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东平
凤琉璃2019-08-21 03:033,996

  “哦,你要出京?带上我好不好!”我转瞬便笑得阳光灿烂。

  楚凌正色道:“那可不行。又不是去玩。”

  “你到底要去哪里啊?”我换个话题打散一下他的注意力。

  楚凌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告诉了我——

  “是去东平。”

  听到楚凌要去的地方,我一愣,东平那可是秦王的大本营啊!

  “去多久?”我的神色也凝重起来。

  这时楚凌反倒笑了,“三天后就回来。”

  三天不算长,这样一来我更想去了。

  “带我去吧!”我再次央求。

  “不行!”

  ……真是打击我。奶奶的,看来不来一剂狠的他是不会答应的。

  “凌~凌~你就让我去吧!”

  世上有些事就是那么奇怪。

  撒娇这种事情,我在左相夫妇面前做起来都有些困难,可到了楚凌这里却……就像是潜意识的动作、语气,做起来相当自然,连我自己都有些怀疑其中的因由。

  楚凌看看我拽着他袖角的手,温柔地笑道:“不行就是不行,说什么都不行。天色都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奶奶的,这算什么答案?!

  明明每次我撒娇都是有求必应的!难道说这一趟凶多吉少?

  那我更要去了!再怎么说我在东平还有几家店面可以依持,可楚凌什么都没有。万一暴漏了身份,那不就玩完了吗?!

  “凌,带我去,也许能帮上你的忙。”我郑重地说。

  楚凌半带怜惜地摸摸我的头说:“走吧,我送你回去。是回镜中花府还是相府?”

  奶奶的,他居然甩都不甩我?!连否决都懒得否决了!!!

  “那好吧,不去就不去。我要吃东平闻香楼的包子,要热的!”我赌气道。

  楚凌也不气,好脾气地一口答应。真是的,我又没说要吃他带的,我要吃我自己买的。

  “我要热的,你怎么给我带?”

  我不死心,还想开导他带我去。

  楚凌站起来低头说:“等我打下东平,让你吃个够!”

  我看着他,恍惚觉得他像是站在云端睥睨天下,于是嘴里含糊的应了一声。

  是我忘了,他本来就是高高在上的皇子。以后更是……睥睨天下的——至尊!

  为什么我能这么肯定?

  呵,连我自己都快忘了呢,最初和他亲近的理由,不就是想要押宝吗?

  不就是想让自己在改朝换代后也能玩儿得顺风顺水吗?!

  而楚凌他自己也曾说过,他接近我是想让他的母妃高兴。再向深处想就是让皇帝通过我这个媒介看到他。

  可现在呢?我已经无法弄明白我们之间的关系了,不知他是否也一样。

  回镜中花府换好衣服易好容,我立即回到安王府,果然见后门的暗处藏着一辆马车。趁着四下无人我钻入马车车厢。

  在车里坐着睡了小半个时辰,依稀听见车外有响声。

  我正要睁眼看看情况,入耳却是轻笑,“你还是来了。”带着些无奈、些许纠结和……丝丝喜悦?

  喜悦吗?那我就放心了。干脆连眼都不睁了,等楚凌坐下后,我更是直接靠在他肩上沉沉睡去。

  翌日,我于马车颠簸中醒来,楚凌不自然地咳嗽一声把脸扭向一边。

  我直起身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抱歉哈,没给你说一声就偷偷上车了。”

  楚凌没好气地瞪我一眼,“你还知道抱歉啊?枕了我一晚上,快给我揉揉,脖子都僵了。”

  “好好好,我给你揉。”突然发现他的眼睛下方有些乌青色,“你一晚上没睡吗?”我有些心疼地问。

  楚凌只是笑笑,并没有说什么。这样一来,连我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好,只好帮着他揉肩膀。

  若是南宫天翔,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若是南宫天翔……那个别扭的家伙,可能根本就不会告诉我他肩膀疼吧!说不定还会百般掩饰。

  突然脑袋上挨了一个爆栗,我还没有叫痛,敲我的人反而问道:“想什么呢?你看都捏到我哪里了?!”

  “没,没想什么。嗯,我是在想,我们到东平后住在哪里……”我遮遮掩掩地说。

  楚凌也不在意我的遮掩,接过话道:“这个还没有确定。”

  “差点忘了问,你这次去是要干嘛?”我见机又转移话题。

  楚凌也不回答我,反而问道:“你问这个干吗?”

  我顺口说:“这好歹也算是我第一次出京,总要知道一下要去什么地方干些什么吧!”

  楚凌听了神秘对我一笑,“我呀,去游说一个人。”

  “谁?”

  “你想都别想,到了以后就安安生生地呆着。”楚凌似模像样地板起脸。

  而我则一脸讨好地笑,“你怎么知道我想要一直跟着你?”

  楚凌懒得再给我说什么,干脆卷起帘子看起风景。

  奶奶的,人在河边走怎能不湿脚?既然湿了脚,何不洗个脚?既然洗了脚,何不洗个澡?既然洗了澡,干脆一顿乱搞。

  今天我算是深刻明白了这个道理。我就是这么一步步被拖入秦王事件的漩涡的!

  从最初的什么都懒得管只求自保,到后来退步求保全家人……一步退,步步退,现在倒好,我已经进入了“乱搞”阶段,连秦王的老窝都要闯!

  希望这件事之后再也别发生类似事件了!

  否则照这么下去,我的人生规划不就完了吗?!

  我理想中的吃喝玩乐的生活,不就真的成了社会主义的崇高理想了吗?!

