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宫巧遇
凤琉璃2019-08-21 03:034,083

  因为经常进宫,宫门口的侍卫都认得我。宫中是不能行马车的,我在宫门处下了车也没带侍从,自己一蹦一跳地朝皇帝陛下的寝殿走。

  北国皇宫繁丽非常,沿途更是鸟语花香,我怎么看也看不够。好的景色我不愿同别人分享,这也是我不带侍从的缘故。每次来请安从宫门走到皇帝寝殿的这段路都让我留恋往返。

  今天也是一样,我一边走一边抬头看景不看路,忽然,头猛地一痛——

  “哎呦!”

  突然撞上个东西,我人小体轻,直接就摔了个屁股堆儿。屁股有点疼,来不及看撞到了什么,我刚站起来就被人捏住下巴抬起头,这一抬头——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深得可以溺死人的纯黑色双眸。带着一丝惊讶与玩味。但随即又变得无一丝波澜。

  若不是凭着上辈子在商界的摸爬滚打,我甚至以为那是幻觉。这双眼睛太摄人,以至于我连反抗都忘到了九霄云外。

  接下来细看,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张极富超级美男潜力的脸,一双纯黑的眸子像亿万年前的寒星,镶嵌在这张脸上。眼前的这个孩子看起来虽只有十岁左右,但我一眼就能判断出他长大了绝对是那种迷死人不偿命的祸水!

  若不是就站在他面前,我真不敢相信世上竟还有如此漂亮的孩子!难以置信,真是难以置信!

  停——!我又不是选美大赛的裁判,这孩子不就长得好点儿嘛,我干嘛那么激动?!

  但事实上,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深深呼吸,这才鼓起勇气直视他的眼睛,但那双黑眸里却再也没有刚才的那种惊讶与玩味,取而代之的是居高临下。

  我不禁打了个激灵,猛然间回过神,狠狠打掉他捏住我下巴的手,下意识地向后退。

  “你是哪个宫的?”

  还不等我逃跑,面前的孩子居高临下地问道。

  “管得着么你?!”

  我外强中干地大吼,然后转身就跑!

  一口气跑出好远,我总算停下来喘气。

  那双黑眸……我打个冷战,决定把它封死在心里。能在皇宫里这么嚣张的小孩都不是好惹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现在可不是我嚣张的时候。

  今天进宫遇上这么一个小孩,弄得我连请安都心不在焉。当然,平常请安也没多认真过。

  给皇上请过安后,我趁着宫里人都在午休,便信步在御花园转了起来。皇帝派来跟班的小太监早就被甩掉了。

  见四下里没人,我就放心地闲逛起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这张脸倾国倾城的迹象越来越明显。这也不难理解,爹娘都是那么漂亮的人,我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但美丽往往给人带来的不是幸运,而是灾难。这一点我深以为然。出于财不外露的心理,我的交友圈子很小,小到没有一个朋友;去过的地方也很少,少到连这御花园,我也仅仅是第三次逛。

  好在现在是夏天,又是中午。屋子外面热的要死,像我这么神经的人应该没有,自然也就不会被什么人看到。

  走着走着,我的面前出现了一片湖水。看到那清凉的水色,我放松地笑起来。

  走到没有任何护栏的湖边,我开心地蹲下身,轻轻撩起清凉的水珠,一个人静静地享受这难得的清闲。

  就在这时,我的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尖叫——

  “小心——!”

  来不及想为什么会有人,我诧异地起身猛回头,竟看到一匹马红着眼朝我飞奔而来!

  “呀——!”

  惊呼一声,我下意识的向后退,却一脚踩空!

  刚张嘴,荷花池里的水就灌了进来——

  完蛋,我不会游泳……

  视线渐渐模糊……我干脆闭上眼。我还真是和水有仇啊,上次就死在水里,这次竟然还是……

  也不知过了多久——

  “唔……”

  “你终于醒了!”

  刚睁眼,一个声音在头顶响起。嗯,想起来了,刚刚我掉进了水里……我晃了晃头然后看向头顶——

  哎,眼前的这个小孩干嘛盯着我?!

  “你是谁呀?我不是在荷花池边的吗?”我皱眉坐起来。

  眼前的小孩一脸兴奋道:“你掉水里了。是我把你救上来的。我是六皇子,楚凌。”

  “这么说来我还要谢谢你了?那马是谁的?”我紧盯着眼前的小孩不依不饶地问。

  “……我的。”楚凌似是有些难为情地把脸转向一边。

  这就对了,不过看这小孩一脸委屈,我就不为难他了。认命地翻个白眼我起身跳下床。

  “咦?我的衣服?”

  不经意间我看到自己竟穿着宫女的衣服!难不成竟被这小子……天!我不要!!!

  我立马向楚凌投去杀人的目光。

  楚凌马上反应过来,辩解道:“你,你别误会,我让宫女给你换的。你全身都湿透了,我怕你生病。”

  听了这话我登时松了一口气。

  “你是赵慧灵吧。免礼了。”

  呃?怎么才几秒钟这小孩就换了一副高高在上的臭屁形象。可关键是我根本就没打算给他行礼。皇子就了不起啊?!

  “你怎么认得我?还有,你才几岁架子就那么大!”

  我一张口就是教训小孩的口气。哎,等一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貌似我的外表是——七岁的小丫头!

  唉,又忘了。

  果然,楚凌立即反击道:“谁说我是小孩,我是看你漂亮才救你的。不过,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你嫁给我吧,母妃肯定会很高兴的!”

  听了这话,我扑哧笑出来。这么小的孩子知道什么漂亮不漂亮的,恐怕审美观还没形成吧。他这话明显就是有人教他说的,而这个人到底是他的母妃还是别的什么人?

