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盘店
景扬2019-05-15 15:273,175

  心成的出世,像一道夺目的光彩,照亮了卫家人在上海的生活。全家人高兴了好几天,姜仙儿盘算着该返回江西老家,她一直自责自己不该让丈夫卫明筱在这人生地不熟的上海吃苦,好好一个名门大户的公子哥,大少爷,怎么能被自己连累?而且大洋和银票都丢失了,几张嘴全得吃饭。她是真的心疼自己的丈夫,明筱确实是世上难得的大丈夫,为了让自己下奶,大清早就去菜场排队给自己买新鲜的鲫鱼,给自己熬汤。可是话又说回来,这哪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该干的事。

  卫舫盯着姜仙儿怀里的小不点发呆,自从心成弟弟出世后,在这个家中,他大气都不敢出,就怕惹醒了这个小家伙。五岁的他虽然还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一下子受到母亲的冷落,但他知道,家里刚出现的新成员对所有人都很重要。

  二姐藕叶心里高兴,她本来就因为卫舫原先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子,每每受到母亲姜仙儿的“特殊”照顾而恼火,这回好了,卫舫必须要“退位”了,她故意咬重“大弟弟”三个字道:“大弟弟,你瞧着娘亲爱小弟弟的样子,心不心酸啊?你以后可就不是家里唯一的男丁了,看你还做不做怪!”

  卫舫专注地瞧着母亲,又瞧了瞧她怀里的小不点:“人丁兴旺,当然是丁越多越好啊!我会像母亲一样爱着这个小弟弟。而且,爹也说了,以后他就叫卫心成,心想事成!”

  藕叶砸吧着嘴,满脸嫌弃:“这名字起得太难听了。我们的小弟弟怎么会用你的名字啊,我可是听娘亲说了,要把他抱到吉祥寺去,让吉祥寺里的住持大师给他起个气派的好名字呢!”

  吉祥寺?卫舫想起来了,每逢初一十五,母亲是有上香的习惯。那里卖的糖葫芦可好吃了,母亲每次都会在出来的时候给他买上一根。

  从烟纸店赶回来的卫明筱快步走过来:“你们两个孩子在干嘛呢?快去帮姐姐做饭。”

  藕叶故意大声叫给母亲听到:“爹,是不是要带小弟弟去吉祥寺里起名字啊?”

  卫明筱心里明镜似的,几个孩子中,二女儿最滑头:“不去,他有名字了,就叫心成。”

  里屋的姜仙儿不乐意了,她合起衣服,擦了擦婴儿嘴上的奶汁,扬声道:“我看还得去吉祥寺里问问大师,毕竟这孩子金贵呢。”

  卫明筱打断她的话:“不要当着孩子面这样说,没有哪个人命天生金贵,儿子女儿都是手心手背,哪里不是肉?”

  姜仙儿不想杵了丈夫的兴致,哄道:“这到底是留了几年洋,说话总是那么先进。”

  “当然,以后我们的孩子要接受最好的教育。”

  姜仙儿虽然在心里不以为然,认为女孩子和那个卫舫没有必要读什么书:“那……夫君,我有一事相求。”

  “说来听听。”

  “我想,我们已经出来很久了,这成仔也平安出世,我们挨过月子期,挑个时间,我们就返回老家,我想族里的长辈一定会看在心成的面子上原谅我们的,你觉得好不好?”

  卫明筱毫不犹豫拒绝:“不行,既然出来了,我就没打算这样回去。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哪能轻易做缩头乌龟?在现在这个局势下,如果带着妻儿灰溜溜回去,我恐怕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姜仙儿急道:“可我们眼看就银钱告罄,拿什么维持生活?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毁掉的信件,起初来上海,我以为你是想要答应曾一同留洋的同学邀请,担任个一官半职。然而现今,你瞧见没有,你这一身灰色土布衫衣,竟然心甘情愿做了个小掌柜。当然,如果是我孤身一人随你出世,一定和你同甘共苦,可现在的局势,听说那日本人就要打进来了,这些天,飞机在天上时不时出没,万一真要攻进来,就彻底要断了我们的活路了。”

  卫明筱到底是喝过几年洋墨水,见识过几天十里洋场,颇有阅历,他慧眼如炬,故意避开姜仙儿责备他不顾全家人脸面,不顾及囊中羞涩的问题,反而试图说服姜仙儿:“所以啊,这才是做生意的最好时机。眼下时局动荡,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想逃就逃,想躲就躲,如果我们这时候能够想办法筹到钱款,将会以最低价格,谈成最好的生意。”

  “可我们目前,就是没有钱啊!”姜仙儿想不明白。

  卫明筱安抚道:“仙儿,这些天,我其实一直有个想法,想和你找个机会商量一下。你刚刚说的没有错,如今这么多张嘴都在等着吃饭。仅靠我那点薪酬,很难让大家生活的好一些。如果,我们卖掉这座大房子,那我就能够接下老板的祥云烟纸店……”

  “卖房?!”姜仙儿吓了个一惊愣,这卖了房子,一家老小住哪?再说,大家都想着避开上海去逃难,谁又肯接手房子?

