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大人的事小孩别管
安九凌2019-03-21 16:433,494

  这小妮子够伶牙俐齿的,只不过他可没时间在这儿耗,要是那群记者再折回来找他,他怕是插翅难逃了。

  “我得走了,小姑娘,后会无期!”他想走,又被她拉住了。

  她看他对这这边的路况很熟悉,估计是长年住在这边的,怎么能错过问路的机会!

  “先生,好歹我刚才算是救了你,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说着,她拿出手中的纸,打算给他看。

  结果这人突然朝她扔了一个东西。她双手下意识接了过去,定睛一看,居然是一颗棒棒糖??

  “这个送给你,算是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他又要走了。

  萧满又拉住他,这才发现他全程都一直紧绷着,像是被人发现了什么似的,一直想要离开这个地方。

  “你走可以,但是你得回答刚才我问你的问题!”

  唐熙煜扭头,脸上染了不耐和烦躁,但并没有强硬离开。

  萧满吞了吞口水,道:“看你这样子应该是北京人吧?那你知道一个叫唐熙煜的人吗?”

  男人这才开始仔细端详她。

  她上身穿着一件白色T恤,下身着一件小短裙,修长白皙的双腿在烈日暴晒下,有些泛红。巴掌大的小脸上挂着汗珠,神情焦急,那一头束起的小麦色长卷发在她说话时不断左右摇摆,带着女孩儿该有的朝气和活力。

  唐熙煜的嘴角微不可察扯了扯,不答反问:“你找他做什么?”

  “我爷爷身体不好,我要找她买一幅苏绣作品回去送给他,完成我爷爷多年的夙愿。”

  男人听到这,嘴角露出的笑意带着一丝讥诮:“那你知道唐熙煜的一幅作品价值多少吗?”

  “不管多少钱,我都要买一幅!”

  看她那幅自信满满的样子,他笑意更浓:“你很孝顺。”

  “??”萧满愣了一下,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可就算把你卖了都不一定能买得起唐熙煜的作品。”他又补了一句。

  “……”老铁,扎心了哈。

  虽然她知道这种带有珍藏价值的艺术品价值肯定不菲,但也没有他说的那么夸张吧?

  后来的很久,萧满站在一幅用无数种针法、五颜六色的细线细细绣出的那幅星辰苏绣作品前,望着如浩瀚星空般空荡、绝美的作品,无价是人们给予它最低的价值估量。

  苏绣经由多种针法、绣者的刺绣技巧汇聚而成,每一幅作品都是绣者心血的凝聚,其象征着中国苏绣传统民族文化发展的进程,以金钱估量只会玷污了艺术品。

  “唐熙煜的作品真的很贵吗?”被他这么一说,萧满心里开始有些没底了,她只工作了一年,目前积蓄还没那么多。

  他煞有介事认真的点了点头,还微微叹了口气,语气带着一丝安慰:“有孝顺之心是好事,但是还得量力而行才行。”

  “那你到底知不知道唐熙煜在哪?”

  唐熙煜顿时感觉头有些疼,这小妮子,怎么又把问题绕回来了?

  他张了张嘴,刚准备回答的时候,抬眸目光所到之处,就看到刚才已经离开的记者又浩浩荡荡朝这边跑过来。

  该死!这些人,怎么这么难缠?

  萧满看到他本还平静的黑脸上突然开始紧张起来,他双手突然推了她一把,道:“你去把那些记者引开,我就告诉你唐熙煜在哪!”

  萧满转身看去,着实吓了一大跳,本以为已经离开的记者突然又如一蜂窝似地往这边奔腾而来。

  最后,萧满把那些记者引开重新回到原地址的时候,却发现一直躲在一边角落的大黑球不见了!

  她没想到自己来北京的第一天,不仅一无所获,还被一个大黑球给骗了!!

  萧满气得够呛,只能循着最后的地址找过去。好在她所在的地方距离那个地址并不远,徒步走了五分钟左右就到了。

  可当她到达地点后,被面前的场面惊吓到了。

  谁能告诉她,这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

  她好不容易摆脱掉的记者居然一蜂窝堵正堵在一家四合院门口,个个扛着摄像机朝远远处不断啪啪地拍着。

  萧满再次确认了一下地址,发现地址没错,就是这家四合院!

  她之前对唐熙煜这人做了一番了解,虽然百度上一张照片都没有,但一些基本资料还是有的,比如有三个地址,再比如说她是一个隐形土豪,住在北京四合院。

  萧满抬头往摄像机拍摄的方向眺望了一眼,发现不远处的一颗老槐树上挂着一抹白影。她眯起眼睛一看才知道居然是一个人,但距离太远,看不清面容,只知道是一个男人。

  她甚是疑惑不解,便询问了旁边的一名记者,而那记者便指着远处那颗槐树上挂着的一抹白影,心情甚是激动,说话的声音都在抖:“你知道熊猫吧?没错,他就是唐家苏绣唯一继承人、受国家专利保护的重要国宝——唐熙煜!”

