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她是打不死的小强
安九凌2019-03-21 16:433,842

  “你……你要干嘛?”萧满双手紧紧拽着帆布带子,满脸防备盯着他。

  他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阴森森的笑容看着她,还一步步不断朝她逼近。

  这下萧满彻底慌了,虽然她知道一般搞艺术的人都比较牛逼,但是也不排除会有一些因为长期搞艺术后头发脱落,精神奔溃错乱的人。

  严重起来,不仅自残还会伤害其他人。

  而面前这个男人……

  他不会要弄死她吧?

  随着他步步逼近,萧满的双脚也开始往后退,颤巍巍瞪着他:“我……我告诉你,你不要冲动啊,杀人可是犯法的!!”

  她今天不会入贼窝了吧?

  可外面流传他的传记,都是一些非常正能量的一面啊,难道他藏的太深,导致那些记者没有抓到他邪恶残暴的一面?

  “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乖乖离开这里,我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第二……”他用手在自己脖子间一拉,意图非常明显,“给我练手。”

  “等等等!”萧满后退的步伐开始越来越慌乱,声音带着因为恐惧而显露的颤抖,“您别冲动,我走!我走还不行吗?!”

  说完转身如飞一般跑出了大门,就怕唐熙煜一个失手把她给宰了。

  这个男人也太可怕了吧?如果自己迟一秒的话会不会就被他一手给捏死?

  她拍了拍胸脯,强装自己镇定下来,可抬眸看向对方的时候,却发现他嘴角的弧度越来越长,那抹戏谑从他那双眸中暴露无遗。

  “看来你也是一个胆小鬼。”

  “什么?”

  她还来不及深思他这话意思时,突然砰地一声巨响,面前的大门就被他狠狠给关上了。萧满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是被他耍了!!

  她立即抬手不断朝大门上猛砸,一边敲打一边喊:“唐先生!你开开门!我是真心实意想要跟你谈一笔交易的,您不要把我拒之门外啊!!”

  可萧满已经把手掌都快敲红了,里面还是毫无动静,更别说开门让她进去了。

  该死,这男人居然耍她!

  眼见天边的晚霞越来越红,夜幕渐渐来临,萧满不得已,只能重新想一个能进去的办法。

  她围绕这座四合院走了一遍,看能不能找到能进去的突破口,但是走得差不多都快完了,还是没有任何发现,四周都是高墙,把里面和外面隔绝开来。

  如果要进去,除非她变成一只小鸟。

  就在她即将绝望的时候,面前的那颗大槐树瞬间映入她眼帘。

  她停下脚步,仰起头循着树身往上眺望,突然心生一计。

  就在萧满根据这颗大槐树爬上他家高墙,顺利跳到地上,满心欢喜站起身的时候,突然一张大网直直从她头顶罩了下来,紧接着一提,她就稳稳被被大网包裹住,挂在了树上!

  此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天已经黑得看不清东西,但萧满当时的视力瞬间飙到5.2,清晰无比的看到了朝她走过来的唐熙煜。

  耳边传来一道低声男笑声,他双手抱胸,抬眸看向那大网中左右摇晃的萧满,道:“我这个网设置很久了,没想到今晚却派上了用场。”

  被他忽悠当猴耍的萧满气得直接暴走:“唐熙煜!你放开我!你欺负一个女孩子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放开我,我们单挑!!”

  “你确定单挑能打得过我?”

  “我……”

  其实她只是气极了说说而已。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只不过是想买你一幅作品而已,你有必要这么对待我吗?”许是跑了一天,再加上被他这么狠狠拒绝后,萧满说到最后语气开始带着一丝哭腔。

  她很委屈的好不好?

  昏暗中的男人闻声微微一愣。他只是不想要自己平静的生活被陌生人打搅,所以拒绝了她一切请求,但没想到她会因此委屈哭了出来。

  唐熙煜最后看她这么可怜,还是心软把她放了下来。

  但是并没有给她自由,而是用大绳子把她捆绑在一棵树下。

  末了还不忘警告她:“老实给我待着,我不喜欢自己工作的时候被人打扰。”

  被绑成跟一根竹竿一样直挺挺的萧满满脸不悦,她奋力挣扎了几下,发现越挣扎越紧。

  “那你到底要不要卖给我一幅作品?”她微顿了一下,“算了,你只要把你平常绣得那种比较简单的作品卖给我就行,不用那么复杂的。”

  “我的作品从来没有简单的。”

  他对待苏绣很认真,投入的精力也是最多的。所以他在对待苏绣作品上面,只要有足够的把握和构思,他才会开始下针。

  “可你一直都不卖一幅给我,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

  他抬眸看向她,态度依旧坚决强硬:“没有理由,不想卖就不卖。”

  他说完转身就走了,丝毫不理睬身后不断朝他嘶喊的萧满。

  这个人怎么这么顽固不灵呢?看他那样子,也不像是嫌弃她钱少的问题,因为她至此至终都没有提过价格。

  她根本捉摸不透他内心真正的想法,因为他这不按常理出牌的种种行为已经把她折磨的够呛了。

  不过,她低头看了下自己身上的绳子……

  不是,她不会就这样被他绑一晚上吧?

