踯躅不前
凤琉璃2019-08-21 03:033,820

  “听好了,有三个人住客栈,每人一间房,每间房十两银子,所以他们一共付给老板三十两银子。第二天老板觉得三间房只需二十五两就够了,于是就叫小二退五两给三位客人。谁知小二贪心,只退每人一两,自己偷偷拿了二两。这样一来等于那三位客人每人花了九两,而他们共付给老板二十七两,再加上小二独吞的二两共是二十九两。这样问题就来了,当初他们付的可是三十两,那一两银子哪里去了呢?”我说完狡黠一笑,“还有一道题,等我说完你两道题一起答。”

  嘿嘿,不是我刁难人,盛大钱庄总管之位是好坐的吗?

  除了要有非凡的判断力和敏捷的思维,记忆力也要好,此外我故意把打尖住店的价格说得不符实际以分散他的注意力。

  “第二道题,甲有一只狗丢了,乙捡到了这只狗。有一天丙到乙家里作客,席间丙拿石头砸狗,狗受到惊吓跑出去撞了丁的猪。这只猪跑出去又撞了一个老太太,老太太的家人去县衙告状。现在我问你,如果你是县令你会怎么办?”

  石之彦垂下眼略想了一下后便抬起头说:“首先第一道题,事实上三个客人只付了二十七两。其中有二十五两是老板的,小弟拿了二两。至于第二道题,在下愚以为甲、乙、丙、丁四人都应担负责任。”

  “哦,说来听听。”

  瞟一眼冰着一张脸的我,石之彦稳着声音答道:“回小姐,第一,是丁的猪撞了人,丁要负直接责任;第二,丙是猪撞人的间接原因,而且是整个事件中的关键人,应受的惩罚最重;第三,乙没能及时阻止丙的行为也应受罚;最后,毕竟是甲的狗吓到了丁的猪所以亦应受罚。不知小姐以为如何?”

  “嗯,还不错。”

  不过眨眼的时间我就好像是赶走了寒冬的春神,脸上的笑容似是能把窗外的冰凌子给融成水。

  然而,不等石之彦松一口气,我就又吩咐道:“夏荷,把数字表拿给他看。把我刚才看的账本也给他。石之彦,我要你在看过这些之后给我当堂做一份帐。这个就是接下来的题目。”

  初一听这第三道题目,石之彦像是稍稍松了一口气。

  可还没等他把这口气完全放下去,身穿绿衣的夏荷就递给他了一份符号对照表和一本以他完全陌生方式记账的账簿。呵呵,对他而言,这绝对是个不小的挑战。

  夏荷给他拿的账簿,其中分有存款日记账、支出日记账、应付帐类分类等大部,此外,各部分之中又包含着借方金额、贷方金额、余额、摘要等内容,一项一项列的极细,查阅也极为方便。

  再听了夏荷所说的阿拉伯计数法后,石之彦的表情越发惊奇。

  但能看得出,石之彦是一个极聪明的人,不多会儿他就将计数法掌握熟练。不过一个半时辰就拿出了一份十分精细的帐表。

  接过夏荷递过来的帐表,我满意地点点头。总算没辜负我在这里干坐三个小时的耐心。

  真看不出这书呆子还是个大才,对新的账簿管理这么快就上了手。这么看来,以后那些新的管理方法他也能快速掌握。

  合上账本,“再次恭喜你,你之前的表现我很满意,剩下的三道题就有些费时了。一是你要熟悉盛大钱庄各个管理机构,给你三天时间;二是五天以后给我一份月度计划;三是你要当一个月的代理总经理,期满后如果我满意你就是正式的总经理。在那之后你还要给我交一份季度计划和一份年度计划。这些话我只说一次,听不懂的地方自己解决。你现在就可以去盛大钱庄了。秋菊,你跟着他。”

  听我出完最后三道题,石之彦明显倒吸一口冷气。嘿嘿,先就不说其中有许多他根本就听不懂的词语,就算是都听懂了,这些活儿也够他一个新手累得吐血了!

  我暗自一笑,站起来带着夏荷她们要走,却又被石之彦叫住——

  “小姐,请问在下的老板是谁啊?”

  听了这个问题,我回头一笑道:“石之彦你听好了,你唯一的顶头上司就是我——赵慧灵。只是有一点你要记住,世人眼里的赵慧灵和你没关系,你知道该怎么做。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

  北国皇宫·安清宫

  前几天刚把盛大钱庄的事情安排好,今日我又到太后宫中陪老太太闲聊,这刚出了安清宫我就停住步子,“夏荷,秋菊,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要办。”

  嘻嘻,好些日子都没见南宫天翔了,不如我现在就去“查岗”。

  刚把夏荷、秋菊送走我就绕到安清宫后的花园里。

  啊哈,不远处正好有一个小太监在打扫。我一蹦一跳地走过去装模作样道:“咦?你是谁啊?”

  “回,回小姐的话,奴才小顺子……”

  “嘿嘿,我又不是你主子,看把你吓的。”我奸笑,“所以,……”我轻轻一甩手他就倒下了。

  因为不是你的主子,所以我就不客气了!

  把小太监拖到一个隐蔽处,我快速地扒下他的衣服穿到自己身上。唉,这事儿果然是熟能生巧啊!

