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母考验
景扬2019-05-16 12:143,367

  “阎罗王”真名闫武,他与卫明筱相谈甚欢,两人谈到家国大事,特别是对当今世道的看法,卫明筱认为巢之倾覆,岂有完卵?他之所以东渡日本求学又回到祖国,自愿放弃学者光环和大户少爷的身份来到上海经商,不仅仅是为了实现个人的抱负,他指出这国家如果倾覆,老百姓哪还有能好的生活?所以,他想在上海闯出一片天,实业兴邦!

  闫武拍手叫好。

  两人从午间谈到黄昏,闫武特意强调:“卫老弟,自可以唤我兄长。从此,我们二人就以兄弟相称。”

  “好,小弟正有此意!”

  虽说接触时间不长,但是卫明筱却很是欣赏闫武,卫明筱思忖,这闫武一定是做大事之人,人生有机会与这样伟岸的奇男子交往,当是一大美事,只是,这闫武说到激情慷慨之处,戛然而止,仿佛有诸多隐瞒。也罢,或许是因为刚相识不久,毕竟不方便细微透露。

  闫武也有自己的打算。他本来就听闻过卫明筱的大名,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却主动放弃身份,宁愿混迹在石库门一带,拒绝租界同学的任职邀约,可见卫明筱颇有想法。今日这般交往,他也越发断定卫明筱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自己这一走,不知道何时就会血洒战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他又岂能袖手旁观?在这样的战乱年代里,一条命又算的了什么?来此之前,他就有意想要托付自己的女儿,女儿还小,他有心想要给她找一个好人家落脚。

  卫明筱不知道闫武心中所想,他朗声笑道:“如若大哥不嫌弃,咱们今日就结下八拜之交,从此成异姓兄弟。”

  闫武知道错过这个时机,可能将再也找不到机会,当下点头。

  当晚,两人同拜关公,磕头换帖,互饮血酒。卫明筱得知闫武比自己虚长六岁,当即一声大哥,闫武豪侠之人,他哈哈大乐:“弟弟!”

  从此,两个心中装下了彼此。

  事情发生的太快,卫舫感到猝不及防。他不明白这个凶悍的小姑娘,怎么就变成了自己的姐姐?卫明筱看到卫舫迟迟不肯开口,有些怒意。大哥临行前交代,把女儿寄养卫家一段时日,他也当即许诺,哪怕数年都可以,大哥只管去忙大事即可。

  姜仙儿也有些敢怒不敢言,这家里的日子刚刚好转,就招来了彪形大汉,住了两日后,还要把这么半大的女儿留下,虽然此前是有过喜爱之情,可这多一个人就是多一个开销,又不是还在江西南城老家,拥有那么大的家业,佣人如云,现在哪是简单的添一副碗筷?那是压力。

  “这祥云烟纸店的生意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唉,可怜我的满仔(江西一带称呼爱儿的昵称)哎,奶精都舍不得吃。”姜仙儿一边低声怨艾,一边瞥着卫明筱的脸色。

  卫舫瞧了瞧大姐卫莲青,想要知道大姐的反应。卫莲青反而表现的很喜欢闫喜华,女孩子之间,无非就是羡慕对方的容貌和好肤色,卫莲青虽说长相气质俱佳,但还是没有闫喜华小小年纪就散发出的强大气场更容易吸引别人的注目。

  她紧紧拉着闫喜华,欢喜道:“喜华,你比我小了两岁,以后你就跟着舫仔叫我大姐吧。”

  闫喜华虽说内心强大,可父亲把自己轻易丢下,母亲也是下落不明,被父母丢下的那种失落,使她有些哽咽。她从来不知道父亲离开大伊山老家的原因,也更不知道母亲为何这两年无缘无故和家中失去联系,而父母双亲两人更是从未和自己多说什么,哪怕母亲和自己分别前,也只是强调让自己坚持练武练剑……他们没有考虑过她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她根本不愿意和他们分开。

  可父亲还是头也不回地就走了,和当年母亲一样。也罢,想那么多干什么,不如先在这里住下,她轻唤了一声:“大姐……”

  卫莲青本还有点担心喜华是个古怪的姑娘,却没想到这个妹妹大大方方的,她很开心,非常受用,温柔安抚她:“哎,喜华妹妹,你就不要担心了,大伯临别前就说是去去就回,你就当这里是你的家好了。这是你大妹子藕叶,这是你大弟弟卫舫,还有个小弟弟卫心成。”

  闫喜华心想,大姐莲青的脾气看起来很好,比藕叶和调皮的卫舫显得大气,但是那姜仙儿却让自己一时无法辨明她的心思,即使没有正面她,也能感到若有若无的凉意。她稍稍避过姜仙儿的目光,低头乖巧叫道:“二妹,大弟……”

  姜仙儿仿佛知道闫喜华的心思,她刻意发出呵呵的笑声:“以后你就是我们家的孩子了,到我这里来,叫声婶婶。”

