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花大盗
凤琉璃2019-08-21 03:033,985

  “洛行哥哥,你先等一下,我去泡茶。”

  一进屋我就找借口闪到一边。嘻嘻,这为了给某些人制造作案机会。

  如果不让“猎物”自由发挥一下,伸伸腿脚,一口咬死就太没意思了!

  虽说游戏的主动权在我手里,但毕竟来者是客。

  我泡了茶出来就闻到一股幽香。

  “韵韵,现在没人了,你把面纱摘了吧。”

  萧行洛开口就是要求。

  我突然在他面前坐下来,换了一副命令的口吻,“你先把茶喝了。”

  萧行洛一愣。

  “其实……紫韵只是怕自己的茶泡得不够好,所以,所以……”

  不知萧行洛现在会不会怀疑自己刚刚眼花了?

  看他皱着眉喝下两口茶后,我又笑眯眯地问,“洛行哥哥,知道这茶是怎么泡出来的吗?”不等他回答我就接着说,“知道吗,这是用尸体泡的茶……”

  “噗——咳咳,咳……”

  “哎呀!你没事吧?这茶不过是用普通茶叶的尸体泡的,你不喜欢吗?那换花的尸体泡好了!”

  “茶叶的……尸体?”

  萧行洛的脸色终于好了一点。呵呵……他的反应我太满意了!

  作为奖励,我抬手摘掉面纱。

  ……

  “喂,你盯着我看了五分钟了!”

  “啊?哦。”

  唉,反应怎么这么迟钝,对我故意说错的时间单位一点反应都没有,没意思。

  既然这样——

  我捏着面纱把手伸到他眼前,却又在他伸手去接时把手迅速收回来。

  “是不是想要我的面纱?想要的话——”我猛地顿住,同时手里的面纱掉到地上。

  “小乖乖,你放心。”萧行洛捡起面纱冷笑着说,“像你这种极品中的极品,我不会让给别人的。”

  我抓着椅子把极力稳住身体,“……头疼。”

  “这就对了,要不你怎么会乖乖的跟我走呢?”他说着走近我。

  怎么说呢,真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洪水就泛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萧行洛,我给你点颜色看看。

  “你就别想着说话了。”萧行洛笑得眼都快挤到一起了,恶心!

  得了,时间到了,我也玩儿够了。这家伙不好玩儿。

  他绕到我身后得意地笑道:“动不了了吧?”

  “是吗?”我突然露出一抹笑。

  萧行洛登时一呆。可就算他把眼瞪成灯泡也再也动不了半分。

  我这才轻松地站起来跳到他面前,心情大好地问,“怎么,看到被迷兰香熏过的我这么自在,心里是不是很不爽?”

  听了我的话,萧行洛不甘地颤抖起来。

  “喂,我说你,中了僵化粉就老实点吧。骨头都变僵了还非要做高难度动作。”

  嘿嘿,该我嚣张了,这就叫风水轮流转。

  “我跟你无冤无仇——”

  “谁叫你老爹惹了我呢?”我打断他的话。

  “妖女!”

  “你这么叫我是不是嫉妒我不会被迷倒?实话告诉你,我从小就跟各种毒药打交道,那种级别对我没用。倒是你,这么明显的陷阱都看不出来,真是幼稚。”

  “你——”

  “你什么你,姑奶奶吃过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

  哈哈,用这句话来教育小辈真不是一般的爽!好了,不玩儿他了。

  我从腰带内侧捏出一小包药粉洒到自己身上,这样一来,僵化粉的毒性就被中和掉了。

  “老姐。”处理完,我朝门外喊道。

  “灵儿,没事吧?”

  嗯?为什么进来的是楚凌!照这么说……我刚刚说的话,他听到了多少?

  不过貌似我在他面前一直都是“口无遮拦”,担心是多余的。

  至于……我看一眼随后进来的南宫天翔,他最好把我当成一个怪人敬而远之。

  其实,我之所以来闹腾就是想让他南宫天翔明白,赵慧灵也有所谓的“蛇蝎心肠”。不管是杀人放火,还是勾心斗角,赵慧灵都干得出来!

  对于这样一个女人,会有人喜欢吗?除非那个人是白痴!

  “他已经僵了,你们把他抬走吧。”我说着坐到椅子上。

  虽说我对中低级别的迷药有一定的抵抗力,可到底也会受些影响。

  “老妹,你……”

  “只是有些累了。这屋子里有迷香,你们赶快出去吧。”我催促道。

  “可是小姐——”冬梅不放心地皱眉。

  我抬起手摆摆示意让他们都出去。

  听到关门的声音,我抬起头恰好看到南宫天翔转过头去。

  他也该死心了。

  终于,这里又只剩我一个人了,但,对于孤独,我早已习惯了,不是吗?

  对着镜子把头发散开,把原以为会用到的水仙花拿在手里细细地看。

  “娘子真是深藏不露啊!”

  谁?!

  猛打个激灵反应过来。刚刚有人进来,而我竟没发现!

  回过头……奶奶的,怎么又是穿白衣的男人?!今天是不是中邪了?!

  现在站在我屋里的人……他柔顺的长发被漏进屋里的细风带起,润泽如玉的脸上却挂着不太应景的邪恶笑容。

  见我在打量他,他笑得更媚,“在下玉蝶儿。”

  哦,原来是——嗯?!不是吧,我今天竟然这么幸运地碰上了传说中的采花贼——玉蝶儿!!!

  突然,鼻尖触到几乎无味的异香。可不等我屏住呼吸,就感觉到了身体的异常。

  “刚刚我在窗外听说,娘子你不喜欢低级的迷香。这西域的畅魂香可还如娘子意?”

