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暴露
凤琉璃2019-08-21 03:034,354

  “带我去见石之彦。”

  我淡淡的一句话,其中的胁迫之势让小伙计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他当下就陪着僵在脸上的笑道:“姑,姑娘,这边请。”

  初夏时候,红瘦绿肥……焦躁不安的蝉,低飞掠水的燕子,闷湿浸水的空气给人平添了一份火气。

  我进了石之彦的办公室就只是喝茶,不出一言。石之彦有些彷徨地站着。

  一杯茶见了底,石之彦忍不住开口问道:“不知小姐今日来访所为何事?”

  我抬头瞟他一眼,“我让你说话了?”

  石之彦看我来者不善,这一听之后态度更是恭顺,端起茶壶给我续茶。

  再一杯茶见了底,我问道:“还没想起错在哪里?”

  石之彦思忖着回道:“还请小姐明示。”

  “我怎么听人说这盛大钱庄的客人还分个三六九等?”我半挑着眉看他,等他给我解释。

  石之彦恍然大悟,“回小姐的话,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京中豪门大户,名士富商之流多半不愿和青楼沾边,更别说是把钱存在一处了。而我们盛大钱庄的主流客人却是这部分人。”

  “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我给你说过多少遍,顾客是玉帝!你管他是哪儿的玉帝?!你这个总管是要想尽一切办法解决困难,而不是遇事妥协。今天你向那些人妥协,难不成你有一天还要顺着他们变成他们的私人金库管理员!那我要你还有什么用?!”

  石之彦第一次见我发火,一时间被我骂得有些晕头转向。见他不说话,我语调低了低,“你亲自跑一趟去给盛大钱庄曾经拒绝过的客户道歉。”

  “可……可是……”

  “难道还要我去?!”语调又提了八度,“石之彦你给我听好了,只要进得我盛大的门就都是玉帝,每一个都给我伺候好了!像今天这种事情我不想再看到。再看到之时就是你离开之时。”

  “小姐教训的是,之彦知错了。只是……”石之彦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压着火说:“给洛阳城中有头有脸的办贵宾卡,业务优先办理,不过,这卡也不是白给他们办的。你还可以根据需要给卡分等级。”

  石之彦一听之下大喜道:“听小姐一番话,彦真是茅塞顿开!”

  “以后这种事情你自己想办法,别指望我给你出主意。我让你在别处开分店的事情你做得怎么样了?”我的口气缓下来。

  见我不那么生气了,石之彦才松了一口气,“地点定在松阳、平陵两处。策划和预算都让冬梅姑娘带给您了。”

  出了盛大钱庄的门,这才发觉天阴得像是能拧出水来。临近黄昏,气了半天,我这会儿才觉得饿。

  独自来到闻香下马要上一碗粥几碟小菜。才要下筷子猛觉鬓边一凉,我急翻手腕筷子转势刺向一旁——

  “啊呀!韵韵你下手也太狠了吧!我好心好意看你一个人吃饭太孤独来陪着你,你居然拿筷子戳我?!”

  奶奶的玉蝶儿,明明是他想要摸我的脸。再仔细一看,他仍是一袭白衣。

  我装作不认识他,“这位公子,您不是认错了人吧?”

  玉蝶儿一听,觞然欲泣道:“韵韵说不认识我,玉蝶儿好伤心啊——!”

  又来了!

  “花蝴蝶,我的易容术有那么差么?怎么每次都能给你认出来?”我一边抱怨着,一边给玉蝶儿让位子。

  玉蝶儿倒是一脸认真,“我可是用心来认的,自然能认出来。”

  他说着并不坐在我身边而是拉过一把椅子坐到我对面,“没想到大名鼎鼎的紫韵竟然还是盛大钱庄的幕后金主!”

  我听了这话,心虚地干笑道:“你搞错了吧,洛阳人都知道盛大钱庄的老板是石之彦,管我紫韵什么事?”

  玉蝶儿狡黠一笑,“不对吧,我亲耳听到韵韵在石老板的的屋里大骂石老板。韵韵骂人好凶啊!”

  奶奶的,这厮居然跟踪我!

