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染鲜血
凤琉璃2019-08-21 03:034,133

  日子一天天过得飞快,十二月底,怕冷的我早已裹上了厚厚的大氅。而我的酒楼“闻香下马”也终于在一个月前开业了。闻香下马的总管李安是我从别处挖来的,他过去的业绩不错,相信在我这里也不会差。

  南宫天翔和楚凌两个人这些天一个也见不到。架子真是不小,算了,我亲自去请他们。

  逼近年关,大街小巷都充斥着浓浓的喜庆味道。闻香下马应景地推出了一系列“年味儿食品”。罗裳坊的五娘新推出的布艺玩偶极受欢迎,价格稍高的毛皮玩具销路也不错。

  此外,罗裳坊现在已然成了京中时装的领潮者。眼看着银子越来越多,我又动了开钱庄的念头。

  还有一件喜事。牡丹和慕容修总算在我老娘的撮合下走到了一起。只是听慕容修说,江湖上并不安定,所以他并不能总陪着牡丹住在镜中花府。

  其实,朝廷也不怎么安定。秦王据守在辽东,大有兵谏之势。而京中只有南宫天翔的二十万禁军,直属皇帝的四万羽林军和八千护卫军。

  就算这些都是百里挑一的精英,可秦王秘密养兵多年,兵众已达四十万!这也差的太多了吧?!现在朝堂上已乱成了一锅粥,不过还好有左右相及一些能臣主持大局,情况还不算太糟。至少表面看来是一副安泰景象。

  一开始我并不打算管太多,改朝换代也无所谓,我只要保住家人就好。所以我一早就琢磨着劝父亲中立或干脆辞官。可事情远没想的那么简单,就看老爹那态度,我劝他自保,那根本是一厢情愿。

  除开我这一家子,楚凌那是一定要管;右相之女的越清环肯定要管;朝廷重臣的南宫天翔说不管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此外,皇上和太后对我也不错……

  奶奶的,我想了一晚上结果发现,我在意的人几乎全都站到了秦王的对立面!所以就算我再不乐意,现在也只能和他们同患难共进退。

  得,我最好别去想秦王有多少兵将。但不想并不代表不做事,该做的一样都不能少。奶奶的死秦王,本来我就已经很忙了,他还来给我添乱子,这不是存心不让我过好日子吗?

  既然如此,大家谁也别想过好日子!

  “春兰,把我那件玄紫斗篷拿来。”

  推开门还未踏出一只脚,就感到一阵寒意。

  “小姐又要出去吗?”春兰说着把斗篷披在我身上。

  “我去将军府,一会儿就回。”我随口答道。

  “将……”春兰的手一滞。

  察觉到春兰的僵硬,我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这丫头是怎么了?但一想起秦王那档子事,我自己动手把披风的带子系好,随后足尖一点飞出院子。

  月黑风高的,这外头的温度真可以冻死人了。我还是快一点好。正这么想着,突然听到一声低喝——

  “站住!”

  在心里暗叹声“倒霉”,我这才刚拐进一个小巷子便迎头撞上一队黑衣人,全都蒙着面。只可惜现在想躲也来不及了。

  无奈我只得硬着头皮道:“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在下告辞。”

  “慢着。”一个黑衣人迅速挡住我的去路。

  “呀,大哥……兄弟我见过那么多漂亮女人,可加起来都没这妞漂亮!”拦住我的黑衣人突然奸笑起来。

  奶奶的,出门没易容,谁知竟这么倒霉。而此时我也看清了他们:一共八个人,个个人高马大,眼露凶光。

  “小丫头,这么冷的天怎么能出来乱跑?误了爷的事,你说爷该怎么办你?”其中一个大汉说着就向我伸出手。

  只是电光闪过的一瞬,我猛拔下头上的长簪,侧身插进那大汉的胸口再一跃,眨眼间便已出了黑衣人的包围圈。

  被我刺中的大汉即刻毙命,其他几人拔刀逼过来。

  这几人并非等闲之辈。而我虽练武多年,天赋颇高又得名师指点,但却并无任何实战经验。所以不敢有分毫的轻敌,我立马抖开天蚕软金鞭。

  慕容修刻意让我养成武器随身携带的习惯,还真要谢谢他。

  兔起鹊落间就已斗了几十回合。剩下的这七个黑衣人明显是多次配合,心意相通,一招比一招狠辣!