  不过这小孩倒还挺好玩的,而且长得也可爱。我一时间对他来了兴趣,便笑道:“嫁给你就算了,我们做朋友怎么样?”

  “那,那也不错。我可以叫你灵儿吗?”

  楚凌的脸微微有些红,看上去可爱极了。

  我强压下上去摸一把的冲动又说:“你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吧,现在我要回去了,以后有空带你去玩。”

  说完我猛然发觉自己的言行不太符合现在的幼童形象,为了弥补便装作天真烂漫的样子,一蹦一跳地跑出了楚凌的视线。

  可就在出门的一瞬间,突然觉得身后有人在盯着我。我脸上的笑容一僵,心里忍不住冒出疑问:楚凌的纯真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若是真的倒还好,但若是假的……他的演技可真是够高超。

  唉,最是无情帝王家。在皇宫这种变态的地方果然不能对纯真抱有太大希望。这纯真包括皇子,也包括我对皇子奇货可居的想法。

  “偶然”结识楚凌后,为了我的承诺,也为了试探,接下来的三个月我几乎一有空就借故进宫去找楚凌。这么做不为别的,我只是想要赌一把。

  堵,是为了赢,而我想要赢的东西,就是能在改朝换代后,凭着和新皇帝的铁关系继续吃香的喝辣的。

  至于怎么建立这种“铁关系”,最好的方法莫过于从娃娃抓起。也算赶巧,楚凌就是被我盯上的幸运儿。

  他到底是个孩子,城府有是有,可姜还是老的辣,他想唬我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但话说回来,海水不可斗量,他的潜力还是挺大的。若他以后真的当上皇上,那我就算押对注了!

  频繁的往来让我们的关系迅速上升到了“哥们”。楚凌虽然是皇子,有着臭屁的劣根性,可待我还是不错的。有什么好东西也从来没有私藏,无一例外都会分我一些。

  像是今天,这小子一大早就让人给我带话,说什么他找到了“宝”,非要让我进了宫去找他。

  见面之后,我追问了半天他才拿出一袋梅子说:“你叫我凌吧,不必那么生分。”

  “哇!殿下……不,凌,这是水晶吧,真漂亮!”看到他手里的东西我不禁叫起来。

  五彩透明的梅子放在阳光下一照,连里面细细的脉络都能看得清!

  我捏起一颗绿色的咬一口……好吃!呵呵,幸福的感觉。

  其实,楚凌挺像个哥哥的,经常宠着我。被人宠的感觉对我来说还真是陌生,但……感觉也不错。

  有人宠的童年,顺着当一个小孩子似乎也不错。

  就在我吃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却又听楚凌道:“灵儿,说真话,你真的只有七岁吗?”

  我把嘴里的梅核吐出来,然后站到湖边看着自己在水中的倒影笑道:“我是神童。”

  “每次你都这么说。”

  楚凌说着走到一边,黄昏的霞光从我身后透出来,而我在水里的倒影也更加清晰。

  不经意间发现头发竟已长到了齐腰……水里的倒影那么美,恍惚间我竟不相信那是自己的。

  要说来,我过去也算是个公认的美人,但却远不及如今的这般惊心动魄。不过,很奇怪,过去的一些身体特征如今在这个身体上居然也有!

  而且,现在这张脸猛地一看,还真与我小时候的脸有几分相像。难道这是一个灵魂的关系吗?

  只是有一点,过去我从未有过身体不是自己的错觉。

  难道说,这一切本不属于我?

  想到这里,我在心里冷笑道:只可惜我不是一个听天由命的人,我的命运我掌握。就算这一切本不属于我,但,现在的幸福我要定了!这一切我要定了!

  日子在我和楚凌偶尔的嬉闹间匆匆流过,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开始沉下心来跟随慕容修和牡丹学习。除了晚上例行的夜出之外,我真的成了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深闺女子”。

  每天我都要一遍一遍地咬牙练习各种剑法以及其他的功夫。还要一遍一遍地背那些生僻的心法和各种有关毒、药的书籍。

  练武很辛苦,但我却从未有过丝毫的懒惰。常常是因为蹲马步,腿都肿了我也绝不哼一声。而除了这些,我还要跟着牡丹学习舞蹈和各种乐器。

  几乎每晚我都是带着一身伤躺到床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倒不是娘亲的逼迫,这些都是我自愿的。

  说到底是因为我这人天生没有安全感。更何况,我的这张脸……

  日落月升,朝暮晨鼓,夕霞晚钟;

  暖来寒去,春花纷繁,秋月凄凉。

  几年的时间一晃而过,我迎来了在北国的第十个年头。

  今天是皇上的寿辰。我本来不打算去,但皇上说很久没见我了。为他这一句话,我一大早就被牡丹拉起来“修整”。

  等被压着梳了头,披红挂绿收拾好,牡丹终于带着些欣慰道:“好了,我的徒儿是最美的!六年前我就看出来了。”

  听了牡丹的话,我低头暗叹了一口气,而后微笑着抬头,拿起细小的毛笔在前额上描一只金边紫翅凤蝶。

  描完之后,我满意地又照了照镜子,这才往门外走去——

  “徒儿等等,记住啊,到外面可千万别笑。”牡丹突然叫住要走的我。

  我不解地回头,“为什吗?”

  “……”

  只看到牡丹嘴在动,我不禁又问,“师父,你说什么?”

  牡丹的笑却有些凄婉——

  “没什么,快走吧。”

  虽然心里觉得奇怪,但眼下却容不得我多想,我只得提起裙角快步向大门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