  奶奶的!人家萧行洛至少下的是迷香,这家伙弄的可是春药!我刚刚中迷香那是装的,现在中春药可是真的!

  “你想干什么?!”我咬牙切齿地问。

  “唔,娘子对人家好凶呢!”

  玉蝶儿笑着向我走来……天!我该怎么办?

  他越走越近……

  赵慧灵,快想办法啊!要不就真的完蛋了!!!

  “娘子~~~”

  他走到我面前轻轻拿走尚被我握在手里的水仙花。我不由自主地睁大眼。

  “人家只是想——娘子!你对我做了什么?!”

  玉蝶儿突然间神色张皇地看向自己的手臂,只见上面神奇地冒出了粉色的蝴蝶印!

  哈哈哈哈!玉蝶儿无意间中了毒。

  神啊,多谢保佑,我一定会把我最讨厌的肥肉全部留给你们!

  看着玉蝶儿惊慌的样子,我忍不住在心里笑得死去活来。

  他没事去拿那花干什么?结果,萧行洛没机会体验的“蝴蝶飞”用到了他身上。

  “这,这是什么?!”

  “哈!哈!哈!”我干笑三声,“这就叫‘自作孽,无可恕’!你现在是不是一点内力都提不起来,而且还浑身发痒?哎~你可别动!我告诉你,中了蝴蝶飞的人,除了脸全身都会长满蝴蝶斑。另外,这些斑纹会每隔一个时辰变一种颜色,同时你也会觉得越来越痒。但——如果你动的话,动一下变一种颜色!”

  “什么?!”

  “声音小点。先是粉色,然后是蓝色、黄色、红色,等变到紫色时再有一盏茶的时间,你就会迅速自燃……大概一盏,不,半盏茶以后你就变成骨灰了!”

  看玉蝶儿有些不信,我又说:“不信你试试。”

  结果,他只是轻轻抬了抬手,蝴蝶印就迅速由蓝色变成了红色。

  但此时我却也笑不出来了,只觉得身体越来越热,口也越来越渴……这可不是好兆头!

  “把解药给我!”我盯着一动也不敢动的玉蝶儿恶狠狠地说。

  “娘子,解药是什么你自然知道……”

  奶奶的,他居然还有心情说这种话!

  “除了那个呢?你不说的话,我就让你尝尝天下第一奇毒七星海棠的滋味!”我狠狠地威胁。

  玉蝶儿竟还是笑道:“我说就是了。不过——你也要把蝴蝶飞的解药给我。”

  “少废话,快死的人没资格跟我谈条件!再不说——”我手腕一翻,指间瞬间夹满幽兰色光泽的毒针。

  这些本也是为防万一的。

  “再不说,我现在就让你变成刺猬!一,二……”

  “我说!娘子你在冷水里泡一会儿就行了。”

  总算是说了。我收起毒针白玉蝶儿一眼抬腿走进隔壁的浴室。

  该死的玉蝶儿,害我大冬天泡冷水澡。就算躲过他这一劫,我也少不了会感冒。一感冒就要喝苦的要死的药……

  “娘子!快来救我~~”

  “……”

  “娘子——,娘子~~,娘子……”

  汗!我鸡皮疙瘩已经掉了三吨了好不好!!!

  实在忍不住,我吼道:“你还能活一个时辰!”

  “不嘛,不嘛,我现在就要解药。娘子——”

  “闭嘴!!!”

  我怒吼一声,他顿时没了音。

  终于能够安静一会儿了!

  等我打着喷嚏发着抖出现在玉蝶儿面前时,这采花贼已经被折磨到了半死。我也冻得半死,比他好不到哪儿去。

  “解药……娘子……”

  “再喊我娘子,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一听到“娘子”二字,我气得差点忘了自己已经是半死状态。

  “韵韵,小韵韵,阿韵……把解药给我嘛~~~”

  “……”

  真是败给他了。我还是赶快把他清理出去的好。

  “想要解药就答应我一个条件。”

  “韵韵说的,一百个我也答应。”

  “从今以后不许再当采花贼。”我认真地说。这也算是为民除害。

  玉蝶儿一愣,居然很哀怨地说:“那怎么行?天下会有很多女人断肠的。”

  “她们断肠管你屁事啊!”我忍不住骂道。

  居然能让我骂人,玉蝶儿,我记住你了!

  “你等着变骨灰吧。”反正这也算变相为民除害。

  “韵韵干嘛发那么大火,我答应还不行吗?”

  这还差不多。我屈指将一粒小丸子弹出去,准确地落入他的嘴中——完美的投篮。玉蝶儿身上的蝴蝶印即刻消失。

  “再见了韵韵。”

  他的生命力怎么这么旺盛,这才不过一会儿——

  “等等。”我叫住他,“为什么你进来时我一点都没察觉?”

  “我的轻功可是天下第一的!”

  这人,真自恋……

  “你走吧。不过记住你今天答应了我什么。如果你不遵守……”我危险地眯起眼。

  “有句话说得不错,越美的花越毒!”玉蝶儿在在窗前回头笑道。只是这次的笑才像是真正的笑。

  突然间觉得也许玉蝶儿并不如我想象的那般,于是我也轻笑道:“如果这么说,我不就和七星海棠一级了。”

  “哈,今天挺值的,韵韵你真是太让我意外了。你在我身上用的毒,我还是头一次听说。”

  转眼间,玉蝶儿又恢复了玩世不恭的样子。

  “废话,那是我去年才刚配出的新产品。你最好别惹我,否则我会让你见识个够。”我半开玩笑地说。

  “韵韵怕了你了!”

  玉蝶儿说着跃上窗台,弹指就不见了踪影。我不由在心中赞一声,他的轻功还真不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