  而我也终于被逼到了绝地,再往下就不能怪我了!

  鞭花一抖,一道银光掠过,温热的血溅了我一身。三个黑衣人接连倒下,脖子上的一道红泌出令人作呕的腥臭。

  我一呆不防左侧飞来一只镖,虽急速闪开却仍是晚了一步。瞟一眼左臂上的血口子,我顾不得痛甩手掷出一支镖,掷地有声!

  还有三个——

  眼里闪过一丝寒意,我一手甩出两把飞刀,瞬间割断其中两人的喉,一手飞出一根银针封住最后一个黑衣人的穴。

  紧接着,我一步步走上去,“说,你要去干山么,谁派你来的?”

  黑衣人闭口不答只是盯着我。

  拿出最后一把飞刀,我缓缓地把莹绿色的毒涂在刀刃上,毫不手软的在他臂上狠狠割下去!

  “你最好回答我,否则这毒会让你奇痒难忍,生不如死!”

  黑衣人的表情渐渐失控,我拿着飞刀威胁,“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不说?”

  可没想到他忽然笑起来——

  “真没想到今儿在阴沟里翻了船,一个小丫头居然这么狠毒。”

  “少废话!”

  我说着就抬手打算来第二刀。但还没等我动手他的嘴角溢出一缕黑血。手一抖我掉了飞刀,而那黑衣人也即刻倒地。

  愣了两秒钟,我机械地转过身,入眼的是一具具尸体。

  天!我……我……

  这……是我干的?!

  低头,大氅白色毛边上的点点血迹已变成了恶心的暗红色。目光旁移,死人的眼白在这浓稠的夜里越发惨然!

  我,我杀——杀人了?!

  理智突然崩断,我像只受了惊吓的兔子也不分东南西北转身就逃!

  还没跑出多远就被一堵墙挡住去路。早已忘了此行的目的,我翻墙而入只希望能找个躲藏的地方!

  谁知刚翻下墙头便见一支毛笔向我飞来,我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到地上。那笔擦着我的头发掠过,“咔”地一声整个被嵌到了墙里。

  接下来就听到开门的声音——

  天啊!我这是在哪里啊?!

  正闭着眼等死,却突然感到一个温热的东西伸向我。我惊恐地睁眼躲向一边却发现,眼前的人竟是——

  “灵儿。别怕……是我。”

  “南,南宫天翔?”

  不会吧,难道这里是将军府!神经一放松,我的泪像是决了堤,瞬间就流下来,也不知是吓的还是激动的。

  “哎,你,你别哭。”

  南宫天翔像是被吓到似的慌忙抓住袖子给我擦泪。但我却越哭越凶,天知道我刚刚是怎么杀人的。

  “笨蛋!疼!”

  不小心碰到伤口,我哭着叫起来。突然身子一轻,他把我抱离地面。

  “别,别喊人。”控制住自己,我带着浓浓的鼻音说。

  他一言不发地抱着我走进房间,一张脸冷得像是裹了一层冰壳。

  进屋为我处理完伤口以后,南宫天翔轻声问,“谁干的?”

