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灯会
凤琉璃2019-08-21 03:034,336

  百无聊赖地过了几天便到了一年一度的元宵节。

  越青环被关在家里相亲,南宫天翔被公事缠得脱不开身,楚凌被他那一群兄弟叫去花天酒地了;我只能带着春、夏、秋、冬出去玩。

  披上一件白色的狐裘大氅,本想把南宫那小子给比下去,可站在镜子前看了半天我却不得不承认——

  还是南宫天翔穿这白狐裘比较有味道。不过话说回来,他人长得好,穿什么都好看。

  就算比不上也没什么,更何况我这个女人穿男装肯定穿不出“男人味”。

  罢了,我扮个“奶油小生”就够了。

  “小姐好俊啊!”

  夏荷一进屋就两眼冒桃心。

  赏她一个爆栗,“叫公子。”

  “是!公子~”

  一盏茶后,大街上出现了一个被四个漂亮姑娘拥绕着的“美少年”,引得周围人群纷纷侧目。

  现代的灯会没什么看头,还是古代的有意思,我连着看了几年也没厌过。

  街上的人多得像下饺子似的,而灯却比人还多。各式各样的花灯看得我眼花缭乱。

  另外我注意到:今年灯会上有不少女子的衣饰并不是传统的北国样式。

  仔细去看,有的像是曲裾汉裙,有的像唐衫,甚至还有一两个穿的是清宫旗袍装。

  当然,能这么穿的都是有钱人家的小姐。这些风格出众的服饰只能在罗裳坊买到且价格并不低。

  其实我倒是非常喜欢北国的衣饰风格。

  正犹豫着往哪里走,春兰捏着我的袖角兴奋地嚷道:“公子,公子,前边那么多人我们也去看看吧!”

  “好。”我说着就带着春、夏、秋、冬向人群聚集处走去。

  走近一看,原来是答题游戏。一共六道题,每答对一道就可以获赠一盏精美的花灯。

  “那灯好漂亮啊!”很少发表评论的冬梅赞道。

  “想要吗?不说话那就是默认了。”看她一眼我继续说,“我去答题,给你赢一盏怎么样?”

  听了我的话冬梅先是愣了愣,而后笑了。

  平时很少见冬梅有什么要求。这丫头清心寡欲的,没事就喜欢舞剑,要么就呆在我身边安静的看我处理公事,又或者飞来飞去的帮我送东西。

  和她比较相似的是秋菊。秋菊除了对医书和我的身体比较上心外对什么都是淡淡的。秋菊心思缜密,我的文件、书籍之类的都是她在整理。

  至于夏荷则活泼好动,纯真开朗,喜欢甜食和小动物。娜娜和美美平常都是她在照顾。

  “公子,您偏心。”春兰撒娇似地撅起嘴。

  要说起四个丫头里最爱美的就是春兰了。而且我的衣饰及一些零碎的小东西都是她在打理。

  “就是就是,小姐偏心冬梅,夏荷也要!”

  “那……那秋菊也要。”

  晕,这四个活宝。

  “好的好的,我去答题,万一真的答不上来,我就去把灯给你们抢过来好不好?”

  呃,我才是小姐好不好啊!

  算了,先去答题再说。

  不一会儿便有一个老者走出来简单介绍了游戏规则,接着我和其他几位参加者站成一排。

  然后就听那老者朗声道:“第一题:一日走一里,打一字。”

  奶奶的,我最不拿手的就是字谜。

  “是个‘量’字。”

  只见一个布衫男子上前一步答道。

  “恭喜这位公子!”

  老者说着已把一盏花灯交到那布衫男子手上。

  不急不急,还有五盏……不急才怪呢!

  这边我翻个白眼的功夫,那边的老者已经给出了第二道题——

  “这第二道题嘛,锦蛇、蟒蛇、青竹丝,哪个最长?”

  哎呀呀,这些蛇我怎么知道哪个最长?!

  等等,我知道了!

