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探虚实
景扬2019-05-20 15:014,346

  这招指桑骂槐,让胖女人哪里想到闷着半天不说话的闫喜华那么厉害,呛得她哎哎了半天,不知道如何顶回去,只好气得捂住自己的胸口。她忽然计上心来,瞧见楼底下一帮男人们正在打牌,决定上演苦情戏,她故意扯坏了自己的裙边,在卫家门口的走廊上惺惺作态。

  “我的亲娘呐,我几时受过这等的窝囊气啊,真成了落难的凤凰啊,我的亲娘呐,现在的小丫头片子怎么都这样恶毒了,这还有没有天理了啊……”

  姜仙儿抱着几个月大的毛毛头从里屋慢慢走出来。她是全程都听到了胖女人和闫喜华的对话,心下早就站在了闫喜华这边。本来就是这个胖女人多管闲事,胡乱跑到别人家来瞎搅和。这生逢乱世的,谁知道这人有什么目的?如果是为了一口吃,那还好说,如果是为了打听对方家的底细,或者拐卖孩子,这样的恶毒事件已经算不得新闻了。大杂院里人多嘴杂,到处都是坑人的货,人不多心,休想安稳活下去。

  胖女人瞧着姜仙儿柔柔弱弱站在门口,微风吹拂,撩起她散乱的长发,平白多了几分仙气。这气度,这模样,绝不是平常人家会有的姿容。如果不弄清楚这家人的身份,那怎么安得下心?交的了差?胖女人决定先下手为强把事情闹大!第一步先引起男人们的注意。楼下那些男人们大多都是苏州河岸边的脚夫。

  于是她嚎着嗓子:“哎呀,好气人啊,全家来欺负我一个弱女子啊,欺负我这人生地不熟刚来宝地啊,欺负我家汉子还在苏州河边扛着大包,吃着苦力啊……”

  闫喜华不动声色,姜仙儿冲着闫喜华使眼色,要喜华千万不要冲动。

  楼上楼下的人们听到动静,大家纷纷从窗门处探出头来,但又很快缩了回去,谁会愿意搅一趟浑水?偏有人这时从牌桌上抬起头来,偏要插一脚。

  “这位大姐,你是刚搬来的吧?这里弄是个大道场,什么人没有?你这小女子跑来别人家门口哭嚎啥?你不嫌晦气,我们还嫌呢!麻烦你能不能别嚎了?”

  这人叫王大友,自从闫喜华来到卫家后,他也前后脚就搬来了。平时拉拉黄包车,与院里的男人们混熟之后,大多时候都会见到他蹲坐在大杂院中间,和几个牌搭子打牌。人们从来没有人见过他女人,也不知道他原来是干什么的。好像突然凭空出现了这样的男人,但又没有多少人疑心他,毕竟大家都是下苦力的,生逢乱世,无非都是穷苦人家出身,到这里拿讨口饭吃。

  胖女人来了劲:“他大哥,我这也是委屈啊,这家孩子把我的衣裙扯坏,你看现今世道,衣服多金贵啊。好端端的衣服怎么就遭个毛孩子的毒手了?”

  “我们谁都没人看见啊,你说是孩子扯的?来,轮到你,快出牌啊!”王大友被刘大催着出牌,王大友扔玩牌之后,又被刘大催着。

  姜仙儿发现有人出来撑腰,她低声哀叹,声音却是不大不小,恰好能让楼下人都听见:“这是误会……”

  胖女人瞧出这姜仙儿想撇清,于是根本不给她继续说话的机会,撒泼嚎叫:“其实吧,我也不是说一定要你家孩子做什么,只要道歉就好,教育孩子不能一味宠着吧?我这是在教孩子做人的道理。”

  王大友扔下一张牌,乐道:“呦呵,自家屁股上的屎还没擦干净,还要管别人家的闲事。看那衣服瞧着也不像是孩子力气所为,倒像是有人自己扯坏的。不知道安得什么居心。”

  胖女人很尴尬,她被呛得要命,继续往卫家泼脏水:“他大哥,你这要向着个理儿啊!你可不能仗着有人长着个狐媚子脸……”

  “我呸,这牌我不要了,不好玩,我都占了上风,这总赢就没有意思了。”王大友忽地站了起来。他头仰了仰,斜眼瞧着胖女人的气势,吓得胖女人一哆嗦。其实她那个庞大的身躯,往走廊上一站,已经显得脆弱的木质栏杆随时会有压碎的可能,此刻更是因为她的颤抖,摇摇欲坠。

