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捕世子
凤琉璃2019-08-21 03:033,839

  正月初十,夜。

  我站在耳房里的镜子前看着里面的自己——

  莹白的柔纱层层铺展开,像是追月的烟云。宽大的袖摆处,银色的密纹在光影下化成了波光。

  一条乳色的腰带,一只蓝宝石长簪,再添上耳畔的流苏……最后,我拿起笔,在额头绘一枚小巧的兰花。

  “小姐,真要去吗?”春兰问道。

  “嗯。”我一边应着一边对着镜子调整簪子。

  “您不是说要让春燕易容后替您去吗?”春兰又问。

  “我又没说让春燕去哪里。”

  “老妹,你——”

  “是呀小姐,您别去了!”

  春兰打断越青环的话,伸手来拽我的袖子,我一惊赶忙后退。

  越青环一把拉住春兰,一脸坏笑道:“春兰,其实我是想说……老妹,你手下留情,要是把萧行洛玩儿死了就不好办了!”

  听了这句话,我也跟着越青环坏笑起来。不愧是越青环,这么了解我!

  话说回来,我今天花大功夫,才把自己弄成符合萧行洛喜好的样子……就凭这,我也要玩儿尽兴,否则怎么对得起自己?!

  我边想边掐下一朵水仙插到发中,再回头对着镜中的自己一笑,最后蒙上织着云纹的面纱。

  现在,

  游戏开始。

  碧灵阁·耳房

  “万一,万一小姐她……”曳地的莹白裙裾才刚刚不见,春兰就担心得恨不能追上去,“果然还是不应该让小姐——”

  “春兰,好戏就要上演了,你急什么?”见春兰说着就要冲出去,越青环赶忙拉住她。

  “秋菊、夏荷、冬梅都在大厅里,她们都不知道小姐是真的打算用自己作诱饵。她们还以为……不行不行,小姐不能去,我……”

  再次拉住春兰,越青环翻个白眼,“放心吧,招惹她的人是自寻死路。”

  “可就算小姐的武功好,万一——”

  “没有万一。你家小姐肯定做了万无一失的准备。”

  再说,那女人怎么可能去打没把握的仗?就算她现在是赵慧灵,可到底也是曾经叱咤风云的商界女皇云锦岚。

  更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所以——萧行洛今天算是倒霉到家了。想到这里,越青又坏笑起来。

  “……不,不对呀!小姐根本就什么也没准备!”突然春兰又惊慌地嚷道。

  越青环听春兰这样肯定本也是一惊,但却在仔细一想后又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家小姐现在从头到脚都是毒!”

  “怎么会?我们一直盯着小姐,她没有用毒啊。就算真如您所说,那为什么我们没有中毒?”春兰急急地辩解。

  越青环倒是不慌不忙地在原地踱了几步,“刚刚她出门之前照镜子了吧,在那之后我们就再没和她接触过。”

  “啊,我刚刚还在奇怪为什么小姐要躲开我。原来是——”春兰恍然大悟,也终是放下心来。

  “恐怕就是她在照镜子时在自己身上放了毒。以前没见过她用毒,没想到这丫头这么厉害,照镜子不过半分钟……”

  越青环说着眼睛瞟向门外,今天的游戏也许会比想象中的更有趣!

  碧灵阁·大厅

  戴上可爱娇弱的“面具”,把真实的自我彻底隐藏起来。我微颔首在台上站定。整个碧灵阁里一片寂静。

  我要的效果。

  第一次以这种形象亮相怎能让人没一点反应呢?再怎么说,随时随地更换“面具”,完美地扮演角色,可是我的强项。

  为了让我掌握这项“技能”,云川远可是苦苦训练了我三年!

  不过,现在我是赵慧灵,云锦岚和云川远就当是一场梦吧。

  而现在对赵慧灵来说,最重要的是——

  我微微抬起头,眼睛扫向贵宾席……

  楚凌一脸惊讶,而南宫天翔和夏荷、秋菊、冬梅四个人则没什么反应。

  果然,只有楚凌认出我了,其他人还以为台上站的是替身。但,不知怎的,我竟有一丝的失落。

  也许我就是这样的人吧,总是在扮演角色,而原本的自己却早已被忘却。

  真正的我,到底是怎样?怕是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连自己都认不出的我,别人认不出也是很自然的事吧。

  可,这样的我,真的能算是——存在过吗?

  “紫韵曾做过一个梦,梦中的仙人说紫韵的有缘人会在今天出现。紫韵相信缘分天定,所以,如果紫韵的有缘人真的出现,紫韵愿从此跟随此人……”

  也许,灵魂不属于这里的我也只应该是虚幻一样的存在。

  不禁抬头望向楚凌他们所在的方向——

  他们和我不同,他们是属于这个时代的。而我,不属于这里的我注定要孤独。所以说,有缘人……

  “……紫韵愿跟随此人——一生一世!”

  切,根本不会有这个人。但只因为这句话,所有人都变得近乎疯狂!很好,目的达到了。

  过程什么的我不管,我只要结果。

  “敢问姑娘,谁才是你的有缘人?”

  大厅暂时的混乱平静后,首个询问的声音从贵宾席传过来。

  是天下布庄的庄主,顾步衡。我记得碧灵阁开业那天的冤大头好像就是他。

  “在场的各位,紫韵这里有一玉佩。这佩本是一对,持有另一半者,便是紫韵的有缘人。”我拿出一块玉佩说。

  用一对玉佩来说明缘分,虽然很俗,但很有用。比如说——

  “请问紫韵姑娘的佩上可有字?”

