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梦无痕
凤琉璃2019-08-21 03:033,525

  一夜好梦,我有些不舍地睁开眼。

  咦,这不是昨天那个少年将军南宫天翔吗,怎么坐在我床头睡着了?另外,我记得我昨晚是在躺椅上……视线下移,呃……我怎么会死死抓着南宫天翔的衣角!

  怪不得他……是怕弄醒我吗?把外套脱了不就行了,真是个傻子。

  我的心里突然暖暖的。对这家伙的好感一时间上升了不少。他还在睡,我像做贼一样凑近看他。

  这家伙,真不是一般的好看,但却并不属于阴柔之美。这张脸真的很难形容,总之是让人移不开眼但却又让人不敢轻易窥视的感觉。如若真的有神这种生物存在,估计也就是这样。

  不过还好,他迫人的眼睛还闭着。我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想把他垂在脸旁的一缕散发拨到一边。

  谁知还没碰到他,就直直撞进他子夜般漆黑的眸里。脑中快速地闪过一幕,没错,我见过他!他就是那年在宫里——

  “——啊!”

  一个重心不稳,我一头栽下床。

  奇怪,我记得地板是木的,怎么会这么软?怀疑地睁开眼,正对上那双似笑非笑的黑眸。

  南宫天翔坐在地上,而我,被他抱在怀里。这一睁眼,我才发现我和他基本上都是……披头散发,衣衫凌乱……奶奶的,我想哪去了?这家伙还是个未成年人,但貌似我现在也属于未成年人。该死,我都在想什么?

  脸一红,我挣开他。

  “那谁,把你衣服整整,还有头发。”我这纯粹是掩饰。

  “你来给我梳头,如果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我在这儿呆了一夜的话。”

  某人居然笑起来,没的说,笑得很欠扁!

  “我-也-不-会-梳-头。”

  我拉着一张死人脸一字一顿。的确如此,那些复杂的发式我一种也不会。我只会梳马尾,简单的披肩发什么的。

  “你是不是女人?”

  南宫天翔像看一个怪物似地看我。

  “好,你过来。”

  我拿起梳子。给他梳个披肩发拉倒,简单又好看。折腾了半天我递给他一面镜子。

  “这和没梳有什么区别?”

  啊咧,看来某些人很不知足。这可是我第一次给别人梳头!他好歹要有些感激之情吧?!

  “有区别,好看多了。”

  我说着绕到他面前细心的把他额前的碎发挑出来。嘿嘿,记得很小的时候,我看的漫画书上的帅哥们大多都是这种发式,虽与这个时空的风俗有异,但我喜欢。

  “你确定我这样可以出门?”

  整理好后,南宫天翔照了照镜子一脸怀疑。

  “当然,这是艺术。你放心的去吧,从今天起你就是这种发式的代言人。”

  我笑得猖狂,没准我还可以开发一下,整个美发店什么的。

  “代言人是什么?你很喜欢我这样?”

  “喜欢啊,喜欢啊。嗯,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欢迎多来和我交流。”

  我一想到白花花的银子就开始兴奋。这么极品的产品形象代言人,不光免费,还会倒贴钱,傻子才不要。

  “你喜欢就好。”

  南宫天翔站起来说。然后在我眼神的欢送下走出房门。

  估摸着他已走远了,我跳起来奔向牡丹房里。我刚进门还没坐下就滔滔不绝道:“牡丹师父,你把陪客的姑娘都组织起来学一种新的男性发式。以后可以根据情况给客人梳这种头发。另外再挑一些姑娘专门负责来梳头发的客人,女客也接。我想想啊,碧灵阁里不是有一些要处理的衣饰吗?都整理好和新业务一起推出。我和越青环品花大会上穿的演出服就可以摆在店里买,底价让王妈定,出价高者得。”

  “徒儿,要推出的新发式是什么样的?”牡丹看看手中刚刚记下的内容问。

  “基本发式我给你画一下,在这个基础上可以多搞些花样出来。”

  我说着就别扭地拿起毛笔在纸上画下简图。画好后把图样递给牡丹又道:“一会儿你和没有客人的春兰研究吧。”

  这么说着我却已经快速地给自己易了容。

  出了牡丹的房间向楼下走,天才刚亮没多久,碧灵阁里却已热闹起来。呵呵,是在忙着给客人们送早餐吧。等资金充裕了我还想向餐饮住宿业进军。不过,时间上还要再等等。

  北国·洛阳·将军府

  下朝回到自己的府邸,南宫天翔的脑子里却满满的都是昨天晚上的事。虽说他现在已经知道了她是左相的独生女赵慧灵,但她身上的迷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又增加了。

  一想到昨晚她那般自然地和他同盖一床被,他就觉得自己的心都化了。这种感觉才真是让他烦躁到极点!一个大家闺秀又怎么能如此随便,但问题是他虽然有些恼她,隐隐地却又期盼着她这样做,这才真叫见鬼!