  “你说什么?他就是唐熙煜?真的假的?!”萧满感觉自己也激动得声音都在发抖。

  好不容易找到的人,她不激动就是假的!

  “千真万确!他的作品入选中国刺绣艺术节,最后得了冠军。但这世人都知道,唐熙煜几乎没有在艺术节上露过面,一直都是一名中年妇女代替他领奖,我们寻找他许久,才终于在今天找到他,但是他一直不肯配合采访,还躲避我们。”

  等等,容她缓缓……

  “会刺绣的一般不是女人吗?他一个大男人居然也会刺绣?”

  记者瞪她一眼:“小妹妹,你说这话会被群殴的!”

  “……”

  “你这刻板印象太深了,谁说绣娘不能是男的?”

  行吧,她闭嘴。

  她的爷爷一直在她耳边不断念叨唐熙煜这个名字,但是她对苏绣方面不了解,更不用说这些苏绣高人了。再加上百度上连他一张图都没有,她潜意识里就把这个人辨别为女人。

  但是今天一看发现,事情已经开始往她无法预料的方向狂奔而走。

  不过……

  记者来采访就采访嘛,他怎么爬到树上去了?

  就在那些记者堵在门口仿佛是看到了什么稀有物种一样不断朝树上拍个不停的时候,四合院的大门突然被人打开。

  那群人愣了一下,视线看向门里只露出一颗脑袋的中年妇女。

  她往这片人群扫视了一遍,深深叹了一口气,道:“你们还是回去吧,唐先生是不会接受采访的,今天你们打扰了他一天,他心情很不好,你们还是各回各家,各干各活啊,散了吧散了吧。”

  “大娘,唐先生真的不想接受我们的采访吗?我们可以为他打开名气,让中国更多人的知道他,这样的宣传对于他来说,百利而无一害啊。”一名记者还是不死心。

  “你们还是不了解唐先生,他对于这些东西根本不在乎,所以你们也给他一个空间,不要再穷追不舍了,回去吧。”

  经过这位大娘的再三劝说后,那些记者才死心,收起话筒和摄影机悻悻然离开了此地。

  苏娘视线最后落在唯一没有离开的萧满身上:“小姑娘,我刚才说了,唐先生不接受采访,天色不早了,你也回去吧。”

  “我不是记者,我是来过来找唐熙煜先生的,请问他现在有空吗?”

  苏娘的视线把她从脚到头都扫视了一遍,最后才落在她那张还有些婴儿肥的小脸上,道:“你找唐先生有事吗?”

  “我……等等!”萧满像是看到了什么,话锋突然一转,飞跑过去就想要推开门,可大门内的男人反应比她还快,立即跑过来抵住门板,不让她进去。

  “原来是你?!”

  她看到了什么?

  居然看到了刚才那个言而无信,中途落跑的大黑球?只不过现在他全身都早已干净整洁,面目轮廓也清晰起来。

  她没想到他居然会这么年轻好看,面部棱角分明,那一头乌黑的头发被一丝不苟地梳到脑后,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浓黑剑眉之下那双黑眸如夏夜的星辰,带着致命的吸引力。他高挺鼻尖之下的薄唇紧紧抿着。本来很好看的眼睛正直直盯着她,一脸提防,仿佛怕她下一秒就会破门而入的样子。

  “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唐熙煜梗着脖子继续不承认,而且抵住门板的双手越发用力。

  这男人,到现在还在垂死挣扎,不肯承认吗?

  “您就是刚才我遇见的老先生和那个乞丐,也是目前已经百分百确认的唐熙煜!!”萧满停顿了一下,继续道,“唐先生,您让我进去可以吗?我想好好跟您谈谈。”

  “如果是要我卖一幅作品给你的话,那就不要白费力气了,我的作品不会出卖给任何人。”

  “为什么?难道是怕我的钱不够吗?这个您别担心,我只是想要您一幅作品而已,价钱方面你可以随便提。”

  萧满说着突然鼓足全部力气,狠狠一推,唐熙煜丝毫没有防备,就被她把门缝推得更开了一些,她见势立即一个闪身,从那门缝中钻了进来。

  萧满露出标准八颗大白牙,笑得人畜无害:“唐先生,我不跟您说了吗,我要跟您谈谈。”她伸手在他衣摆上轻轻拍了拍,狡黠的笑意更浓,“俗话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唐先生怎么就这么不好客呢?”

  “姑娘,唐先生不想被人打扰,也不会出卖作品,您还是离开吧。”苏娘在一旁劝说。

  “为什么?难道送上门来的生意你们也不做吗?”

  “这……”

  “苏娘,你先去忙别的吧,这里我来处理。”唐熙煜打断她的话,一边说还一边开始撸袖。

  ??

  他要干嘛?!

  苏娘看了他们一眼,最后还是应声退了下去。

继续阅读:第3章 她是打不死的小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的锦绣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