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锋相对
凤琉璃2019-08-21 03:032,878

  说是时长一个时辰,但就在我发呆的时候,品花大会却已经结束了。再次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和碧灵阁今晚所有参演的姑娘一起站在了舞台上。

  望着台下那一双双期待的眼睛,我提高声音道:“衷心地感谢大家来此参加品花大会,现在我宣布碧灵阁品花大会正式结束!”

  阿弥陀佛,终于完了!

  我说完谢幕词,王妈马上朗声道:“今晚各位若想归家,碧灵阁准备了各种马车和软轿;若想留宿,碧灵阁有上、中、下三种客房;若想找姑娘坐陪,请参加下面的评花大会…… ”

  王妈说到这里,我和越青环互相窥视一眼偷偷笑起来。评花大会不就是拍卖会吗?只不过拍的商品比较特殊。

  最后的结果不出所料,今天来的客人多数舍不得走,都留了下来。嘿嘿,青楼果然是销金窟。

  下场再换了衣服出来。我拉着越青环坐到台下一个无人的角落里,台上正在给各位姑娘定价。不过愿意当清倌还是红倌是由姑娘们自己决定。

  无论如何我也无法看这些女孩被迫卖身。但不管是清倌还是红倌,最终价格都由碧灵阁来定。

  “老妹,到四大台柱的最后一个了。”

  越青环突然捏捏正在发呆的我,而我这才发觉评花大会已经快结束了。

  春兰是四大台柱里最小的一个,今年才十三比我大两岁。但春兰的才貌就算在是美女如云的碧灵阁里也是挑尖的。当然,春兰只是为客人弹琴唱曲。

  春兰也是评花大会的最后一个,最后她以三百两的高价带走。等春兰被带走后,我这个幕后老板迫不及待地跳上台宣布——

  “谢谢大家光临,今天的评花大会结束!”

  说完我就急忙转身要去查账,但是——

  “紫韵小姐,还没完呢,你和青莲小姐还没评!”

  我止步,台下一个“穿金戴银”的男人贴在舞台的壁上。奶奶的,还真把他自己当成壁虎了。

  还真没想到,我的年龄这么小,居然还有人打上我的主意。

  本来我是不可能陪客的,但,既然有人送上门来让我折磨,那我就陪他们玩玩!

  我这人闲的时候没什么特别的爱好,唯有一条——最爱整人!

  我狐狸一样眯起眼冷笑道:“底价一千两!”

  大厅里沉默了片刻,接着像是沸水一样突然炸开了锅!

  “两千两!”

  “五千两!”

  “一万两!”

  “一万五千两!”

  呃,封建社会的人都是恋童癖吗……

  “两万两!”

  “两万两一次!两万两二次!……”

  呃,哪有这么拍卖自己的?!

  “一千金!”

  啊咧咧,柳暗花明啊!

  “一千五百金!”

  嗯,是楚凌。他来凑什么热闹?

  “两千金!”

  呃……怎么另一个贵宾席的人也出来了?搞笑的吧,跟他走,我的安全有保证吗?!

  “三千金!”

  这次叫的人是坐在普通席的一个青衣公子,长得倒也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相当标致。

  眼看着楚凌打算再叫,我立刻说:“普通席叫三千金的,就你了。”

  “紫韵姑娘,在下叫顾步衡。”

  刚进雅间,叫三千金的呆子就自报了家门。

  “公子,我给您倒一杯茶吧。”

  我也不含糊,说的时候就拎着茶壶倒了一杯。看他喝下后,我又笑吟吟地问:“好喝吗?”

  “好喝。”

  他说着向我这边挪了挪。我笑笑站起来,“那您慢慢品尝,紫韵告退。”

  说罢我转身便走。想占我便宜,美得你。

  “哎,紫韵姑娘,我可是出了三千金!”