  而后来,见到她看账本看得睡着了,他又不自觉地心疼起她来。这样的感觉似乎也是第一次。那种将他的心塞得满满的怜惜……他终于忍不住把她抱到床上,但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离开时,她却在睡梦中抓住了他的衣角。

  鬼使神差,他就在她的床边坐了一夜。这一夜他也终于想明白了。自己之所以会这样,恐怕是喜欢上她了……不,应该是爱上她了。虽然对这种感情不是很清楚,但他却清楚地感觉到了自己想要独霸她的欲望。

  第一次,他渴望能够拥有一个女孩。他失去了理智,失去了判断,抛弃自己的一身冰壳,扔掉自己的淡漠疏离,他只想用尽一切办法让她变成他的。他甚至想今天就去左相府提亲。

  南宫天翔按住头,又狠狠地敲了两下,才把自己刚刚那个疯狂的念头压下去。其实他看得出,虽然她没有表现出来,但实际上却若有若无地在回避他,而这并不是一种矜持。

  算了,慢慢来吧。南宫天翔轻叹一声。此时的他像是中了蛊,除了自己那份强烈的欲望,满心都只想着要她开心,似乎只要她开心了,他就会更开心。如果她能对他笑一笑,他就会觉得自己的心都醉了……

  北国·洛阳·镜中花府

  伸出手,点点碎阳从火枫枝桠的缝隙间落在我的指尖。

  转眼时间已过去了大半年,人一工作起来,这时间过得还真是快。特别还是能赚进大把银子的工作。

  眼看着由秦王萧致远掀起的政治风暴就要登陆了。还好我有先见之明。如今有了碧灵阁和被我盘购后改装一新的罗裳坊做后盾,就算暴风雨刮到我这里,我也有办法保全家平安。

  到时候,那些和碧灵阁有牵扯的高官一个都别想跑。他们的家底可都在我这里。他们想不死保我爹都不行。而且,就形势看,这暴风雨还要再等等,真到那时我的地盘早就扩了不知多少倍了。再不行,我还可以拿钱换命嘛。

  抓紧秋千的绳索,我闭上眼荡起来。和老姐一起搬到这镜中花府已有些时日了,牡丹也搬了进来。最开始爹娘怎么都不同意,但经过我死缠烂打地轰炸了两天,终也极不高兴地同意了。

  既然打算长期居住,我自然就要把这府里弄得往死里舒服。在我的意识里,房子就是房子,可到了这里才发现房子还代表着许多东西。就连给所住的地方提个名都有一堆讲究。于是,我将这一点充分发扬光大,不光给主次居起了名字,还都添了定制的家具,绘了符合主题的壁彩。

  就拿我住的“天空之城”来说,虽然从外面看是绝对的中式建筑,但其内部可是大不一样。地板是珐琅彩瓷砖,整个画面像是在云层之上。墙壁上也是彩云朵朵,一幅仙界景象。乳白色彩绘雕花的欧式家具,再加上纱幔丝帘,软垫和毛绒娃娃……

  越青环说我一点都不符合她想象中的女强人。其实我也觉得我变了。又或者说,我终是不再压抑自己的本性,不再像过去那个整天在商场上厮杀的云锦岚,那个掌控着雅兰的女总裁。

  现在,我是赵慧灵。一个抛掉了云锦岚二十一年记忆的赵慧灵。

  “老妹。”

  听到有人叫我。回头见越青环正拿着一摞公文,我立即迎上去,“总算回来了。”

  越青环嘟起嘴,“我轻功才没学多久嘛。还好这个身体本来就有武功底子。”

  “真是便宜了你。”我说着翻开公文看了起来。

  “事情进行的怎么样?”越青环在一旁问道。

  “长安,扬州和东平的碧灵阁分店都已走上了正轨。名字分别是恋春坊,暖云阁,天香榭。罗裳坊在云阳的第一家分店云裳坊也已开业了。”

  粗略地看完一遍后,我不由地扬起嘴角。

  “哎,老妹,为什么分店的名字不和总店一样?”越青环用手指着那几个分店的名字问道。

  “我怕整体实力太大会被朝廷注意。所以就在表面上分散。看上去就像是不同的人在经营一样,但其实我才是拿着遥控器的老板。”我说着得意地笑起来。

  “哦,那罗裳坊和碧灵阁彼此分开也是这样?”越青环恍然大悟。

  “嗯,而且他们的高层都不知道他们的老板其实是一个人。”

  我话音方落,就见夏荷一边跑一边叫道:“小姐,安王爷来了”

  夏荷刚跑到我身边,就见楚凌大步地走进来。

  “凌,有事吗?”

  我把公文交给秋菊迎上去。

  “没事就不能来?三个月前你不是说想要羊毛地毯吗,我给你送来了。”

  这……我当时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

  我迅速跑到花厅前的大院里一看立即傻了眼——这么多地毯……而且还都标了号?!

  跟过来的楚凌大手一挥让人打开了那张标着“空中之城”的,我好奇地凑上去,可瞬间便石化。这地毯上织的竟然是山川田园的俯视图,还有极精致的薄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