  马车颠簸地厉害,车轮碾压在满是沟壑草甸的小路上不停地嘎吱作响。

  我是有不差的功夫底子,可到底没受过如此的折腾。

  要不是没吃什么东西,我现在肯定……不想这个了,想了更难受。

  我发誓:以后要是再出门坐马车,我一定要事先找些类似于橡胶的东西把车轮给包住!至少别像现在这样颠得这么厉害。

  不管是低头看还是抬头看我都觉得头晕,实在没办法,我只能猛看楚凌。

  他倒还好,但更重要的是他不介意让我看,就算看了也不用掏钱。于是,我就心安理得地盯着他。

  老天实在是有些不公平,楚凌一晚上没睡,可现在坐在这么颠的车里,居然还可以坐得四平八稳。

  这坐功……啧啧……真乃一流,要么说是皇子,这功夫,都是从小练出来的。

  像是每次出席皇家宴会,这一坐就要纹丝不动地坐上几个小时!

  想到这里,我忽然有些庆幸自己没阴差阳错的出生在宫里。

  “凌,到了没?”

  无聊之极,我再次重复这句已被我说过几十遍的话。

  “还没有。灵儿你再忍忍,我们争取在太阳落山之前赶到,否则就进不了城。”

  楚凌有些不忍地对神色惨淡无比的我说。

  眼看着太阳还高高挂在天上,我不抱任何希望地问道:“现在几时了?”

  “未时。”

  楚凌的回答倒是简单,可听到我耳朵里就变成了炸弹。

  未时?!有没有搞错!那可是下午1:00啊!我到底还要等多长时间?我到底还要在这该死的马车上待多长时间?

  千恨万恨都要恨秦王,让我受这么大的罪,姑奶奶我饶不了他!

  可话说回来,千怨万怨都要怨我自己非要趟这塘浑水,真是印证了一句话: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灵儿,饿了吧?”

  “你带吃的了?”

  我哭笑不得地看向楚凌。就我现在的样子,就算他带了,我也吃不下去啊。

  “就知道你什么都不会带。”

  “……”

  我们俩的想法还真是驴头不对马嘴。

  只见他打开车壁上的暗格拿出一个大盒子,打开以后居然是满满的一盒点心。

  “怎么,要不要尝尝?”

  刚刚楚凌不说还好,他这么一说我还真有些饿了。

  吃了两块梅花糕,我发现点心之下居然还有梅子,而且还是水晶五彩梅。

  捏一颗紫色的放进嘴里,熟悉的味道……

  自从七岁那年吃到这种梅子到如今,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不知从何时开始,楚凌再也不是我记忆里的小毛头。

  其实我这么说并不合适,记忆里的我在楚凌面前,好像一直都是思想偶尔趋向于早熟的妹妹。

  但就算再怎么早熟,妹妹还是妹妹。

  不管事情是大还是小,楚凌总喜欢像哥哥一样挡在我前面。

  虽说楚梦蝶是他的亲妹妹,可真要算起来,他待我也不比亲妹妹差。

  不管是在这里还是二十一世纪,我的亲人都很少。就算家谱上的名字密密麻麻,可真正和我亲近的不过尔尔。

  再加上两辈子都是独生女,对于兄弟姊妹的观念更是淡薄。幸好认识了楚凌,至少也让我知道了有哥哥是什么样的感觉。

  吃了些梅子,感觉好了很多。这么一来却更觉得饿。为了转移下注意力,我只能找楚凌聊天。

  “凌,在此之前你干了不少事吧?”

  “嗯?”

  楚凌显然没明白我的意思,我只好表达得再露骨一些,“我说的是那些看似是天灾其实是人祸的——”

  “你怎么知道!”

  楚凌的脸一下拉得老长。看来这次是交流成功了。

  见楚凌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对劲,我马上改口道:“我也只是猜想。前几天进宫碰到楚梦蝶公主,这些事都是她告诉我的。因为它们发生的时间间隔很短,又都是针对秦王的,所以我就把这些都联系起来,然后想到你比较忙的时间段和事情的发生时间恰巧吻合……所以,我就想是不是你……”

  看着楚凌看我的眼神恢复正常,我也松了一口气。都怪我嘴巴太快,在楚凌面前又有些没大没小。

  明知想这些事情多半一旦泄露就会有灭口之灾,就算我心里知道也万万不可说出口。

  心中有些微凉,就算面对着楚凌,我也能这么坦然的说这些假话。

  好像自从我到这个世界开始就一直在说假话,有些是为了隐瞒我的身世,有些是……

  这么一想,楚凌不让我知道这些事情也是想保护我。

  另外,人与人之间本就需要一定距离,一个人永远不可能完全理解另一个人。这些道理我以前就知道,怎么现在反而不懂了呢?

  拍拍脸,不再去想那些纠缠不清的事情。楚凌也不再责怪我,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许多天不见,楚凌给我的感觉沉稳了许多,尽管还是青涩少年的年纪……

  皇家,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他早熟是件相当无悬念的事情。

  如果没记错,今年十六岁的楚凌在形式上已经算是成年了,再过不久皇上可能就要为安王爷楚凌招亲了吧!

  这么想来,南宫天翔只比楚凌小一岁,加冠礼也已行过。

  越青环比我大两岁,明年也该及笄了……再说下去,楚梦蝶比我大一岁,后年……

  唉!怎么大家这么快都长大了呢?话是这么说,可由我来说这些话不免有些奇怪。

  没办法,毕竟我是个心理年龄三十三,身体年龄十三的怪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