  胖女人明白今天这个局没意思,再这么下去,搞不好什么动静都造不出来,反而自己讨了个没趣,毕竟来日方长,以后走着瞧。自己孩子什么的都在别人手里,现在不能轻举妄动了,要是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就糟了。

  闫喜华谨记父亲离开时的叮嘱,必须要好好保护自己,除了卫家人,其他人都不可以轻信。她牢牢盯着胖女人的一举一动,想着这平白无故来了个这么一出闹剧,无非是因为自己先前不搭理她,她讨了个没趣,如今也就是为了要个面子,想着出口气,竟然把自己好端端的衣服给扯坏……这个胖女人不一般啊。

  胖女人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算啦,算啦,这些事情我就不和你们计较了。我要回家做饭了。现在啊,真是欺负老实人哦,想我家以前那可是大户人家啊,哪里想到有一天要受这些劳什子的气哦……”

  看着这个女人莫名其妙地出现,又莫名其妙的离开,姜仙儿松了口气,本来她就后悔自己怎么挑了这个节骨眼出来,把自己弄得白不是白,黑不是黑,幸好有楼下的看客帮个忙,压了压那女人的气焰,不然这个怎么对付?都怪自己没有早些听丈夫的话,一定是使钱的动静太大了,导致被人盯上,她心里懊悔极了。

  闫喜华继续自顾自制作着汤团,仿佛刚刚发生的那场闹剧,无非是隔靴搔痒,根本影响不了她。姜仙儿心下不由得对闫喜华生出几分好感和探询之意。这小姑娘看起来也没有那么不好相与,当然,也没有那么好捏。她早就观察到这闫喜华来到卫家,不张扬,但也不惧怕,凡事有自己的原则,也有自己的退让,看起来也确实不像寻常人家教出来的孩子。

  “喜华,你这手里活忙完,就过来帮婶婶看下满仔。”

  “婶婶,我这汤团子做好要等一段时间呢。”

  “哦,那好,你先做饭,对了,刚刚舫仔还在这里的?她人呢?”姜仙儿也不生气,毕竟喜华不是自己家的帮佣,小姑娘自发要给大家伙做饭,她应该好好犒劳下她。刚刚发生那么大的事情,舫仔跑回房间搬来自己这个救兵,又一会儿偷偷跑了出去,现在还没影子。果真不是自己的亲儿子,靠不住。

  喜华看了看四周,了然一笑:“他早跑去找救兵了,待会叔叔肯定赶回来。”

  姜仙儿本来满腔的抱怨,被喜华的笑脸感染,破天荒地冲着喜华笑起来,笑得很美,心里对喜华这样不怒不怨的脾性又增添了几分好感。

  “你来家里也有段日子了,你这么小就离开自己的父母这么久,应该也很想家吧?”

  姜仙儿怜惜着闫喜华,说出了这番感慨。

  闫喜华愣了愣,不明白婶婶今日怎么这般热情,她来卫家时日也不短了,这些日子以来,婶婶皆是对自己不冷不热,她也不需要婶婶对自己关注。可没成想,今天的婶婶却显得过度关心。

  其实,这世上,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永远是很微妙的,没有一成不变的感情。

  姜仙儿对闫喜华的改变,是因为觉得闫喜华很大气,如果丈夫留下她,真有其他的想法,作为妻子的她也不得不接受。其实这些年来,收卫舫作为她的继子,她一直心有疙瘩。因为毕竟不是不能生养,只是族中规矩太多,碍于卫家主母的威压,只好匆忙择了卫舫。看着卫舫一点一点长大,心里也觉得要尽些长辈的责任,于是她以卫舫将来妻子的态度嘱咐道:“今天这件事情,如果那个女人再啰嗦,你大可不必再理会。”

  闫喜华却没有多想婶婶变化的态度,也完全不知道此时此刻,姜仙儿已经把她当成了卫家未来的儿媳妇。她麻利地和着手里的糯米,笑眯眯:“恩,她就是无理取闹,瞧着我们家没有男子汉在,才过来试探虚实的。婶婶不用担心我,喜华也长大了,这些事情上,喜华是不会害怕的。我娘和爹去新疆一带跑运输,如果不耽搁,再等个数月,他们一定就能够回来。”

