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滋味
凤琉璃2019-08-21 03:033,995

  一进闻香下马的雅间,就见楚凌坐在座位上轻皱着眉。他转过身看到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像平常一样快步走过去笑道:“你来的好快,凌。”

  “灵儿,我前些天比较忙……”

  “我知道,所以今天请你和南宫天翔一起吃饭咯。听说你前些日子添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妾,真是的,也不请我喝杯喜酒。”

  楚凌有些尴尬地笑笑转向南宫天翔,“京中的小姐有没有哪个能入你的眼的,我看你也老大不小了。”

  听闻这话,我心里猛地咯噔一下。

  “谢兄弟美意,女人太麻烦。”

  呼,还好还好……奶奶的,我莫名其妙高兴什么?还有——

  “南-宫-天-翔,你对我这个女人有什么不满吗?另外,楚凌,女人是用来疼的。带上刚娶的那个,你的那两个虽说是妾,可人家也是从小锦衣玉食的小姐,但你根本就没真心对人家吧?”我不满地撅起嘴。

  切,他楚凌心里怎么想的瞒得了别人瞒不了我。咱这火眼金睛的。

  “灵儿!我——”楚凌突然抓住我的手,脸红红的。

  “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似的,一被我说中就脸红了。”我笑着抽出手,拿着菜单说,“这闻香下马的菜可不一般呦。世界各地的美食都可以吃到。北边罗刹国的乳酪,南边的南朝的小炒,东边东瀛和高丽的料理,西边大秦的面食……一应俱全。你们吃过果冻吗?嘿嘿,我前些天刚试做成功,今天让你们尝尝。”

  说话间,菜已陆续的上来。看着一桌各式风味的菜,我就开心,特别是其中还有蛋糕,杏仁香片酥,曲奇……哇哈哈,我爱的点心!

  将近一个时辰后,进餐接近尾声,终于终于,我最亲爱的果冻来了!迫不及待地端起那乘着亮晶晶的彩色水晶样果冻的玻璃碗,我介绍道:“闻香下马的果冻也分好几种,我今天请你们吃的叫‘彩虹’,是我最喜欢的。”

  南宫天翔尝了几口竟顺口说道:“……红的是草莓,绿的是苹果,蓝的是薄荷,橙的是橘子,透明的是梨,白的是牛奶,黄的是……”

  “是什么?”

  我一脸期待地看着南宫天翔,最后一种可不好猜。

  “是南朝产的凤梨。你从哪儿弄的这些?”南宫天翔有些惊讶。

  “这你别管。真没想到,你嘴巴这么刁。”

  “南宫将军的嘴巴可是有名的刁。不过灵儿,现在怎么会有草莓?”楚凌品着果冻还不忘记说话。

  “我把今年最后一批草莓做成果酱,封在罐子里,然后把罐子冻在冰里。唉,要不是你们,我还真舍不得那一小罐草莓酱。其实凤梨也只有三个,我自己吃都不够。奶奶的,要真卖的话,一碗一千两我都觉得亏本。”

  一说起我亲爱的水果,我就开始怨念。凤梨那玩意儿,我可是这十一年来第一次吃。对于我这样一个热爱水果的人来说,怎一个惨字了得?!

  见我一副没出息样,楚凌忍不住笑道:“每年给你送的果子还少吗?不管是千里外的还是万里外的,那么多奇奇怪怪的果子我可是一个不剩的都给了你。就我夏天出京回来还不忘给你带回几个大蜜桃。”

  “呵呵,凌最好了。”

  我立马喜笑颜开。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差点忘了,这个穗子是你的吧?”我解下腰畔的龙头穗递给楚凌。

  可他却不接,只是问:“喜欢吗?”

  “喜欢啊,蛮漂亮的。”我如实回答。

  “那就送给你吧。”

  送给我了?我把穗子重新挂好,抬头看见楚凌满眼笑意。

  “以后的安王妃看见这穗子吃醋,我可不管。”我低头笑着,目光却飘向南宫天翔。

  唉,他还是像一个慵懒的神祇一般靠在椅子上不知在想些什么。真是个看不透的人。就在这时,一只红嘴雪羽的从半开的窗外飞进来,毫不客气地落到我肩头,“主人,夫人、我、你,慕容。”

  其实它是想说:主人,夫人让我来找你,慕容修来了。

  等等,慕容修来了!啊咧,这一过年,我那三个师兄也该来了吧。

  “灵儿,谁来了?”南宫天翔像是终于按捺不住好奇问道。

  “哈哈哈……灵儿,你今年可要手下留情。那四个人……哈哈哈……”楚凌看我一眼突然笑道,“南宫,你别看灵儿长着一张仙女的脸,其实——”

  “喂!楚凌,什么叫‘长着一张仙女的脸’?!”我颇为不满地插嘴,“哼,今年的青竹翠凤五果酥没有了!”

  反观南宫天翔接着追问,“是哪四个人?”

  “江湖盟主慕容修,唐门少掌门唐铮,紫剑侠程仁宣,还有人称‘医圣’的霍金戈。别看他们几个在江湖上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可到了灵儿这里就只有挨整的份咯。”

  见楚凌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我危险地眯起眼,“我前几天刚配出一种新毒,叫‘僵化粉’你要不要试试?”

  “灵儿,我还有事先走了。”

  楚凌见好就收,一会儿就不见了人影儿。他前脚刚走,我恶作剧地回头对南宫天翔邪邪一笑,“帮我试毒怎么样?”

  “好。”

  呃?!我耳朵没出毛病吧?