  “青竹丝最长。”我高声叫道。

  “原因呢?”老者捋捋胡子笑问道。

  我抿唇一笑,“只有‘青竹丝’是三个字。”

  呵呵,只要不是字谜我的脑子就还够用。现在我的面前也有了一盏灯。

  “第三题:百年大树,风刮不倒。打一成语。”

  “根深蒂固。”

  奶奶的,刚刚那个布衫男子面前又多了一盏灯。

  “第四题:马是怎样睡觉的?”

  “当然是站着睡的。”我张口便答。

  “恭喜公子。”

  呃!答对了?!这可真是瞎猫撞上死耗子。还差两盏,加油!

  “第五题:白猫掉进了水里,黑猫把白猫救上来它第一句话会对黑猫说什么?”

  “是谢谢?”布衫男子猜测道。

  “不对,是‘喵’。”我笑嘻嘻地说。

  于是,又一盏灯递到我手里。

  “最后一道题:身穿绿衣裳,肚里水汪汪,生的子儿多,各个黑脸膛。打一物。”

  “西瓜。”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布衫男子抢先一步。

  老者把最后一盏灯交到布衫男子手里道:“公子真是才思敏捷,这最后一盏灯是公子的了!”

  我一看那是最后一盏灯就有些急了,这可不行,我答应了春夏秋冬每人一盏灯的!

  趁那布衫男子还没走,我急忙走上前去,“这位公子,可不可以把你的灯给我一盏?”

  他看看我手边的三盏灯疑道:“贤弟不是已经有三盏了吗?”

  “还差一盏呢,你,你给我一盏好不好?”我很厚脸皮地问。

  “可是,这灯是要送给我三个妹妹的……”

  “那你能不能再买一盏别的灯代替?”

  布衫男子面有羞赧,“这……不瞒贤弟,在下尚在为衣食奔劳,实在是没有多余的银两——”

  “我给你一份好差事怎么样?”

  不等他拒绝,我笑道。

  我记得盛大钱庄总管一职还没有定,这人虽有些呆气,但看他刚刚的表现说不定还是一个可塑之才。

  不出所料,听了我的话,他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但马上又暗了下去,“贤弟尚还年幼,能……做主吗?”

  嗯,他为什么怀疑我?我一愣,但随后便想通了。

  眼下在他人眼里我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娇纵少爷,就算能给他一份养家糊口的活,那差事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也难怪他会怀疑。

  “你明天去闻香下马,信不信由你。不过我给你的只是一个机会,至于能不能抓住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我转而收起嬉笑的表情。布衫男子显然发觉了我的变化,恭敬地一弯腰身,“公子大恩,在下没齿难忘!”

  还真是个呆子。

  “不知公子要这么多灯干什么?”

  这呆子把灯递给我又问。我存心想要逗逗他,伸手搂住身边的春兰和冬梅,“当然是——送美人了!”

  “公子,讨厌了。”

  春兰心神领会地配合我。

  “你……你,我——”

  “你什么你,我什么我,爷抱抱姑娘不算什么,有本事你也像爷这样。来,妞儿,给爷笑一个!”

  我说着轻抬起夏荷的下巴,眼睛扫向那呆子。呵呵,他的脸都涨成猪肝色了。

  “要是看不惯我这样,你明天干脆也不要去了。”我再下一记猛料,“这儿也没什么好玩儿的了,姑娘们,爷带你们去吃点心怎么样啊?”

  “听爷的。”秋菊做小鸟依人状。

  哈哈哈,看来今天这四个丫头都挺配合的嘛。

  话说回来,要想坐上盛大钱庄总管这把高椅,没有圆滑的处世技巧是万万不行的,否则要怎么和人家做生意?

  这呆子还差得远啊!

