手所为。所以,你不敢。”

  宋木槿被她踩住了痛脚,恼羞成怒地拨开她的手,随手抄起柜子上的花瓶就扔在宁容芮脸上。

  “好啊,我是不敢害他。”宋木槿压抑着怒气,“但是等他再长几岁,我就可以阉了他,让他去做太监!”

  宁容芮闻言,蓦然攥紧了身下的床单。

  “毒妇!还有什么是你干不出来的?”她低吼道。

  “为了宫墨胤,我什么都干得出来。”宋木槿一手掰过宁容芮的脑袋,让她面冲墙,免得两个黑洞洞的眼眶看着渗人。

  “你都瞎了,你以为你还能翻天?”宋木槿冷喝,“滚下来,趴在地上,求我!”

  宁容芮没有动作,宋木槿不悦,“信不信我立刻就让你儿子在你面前……”

  “不要!”宁容芮翻身下地,恭恭敬敬地对着宋木槿三跪九叩:“皇后千岁,仁爱有德。”

  她能带着恒儿去死,却不愿恒儿被宋木槿侮辱!

  宋木槿瞧着宁容芮这样子,才觉得顺眼许多,心里的莫名畏怯与不快,也消去了几分。

  她找回自己平时的傲慢姿态,轻飘飘地说:“正是,我以仁德治家国。如今我就大发慈悲,把选择权交到你手里。”

  宁容芮默不作声,思绪千回百转,猜不透宋木槿又打着什么鬼主意。

  宋木槿对着窗棱透进来的阳光,仔细端详自己的红指甲,故意不搭理宁容芮,就让她在那里跪着。

  冷硬的石砖并不平滑,坑坑洼洼的,时间越长,宁容芮的膝盖就越痛。

  良久,宁容芮沉不住气,“宋木槿,如今你抢了我的眼睛夺走我的一切,我和恒儿走的远远的,不碍你的眼,难道不好吗?”

  宋木槿这才抬眼看她,轻轻摇了摇头。

  宁容芮追问,“那死呢?”

继续阅读:23、饮毒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里桃花不负相思一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