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出水
凤琉璃2019-08-21 03:034,750

  自南宫天翔来过后又过了两三天,朝廷和秦王还在对峙中。

  至于秦王之子在洛阳被抓一事,朝廷虽默不作声但秦王显然是已得了信。

  具体表现就在:近来能打听到的军情少了许多,倒是京中晚上出来活动筋骨的黑衣人多了不少,应该都是秦王的手下。

  只是相对的,各朝廷要员的守卫又增加了,皇宫则戒备得更加森严。

  所以,即使双方现在都是剑拔弩张的状态,但依然相对持平。

  从闻香下马一楼的窗户向外看,白天的洛阳城依然是春燕衔芳菲,处处繁花似锦,好一派初春景象。

  只看这华街之上的人潮熙攘还真是很难想象在此之下的暗潮涌动。

  又或许,整天费尽心思谋权夺利并不是一般百姓有闲心去关注的。

  他们只要有一晚饭吃就很满足了。而商人就更加简单,无论是谁得了天下都无所谓,只要还可以做生意也就心满意足了。

  原本我也应该是这类人中的一份子,只可惜——

  “老妹!发什么呆呢?你看那边的……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猛地挨了越青环一巴掌,我才回过神来。差点就忘了今天出来的目的是捉贼。

  近几天闻香下马频频有客人丢东西。虽找了官府的人来查,可放一两个差官在门口总是影响生意。

  闻香下马的安保人员为此事也是急得焦头烂额。无奈之下,我和越青环只得干起了保安的兼职。

  听老姐一说,我马上看向“犯罪嫌疑人1号”。只见“1号”进了店后也不坐下只是一双眼睛来来回回的直转。这次是八九不离十了。

  我紧盯着“1号”瘦小的身影,唯恐看不到他偷窃的细节。

  不出一会儿,“1号”像是不经意的经过一桌客人身边,只是眨眼的功夫掌心就多了一枚玉佩。

  好,时机已到!

  我嗖地穿过人群,一个反手扣便死死制住他!

  “啊!”

  他不忍疼痛大叫一声,手中的玉佩随之落下,恰好被赶来的越青环接住。

  “奶奶的,敢在闻香下马偷东西,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越青环愤愤道。

  个子太低,我干脆猛踢“1号”一脚,他应声跪地。好了,这下轻松多了。

  “老姐,你先去把东西还给失主。一楼的管事是谁,把李安给我叫来!”

  身边的侍者听我直呼闻香下马老板的大名先是一愣,但随后就跑去喊人。

  没等多久就见满头大汗的李安站在我面前一脸怀疑,“请问这位小姐——”

  出门之前易了容,但我的声音却是真的,也难怪他会问我。

  我从袖子里摸出一块小小的金牌,“李叔,小偷替你抓到了。我想白吃你一碗果冻如何?”

  李安听我开着玩笑却是一点也不含糊地作揖,“小姐亲来,恕老奴未能亲自相迎。”

  “等会儿把他送到官府去,你去忙吧,我等下就走不扰你了。”我放开“1号”说。

  解决了窃贼的问题我随意在一张空桌前坐下,等着前去归还玉佩的越青环回来。可等了半天却还不见越青环回来,难不成出了什么事?

  正在担心越青环却意外听到了吵架的声音。

  我不雅地翻个白眼,今天的事怎么这么多?难不成我的店里来了犯罪团伙?!

  可等我看清了吵架的双方时,心中的无词,嘴上的无语之感是如此的——强烈!

  我恨不能吐口血出来弥补一下无语的缺憾!

  奶奶的,这还是我第一次见越青环吵架,那形象——双手掐腰、身体前倾、脚尖半踮、眼睛圆睁,头发更是散发着一股浓浓的火药味儿。

  以她现在的状态不痛痛快快的大干一架以引起来往路人的注意,顺便再提高一下闻香下马的知名度和关注率真是太可惜了!!!

  再看老姐对面那位——

  喵?黑衣男人?

  黑衣的帅男人??

  黑衣的又酷又帅的男人???

  这是……什么情况?!

  手腕蓦地被抓住——

  “灵儿,我们走!”

  啊?!吵完了!

  可我还什么都没弄清楚呢!

  洛阳·碧灵阁

  初七,碧灵阁头牌照例登台。我偷懒只跳了一个开场舞就窝回房里。

  突然,房门被一脚踹开,“他奶奶的臭冰男!!!TMD我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太不爽了!!!”