  “少爷,您这样对待一个小姑娘,觉得合适吗?”苏娘犹豫了许久,终于出声提出疑问。

  唐熙煜正在查看桌子上摆放的各种拍摄图案素材,照片上有比较古老斑驳的佛像,也有一些比较有特色的人文景象。

  他正在寻找灵感。

  他距离上一幅完成的作品到现在已经一个月了,他对下一幅作品依旧没有任何灵感。渐渐地,他开始有些烦躁,他也知道不能心急,需要放平心态。

  所以今天也是为了缓解自己的这种心情,才会假扮中老年人,出去想透透气,但没想却被那群慕名而来的记者发现了他的伪装,追着他跑了好几条街。

  他一个人平静地生活了七年,好不容易才习惯这种生活。他不想,也不喜欢被其他外人来打扰。

  这样对于他创作下一幅苏绣作品也有极大的影响。

  “等过八点后就把她放了吧。”

  “好,我明白了,那我不打扰少爷了。”苏娘说完转身无声退出了房间。

  唐熙煜发现这些素材无法给自己激发一丝丝灵感,他只好作罢,扭身点开电脑开机键,打算在网上再找找其他的相关资料。

  可是当他好不容易打开了机,电脑屏幕却突然出现一片蓝屏,还不断闪烁着,闪不到五秒左右突然嗞地一声,屏幕突然黑了,再也开不了机。

  ??

  唐熙煜足足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原来电脑坏了。

  他对一切电子产品内部都不熟悉,手机只知道打电话,电脑只懂得查资料和一些基本操作,所以面对这已经挂掉的电脑,他毫无头绪。

  他立即站起身,换好衣服,把电脑装进电脑包里提起,抬步走出房间。

  可就在他前脚刚踏出门槛外的时候,一颗脑袋突然冒了出来,着实把他吓了一大跳。

  萧满咧着大白牙,视线看了一眼他手里提着的电脑包,笑得甚是灿烂和友好:“唐先生这是打算拿电脑去给人修?”

  他抬眼朝那颗大树看去,发现那根粗厚的绳子早就被人割断,松松垮垮落在树头下,而面前的女人正对着他,笑得很灿烂。

  “你……是你自己解开的绳子?”唐熙煜瞳孔微微睁大,神情闪过一丝不可思议。

  这女人……他小看她了。

  “是啊。”她很爽快地承认了,丝毫不觉得这是一件很令人诧异的事情,“正好我包里有一把小剪刀,刚好派上用场。”

  唐熙煜见无法再阻止她进来,也只好作罢。他越过她,抬步准备离开,却被她一手扯住了衣袖。

  他转头循着手臂上那只小手往上看,便看到一张满满都是胶原蛋白的小脸上堆满了得意又讨好的笑容:“唐先生,你电脑是不是坏了?是不是要拿去给人修?”

  “你怎么知道?”

  “呵呵,不好意思,刚才我已经站在外面有十分钟了。”

  “……”

  敢情她早就挣脱掉绳子,蹲在他门外,就等他出来了?

  见对方沉默,萧满继续补充:“现在天已经黑了,想必修电脑的师傅早就下班了。我刚才在外面看到你很着急,想必此时非常急用电脑。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修好这个电脑哦。”

  “你会修电脑?”他看她的视线充满质疑,“你这小孩能会修什么电脑?”

  萧满敛起笑容,神情严肃:“唐先生,你这是看不起我?还是你不相信我?”

  男人顿时一阵沉默,半响才抬眸再次看向她:“说出你的条件。”

  萧满惊愣了一下,捏了捏自己的脸,她的目的性真的有这么明显吗?

  他居然知道她内心正在想什么?

  萧满两手不断揉搓着,笑呵呵道:“其实吧,我条件不难,就是跟之前一样,你能卖一幅苏绣给我吗?”

  男人突然冷笑一声,又迅速收敛,恢复了以往清冷不苟言笑的神情:“不行!”

  “难道你不想修好电脑吗?!”萧满在他抬步离开的背后大喊。

  他的脚步顿住,随后转身走回来,看着她道:“这个条件不行,换一个。”

  “好,那你能收留我一晚吗?”

  现在天已经很晚了,目前唯一的问题是先解决住宿的问题,至于其他的,等她缓缓再说。而且住在这里相比住在外面更能时刻盯着他,防止他会逃跑不见人的念头。

  唐熙煜又用怀疑的眼神盯着她看半响,想要探究出她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但是看到她一幅可怜兮兮的模样瞅着他,他最后昕一软,松了口:“可以。”

  “谢谢唐先生哦。”她迅速接过他手里的电脑包,兴高采烈地抱着电脑回屋修去了。

  唐熙煜坐在木椅上,安静的看着面前甚是忙碌的女人。经过她对电脑键盘猛敲和拆电线等一系列粗暴行为之后,电脑终于在众人期盼中打开了。

  她拍了拍手里的灰尘,转身看向他,一脸得意:“好了,现在总相信我的能力了吧?”

  萧满之所以对电脑这些东西会那么熟悉,全凭她之前一直用电脑或者手机打游戏打出来的,每次她打得很激烈的时候,那已经苟延残喘的电脑都会被她直接敲黑屏,她弄好后又开始玩,玩了一半又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导致现在她对电脑内部所有结构已经了如指掌了。

  “谢谢。”

  “咕——”

  一道响亮的声音夹杂在他的声音中适时响起。

  萧满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有些窘迫地笑道:“我肚子饿了。”

继续阅读:第4章 半夜拉二胡才是唐熙煜的标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的锦绣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