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影难散
凤琉璃2019-08-21 03:033,125

  “……雅兰、雅兰……不要走……”

  黑白二色的书房,一张巨大的办公桌……我……难道我又回到公司了?心中刚有些欣喜,眼前忽然一暗,耳边是杂乱的尖叫声——

  “百慕大!是百慕大!我们都要死了!……”

  乌黑的一片天地,我忽然觉得冷,一股本能的恐惧感忽然涌上来!

  “不……我要回雅兰,我不要在这里!”

  我大叫着,忽然发现自己身边一片寂静,所有人都不知道去了哪里!心中完全被恐惧覆盖,我尖声叫道:“人呢?不要丢下我!”

  就在这时,有一个略带沙哑的嗓音从黑暗中传来—— “乖,没事了。我在这里,一直陪着你……”

  一直陪着你……我在这里,一直陪着你……

  天……亮了吗?昨晚好像又梦见我回雅兰加班了。另外,我又梦到了百慕大。

  只是有一点很奇怪,往常梦见百慕大我总会被惊醒,可这次……梦里有个声音,那个声音好温柔……

  我甩甩头把脑子里混乱的东西丢到一边。真是的,好不容易做个梦,还是个把我累得半死的梦。

  再睡一会儿吧,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就又闭上。

  哎,等等……

  “呀——!!!”

  南宫天翔竟然正抱着我睡得死沉!我不禁尖叫起来并死命往外挣。

  “安静点,让我再睡会儿。”

  南宫天翔睁开有些雾气的眼淡淡地说了一句就又把眼睛重新闭上,但却是把我抱得更紧。

  啊——!不行!我又不是只枕头!

  嗯,等一下,刚刚他的声音……不会错的,就是在我梦中听到的那个。

  难不成……算了,反正这也不是他第一次抱我,让他抱一下我也少不了一块肉。是因为昨晚我吵到他了吧,所以他才这么困……

  心里一暖,我忍不住伸手把他垂到额前的头发拢好。

  “谢谢你,南宫天翔。”

  “叫我‘翔’。”

  他放开我闭着眼说。那眉梢间的温柔太明显,虽然我并不想察觉到。

  “……翔。”

  听到我像是叹息一般,他睁开眼坐到床沿上。

  “小姐……南宫将军?!”

  大门突然被推开,我探头出去,只见夏荷一脸痴呆地站在门口。再把脑袋转回来看看坐在我身边的南宫天翔:头发散着,只穿着白色的亵衣。低头看看我:还在被子里坐着。眼下这情况好像怎么解释都是白费劲。

  “小姐,将军怎么——”

  “哦,他刚到。我找他来的。”

  我脸不红心不跳地开始瞎编。

  “那为什么将军的头发这么乱?”

  “风吹的。”

  “那为什么将军连外袍都没穿?”

  “路上不小心撞到树,衣服挂树上了。”

  不去看脸部抽搐的南宫天翔,我继续胡说。

  “将军真是不小心。那小姐您呢?”夏荷不依不饶。

  “因为我们伟大的将军迟到了,所以我又睡了。”

  “噢,原来是这样。小姐想吃什么,夏荷去准备。”

  “粥就可以了,谢谢。”

  阿弥陀佛,终于把夏荷打发走了。还好今天来的是夏荷。

  “灵儿,你刚才说的有人信吗?”南宫天翔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我忍不住白他一眼,“还不是你害的。快去换衣服。”

  “你倒指挥起我来了。”他仍是笑着说。

  很少见他像这般无所顾忌的笑,我不禁一时间看得有些呆。

  “说句实话,你笑起来很好看的。”呆了片刻我拍拍他的肩膀。

  看他笑得那么开心,连我也被他感染得笑起来。怪不得传言中南宫天翔被称为“天神”,这杀伤力还蛮大的,刚刚好像被杀到了一下下。

  “真的?”

  他回头,光芒盛大得连朝阳都黯然失色。

  “真的。你才十四岁吧,本来就该是这副模样。唉,少年时,鲜衣怒马……但你却总是太沉稳,太冷静,太……总之就是太早熟了。”

  我一边说一边在心里怨念:不要对我笑,不要对我笑……

  “原来我是这个样子。那你呢?”他不再笑,深邃的黑眸里滑过一丝无奈。

  “这个问题问得好,但解释起来太复杂了,所以我就不说了。”

  我一边敷衍,一边转过身拉开衣物间的门,找出一套黑色男装扔给南宫天翔。老天,不能再对着他看了!感觉像吸毒似的,越看越上瘾!