  越青环人还没进来骂声先到。接着我就看到她怒冲冲地在我的屋里暴走。一边走一边还叫着“臭冰男”。

  “停!停!停!今天火气怎么这么大?用不用给你点泻火的?”我出生问道。

  “老妹,你不知道@#¥%&×¥#%&#@¥……”

  呃?

  越青环像个唐僧似的在我耳边念了半天咒,可我还是什么都不明白。

  “……老妹!你一定要帮我,我要报仇!”

  哦,这一句总算是听懂了。

  “越大妈,去向谁报仇啊?”

  “……我是越小姐……难道刚刚你都没听我说吗?!”

  听了,一句也没听懂……

  我翻个白眼连嘴都懒得开。

  越青环彻底对我失望,拍着额头道:“算了,明晚你跟着我就行了。我要给臭冰男设计一个新发型。”

  呃,连剃头这招都打算用上了。看来那被叫“臭冰男”的人是真的把她越青环给惹发飙了。

  等等,越青环嘴里的“臭冰男”不会就是那天在闻香下马和她对峙的那个黑衣男人吧?!

  不过,那个黑衣男人的形象的确实挺符合“臭冰男”这三个字。

  但我总觉得那个黑衣男人在哪里见过,貌似还和朝廷有关系……哎呀呀,实在想不起来就不想了。

  东风那个吹呦,花香那个飘呦~

  说实话,这是一个非常不适合出来作案的夜晚。

  可若让我在忍受越青环的暴走和出门杀人放火之间做选择,我宁愿选择后者!

  吹着夹杂着甜香的夜风,我灵活地在夜色中穿行,洛阳城的青瓦兽檐在足尖之下飞速更替。

  回头望一眼依旧怒气冲冲越青环,“越大妈,你不觉得我们在这花前月下的时候,更适合品酒谈心吗?”

  “我现在唯一想干的事就是把臭冰男的头发剃光!”

  啊咧~好重的怨气……看来我还是沉默为好。

  娇艳的桃花在夜的暗衫下只留得诱人的香气。

  错落有致的亭台轩榭印出一团团黑影,回廊院落皆是寂静无人,唯有一两只不肯安稳睡觉鸟雀不时地呢喃上两声。

  一只青缎绣鞋轻落在满是花纹的白石板上,“灵儿,是这里了。”

  话音方落,我从高耸的塔尖上轻悠悠地飘下。

  脚一落地我轻声问道:“老姐,那家伙在哪里住啊?”

  “我怎么知道。灵儿,我看这府院不像是一般人家能住的,你说——”

  “老,老姐,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越青环像是也发现了什么,“老妹,你不觉得这里太静了吗?连个守夜的都没有……”

  我倏地抓住越青环的手,“我想起来了,这里是——睿王府!”

  像是在印证我的话一样,只是一霎——

  四周灯火骤亮!

  “走!”

  音尾尚未散于风中,我已飘闪出灯火通明的府院。

  疾飞了一阵子,觉得身后似乎并没有大队追兵,我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老姐,我们今日还是回去吧,真是——”

  猛地顿住,我回头一看。哪里还有越青环的影子!

  还不等我想清眼下的情况,一队侍卫就已追到跟前。

  好快!

  看来今晚注定是要打上一架!

  猛觉相反的方向还有人,我一回头——

  一队彩衣少女以极快的身法飞落至我面前。

  为首的红衣少女单膝跪地,“流云十三姬见过小姐,流云护主来迟,还请小姐责罚!”

  呃,怎么会是她们?!

  眼看侍卫就已到了眼前,十三个彩衣少女纷纷从地上站起,唰唰地抽出佩剑,一时间寒光乍现。

  我心里明白,这流云十三姬都是个顶个的高手,若她们出手,睿王府的侍卫怕是难留下活口。

  虽已猜到越青环口中的“臭冰男”就是睿王,但我并不想和睿王有什么牵扯。

  伸出左臂拦住流云十三姬,“嘿嘿,你们在这里呆着可要看好了。”

  轻松一笑,我脚下一点飞旋出去,掌中的一抹银色瞬间划亮了夜色——

  闪电般的回到原位,那队侍卫还在奔跑中,

  “一,二,三!”我伸着手指数道。

  顿时响起一片惊叫。

  侍卫们的裤子在奔跑中竟裂成了布条!

  “啊呀!”

  哎?怎么我这边也有叫声?

  哦,原来是害羞的赤雪。

  记得小时候看古装片好像有不少侠客都喜欢抽人腰带,今天我给他们弄了条“布草裙”也算是创新。

  嘿嘿,用这招果然爽不胜爽!

