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洋场
景扬2019-05-15 15:263,565

  1936年秋,一身青灰色长袍的卫明筱站在船头,望着滔滔的江水发呆,已经远离家乡两天了,这一次离家,可是和前些年在日本留学不同。为了举家搬到上海去,他下了很大的决心。五岁的男孩子,却没有发觉父亲的沉重心事,小卫舫欢乐地在潮湿的甲板上跑来跑去,他向往这条大船很久了,如今终于得偿所愿,他才管不着将来要去哪里,只要和父母亲在一起就好。其实,他不知道,自己只是卫家的继子。要不是卫明筱坚持不肯纳妾,迟迟生不出儿子的姜仙儿也不会同意收了他做卫家长子。

  “舫仔,你去哪了?快到舱里来,万一掉到水里,会被大鱼吃掉!”瘦弱的姜仙儿倚在舱门处叫唤,突然想起来还有两个丫头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心下焦急,“莲儿,叶儿,你们都跑去哪里了?”叫嚷半天,也不见孩子和丈夫的身影,姜仙儿欲哭无泪。肚子里还有一个即将要出生的孩子,船舱外面的地板上,看起来就滑溜溜的,她可不敢轻易动弹,万一这胎怀的是男娃呢,有个三长两短可咋办?想当初,她就是迫于没有益子的命,丈夫明筱担心她受到族长的制裁才决定在生产前,举家搬到上海去。

  卫明筱转过身,瞧着蹙紧眉头的漂亮妻子,他感到此时此刻所有的烦恼都可以扔掉。这些年来,自己在日本开的眼全都被迫关闭,如若不是遇到妻子姜仙儿,老家江西的寒梅山房便是真正的囚笼。他大步走了过来:“这江上的风那么大,快进舱,万一吹着怎么办?”

  “可那三个孩子……”

  “有大丫头莲儿在,又是在一条大船上,不会有事的。听话,快进去!”

  姜仙儿知道丈夫最疼爱自己,卫家在江西一带可是名门望族。想当初,卫家为了给这个三代单传的独子娶媳妇,几乎拿走了所有当地好人家的闺女八字,就是想要娶一个旺夫益子的好女人,给卫家开枝散叶。可谁知,她却没那个命,在所有人的期盼中接连两个全是女娃。如果再生不出男孩,卫家的当家主母一定会立刻再迎进个妾室……姜仙儿不敢再想下去,即使是这一次去上海,也是全家夜里出航,偷偷跑出来的。也许,这一辈子,再没有回家乡的机会了。姜仙儿眼角湿润润的,她痛恨自己的肚皮,为什么不能多生几个男孩?

  卫明筱知道妻子在想什么,他何尝舍得了故土呢?但是,如果这一胎又是个女娃呢?他可不敢拿一生的幸福做赌注,他更不想被这里残存的封建思想困住自己一番想要有所作为的心。

  五岁的卫舫穿着一身短打,戴着母亲亲手给他缝的一顶青边锻造的褐色瓜皮帽,正和二姐卫藕叶打赌:“二姐,娘亲肯定生的是弟弟!”

  卫藕叶偏要和弟弟唱反调,她最讨厌这个混世魔王了,要不是他的出生,她才是备受宠爱的那个丫头:“不,肯定是妹妹!我喜欢妹妹!”

  卫舫轻蔑地笑:“你喜欢顶什么用,再说,有个弟弟多好,就可以陪我去玩竹马了。”

  卫莲青打断了这两个小屁孩的争吵:“走吧,我们看江水也看腻了,赶紧回舱吧,娘亲一定很着急了。”

  卫舫最听大姐莲青的话,他一边点头一边奔跑起来:“笨二姐,笨二姐!”回头给了藕叶一个大鬼脸。

  藕叶急的跳脚,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斗不过这个只有五岁的弟弟。

  莲青揪着藕叶也跟着回了船舱。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坐在一起,卫舫早就大声地在父母双亲面前表演了一番《三字经》的背诵,在汽灯橘黄色的光线映照下,那摇头晃脑的机灵小模样,羡煞了旁人,微微安抚了姜仙儿的心。

  忍受了十二个小时的远途颠簸辛苦,终于踏上了上海的土地。

  一家人又换乘了黄包车,在上海的海宁路找到了落脚处。卫明筱打量了一下住处,这远比不上故乡的大宅奢华,但也是颇有些江南的小情致,拾掇一番,一定很舒适。他当初往返上海浙江几趟,正是为了提前买下这宅子,在上海,尤其是三十年代,在这样的十里洋场中挑个有院子的宅子,那自是费了好大的周折和几袋大洋。

  姜仙儿环顾四周,房子虽然没有过多的雕梁画栋,但是院子中假山点缀,青石环岛,绿意盎然,心里也挺满意丈夫的眼光。当下,她吩咐两个女儿,赶紧把行李搬进各自的房间。

  忽然,她捏了捏丈夫贴身的包袱,心猛地一凉。

  双唇顿时哆嗦起来:“明筱,明筱,明筱!”

  “怎么了?”

  “天哪,我们的盘缠都不见了!”

  卫明筱赶紧安抚住惊慌失措的妻子:“不慌,我们还有些大洋在莲儿那里,足够我们撑一段时日,没有大洋,我会来想办法。”

  姜仙儿摇摇头,泫然欲滴:“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不该生出两个丫头来!才让你跟着我出来受苦。”

  小卫舫不乐意道:“娘亲,我不爱听这话,姐姐怎么就不该生出来?钱没有了,咱们就想办法找出钱来嘛!”