  姜仙儿心疼,这孩子还被父母瞒在鼓里呢!夫君和自己说了,这大哥和大嫂是去干大事去了,那是随时会豁出去命的大事:“可毕竟你还小,就被寄养在这里。我们卫家也要尽些照顾你的责任。”

  “婶婶,我爹和娘从小教我武功,我将来一定是一个可以驰骋江湖的女子。所以,我不是那么娇气的姑娘。”

  姜仙儿有了探究她武功的兴趣:“上次听莲青说过一次,你曾生气时候提过,你是土匪家的女儿,这事可真?”

  闫喜华噗嗤一笑,这半年多来,她早就明白,别人总不拿她是土匪女儿当真。她也懒得解释:“也是,也或许不是。我们苏北那一带,有一座山,名叫大伊山。山不算高,但有座大石佛,佛后面就是我的家。我爹和娘在山中生活,偶尔有车马队路过那里,多少会和爹娘交手。有时候会有人叫一声匪贼。可我们从未觉得匪贼是邪恶的,爹娘前些年经常救济周边穷苦的百姓啊……”

  姜仙儿惊讶:“你爹和你娘一定是好身手啊!不过,你个小姑娘可千万别学那一套,这女孩子如果比划着拳脚,将来可不好找婆家啊!男人都喜欢文弱的,你现在待在我们卫家,以后就好好上学,我听说你叔叔给你们找的是教会学校,到时候学些钢琴或者小提琴,实在是喜欢动弹,那咱们也可以学跳芭蕾舞,这些都时兴的很……”

  闫喜华不置可否,她心下暗自得意,她可是完全继承了爹的好身手呢,找不到婆家?那她就去抢个回来。

  卫明筱赶回来的时候,卫舫跑得最快,论打架,他是个男子汉可不怕!不过,那个胖大婶的体型,他目测是绝对干不过的,所以赶紧搬救兵才是王道。

  等到卫舫上气不接下气,跑回了家,就闻到了香喷喷的汤团子味道。原来一切都平息了。只剩下几个脚夫继续打牌的声音。他们对卫明筱的匆忙赶回来视而不见。

  “哎呀,好香好香啊!”卫舫眼睛一转,忽然发现心成弟弟竟然在闫喜华的怀里:“咦,今天的团子是娘亲做的?”

  姜仙儿正侧着身子擦拭铜勺,满脸喜气:“是啊,今天娘特意下厨犒劳下我们家的好孩子们!”

  卫明筱也难得遇见妻子这么明媚的笑容,本来以为回家会有一场头疼的纠纷……

  “仙儿,真是对不起,让你受苦了,竟然还让你亲自下厨。”

  姜仙儿略显委屈,是啊,她可是大户家的少奶奶……可又想到,夫君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她随即转移了话题,夸赞闫喜华:“功劳我不独占,这多亏了喜华姑娘帮我们啊。”

  卫舫开心道:“恩,虽然乡下姑娘烧菜不好吃,但也能填饱肚子!所以说,管它什么猫,只要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卫明筱对于孩子的比喻没辙,正好他这次赶回来也有好事情宣布:“你这孩子,哪能做这个比喻。我已经安排好了你们几个孩子入学的事情。明日起,就去学校学习吧。”

  卫舫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已经不读书很久了,自从搬来上海,他就被迫中断了学习。

  “耶!太好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小小的卫舫天生对学校对知识充满着渴望。

  闫喜华小声地问:“那包括我吗?”

  姜仙儿替卫明筱答道:“傻姑娘,当然包括你了啊,你们都去!”

  本来啊,她是不愿意为这个外来的姑娘花任何心思的。可怎么也拗不过夫君。也罢,看在孩子们如此高兴的份上,她也不自禁笑了起来。

  都说女子不如男,就算学了字,又能怎么样呢?姜仙儿暗自想着。她是不希望女孩子有太多文化的,《女经》这些不就很好啊,何必再去洋学堂里?再说,现在自己有了心成,如果让卫舫他们多学点知识……也罢,如果将来舫仔也能够像夫君那样学出来,她干脆就把他也送去东洋等地,那就不要再回来了。姜仙儿浮想联翩,为母则刚,为了心成的将来,她想的很远。

继续阅读:老家来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光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