  洛阳·石家

  一夜的喧嚣渐渐回归沉默。洛阳城中一年一度的元宵佳节也在满街已经尽数熄灭的彩灯中落下帷幕。

  眼看着东方即将破晓,石之彦在家中苦想了一夜终于下定决心去闻香下马。

  尽管那引见他的人是个纨绔子弟,但家中的米缸已经见了底,一家老小都指望他糊口,他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天刚破晓,心事满满的石之彦用冷水洗了把脸就踏出了家门。

  随着时间的流逝,街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石之彦终于深吸一口气走进闻香下马——这个他很早之前就很想走进,却没想到会是在这种状况下走进的地方。

  虽已听了许多关于闻香下马的种种,但首次踏入闻香下马的石之彦还是像初入大观园的刘姥姥一样。

  真不知这闻香下马的老板是何方神圣,若能在这样的人手下办事,亦不能不说是件幸事!石之彦在心里轻叹。

  不说别的,只是那摆满精美点心零嘴的大橱窗,来往有序的送餐手推车,面带笑容的侍者……就已让石之彦心服不已。

  “这位公子,请问您是用餐住宿还是订桌找人?”

  正当石之彦眼花缭乱之时,一个穿着湖水蓝制服的侍者走上来问道。

  “我,我找人。”石之彦略想一下后接着说道,“请问有没有一位想要招工的老板在这里等人?”

  侍者一笑便转身,“请公子跟我来吧。”

  跟着那侍者走了将近半盏茶的功夫,石之彦才在一间雅厅前停了下来。

  “就是这儿了。”蓝衣侍者说完后又行了一礼才退下。

  这……那纨绔公子哥给他引见之人到底是什么样呢?

  叩门的一瞬石之彦心中掠过无数猜测,但当他听到门里之人那一声“进来”后就彻底傻了眼。

  那竟是一个少女的声音!

  然,当他推门而入后不但傻了眼,连呼吸都差点停掉!

  主位上坐着一个着雅绿镶毛锦衣的少女。

  她美得像是私下凡尘的花神,尽管还只是豆蔻年华,但她只是随意的坐在那儿,无形的压迫力就扑面而来!

  正怀疑是不是走错了门,却听那少女道:“要放弃吗?”

  石之彦猛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原来雅间里还有四个姑娘,正是昨天跟在哪纨绔公子哥身边的四位。

  再仔细看那绝色少女,眉眼分明就是昨日里的——

  “你叫什么?”那绝世少女轻启朱唇。

  闻香下马·雅间

  看那呆子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我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在下石之彦。”

  嗯,这呆子还挺能控制自己的情绪,这么快就镇定下来,不错,加分!

  “石之彦是吧?坐吧,先说说你自己。”

  “还请先问小姐,若您对我满意,我可以帮您干些什么呢?”石之彦深吸一口气后开口问道。

  “盛大钱庄的总管。这个职位怎么样?”我像是毫不在意地开口。

  看他不动声色地一笑,我便知道,这个人,终有一天会成为商场上的传奇。因为,他已不是昨天的他了。

  “那么就请小姐开始问吧,石之彦定当全力以赴。”

  “好!”我狐狸一样地眯起眼,“我开始问了。一个人一辈子有几个生日?”

  “一个。”

  “大月有三十一天,小月有三十天,只有二月有二十八天,那一年有几个月有二十八天?”

  “十二个月。”

  “在洛阳城里,一个男人是否可以娶他的寡妇的姊妹?说明原因。”

  “不能,因为他已经死了。”

  “郎中给你三个药丸,并要你一个时辰吃一个,这些药丸多久之后会被吃完?”

  “两个时辰后。”

  “一个农民有九只羊,除了两之外其它的都病死了,他还有几只羊?”

  “九只。”

  恩,不错不错,这呆子智商不低。

  “刚刚的五道题恭喜你全部都答对了。”我公布成绩。

  “小姐不问我些为人之道?”石之彦颇为不解地问。

  对于这个问题我并没有回答。

  在这里就算是选个小伙计,一般的老板也总会把人品放在第一位,所以难免会问什么孝道之类的。

  但就我来看,他的人品没什么问题。

  所以我避轻就重道:“你读的大道理是教你怎样做人的,而我要的只是你能为我所用,另外我相信你的为人。刚刚我问你的问题是为了检测你的判断力和反应速度。接下来的问题会比较难,准备好没?”

  石之彦垂了垂眼皮,而后抬头直视我道:“回小姐,在下准备好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