  我看着玉蝶儿笑起来,只是这笑带着寒气,“玉蝶儿,有些事我是有心让它们成为秘密。”

  “韵韵好可怕,不过韵韵你放心,我会让他们烂在肚子里”玉蝶儿还是嬉皮笑脸。

  我松一口气,“那就好。这几个月你没干什么坏事吧?”

  “我想倒是想,就怕变成刺猬。”

  “花蝴蝶,你干嘛一直咬着嘴?”

  “把嘴咬得红一点,勾引韵韵来亲我。”

  “……”

  怎么又是没说几句就被玉蝶儿噎个半死。这一什么人啊?!整人功力简直是师奶级的!不过不得不承认,他还真的很讨女人喜欢。

  单就这么一会儿就不断有女人给他暗送秋波明抛媚眼,有几个女人还专门从相距甚远的地方跑到这闻香下马大厅角落,只为看他一眼。

  这才真是邪神当道,色魔横行啊!等一下,我有一个好点子。嘿嘿,可以物尽其用。

  “玉蝶儿,你现在闲不闲?”我不安好心地问。

  “你,想干嘛?”玉蝶儿一改方才的嚣张神气。

  “我呀,想让你去罗裳坊当大堂掌柜。”

  玉蝶儿听了笑起来,“有什么好处?”

  “可以见到洛阳城里的各方美女。”

  玉蝶儿顿了一顿恍然大悟地笑道:“原来韵韵是想让我去勾那些女人的魂儿,好让她们没事就想去罗裳坊,天天都想去罗裳坊。”

  既然有求于人,我自然陪笑道:“别说那么难听。这不也是你的长处和爱好吗?”

  玉蝶儿的眼神色迷迷的,“韵韵你笑得这么好看,我想拒绝行吗?!不过——”

  “不过什么?”我一听有门儿,笑得更加灿烂。

  玉蝶儿悠悠地看我一眼,“不过我不要佣金,我只要韵韵陪我一晚。”他说这话时,特意咬重了“陪我”二字。

  “没问题!”我爽快地应下来。

  “那我们现在就去镜中花府!”玉蝶儿两眼放光。

  我的脸一下沉下来,“你怎么知道镜中花府?”

  “因为我跟踪韵韵不是一两天了嘛,韵韵才不会怪我的。韵韵最好了!”

  “……”

  我再次无语了,跟踪我这种事,他还真好意思说出来,还说得理直气壮,这才真是连城墙也只能望而兴叹的厚脸皮!

  但有这么一个朋友在身边也不错,至少不会无聊。

  洛阳·镜中花府

  夜已经深了,夏夜的风吹得人微醺,花叶的香气慢慢的在空气中发酵蒸腾薰出团团似有似无的雾气。

  郁郁葱葱的镜中花府深处——

  “韵韵”

  “嗯……玉蝶儿,别……”

  “没关系,我会小心的。”

  ……

  突然,短促但尖利的叫声划破长空

  “啊——!”

  “叫你别碰,怎么样,中毒了吧?”我幸灾乐祸地看着面部抽搐的玉蝶儿。

  谁让他不听我的非要去碰那些漂亮的花草,要知道,那可无一例外都是制毒的原材料。

  带着七分幸灾乐祸给玉蝶儿解了毒,我又坐回巨大的办公桌后,继续看石之彦给我交的策划。

  过了好一会儿——

  “韵韵,你就让我睡吧。你是夜猫子,可我不是啊!”玉蝶儿既无聊又无奈地叹道。

  我一边笑一边认真地说:“那可不行,说好了要陪你一晚上。”

  “可我那说的是在床——”玉蝶儿自觉说漏了嘴,忙陪笑道:“是在窗前看月亮。”

  我挑眉一笑道:“好啊,可今天是阴天没有月亮。算了,我们还是等着看日出吧!”

  “不要啊——!”

  自从上次没有回相府过夜,我就再次离开相府住回了镜中花府。老爹也只是说了声“知道了”并没有阻止。

  这样耗下去也是白搭,我想了想觉得还是回镜中花府住着舒服。

  越青环被困在睿王府已经有一段时日,我也该接她回来了。在睿王府里不好下手,我要想办法先让她出府。

  听说睿王爷最近有了个叫“青莲”的宠姬,此宠姬就是碧灵阁的头牌之一,不是越青环还能是谁?