  突然想起越清环还留在睿王府里,我转身收起漫不经心,“黑珀,你跟着我,红萼,你带着其他人先回镜中花府。”

  “小姐,我们的职责是保护您!”红萼回道。

  “你刚才不也看到了吗,我能护得自己周全。”

  “可是……少主他——”

  “现在你们是我的人,难不成你们少主还能管我的女人?”

  “扑哧——”

  流云十三姬明显都没能忍住笑。

  真不知我这话传到那个神秘少主耳朵里会是什么样子。

  再次潜入睿王府,我和黑珀躲在茂密的树冠上。

  很久很久,我们都保持着沉默。

  终于我忍不住动了一下,黑珀像是受了鼓励一样打破沉默小声道:“嗯,小姐,我们还用不用救越小姐了?”

  看着树下的一幕,我彻底无语。

  越青环不但没一点事,居然还被睿王楚天泽一脸温柔地横抱在怀里!!!

  我这才知道,刚刚的担心纯粹是同情心泛滥!

  奶奶的,人家在这儿亲亲热热恩恩爱爱的关我什么事啊?!

  “回去睡觉。”我翻个超级大白眼以示悲愤。

  TMD真有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感觉。

  不爽!

  找个机会一定要把越青环弄回来!

  回到镜中花府时,我困得已是哈欠连天。几乎是梦游着才摸到天空之城的门。

  用力把门推开一条缝,我挤进去后又捂着嘴打了个哈欠才筋疲力尽地关上房门。

  折腾了大半夜,终于可以睡了!若不是我现在困得要死一定要欢呼一声。

  摇摇晃晃地穿过道道屏风帘章,险险地避过被我仍得乱七八糟的毛绒玩具和羽毛靠垫,经过艰难的跋涉我终于看到了生命的曙光——床!我可爱的床!

  最后一个环节……我打着哈欠掀开帘子——

  猛地被拽入一个温暖的怀中——

  “没有受伤吧?”

  这……这是……我猛地惊醒——

  是他。

  “……”

  他抱了这么久,就算占便宜也该占够了吧?

  可我还要睡觉!!!

  “南——”

  方吐出一个字,唇便被封住,“说了,叫我,‘翔’……”

  “……”

  今天发生这么多乌龙事件,我是彻底没了脾气。平日的戒心也丢到了一边,未来过去之类的也全然忘到了脑后。

  只是凭着本能,我环住他的腰,“翔……”

  南宫天翔一愣,而我亦是一愣。难道这就是我的答案?抛开一切杂念之后的最纯粹的答案吗?

  松开双臂,我皱着眉质问自己,可手却忍不住抚上他在灯光中有些模糊的脸,缓缓地描摹着他的轮廓。

  而他则放开我,安心地躺倒在铺着精致织有山川俯视图的羊毛地毯上,闭上纯黑的双眸。

  这么晚了,他这个早就该睡熟的人怎么跑到我这儿来了呢?

  是因为担心吗?可他明天,不,已经算是今天了,五更天他就该去上朝,怎么又来到这里等我……

  没了睡意,我下床坐在南宫天翔身边。

  黑琉璃光彩的眼睛闭着,长睫在眼下投出一片阴影。

  挺拔的鼻子,斜飞入鬓的长眉,性感的唇……这张脸漂亮得连女人都会自愧,却又恰到好处的不失男性的朗逸。

  天地间真是什么样的奇事都有,像南宫天翔这么好看的男人居然也存在,真是够让我开眼。

  话说回来,他长那么好干什么,无端的迷惑我!

  就在我腹诽某人时,某人睁眼坐起来,“被你这么看着,我怎么睡得着?”

  “你,你没睡?!”

  由于过于惊讶,我往后一仰倒在精致的羊毛地毯上。南宫天翔顺势躺下抱住我,“这样也不错。”

  不错?

  很错!

  “你放开我!”

  我手脚并用,又踢又打,无奈由于身高关系,反抗无效。

  奶奶的,这人霸道的本性又出来了!

  “快该上朝了,让我睡会儿……”

  “……”

  都忘了这是我今天的第几次无语了。

  就当我以为他睡着时,一个轻吻落到我的眉心,“你是我的,灵儿。”

  我怎么觉得他这像是在我身上打了个印子,以宣示我是他的私人物品?!不过心里似乎默认了他的做法。

  我这是中了哪门子邪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