  看着这不谙世事的小孩子,丝毫不明白钱是什么东西,卫明筱暗自好笑,这五岁的毛毛头,说话反倒是一套套的。

  “舫仔,你竟然能找出钱?那你有什么办法?”

  小卫舫以为父亲是找他商量,他一本正经道:“我瞧着爹把贴身的那银袋子放在了怀里,下船之前还检查了一番。估计是在下船的时候,不小心被人群挤掉了。我们再回到原来的地方,肯定就能把钱找回来了。”

  “恩,舫仔,你听说过刻舟求剑的故事吗?所以,我们也找不回钱咯!”卫明筱好脾气道。钱财而已,在他看来,根本不是多大的事。

  小卫舫点点头,若有所思:“哦,刻舟求剑……看天意咯,也许钱总有一天会自己回来呢。”

  卫明筱明白孩子只是想要安慰家人,于是疼爱地摸了摸小卫舫的头:“好孩子。”

  姜仙儿在一旁默默落泪,她的罪恶感又再次加深,认为都是自己的错,更是不知道往后的日子该怎么过。这小卫舫是他们从卫氏家族中挑了个男孩过继来的。过继之前,各家来打招呼,塞礼物,都希望能够到她姜仙儿的怀里。如果不是当初觉得和舫仔有缘,这本来体弱多病的孩子,他们也是不会要的。卫主母坚决要求卫明筱必须收个儿子当继子,否则就对不起卫家的列祖列宗……姜仙儿想到这些委屈又哭了一番。

  自从积蓄丢失之后,卫家开始了省吃俭用的生活。卫明筱凭着自己的好样貌和才能,找到了里弄东头的一家祥云烟纸店当雇工。由于他精于计算,打得一手好珠算,很快就获得了烟纸店老板的信任,但是卫明筱隐瞒了自己曾在日本留学的经历,他之所以不愿意公开,是因为并不想和上海原先的老同学们有过多的接触,在来上海之前,他就收到过好多请他担任各种“职务”的邀请信,都被他悄然回绝。他有自己的想法,在这乱世中,做一个真正有担当的国人,保护好自己的家人。

  “这年月里,能有侬这等人是少数咯,侬晓得伐?”老板是地道的上海小市民。但却越看越喜欢卫明筱。

  卫明筱云淡风轻地笑道:“只要战乱不到上海,上海从此就是我家乡了,我自是要好好工作。”

  “侬原来是大户人家子弟,听说江西南城那带也是富庶和幸运之地,日本人至今还没有打到那里,何苦跑来我这小庙里做个小掌柜?”

  “妻子即将生育,想着上海是个大世面,带着妻儿出来见识见识。”

  “也是的伐,侬是个有抱负的人哇!但愿战火不要波及到大上海啊!”

  里弄里一个身着粉色偏襟小裙的姑娘正往祥云烟纸店跑来,看见卫明筱,上气不接下气地喊:“爹,娘亲要生了!”

  老板高兴道:“呦,好事啊!快去快去!店由我照应着就好!”

  卫明筱一个躬身,表示由衷感谢,跟着莲青就往家里跑去。

  他的脑海里此时又是孩子的事,又是一大家子吃喝的事,这孩子出生了,凭自己那点微薄的薪酬,哪能周转下去?

  此时已经生完孩子的姜仙儿喜上眉梢,接生婆让她好好躺着,她偏不。这胎生的特别快,好像还没怎么费力,就说已经看到孩子的头了,她再咬咬牙,一使劲,孩子就滑出了甬道。紧接着就听到孩子洪亮的哭声,她擦擦脸上的汗水,紧张地等待接生婆验明正身。

  “恭喜东家母,这孩子是个带把儿的啊!”

  姜仙儿忘记了自己还是个产妇,不依不饶非得坐起身来要抱一抱孩子。

  “嗨,你这女子,紫衣还没拿出来,你就先自个高兴了。”

  门外卫明筱还不知道屋里的情形,他焦急地来回踱步:“求各路神仙保佑母子平安!”

  接生婆把清洗过并包裹好的娃抱出来,笑得像朵大王花:“恭喜东家,恭喜东家啊!生了个小少爷啊!”

  卫明筱赶忙从怀里掏出赏钱交到了接生婆的手里:“谢谢您,您辛苦了!”襁褓里的小娃娃兀自扯着嗓门哭闹,哪管外面的世界是好是坏。

  “快,赶紧让他吸口奶去。让产妇开一开初奶。”

  接生婆对这个大方的男人挺有好感,她好心又提醒了一遍卫明筱。

  向来贪玩的卫舫听说母亲生孩子,他陪站在屋外,瞧见父亲开心的抱着新生儿,不由得站在父亲的身边,他踮起脚尖,好奇地问道:“爹,这是个小弟弟吗?”

  卫明筱小心抱着婴孩,耐心回道:“对,就是你一心渴盼的弟弟。你说,叫他什么名字好呢?”

  “恩,叫他心成吧!”

  卫明筱疑惑:“怎么叫心成?”

  “我那老家私塾的先生有云,心想事成,弟弟可不正合了此意吗?”

  卫明筱难得展露开心笑颜:“好,那就按照舫仔的意思,咱们叫他成仔。”

继续阅读: 少爷盘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光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