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逢天涯
凤琉璃2019-08-21 03:034,074

  皇上今年的寿宴仍是跟往年一样。无非是臣献礼,妃献艺。再摆一大堆酒席,搭个台子让一群人在上面蹦来跳去。

  无聊。要说有什么新鲜事,那就是我刚刚看到了一个美女,叫越什么的,是当朝右相越大人的女儿。只是这宫里漂亮的女人多的是,因此我也只是和她打了个照面就过去了。

  应皇帝的要求随便在高高的台上跳了一支舞,我便拉了楚凌躲到御花园的角落里大战点心。

  嘿嘿,虽然我今天来了,可是舞台又远又高,相信没几个人看清我的样子,而我也乐意这样。我并不希望有太多的人看清我的样子。因为即使这样我已聚集了太多的目光。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现在外界都在盛传左相的独女赵慧灵有多么的绝色,而依据竟是我小时候的几次露面。真是可笑!

  我一边想着一边往嘴里塞鸡米花。这东西还是我“引进”的。

  虽说我吃着东西占着嘴,可是为了不冷场我还是主动开口问道:“凌,你刚才看清那个右相之女没?”

  楚凌随口说:“看到了,挺漂亮的。听说琴技不错。”

  “喜欢吗?要不额(我)把她弄来鬼(给)你当老伯(婆)吧。”我嚼着东西,口齿不清。

  “不用了,她再好也不及——”

  “哇咧咧,你小子有心上人了哦~~~”

  楚凌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打断。见我一双眼睛贼贼地盯着他,楚凌笑着拈来一只蜂蜜糕。

  我看他欲语还休,不由暗笑,这小子还给我玩儿“但吃不语”?不过我也懒得再问,反正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父皇的寿宴快结束了,我们快回去吧。哎,你刚刚跳舞我看了,挺不错的。但你恐怕连两分的真功夫都没舍得拿出来吧?”吃完了蜂蜜糕,楚凌又玩儿上了转移话题。

  我白他一眼倒也不再抓着问题不放,而是顺着他的话说:“既然你知道干嘛还说出来?再说又不是跳得烂到不能看。我个人认为还是相当优美的……”

  “噗——!”刚喝下去的一口茶被楚凌喷了出来。

  “唉,心理素质不过关。我不过才恶心你那么一小下下你就这样了。”我装模作样地耸耸肩。总也算是扳回一局。

  眼看着寿宴快结束了,我还得再去向皇帝请辞。

  平日里我在皇帝面前也没什么规矩,所以到了地方也只是随便一蹲身道:“皇上万安,娘娘金安。”

  皇帝倒也已经习惯了我这样,只是随意一挥手,“起来吧,慧灵你今天就别回去了,太后叫你一会儿去安清宫。”

  “哦,好的”

  我随口说着眼睛下意识地看向一旁的楚凌。这已初显俊朗面容的孩子,不,他已经可以被称作少年了,这俊朗的少年不动声色地对我笑笑向帝后二人请辞后就离开了。

  我晚楚凌一步,但就当我要离开时,皇后却又突然发难——

  “慧灵,你也大了。这规矩嘛,多多少少也该知道一些了。”

  听了这话,我心里有些不大乐意。皇帝都没说什么,她皇后插什么嘴?!

  心里这么想着,我偷偷抬眼看看皇帝,只见他一脸不快但竟然什么都不说。

  没办法,我只得重新跪下,“谢娘娘教训,臣女谨记在心。”

  北国皇宫·安清宫

  安清宫是太后的寝宫。因为我常往皇帝那边跑,久而久之和太后也熟悉起来。说起来皇帝这一家除了皇后外还是很和我胃口的。和皇帝一样,太后对我也是宠爱有加,只不过这其中也难免有私心。

  今天我本还想着能早点回相府找我那三个师兄玩,可既然皇上都开口了了,我又不得不临时改变计划,前往安清宫。

  来到太后的安清宫门外,我抬手止住要进行通报的小太监,蹑手蹑脚地走进去——

  “这秦王真是越发的不安生了……”

  蓦地寝殿里传出一声叹息。我心里一惊,秦王他不就是是皇后的哥哥吗。难道是外戚……

  进太后的寝宫之前没让人通报,没想到竟听见了这档子事。不敢再听下去,我又退回到宫门口。像这类敏感的政治问题我还是不要卷入其中的好。

  “赵慧灵小姐求见——!”