  突然一个穿白衣的男人高举着一块外形相似的玉佩,从普通席的一个角落里走到台前。

  没什么说的,这一幕,多像是言情局的开场啊!

  只是——这佩上还有字吗?!

  我怎么不知道!!!

  “山无陵,天地合……”

  奶奶的,那边已经开始念了!该死的,哪里有字啊?!

  ——等等!

  喵的,居然把字绕着佩刻了一圈,我还以为那是花纹!

  “……冬雷震震——”

  白衣男人停住,我赶快看着佩往下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呃!这是什么?!!

  我回头一望,奶奶的!果然看见越青环在角落里笑得分外甜美!

  但现在不是算账的时候,所以,我忍!

  “请问公子怎么称呼?”把头扭回来,我微笑着问。

  “在下秦洛行。如不介意,就称在下‘洛行’吧。”

  果然是泡妞老手,才说几句话就开始改称呼了。

  “秦……洛,洛行,我可以请你喝杯茶吗?”

  对了,此时此刻,小女生的娇羞是最有用的!

  但,居然逼着我这个心理年龄三十三岁的人去干这种事……算了,不算云锦岚那二十一年了,我只当自己只有十二岁。

  可是——这对我来说不等于自虐吗?!

  奶奶的,豁出去了!既然要演,那就演全套的!萧行洛不是就喜欢小女孩吗?这有何难?!

  “洛行哥哥,可以陪我去喝茶吗?”见他盯着我发呆,我又问了一遍。

  “可,可以。”萧行洛眼睛都直了。

  “主子!”萧行洛的随从有些急了。

  也对,大庭广众下我不能把他萧行洛怎么样,所以我才要请他去喝茶嘛。

  “洛行哥哥~”我甜死你!

  说实话,我也快被自己给恶心死了!

  “好好好。”萧行洛连声应答。

  我心里一喜,嘿嘿,敌方已经乱了阵脚。赵慧灵,加油!

  这时站在萧行洛身后的灰衣侍从却谨慎地微躬身,“那,请让奴才也一起跟去吧。”

  我白那随从一眼故作娇嗔道:“不要。才不给你倒茶,我只给洛行哥哥倒茶。”

  萧行洛顺着我的话,瞪那侍从一眼,“你先回去。韵韵,我们走。”

  碧灵阁·二楼包厢

  眼见那一袭浮云白裙踏梯登楼,楚凌平静地开口,“南宫,那是灵儿。”

  “嗯,我知道。她出来时我就知道了。”南宫天翔的声音倒也平静如常

  楚凌暗自皱紧眉头。既然南宫天翔看出来了,那为什么……难道他并不在乎她?

  但如此一来,南宫天翔之前的行为又该怎么理解?

  “真的是小姐吗?”秋菊小声问。

  一旁的冬梅不自主地握紧宝剑。

  “我不会看错。另外,自称‘秦洛行’的就是萧行洛!”楚凌的语气微微起了波澜。

  “该死!竟然要让小姐变成那样子才肯上钩!”夏荷恨恨地说。

  想起刚刚那让他不快到极点的场景,楚凌忍不住问道:“南宫,那对玉佩——”

  “我只负责让萧行洛拿到另一半玉佩。佩是越小姐做的。”

  南宫天翔斜靠在软椅里,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

  又或者,南宫天翔只是想利用她。如果真的如此,倒是好办了。

  其实说到底,他楚凌最初的目的也是要利用她,利用她让母妃开心,利用她让父皇看到众皇子中的他。

  赵慧灵,她那么耀眼,让人不得不注意到。于是父皇注意到了,所以母妃也注意到了。

  她是日后取得皇位的重要砝码,这一点几乎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可当时的他却并不是为了皇位接近她。

  恰恰相反,他想要的只是能经常看到母妃的笑容,只是能被父皇注意到罢了。

  而这些,他认为只要和她在一起就能实现,结果也确实如此。

  可后来,他变了,他不再满足于朋友的关系,他害怕有一天她会离开他。所以,他想要的是——拥有!

  为了拥有,也为了守护,他能够选择的只有——成为这天下的霸主!

  因为,在父皇的心中,她是太子妃的最佳人选。即是说,她同时也是胜利者可以拥有的奖励!

  而他,绝不允许别人把她夺走!

  就算前方等待他的是一条白骨铺就的地狱之路,他也要去!

  不管会付出多少,不管会失去多少,不管会牺牲多少;他会为了她,走到最后,直至到达最顶端龙椅的所在处!

  回过神来,并排的南宫天翔仍看不出分毫的情绪波动,楚凌终于站起来道:“去看看怎么样了。”

  说起来,南宫天翔,这个北国历史上年纪最轻的将军却是个真正难对付的角色。

  尽管他们也算是接触频繁,但……这个姓南宫的少年到底想要什么,害怕什么,有什么打算,和谁来往……他楚凌一概不知!

  不久前,他甚至发现,南宫天翔的实权范围早已超出了他的职权。而这,竟然是父皇的意思!

  南宫天翔身上的迷太多太深,但过于深究对谁都没好处。

  走在前面的楚凌加快步伐,不再去猜测身边看似无懈可击的少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