  这个呆子。

  我回头对他一笑,“那只够我给您倒一杯茶。”

  念在挣钱不容易的份上,我还多附赠了个“回眸一笑”。

  闪身出了雅间,我放慢步子朝自己在碧灵阁里的房间走。

  客人们都已安置好了,越青环回右相府了,楚凌应该也回宫了,还有……不想他了,反正我们以后也不可能会有交集。

  手按在门把上,不知怎么的我下意识地叹了一口气,心里有些微微的失落。

  总觉得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那双深潭般的黑眸。

  甩甩头,我推开门——

  咦?那个站在我房里的人不是……

  “你,你怎么在这里?!”

  难不成这家伙是怨灵!

  “我本来想随便找个地方睡的。是它把我带到这里的。”

  站在我房里的少年状似无辜地指指趴在他脚边的猫。

  “是你的猫吧?”某人很欠扁地笑。

  奶奶的,亏我那么疼它,但这猫居然叛变的这么彻底。似是察觉到我的不快,娜娜夹起尾巴钻到床上的毯子里。我无奈地坐进屋内的一张躺椅里。

  “既然来了就坐一会儿吧。”

  我也不看他,闭上眼养神。不管他是如何找到这里的,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人也是冲着我这张脸来的。但没关系,他看起来也是个豪门公子哥。碧灵阁需要的就是他这种一掷千金的豪客。

  另外我可不是白给人看的,看也需要代价。呵呵,我身上的铜臭味还真不是一般的浓。但这种交易还真是赤裸得够可以。

  嘴角扯出一丝苦笑,我张开眼睛却意外地发现,他不知何时已在我身侧的躺椅里闭上了眼。

  奇怪,练武之人不是警觉度都很高的吗,我有让人觉得安全吗?另外,这人未免也太随便了吧!我不禁俯下身去看他。

  咳咳,不得不承认,这家伙长得……让人觉得任何形容的力度都——

  “吱——”

  半掩的门被推开——

  “灵儿!”

  听到这声急唤,我一抬头,只见楚凌青着脸站在门口。

  “凌,来了就坐吧。”

  见是楚凌,我相当随意地掩着嘴嘴打个哈欠指指第三张躺椅。不过,外面有那么冷吗?他的脸都冻青了。

  “灵儿是吧?你是左相之女赵慧灵。”

  楚凌刚坐下,躺椅上的少年突然睁开纯黑的眸盯住我。我的心突然漏了一拍,那种居高临下的眼神……

  “南宫天翔,你在这里干什么?”

  楚凌像是遇到什么危险似的用胳膊护住我。

  “凌,没事的。”

  我拉下楚凌的胳膊,眯起眼看那黑眸的孩子。原来他就是那个少年将军——南宫天翔。洛阳城里的头号美男,也是仅次于睿王的二号冰山。有意思。

  “王爷,万岁叫您去萃心殿。”

  听到第四个声音,我一抬头居然看见楚凌正恶狠狠地瞪着南宫天翔。

  “南宫天翔,离她远点。”楚凌说着又披上披风转身朝外走。

  “离谁远点?”

  望着楚凌的背影我闷闷地喃喃。算了,估计这两人是政见不合吧,不关我的事。

  “春兰。”我揉揉额角叫道。

  真是的,钱这东西在哪里都不好赚。我有种又回到过去的感觉,一个字——累!

  春兰这会儿也应该回来了吧。我正这么想着,门再一次被推开——

  “小姐,这是今天的——”

  “春兰,愣着干嘛?”

  奇怪奇怪,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大家都开始发呆了?春兰把账本给我之后就退了出去,不过样子怪怪的。算了,不想杂事了。我翻开账本细细地看起来。

  “你不累吗?”

  略带沙哑的的男声传过来,这少年还处在变声期吧,也不知未来他的声音会怎么样。我一边想着,一边抬头挑眉,“将军您就这么闲吗?”

  “那倒不见得。”

  南宫天翔说着随手拿起桌上的一本书看起来。暖色的灯光给他的眉眼洒上了一层暖色的光,不着怎么的,我突然觉得很安心。

  真是怪了,像我这么缺乏安全感的人也会觉得安心吗?突然间发觉已是深夜,我起身拉出一床被子。

  “冷吗?”

  我轻声问道。但不等南宫天翔回答,我就把被子的一头盖在他身上,然后继续低头看账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