  这次我老老实实地等太监通传后才进入安清宫。进了寝殿,出现在我眼里的太后依然是慈祥的老奶奶。我笑嘻嘻地陪太后聊了一个时辰的家常,完全不提秦王的事和朝廷。

  晚膳后,太后不但没有放我走的意思,还叫宫人端了酒来,说是好长时间都不曾畅饮。

  要说在这个时空,十岁的我已算是青少年,所以太后叫我陪她喝酒也属正常。上辈子的我出席酒会是常事,因此酒量并不小。

  但此一时彼一时,况且摆在我面前的还是陈年的白酒。说实话,我一点底都没有。不过,那酒那么香……算了,喝吧。

  最后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只模糊地知道对面的太后早已倒在了桌子上。而我也好不到哪去。

  看来今晚注定要住在宫里。

  入夜,宫里一片寂静。夏天风吹夜暖微醺,淡淡地酒香触在鼻端,我睁开眼,头有些晕,但却睡不着。

  站起来打开窗,一阵冷风吹来,酒顿时醒了大半。

  月光如华,不用点灯便能视物。我伸脖子看看门外垂着头的小宫女,嬉笑着挥袖向空气中洒出雾一样的粉末,然后立即关上窗。

  守夜的人马上就会睡得天塌下来都毫无知觉。在屋子里等了一会儿,我打开门,披了一头散发走出去。

  月盘盘,不由得又想起了一些往事。突然感到孤独,在这里虽然有我的爹娘和像兄弟一样的楚凌,但却没有真正理解我的人。

  “你的泪光柔弱中带伤

  惨白的月弯弯勾住过往

  夜太漫长……”

  张口便是一曲《菊花台》。我不知道自己为何想要唱这首歌。这是我在家以外的地方第一次唱歌,也是第一次唱现代歌曲。当然,不排除《菊花台》是我仅会唱的几首中文歌曲之一。

  来这里已有十年了……离开那个世界已十年了……轻轻的歌声,飘在微醺的夜空中。我的声音不大,很小,但心情却是很浓,很重。

  都说月光惹人醉,今晚月色甚好……我又喝了酒,燥热难耐,我一边不停歇地哼唱着,一边甩开山岚般的衣袖,起舞。

  月下,无一物的犹如黑缎般的长发完全披散,紫烟般的纱袖挥开。旋转,腾跃……

  “……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

  花落人断肠我心事静静淌

  北风乱夜未央你的影子剪不断

  徒留我孤单在湖面成双……”

  也许是醉的缘故我不想再束缚自己,又仗着宫中众人都已睡着,我开始尽情地舞,以发泄自己对那个时空的思念。

  “……愁莫渡江秋心拆——”

  ——啪!

  突然间听到树枝被踩断的声音,我停了下来。

  “谁?!出来!”

  这一刻,我忽然清醒过来,一边语气不善地微眯起眼,一边注视着不远处的树影。

  等了片刻,终于见一个青衫少女从树后走出来,她竟然是白日里见的右相之女!

  见到她我不由皱皱眉,这三更半夜的,她在宫里乱走可是犯了大忌。但也许她是白天和家人走散了被我的歌声引来的。

  我正要再开口询问,却不想她一开口我就愣住了——

  “你,唱得是《菊花台》?”