  “你这儿怎么会有男装?”他看着手中的衣服疑道。

  “这是罗裳坊的新款,还没上市。”

  先拿来让模特试穿一下。我在心里说最后一句话。

  “你也去换衣服吧。”他像是看透了我一样轻笑起来。

  天!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怎么就手一抖弄出个南宫天翔?!更可恶的是——他又笑了,而我的大脑居然又死机了!刚发现,其实我也挺花痴的。

  “我穿什么呀?”半晌我才像个傻子似的问道。

  他长眉轻挑地笑道:“四年前,我记得那天你穿了一身绿装。”

  这次不是发呆了,我像突然被打了鸡血一样大叫,“啊!原来是你!奶奶的,那是我第一次被人捏下巴。”

  苍天啊——!算了,这事儿先放一边吧。我按住太阳穴钻进衣物间。

  换上一身绿色荷花纹棉袍,领口和袖口都飘着细软的白兔毛。一条亮银色的荷边腰带系出盈盈细腰。突然看到那日在太后宫里捡到的龙头穗,也随手和一块芙蓉荷花玉佩挂在腰间。

  再出来,南宫天翔也换好了衣服。我走过去上上下下看了几遍。

  衣服的主调是黑色,襟上用金黑二色绣着祥云纹,腰间是镶有黑曜石与蜜色猫眼的绅带,宽大的袖口密密地绣着寿字纹。最后是一件毛边半臂开襟的黑色大氅。

  “嗯,整体感觉不错,只可惜……”我皱着眉自言自语。

  只可惜有些纹饰不能随便用,其实我觉得只有龙形纹才配得上这个姓南宫的少年。哎,等等,我记得隔着长江的那个国家……

  “南宫天翔,南朝的国姓不也是‘南宫’吗?”犹豫再三,我开口。

  “南朝更主都几十年了,现在的皇族是宇文氏。你怎么对这些感兴趣了?”

  南宫天翔还是一脸淡漠。是我多心了吧,南宫天翔是北国的将军,怎么可能和南朝有关系。

  “春兰。”不再去猜测,我打开门喊人。

  春兰一进屋,我就坐进软软的靠椅里开始大打哈欠。我是夜猫子,平常这个时候还在和周公一起兜风。

  “小姐,南……南宫将军……”

  春兰进屋后有些不知所措,小脸红红的。这丫头今年十三了吧,真是越来越漂亮了。虽说她是个丫鬟,可和京中的官宦小姐们比起来也绝不会差半分。

  唉,吾家有女初长成,等再过几年,我可要给她找个好人家。

  “春兰,你帮将军把头发梳梳。”我说着就懒懒地闭上半睁的眼。

  “灵儿,你来梳。”

  我话音刚落,某些人就很不配合地要求。

  “拜托,这是我家哎,这是我的地盘哎,这里我说了算哎!为什么我要听你指挥啊?!”

  我浑身上下都不爽,这辈子加上上辈子都没被这么使唤过,而且还是在自己家里!

  “想想你昨天——”

  南宫天翔回头对我一笑。越青环说,明骚易躲暗贱难防,奶奶的,今天我算是深刻体会了!

  “好!霸道!”

  我不情愿地站起来,从发呆的春兰手里拿走梳子。等南宫天翔心满意足地走出屋子后,春兰才按我的吩咐把我的头发梳成流云髻。

  在成堆的首饰里扒出一支粉色的镶金琉璃莲花簪挽住发,两支雕花缠丝金钗垂下两缕金色流苏。最后我想了想,在额上描出一朵金边粉莲,戴上一双翠玉耳坠,这才走出去。

  出了屋,南宫天翔抬眼看见我眸光便是一闪。我脸上有些发烫,但还是故作镇定地问道:“你不觉得很怪吗?冬天穿成这样。”

  听我这么说,他竟是更加高兴了,直笑得眼睛都成了月牙。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南宫天翔,他现在的样子,简直就是只魅惑众生的男狐狸!

  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我咽了口唾沫,“南宫天翔,你和楚凌——”

  “叫我‘翔’。”

  南宫天翔打断我的话,仍是一副百年难见的狐狸样。我干脆隔过对他的称呼直接说:“……你们今天不是休假吗,我请你们去闻香下马尝点儿好东西。”

  见他听了我的话似是有些失落,我连忙又补上一句——

  “差点忘了,今天晚上我要去你那儿。这次别扔毛笔。”

  “好。”

  他这才又开心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