  等易好容后我就直奔忠武书房。

  早在楚凌还没有封王搬离皇宫时,我就已把宫里的地形摸熟了。所谓忠武书房,说白了就是武官们的办公室。

  一路上七绕八拐的还碰上了好几个妃子。介于我“小太监”的身份,我碰见一个跪一个。奶奶的,我的膝盖啊!

  不禁暗骂楚凌他老爹:没事娶那么多老婆干什么?!

  好不容易到了忠武书房,我刚进到里间就看见南宫天翔捧着一本折子。在他面前又是一座“折子山”。

  这里一堆,家里一堆,也不知他什么时候才能看完。

  他一手拿着笔一手支着桌子。虽说那笔再普通不过,但被他的手握着就让人想到了优雅。

  像是察觉了我的存在,他抬头看来,宝石般的眸子流光溢彩。

  我假模假样地福身,“将军,奴才替我家主子来看看您,您有没有什么话要带给我家主子?”

  “……来帮我研墨吧。”南宫天翔温柔地微扬唇角。

  “怎么穿成这样跑来了?”

  我刚拿起墨条就听他问道。

  “因为我想知道有些事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我轻声说,可话音还没落,一滴墨就溅到了他的朝服上。

  “你到底会不会研墨啊?”他半带着笑挑眉看我。

  “恭喜你啊,这是我第一次研墨。”

  说起来还真是汗颜。还好我在他面前已经厚脸皮惯了。嗯,鄙视一下自己……

  “以后只给我一个人研墨好吗?”

  他突然抬头,唇边的笑若有若无,眸子像望不见底的黑洞,引着我这颗星球不断的陷进去……陷进去……

  像是被蛊惑般,我开口便是——

  “好……”

  尽管那声音轻的像细风,但南宫天翔却笑了,那么开心,像是一个孩子……停!跟我比起来他本来就是一个孩子。

  “南宫将军,皇上宣您到御书房!”

  奶奶的,又是太监的“公鸭嗓”,打断我的思路。

  正打算放下手中的墨条,来传召的太监突然对着我趾高气昂道:“你是哪儿的小崽子?给南宫将军研墨怎么能让你这奴才干!”

  奶奶的,还是他南宫大将军求我磨的,死太监!话说回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我放下墨条规规矩矩地就要下跪,“公公教训的是~”

  “别责罚他了,是我的吩咐。”南宫天翔快一步托住我,“公公,我们这就走吧。”

  南宫天翔还算有点良心。不过,他走了,我也该走了。

  临走前我无意间看了一眼南宫天翔堆满折子的桌案。

  等一下,我记得我在南宫府里见到的折子有两种:一种是和这案上的一样的蓝皮折子,另一种则是白皮的。

  另外,我记得北国从地方递到京中的折子为蓝皮,而朝官直接上递皇帝的折子是明黄的。既然如此,南宫府中的白皮折子又是干什么用的呢?

  从宫中回到镜中花府后,我一边翻看石之彦给我交的工作总结和计划一边等待。

  “小姐,南宫将军来了!”

  我就知道他会来。

  “南宫天翔,”本来一个“翔”字就要吐出口,可我还是换了对他的称呼,“白天在宫中我想问的还没有问。”

  南宫天翔轻皱眉头转而又笑道:“你想知道的事情南宫天翔可半点都不会告诉你。”

  这家伙!无奈,我只好赔上笑脸,“那翔总会告诉我吧?”

  “灵儿,难道对你来说,我还只是一个外人吗?”

  “……怎么会?”

  我假意低头以免触到那双敏锐的黑眸。虽然如此,但我说的却是实话。

  在我的心里,他早就已是一个无法替代的存在。只是……只是我在逃避,逃避我自己。

  他走过来直接抱起我。

  我把脸埋在他带有淡淡松香味的衣襟里暗自嘲笑自己,连这种动作都被允许的人,对我来说,又怎会是一个外人,恐怕连知己的界限都已越过了吧。

  可我,又在逃避着什么呢?又有什么可逃避的呢?

  “翔,民间谣传的‘天意’都是你干的吧”

  我再次开口,不同的是,这次对他,我用了自己最想用的称呼。

  不知为何,那称呼我竟用得如此顺口,就像是一直都这样叫他……叫了千年……

  他俊逸的眉舒展开,“我可没这么大本事,都是安王楚凌做的。我只不过偶尔帮点小忙罢了。”

  嗬,还真谦虚起来了。

  “那你们下一步准备怎么办?有用到我的地方吗?”

  “不,你只要呆在京中就行了,我不想让你涉险。”

  “可你们要的美人不还没找到吗?”我不死心地问。

  “为什么你这么急着想卷入这件事呢?”他转移话题反问道。

  我翻个白眼,还不是因为包括他在内的人都选择了和秦王对着干,否则我才懒得管这烂事儿呢!

  现在我是想尽快帮忙把秦王给摆平,然后开始我早已计划好的旅游。

  自今年二月二龙抬头,就已经不断有人上左相府提亲了。

  照这情况看,我要不快走,还不被这京城里的媒婆烦死!

  而且,我要尽快离开他,他太危险!和他接触还没多久,我本来厚重的心防就像是无人之境,被他破得一干二净!

  若再不尽早离开他,我怕终会有一天再也舍不得离开!

  翔,你我只能到此而止了,我并不是你的命中注定。恰恰相反,我们是命中注定无法在一起的,我们之间隔了太多太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