  “南宫天翔,你别笑。”

  “好。”

  “也别冰着一张脸。”

  “好。”

  “……”

  无语了。今天什么邪事儿都有。南宫天翔居然不霸道了!不可思议。

  “灵儿,如果我像楚凌那样纳妾,你会介意吗?”南宫天翔突然毫无预警地问道。

  “……关我什么事?”我疑惑地看他一眼道,“我觉得你老婆肯定会介意。不过我明白,像你和楚凌这样的,家族联姻也是无法避免。再说,对你们的事,我根本就没有发言权。”

  “为什么?”

  他像被刺激到一样,语气都失去平静。

  我不知怎地叹口气,“因为那些事并不存在于我的世界。等秦王的事情解决后,我就要去寻找我的梦:草原,大漠,山巅,碧洋;未被岁月侵蚀的壁画,驼铃叮当的丝路,遥远异国的绚丽文化,在时间洪流中残存的建筑……这一切的一切,我想去感受,去触摸。也许你不能理解,因为,我们并不在同一个世界。”

  等我说完,南宫天翔便优雅起身来到我面前。他纯黑的眸子中带着些犹豫,但片刻就又被坚定覆盖。

  “如果这样,那,我等你。”他垂下头对着我浅笑,“等你累了,就回我这里。”

  如果有晴天霹雳这东西的话,那我肯定是亲身感受的那一个。可等被劈得外焦里嫩的我神志清醒时,却发现罪魁祸首已经不见了。

  猛甩头,我一遍遍地告诫自己:赵慧灵,你最好把这事儿忘掉。只是,我的心却告诉我,我动心了,在刚刚那一刹。不,也许是在更早的时候。

  但……就算我动心了又能怎样?我和他虽可以看到摸到彼此,可我们的认知却隔了千年。另外,他是否只是被我这副皮囊随吸引,我不能否认,也无法否认。

  所以,我不可以跨越“朋友”这道底线,就算心里想也不可以纵容自己。

  说了晚上要去将军府,我从相府溜出来已是子时。今天被师父师兄折磨得够惨,怪只怪霍金戈鼻子太尖,一见面就说我身上有血腥味儿,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受伤的实情遮掩过去。

  忽然觉得身后有人,我拔出匕首向身后刺下去,不料却刺了个空。

  “是我。”

  “南宫天翔?!”回头看清是谁,我不禁叫出声,“你怎么在这里?”

  “昨天那帮黑衣人还没查清来历。”

  “你大半夜查案?再说,这事儿好像不在你这个将军的管辖范围吧?”

  “……”

  哈哈,想不到他南宫天翔也有说不出话的时候。不就是一句“我来接你”吗?有这么难开口吗!

  话说今天白天光被别人整,现在终于轮我整别人了!虽然整南宫天翔难度比较大,危险系数比较高,但这家伙今天脾气好像特别好,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

  不多时,我便轻巧地落到南宫天翔的卧房门外,他走进去点亮灯。

  “南宫天翔,你这儿怎么连个点灯的都没有?”我一边问一边跟进屋。

  “都子时了,我让他们都去睡了。你想让别人见你在我这儿吗?”

  他甩给我一句话继续点灯。

  “才子时而已,我还以为我会和你府里的人打照面呢。”

  “灵儿,你几时睡?”他终于回过头问。我抱着手里的包裹坐到一张椅子上说:“寅时四刻。(3:00)你呢?”

  “亥时四刻(22:00)。”

  “孩子,你——”

  汗,他在瞪我。切,我才不怕,“你好乖……”

  嗯,他好像生气了。不过,生气也好看。再逗逗他。

  “喂,你生气了?”

  “没有。”

  “骗人,你肯定生气了。生气了你就说嘛,你不是才十四岁吗,叫你‘孩子’也没什么不对。喂,你说话呀,别学我们大人玩儿深沉——”

  “我们大人?你不也就十一岁的小丫头。”

  糟糕,刚刚说漏嘴了。

  “我马上就要行加冠礼了。孩-子——”

  奶奶的,被反将了一军。

  “哼,十五岁哪算是大人。”

  “那你呢?”

  “我?我说我今年三十二岁了,你信不信?”

  “不信。”

  他说的无比肯定。真是的,现在说实话都没人信。

  “你找我有什么事?”

  他不再和我计较,解下披风自顾自地坐到一张紫檀木书桌旁。

  “也没什么事,这个还给你,沾上的血已经清理过了。”我说着打开怀里的包,取出里面的玄狐披风。

  “放下就回去吧,太晚了不安全。”

  他头也不抬,背对着我不知在干什么。我好奇地凑过去。晕,怎么一桌子都是折子。

  “南宫天翔,这都是什么呀?”我忍不住问道。

  “我的工作。今天上午出去了,所以到现在还没看完。”

  嗯,貌似这是我害的。但——

  “你今天不是休假吗?”

  “没办法,这些天事情比较多。”他说着微微皱起眉。

  真没想到这家伙这么累。我还可以把生意上的事情推给总管们,可他却只能自己来。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睡?”我又问。

  “不知道。”南宫天翔低着头道。

  “你明天不上朝吗?”

  我干脆搬来一张椅子坐到他旁边。

  “谁说的。”他抬头却是去蘸墨。

  唉,可怜。别说什么玩乐,他连睡觉都没时间。真是比二十一世纪的考生还可怜。

  “南宫天翔,我帮你吧?”

  再怎么说他也是祖国的花朵,那老皇帝怎么可以这么摧残他。而且,帮他也可以达到我此行的目的。秦王的动向属于朝廷机密,我曾去过太后那里打探,可太后那人精嘴巴严得跟铁门似的。我爹呢,也只是告诉我一点皮毛。

  而他南宫天翔掌管京中禁军,又是皇上的爱臣,所以找他了解情况绝对是正确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世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