  卫明筱了解妻子的顾虑,他慢条斯理地分析给她听:“这些日子,我留意到很多从乡下来的土豪乡绅带着现钱,到处找房子。我们的房子他们一定会满意,趁着战争还没有打起来,我们的房子可以要个高价。到时候,等我盘下那家烟纸店,剩余的钱款,咱们就在里弄里的西边买下三间屋子就可以安顿下来。”

  “那祥云烟纸店的利润又是如何?”姜仙儿还是不大肯,不过如果真如丈夫所说,还能有三间屋子住,那也不至于在乱世中漂泊。

  “我做了半年多的掌柜,这每日的进账,我还是很清楚的。你想,这烟纸店里卖的大多是卷烟,香皂,调料,粮油,手纸,全是我们日常所需,不管发不发生战乱,这哪一样不是必须品?总会有人前来购买。而我们家亦可以多囤些货物,以备自家需要。”

  姜仙儿知道自己丈夫的脾气,决定的事情,是绝不肯轻易更改的。她再次确认道:“那我们真的能有几间自己的房子吗?”

  卫明筱轻松道:“当然,为夫何时骗过你。只是,那时我们的条件会艰苦一些……”

  “没事,我不会怕,我相信你。”姜仙儿无奈。

  卫明筱轻轻抱住满脸悲壮神色的姜仙儿:“傻女人,你以为你这次抱着成仔回寒梅山房,我的母亲就会对你另眼相看,我的家族会对你另眼相看?不,不会的,你只有和我在一起,我们才能够像天空中的鸟儿,飞的更自由些。我希望给你,给我们的儿女创造更好的生活,属于我们自己的生活。”

  卫明筱做事情的果决和麻利,使他很快就找到了买家,顺利交接了房产手续。拿着现钱的卫明筱找到了老板,那祥云烟纸店的老板咋舌:“侬想好了哇?这大家都在想着怎么逃难,侬还要接手阿拉的小店?”

  “我知道老板是个好心人,不过,我已经想好了,盘下您的店,以后可以在上海安身立命了。”

  “唉,侬要是真决定了,阿拉倒是乐意把店给侬啊。不过,价格方面……可能会高一点哦!”精明的老板试探。

  卫明筱笑了笑:“您先说个数。”

  “哎,这样吧,咱们都爽快人,又知根知底,我急着要用钱买船票去M国唐人街……唔,那就这个数好了。”老板比划了下五根手指。

  卫明筱胸有成竹,这个价格和他原先预估到的一样。不过,这特殊时期,可不能按照原来的市场价格,他沉默了许久。老板有些心慌,其实他也知道这个价格能谈成的希望很低,这卫明筱的气度向来豁达,万一他就同意了呢,可谁家现在还不把现钱当宝啊……老板有点吃不准卫明筱的想法。

  随着卫明筱的沉默时间延长,老板有点沉不住气了,这去M国的船票金贵的很,票价是一天天在疯长,他可耽误不起了。

  “哎呀,小兄弟,算啦,这样吧,咱们都是自家人,也不说两家话,我给侬再降这个数,侬觉得如何?”老板把一根手指头弯了弯。

  卫明筱知道机会来了,他缓缓摇头,把老板的手指头按下了三根:“我核算过了,这店里的原有货品被你搬走了大半成,顶多也就值这个数。”

  老板一拍大腿:“好伐好伐,那就这样说定了。我要侬给现钱。”

  卫明筱就是这样盘下了祥云烟纸店,捞到了卫家在上海的第一桶金。

  又是兵荒马乱了数周,搬进了新家的姜仙儿瞧着卫明筱给家里带来了日渐丰厚的收入,才算是悄悄松了口气,只是家居环境也实在是太差了点。现在他们家住的是一栋三层的小楼,砖瓦结构,木质的地板刷上了红色的猪油漆,可能年久失修的缘故,也或许是因为使用太过频繁的缘故,这小楼外观上早已破旧不堪。人踩在那老掉牙的木头楼梯上,总感觉自己随时会踩空。

  卫舫却觉得自己来到了天堂般美好的地方。每日里都在和二姐上下追逐打闹,玩得不亦乐乎。

继续阅读:土匪女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光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