  虽说慕容修教我武功不拘泥于一种兵器,但我毕竟是女儿家,用的多是轻便之物。而弓箭需要的是力量,我基本可以说是不会用。

  在远程攻击方面,我一直都用飞镖、银针代替,这次也不例外。

  第三次潜入睿王府的后花园,正看见老姐和几个丫鬟玩得高兴,手腕轻翻掷出一支燕子镖。

  “——咔!”

  燕子镖钉入树干,镖下垂着一张字条,上书:6785753

  嘿嘿,“老地方不见不散”,而老地方就是闻香下马了。除了越青环没人能看懂这字条。

  到了约定的日子,我坐在闻香下马等了好久也没见到越青环。都一个时辰了,我连茶都喝了三壶!

  难道她被睿王软禁了?没道理呀。

  哎,来了!

  正胡思乱想,一个青衣少女进入我的视线。

  嗯?!怎么睿王也跟来了!!

  现在不应该正是他忙的时候吗?我记得每天这个时候都是南宫天翔和楚凌忙碌的时候啊!

  睿王这家伙怎么有空陪美人来闻香下马?

  显然,越青环已经认出我了,一坐下就和我开始“眉来眼去”

  我:怎么睿王也来了?

  越:我怎么知道?

  我:那我怎么带你走?

  越:我怎么知道?

  我:要是我以暴力手段带你走,结果会怎样?

  越:我怎么知道?

  我(翻白眼):奶奶的,真是三问三不知!

  越:我也没办法啊!你快想办法带我走。

  我(奸笑):走什么走,我看你过得挺滋润嘛~

  越:……

  我(假哭):我好激动啊,你这盘又凉又老的黄花菜终于有人吃了!

  越(咬牙切齿):去死!赶快想办法把我弄出来!!

  我:今天是不可能了,你也不看看他管得多严,再等等吧。我先闪了啊!

  越:没良心的,你居然抛弃我?!

  我(酸溜溜的):明明是你见色忘友!

  “咳咳,我要一份情人果蒸糕,打包。”

  懒得再和越青环大眼瞪小眼,我要了东西付帐走人。

  天刚刚擦黑,我这只夜猫子就闲不住了。好久都没见楚凌了,今天买的糕点不如拿去和他一起吃。

  打定了主意,我托着酥软的糕点钻进夕雾中。

  落在楚凌书房门外,还不及敲门——

  “王爷,明天就动身吗?”

  动身?去哪里?

  “小玉你简单收拾一下,我……”

  楚凌后面的话我听不清楚,因此进一步凑近了门。

  “是,小玉这就去。”

  楚凌的贴身丫鬟推门出来,我忙躲到阴影里。看着小玉走远了,正要出来——

  “灵儿,进来吧,早就知道你来了。”屋里的人轻叹道,语气中掺杂着丝丝甜意。

  我依言走进书房,“我的轻功有那么差吗?”

  楚凌笑道:“我不是听出来的,是闻出来的。”

  “嗯?我身上有什么味儿?”

  见我小狗一样的嗅着,楚凌“扑哧”笑出来,“不是你身上的,是你带的糕点。情人果蒸糕是吧?”

  我一愣也笑起来,“皇子就是皇子,鼻子真尖!嘴巴也刁!”

  “谁说的,南宫天香的嘴才是公认的刁呢!”

  呃……这一点,我承认。

  “尝尝吧,我在闻香下马买的。”

  我拿出藏在身后的糕点和楚凌挤在一张椅子上。

  “不是你做的?嗯,味道还可以。”

  楚凌开心地眯起眼。我放下叠好的帕子这才发现,一大块蒸糕居然只剩下了三分之一!

  “喂!给我剩一点!我还没尝呢!”

  “你可以再去买。”

  “为什么你不去买?”

  “我买回来的没你买回来的好吃。”

  “为什么?”

  “大概是因为做点心的厨子看你长得漂亮,想用美食博美人一笑。”

  “哈!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明知道我每次出门都易容。你把我的那份也给吃了?!看我不打你!”

  我笑骂着去捶楚凌,他咽下最后一块蒸糕捉住我的手腕,“灵儿,再饶我一次,等我这次出京回来给你带蜜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