  姜仙儿这一做法,引得坐在一侧喝茶的卫明筱嘴角上扬,毕竟是从大户人家出来的女人,在人事上还是挺明了的。姜仙儿实则是拗不过卫明筱的,即使她心里有一百个不愿意,这不仅是平白多添一个人的碗筷,那照着夫君的性子,以后什么好的都要向着这个不明来路的小姑娘,夫君重情重义,可她却要兜着心思跟着他来。

  闫喜华怯怯走过去:“婶婶……”

  姜仙儿从手腕上取下了碧绿的翡翠镯子,这镯子还是娘亲在她出嫁的时候亲手套在她的手上,如今为了在卫明筱面前显示出自己的明大理;也许更是为了报答他带着自己离开南城来到上海,给自己全新生活;更或许,她也是为了试探这九岁的小丫头吧,她想看看这个小姑娘到底值不值得留在卫家。

  “乖,好姑娘,这是婶婶给你的见面礼。你快拿着。”

  闫喜华见惯了打打杀杀,这回被个礼物吓了一惊愣,她瞧了瞧卫明筱,卫明筱正充满笑意地看向她,似乎在示意她接下来,可又似乎在等着她的举动,她又瞧了瞧蹙紧眉头的藕叶,这女孩子向来看不惯自己,对自己充满了敌意,此时眼睛里果真像是要喷出火!那是当然,她藕叶还没有收到过如此贵重的礼物呢,她一个陌生人凭什么接下?闫喜华又瞧了瞧大姐莲青,想从莲青的脸上找到重要的信息,结果却是卫舫走到了自己的身边。

  “娘,你给喜华姐姐送这么好的礼物,那大姐和二姐是不是也有呢?”

  卫明筱笑说:“舫仔说的是,仙儿,你这做法不甚公平,这家里好几个姑娘,总不能镯子每人都有一个,不如先存起来,等到将来第一个丫头嫁人时再送出去,你看可好?”

  莲青害羞道:“我在几个妹妹中年纪最大,可我才不要先嫁人。”

  藕叶却嘟囔着:“我嫁,我嫁,我要先嫁,娘亲帮我收好了!”

  卫舫替二姐藕叶深感羞耻:“二姐,你这样的疯癫,可不一定会有人敢要。咱们全家到了上海,爹的衣服是每天都在变化,娘的发式也是越来越洋气,你呢?瞧瞧你整天像个野孩子,到处跟着我瞎蹦跶!”

  话音刚落,立刻引起了全屋人的笑声,连闫喜华都忍不住偷偷捂嘴乐。

  藕叶狠狠跺脚,气鼓鼓回了自己的屋子,她最不喜欢这个大弟弟卫舫,难道她愿意跟着他疯癫乱跑?还不是因为她一定要争回一口气!

  姜仙儿悄悄松了口气,又把镯子带了回去。卫明筱趁着孩子们散去,他压低声音道:“这小姑娘不错,再加上大哥托付,我之前没来的及和你商量,你可不要见怪。”

  姜仙儿嘟着嘴,柔弱的眼神让卫明筱心都化了:“哎,嫁夫从夫,这只是暂时收留一个寄养的小姑娘,仙儿怎么会生气呢。难道在夫君心中,仙儿是那般计较的人?”

  卫明筱悄悄从身后拿出一个薄薄的包袱,温柔打开:“我的仙儿是最好的女人,仙儿,我在那时兴的乐福店里,看到了这件旗袍,觉得特别好看,你等会在满仔睡着后,起来试上一试。”

  姜仙儿的目光一下子变得热烈,她还真是没见过这样式的旗袍呢,在家乡,她最多是在裁缝店里量体裁衣,定制身上这类的偏襟小裙,袖套如果是短上几寸,露出白皙手腕,都会被婆婆说教一番,深以为扎眼,羞于见人。

  卫明筱轻轻抖开包袱里的旗袍,她脸忽地红了:“这衣服……束着身子……大腿那边开叉好高,会不会……”

  “不会,这般好看优雅,我家的仙儿一定穿上极美。”

  “这成品衣,毕竟不是老家里的裁缝打量,万一不合身怎么办呢?”

  “不会,仙儿的身体我最是熟悉,怎么会不合身?”

  姜仙儿面红耳赤,浑身颤抖,她对夫君这般挑逗话语,情意绵绵,早失去招架之力。

  “夫君,这上海的成衣店似乎很多。”

  “恩,等到天气热些,我再帮你用火剪烫个时兴的发式,这上海女人啊,就是会打扮,可我们的仙儿打扮起来也不比她们差,总有一天,我要让我们的仙儿成为上海大太太。”

  哪有女人不爱美呢?造物主的用意,就是让女人拥有美丽的权利。姜仙儿被卫明筱安抚住本来不情愿的内心,不就是收留一个小姑娘嘛,再说了,姑娘也大了,到时候多让她给家里搭把手,卫家自是多了个人手。

  “那……夫君替我烫的要美一些……”

  藕叶趴在窗口,偷瞧到母亲那娇羞的模样,吐了吐舌头:“爹和娘真是不知羞。”

  她向来喜欢偷听母亲和父亲的悄悄话,虽然只有九岁的她,心中却已经生出了诸多朦胧的情愫。

继续阅读:少爷心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光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