  “不知道……南宫天,天翔,我……我杀人了!八个,八……”

  我惊魂未定,脑子里尽是刚才一地死尸的画面。突然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别担心,有我在,没人能伤害你。”

  沙哑却轻柔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不知怎么的,我竟奇异地安下心来。

  “南宫天翔,你,其实你不用对我这么好……”逐渐回过神,我咬着唇说。

  “灵儿——”

  “对不起,今天给你添麻烦了。你放我下来吧,我要回去。”

  打断他的话,我又变回了平日里神情冷淡的样子。就算内心已是巨浪滔天,但表面上却是让人察觉不出任何情绪波动。

  “放,放我下来。”

  我等了几分钟却不见南宫天翔有放开我的迹象,不由有些慌。

  “我送你。”

  他说着抱我站起来,但语气却霸道地不容我拒绝。或许这就是真的他吧,霸道却又不失温柔。

  “外面冷。”

  知道反对无效我只能提意见。他低头对我笑笑,取来一件厚厚的玄狐披风包住我。其实我的意思是让他多穿件衣服……可现在我倒是是暖和多了。

  漆黑的夜,他轻盈地穿梭在风的夹缝中。我不禁偷偷仰起脸看到他模糊的轮廓和宝石一样的眼睛。南宫天翔……或许我和他并不单是朋友这样简单的关系。不知为什么,只要有他在,我的注意力就再也不会旁移。

  但我明白,我无法做一个简简单单的赵慧灵。我的灵魂并不属于这里。上天让我来到此地遇到了他,遇上了楚凌,越青环……这些让我觉得温暖的人,已是莫大的幸福。

  对此,我很满足,不敢再奢求更多。只要他们幸福,就够了……

  刚回过神,南宫天翔已落在天空之城的门外。

  他武学的造诣真的很难去猜想,这样闯进镜中花府没被毒针扎成刺猬若非高人就是奇迹。我精心设计的机关对他没一点作用。

  不由得想起那支被嵌到墙里的毛笔,肯定是南宫天翔的杰作。一想到那支笔我还是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尚在神游就已被他放了下来。我拉起过长的披风推开门。

  南宫天翔看我进了门稍稍一转身,眼看就要走。我的心猛地一紧却见他又转回来道:“灵儿,我……我在这儿坐会儿再走。”

  “那你先随便坐吧,我去收拾一下。”

  听了他的话,心底竟有丝欢喜。我看着他的纯黑双眸有些虚弱地笑了笑。

  躲在浴室里,我直泡到手指都发白才从水里钻出来。身上的血腥味已经没有了。

  对着镜子穿上罗裳坊前些天上市的的可爱型睡衣,我不禁嘲笑起自己:明知自己很冷血,为达目的而不管他人死活的事也没少干,可今天竟被几个死人吓成这个样子。

  许是因为赵慧灵的生活太安逸了吧,若我还是云锦岚,就算杀了人也只会想到,接下来要怎么毁尸灭迹。

  不再去想今天的事,我推开浴室的门便看到南宫天翔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不知在想些什么。

  屋里的烛光也驱不散他周身的暗色,但黑暗中的他却像是流动的珠光,竟是令人无法忽视的耀眼。

  察觉到我,他转过身来。本想对他说一声谢谢,可张了嘴却发不出声。

  “你,休息吧。”

  最终,还是他打破尴尬。

  我站在原地。在他推门的一霎,视线触到门外的夜,腥红的画面突然冲破封印覆盖住我的眼!

  “……南……翔!别走!”

  “灵儿,怎么了?”

  听到我的叫声,他折回来,在我面前蹲下。我高估了自己。面对独自一人的现实,我甚至无法隐藏自己的软弱。

  “你留下来好不好?……你睡床上,我睡地上。”

  我像个小孩般地要求,生怕他会拒绝。他黑琉璃似的眼流露出点点笑意。

  “好。”他说着站起来脱去外袍坐到我的妆台前, “帮我梳一下头发。”

  拿起我的梳子,他头也不回地说。奶奶的,我现在怀疑自己刚刚让他留下是不是烧坏了脑子。我又不是他的丫鬟,但最重要的是——

  我的床!我的床!我的床!为什么我要睡地上?!

  “别客气,自食其力。”

  我抓起床上的枕头丝被往地上一扔,然后带着一肚子火去找周公吵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