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来人
景扬2019-05-23 18:094,107

  卫家捎来了信,姜仙儿狂喜。不知道老家人怎么就找到了自己现在的落脚处。还寄来了大额汇票。虽然住房条件差了点,可明筱和自己细细算了账目,净赚了不少呢。如今又有老家那边寄来的银票……姜仙儿越想越美滋滋的,以后的生活越变越好的,她狠狠亲了一口满仔。

  然而,卫明筱却不同意姜仙儿的想法,他了解姜仙儿,她一定是想打道回府,结束在上海颠沛流离的生活。没错,姜仙儿正打算趁着这个台阶下了,干脆全家再搬回去好了,卫明筱不肯,他已经结识了一帮志趣相投的朋友,也刚适应了上海的氛围,流连十里洋场的繁华,这让他感受到自己内心的渴望。

  卫家的大女儿卫莲青读的是女中,闫喜华和卫舫还有卫藕叶安排在了景德学校,这是一所教,会学校。已经入学了好几个礼拜,这天,闫喜华和卫舫从学校回来,正好遇到卫莲青和卫藕叶一边拉着一个老太太的手。老太太瞧到了卫舫,眼角都是泪,欢喜的眼泪。

  “我的好孙子啊!我的好孙女啊!”老太太正是卫家的主母,也是卫明筱的亲娘。因为实在是牵挂着这“离家出走”的一家人,同时,她也实在是无法忍受思念之苦,终于还是搭上了来上海的轮渡。卫家主母身体不太好,几经眩晕,还是撑了过来。闫喜华打量着卫家主母,看出来眼前这位老太太虽然衣着朴素,但却是一身贵气,看起来就不是很想让人亲近。

  卫莲青的脸上满是眼泪,她也很想念自己的祖母。虽然,在老家,祖母最疼的是自己的大弟,可血浓于水啊,毕竟自己是老大,曾经也被祖母疼爱过。

  卫藕叶趁着大姐和祖母说话的功夫,她搜刮了一通老祖宗身后的林哥包袱,找出了一堆好吃的。她的眼角也都是泪,当然,那是因为她发现了包袱里有她朝思暮想的脐橙呢!上海水果不好吃,她最馋老家的脐橙!卫小林担心二小姐会抢走所有的脐橙,虽说不太值钱,可那毕竟是自己千辛万苦从江西背过来的,他还想着给大家平分一下。

  卫藕叶狠狠剜了一眼想要阻挠自己的卫小林。吓得卫小林赶快闭了嘴,眼睁睁瞧着卫二小姐蹦蹦跳跳抱着大部分的脐橙跑进了屋里。

  客厅里,卫明筱板着脸,见到许久未见的母亲,他心下微动,可他最了解自己的母亲,母亲的心思是一等一的厉害。当初他要东渡留洋就遭到母亲反对,可他还是和自己志同道合的同学们偷偷溜去了,如今,他再次偷偷溜到了上海……表面上看都以为母亲是因为不放心儿子,其实,她一直都没有放弃对自己的控制,否则为何姜仙儿几次都能收到老家的汇票?

  卫主母悠悠喝了口姜仙儿奉上的茶,缓声道:“这些日子,你们受苦了。”

  卫明筱擦了擦怀中的怀表:“挺好。”

  姜仙儿一脸委屈,不敢言语,她哪里都觉得不好,她是一点都不赞成卫明筱的说法。

  卫主母环视了一圈卫家的子女,又示意卫莲青抱来卫心成,见到小孙子的那一刻,她才微微露出疼爱之意:“满仔长得真俊啊!叫什么名字?”

  姜仙儿抢着回答:“这孩子的名字还没有定呢,请娘定夺……”

  卫明筱呵斥:“怎么会没名字,我家成子的大名就叫卫心成!心想事成!”

  卫主母不动声色,她逗弄着成仔:“这名字还可以啊,有什么遮遮掩掩的。要我说啊,遮遮掩掩的住在这种鬼地方,才委屈了我们心成的好名字呢!”