  她面有犹疑,但我却像是遭了五雷轰顶,久久不能回神。这……不会吧

  难道,难道她……一瞬间我脑子里掠过无数种可能。

  “红底五颗星。”

  “中国国旗。”

  “白麻红日头。”

  “日本鬼子。”

  “整天叫嚣人道主义——”

  “美国。你……他奶奶的,我找到组织了!”

  眼前的青衣女孩大叫一声猛地扑上来,一个熊抱把我纳入怀中。

  一时间不适应被人这样抱着,我挣扎起来,“喂!喂!小姑娘,我快被你抱死了!”

  “奶奶的,你可千万别死。”她红着眼圈放开我,忽然又是扑哧一笑,“我知道你,你是赵慧灵对吧,我是端木惠不过都是上辈子的事了。现在我叫‘越青环’,右相的女儿。”

  她虽然松开了怀抱,但还是紧紧抓着我的手。我的鼻子有些酸,看着她一时间竟不知道要说什么。是上天的垂怜吗?让我们在这里相遇。

  或许是我的沉默使她不安,她捏捏我的手,“你、你怎么不说话?”

  我这才忍住差一点就涌出来的眼泪,拉着她进了屋。刚进屋我就把灯点亮,一连串的问,“你多大了?从哪里来的?怎么来的?来多久了?你是重新在这里出生了,还是——”

  “停,停一下,我先回答你刚刚问的问题。我灵魂年龄二十三岁,现在的这个身体十二岁。呵呵,我哥哥是研究异时空的,我本来想偷拷他的资料的,没想到不小心碰到了不该碰的,结果就过来了。”

  越青环说着对我眨眨眼,像是混不在意般接着说:“其实我原来的那个身体穿过来之后就摔死了,我在附近飘着飘着,不知怎么的就进了现在的这副身体。”

  “那你……你是灵魂附体?”

  我好奇地在越青环身上捏捏,但并未发现什么异常。越青环又笑道:“我已经观察好多天了,和常人一样。说起来,我穿过来的时候手里还抱着我的笔记本电脑,人被摔死了,奶奶的,那电脑居然没事。你说可笑不可笑。”

  她说到这里,神色凝了凝,“现在该说说你了吧?”

  面对着这唯一一个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人,我第一次不知保留为何物,一股脑将自己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而越青环却越听眼睛睁得越大。

  等我说完了,她一把握住我的手,“激动啊!奶奶的,我好激动啊!你竟然是‘商界女皇’云锦岚!老天,我怎么这么幸运啊?!”

  越青环的乐观感染了我,以至于我忽然觉得这个世界比我想象中的更好。

  我和越青环聊了整整一夜。什么叫他乡遇故知,什么叫相见恨晚,我如今才有了最真切的体会。直到地平线微亮时她才依依不舍地和我说再见,然后被我易容成小太监溜出宫去。

  安清宫里的人应该都快醒了,我下药的量刚好够他们睡一夜。出门目送越青环走远,我正要回屋,却被一道黄光吸引了注意。

  嘿嘿,就算聊了一夜,此时的我也是精神百倍。再加上我向来对发光的物体敏感。干脆就顺着光线走——

  “哇!好漂亮的龙头穗!”

  刚看清那地上发光的东西,我不禁叫出来。

  金丝做的结,上下各穿系着五颗顶级红宝石,龙眼处饰有海蓝色的蓝宝石。这可能是皇上的东西,也只有他能佩戴这龙头穗。不过还有一个人可以,那就是太子。但皇帝还没立太子呢。

  想到这儿,我不由得又把穗子翻过来复过去看了几遍。嗯,等一下,这蓝宝石的龙眼里……隐隐的,怎么像是个“凌”字?!

  再仔细看看,没错的,就是“凌”。

  难道皇上心中的太子人选是楚凌?!呵呵,看来我这次是押对宝了!楚凌那家伙文治武功样样好,平日也很得皇上器重。

  如此说来,这龙头穗对楚凌应该是很重要了。下次见他时还给他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