  卫明筱一点不意外母亲顾左右而言他的说话风格。她向来如此,有什么话,永远弯弯绕绕的说,其实就是不满没有按照家谱来定。他当初举家迁移到上海,可不是为了把老一套的思想带到上海来的。见多了上海的繁华和开明,现如今的卫明筱就像是一只展翅高飞的苍鹰,终于来到了山巅之上。也正是因为此,所以他越发觉得母亲的思想顽固。

  “娘,您大老远过来,舟车劳顿,先休息一下。”

  “我不累,前天就到了上海。我已经在附近住下了两晚。”

  姜仙儿深感惶恐:“娘,您原来早就到了上海,为什么不回家来住?都是儿媳的不对!”

  “你这里吗?我怕挤。”老太太虽然是在笑,但是笑容却让姜仙儿感到一阵害怕。这银票还在自己的抽屉收着呢,姜仙儿无端感觉那银票变成了一把刀,直冲自己的胸口。

  姜仙儿蓦然回想起在那座百年大宅院里的时光,自己的婆婆是如何苛求自己,要背女规,要如何三从四德,要懂得如何照顾自己的丈夫……

  是,这般居住光景,岂是一个名门大家的妻子可以放任不管的?

  姜仙儿又感到老太太的目光在自己的腿上停留,顿时红透了脸,她今天穿的是改良版的旗袍,果然老太太看着那开叉的地方,咂咂嘴,隐忍不发。

  卫明筱替姜仙儿解围:“我们刚下船,钱两就被偷了,如果不是仙儿聪明,想的周到,在上船之前分散了银两,也许您就看不到这么可爱的小孙子了。”

  “那就是说,你们私跑来上海,还是一件值得我夸赞的事情?”

  “娘,我们来到上海,是想要给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现在是民国了,不再是皇帝的朝代,规定女人缠足,要求女子无才便是德。现在的上海,您可以多去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很大。”

  “家中不是办了私塾,请了周边最好的老师?难道孩子们在那里不可以学习吗?这上海有什么好的?到处乌烟瘴气,早些日子听说上海被占领了,知不知道娘有多么为你们担惊受怕?”

  卫明筱动了情,到底是自己的亲娘:“娘,您身体向来不好,这般着急赶来,儿子确实感到不妥,心下不安。”

  卫小林也流泪道:“主母一直睡不好,她担心你们生活的情形。派了好多人来找你们,每次都说找不到。好不容易打听到你们现在的住址,一刻没停寄了银票来。主母说了,她宁愿受罪的是自己,也不肯看到少爷的一家子过得是这般凄惨的光景。”

  姜仙儿感到卫小林这番话说到心坎里,她也受够了连个佣人都没有的生活,哭哭啼啼:“娘,都是儿媳不好,请您千万要保重自己的身体。”

  卫家的两个姑娘也纷纷趴在卫主母的腿上掉眼泪。

  卫舫反倒摇摇头,他不觉得自己“受罪”,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比这里更吸引他。他才上了几天的学,就已经明显发现学校比私塾有趣太多。景德小学是一所正规的学校,系天主教,会,所开设,风气很好,功课也很紧。卫舫积极参加学校的军乐队,成天儿在家里敲锣打鼓。老家的私塾先生有什么好,哪会允许自己这般玩耍?

  “舫仔,你不想奶奶吗?”

  卫舫点点头,但又很快摇摇头:“想也是不想。”

  “为什么?”卫主母心凉了一截,她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这朝思暮想的大孙子,一定会因为长期不在自己身边,渐渐就会忘记自己。人老了,图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尽享天伦之乐吗?

  “奶奶,您可能还没有去过我们的学校,那所学校有最好的老师,最好的书籍,关键的一点是,孙儿感觉自己是一尾小鱼,在学校里可以快活地游来游去。我相信奶奶去看了学校之后,也会喜欢上那里的。所以,我心里想着奶奶,但也没有太想奶奶。总之,奶奶,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回去读私塾了,我讨厌那里的沉闷。”

  卫藕叶忽然想到前几日,大弟弟卫舫还得了一支钢笔作为奖励品呢,她大嘴巴嚷嚷起来:“奶奶,大弟弟学业很好,老师喜欢他,当着我们全校学生的面,奖励了他一支很漂亮的钢笔呢!”

  “什么笔?这年头,连个笔都要出个新鲜玩意啊。”

  卫藕叶讨好道:“奶奶,是钢笔啦,一支钢笔算什么新鲜玩意啊!”她装着没心眼地夸奖着卫舫在学校的表现,其实她心里明白奶奶最讨厌听到卫舫说学校的见闻。果不其然,卫主母冷冷地说:“是啊,卫家家大业大,什么没有?竟然全家跑到上海来,为了一支钢笔争得你死我活的,丢不丢人啊。”

  卫藕叶得意地瞥了一眼不服气的卫舫。

  闫喜华一直把自己尽量变得透明些,她对于老太太的到来,从一开始就感觉到不舒服。老太太从进屋到现在,根本没有正眼瞧过自己。她看了看身后站着的卫小林,忽然明白过来,老太太肯定把自己也当成佣人了。也罢,无所谓的事,只要熬过这几个月,等到爹娘来接走自己,自己就又可以自由啦!

  闫喜华畅想着父母双亲接走自己的那个滋味,眼前发生的一切,已经自动屏蔽掉了。

  老太太冷冽的目光投向了闫喜华,指了指闫喜华:“这丫头买来的?”

  “娘,她是儿子结拜兄长家的女儿。”

  “什么?结拜?你不是从东洋回来后,一向不喜欢什么桃园结义的吗?这孩子打哪儿来的?”

  闫喜华赶紧低下头,眼珠盯着地面,她可不想给老太太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呢。

  卫明筱却把闫喜华拽到了自己的身边:“娘,您仔细看看,这孩子眉清目秀,容貌秀美,是不是很讨喜?”

  “哼。”卫主母的鼻腔发了点声音。

  “她是我的义兄托付给儿子的,让我们代为照拂。”

  “这说半天,她到底什么来路,你都还没有说明白呢。”

  卫明筱不知是不是有意想要隐瞒,他沉默了半天。卫莲清感觉到父亲的难处,她在家里孩子中年纪最大,也最懂事,她趴在奶奶的腿上,抬起头来,一边轻声说,一边锤着奶奶腿上的穴位:“奶奶,小华妹妹的父亲是个顶有气质风度的男人,将来如果莲青能遇到那样伟岸的男子,莲青也就无憾了。”

  卫主母果真被转移了视线,她朗笑出声:“这孩子,你今年多大了?是不是到了及笄的年纪了?”

  姜仙儿道:“今年也该十二了吧,眼看这离年关还有月余……”

  卫主母听到姜仙儿说话,就忽地变了脸:“这当初结的娃娃亲,你们家非要挑他人的毛病,总说孩子小,孩子小,如今莲儿也到了豆蔻年华,再不说个婆家,恐怕就要留成愁了。”她又瞧了瞧闫喜华:“你们总打岔,这孩子的来路,是一定要弄个明白,生逢乱世,要保护好自己。保护好我卫家的香火!”

  姜仙儿心中咯噔,她在心底担心卫主母怪她不能够“旺夫益子”,果然即使是生了心成,婆婆还是很介意自己此前生的两个女娃。果然,卫主母又把目光投向了心成:“这孩子,也许是个命苦的孩子啊,虽说是我们卫家的少爷,却出生在这乱世。我听说啊,外面四处寻找可疑分子,大家一定要小心又小心啊!”

  卫明筱安抚道:“我们就是小本经营的普通人,大可不必这样胆战心惊,再说早已领了良,民,证,出入哪里并未对生活有太多的影响。”

  卫主母哼了一声:“你们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来这里受罪。现在又承认自己是小本经营,那何必继续浪费时间,总之,你们一天不走,我也一天不回去。”

  这可如何是好?卫明筱猜到母亲来的用意,一是为了来确定自己和孩子们是否安好;二是救济救济,给些钱银就行。但绝没有想到母亲这一次的态度非常坚决。

继续阅读: 里弄火柴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光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