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半夜拉二胡才是唐熙煜的标配
安九凌2019-03-21 16:433,398

  唐熙煜现在越来越后悔同意这个女人留下来住一晚,他宁愿出钱给她去住酒店都不想让她留在这里。

  他安静坐在饭桌对面,在橘黄的老式灯泡照射下,女孩那张白皙的小脸染上一层单薄的黄色,而她一手正捧着比她本人脸还大的碗,另一只手执着复古筷子,宛如几天不吃饭一样,吃得津津有味和越来越欢快。

  另外还不忘频频赞美苏娘做饭好吃,这是她长这么大吃过最好吃的饭等等奉承的话,就差跟那些宠物一样摇尾巴了。

  “看你瘦的,都快脱相了,好吃就多吃一点,在这里不用客气的哦。”苏娘笑得满脸慈祥,还一边说一边替她夹菜,很快,她那大过本人脸的碗都堆积成一座小山了。

  为了让唐熙煜能有一个安静不被打扰的环境给他创作,在这整个偌大的宅院里,一直以来都只有苏娘和唐熙煜两个人,要说孤独,确实有一点,但远不及少爷。

  虽然他每天都关在房间里创作,到饭点才会出来。但是人都是群居生物,对于一件事情再怎么痴迷,偶尔繁忙之中停下来后,都会感觉到孤独。

  如今萧满的到来,真的就是一个本来平静的湖面被投进了一颗石头,荡漾起一层层涟漪,再也恢复不了原本的平静。

  整个安静的大宅院,终于有了一丝热闹的烟火气息。

  “谢谢苏娘,您真的太好了。”

  在小时候,她的母亲就病逝了,基本都是父亲一手把她带大,即便父亲对她很好,但总会觉得缺少了什么。

  吃完晚饭,苏娘把她带到一间客房,房间干净整洁,收拾的很干净。

  “萧小姐,今晚你就睡这间房间,房间有点简陋,你不要见怪。”

  “怎么会?我很喜欢,谢谢您苏娘。”

  “好,你收拾一下,我就先去忙了。”

  “好。”

  苏娘离开后,萧满这才仔细端详整个房间,房间的风格真的跟她以往去外面住的那些酒店不一样,整个房间带着浓烈的复古风,椅子是木头的,床也是,还雕刻很多细致好看的图案。

  萧满把包包一甩,整个身体栽倒在床上,深深吸了一口……

  真的好香,这才是世外桃源的生活啊。

  萧满在一踏进这里开始,就感觉这里很不一般,这里是跟喧嚣发达的大城市仿佛两个世界一般,一个代表了闹,一个代表了静,而这个四合院,就是后者。

  现在社会发展那么快,已经很少能找到这么娴静充满浓郁书香气息的地方了。这也是萧满一直所向往的生活。

  她翻了一下身,视线往上,把整个房顶都环视了一遍,这才发现,就连不远处的窗帘都跟一般布料窗帘不一样,它居然是用竹片连串一起的,明明空间那么小,但上面的浮雕还是那么繁华精致。上面一条条垂直下来的小珠帘随着晚风轻抚,珠子互相碰撞,奏乐出一副极致乐章。

  空气中隐隐还带着一丝竹木的馨香,让整个浮躁不定的心瞬间安定了下来。

  环境太幽静,床太舒服,伴随着外面蟋蟀和田蛙的叫声,或许太累了,她居然在这些来自大自然的催眠曲中不知不觉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十八年前,她跟随爷爷回到了爷爷老家乡村住了一段日子,伴随着叮咚叮咚的雨声和虫鸟叫声入睡,生活平静又惬意。

  等等!

  哪里来的二胡声?

  躺在床上的萧满眉头紧紧皱在一起,明明是那么美好惬意的美梦,却被这突然乍现的二胡声硬生生给拉入极致悲伤中。

  她缓缓睁开眼,直直看着屋顶,缓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这里是哪里。

  不过那二胡声依旧不断响着,因为意识清醒过来后越发清晰。萧满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凌晨十二点多了。

  这种时候不睡觉,到底是谁还在拉二胡?而且曲子还这么肝肠寸断?

  不会不是人吧??

  萧满越想心越颤,还两手狠狠拍了自己的两颊以示是不是还在做梦,到最后,脸都被拍红了,那个二胡声还是不断传进来。

  萧满害怕又好奇,但最后还是好奇战胜了害怕。

  她倒要看看,对方到底是人还是鬼!大半夜不睡觉,居然还在拉二胡!!

  萧满一个翻身起床,脚底踩着拖鞋猫着身子瞧瞧打开了房门。

  要是大半夜把苏娘和那小子吵醒了,她肯定会被那小子直接拎出了四合院。

  她把口罩戴上,只露出一双圆溜溜的黑眸,一切都准备就绪,慢慢往二胡声方向走去。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二胡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就连拉二胡的何方神圣的轮廓也逐渐清晰起来。

  唐熙煜???

  萧满左右环视了一下四周,才发现房间后面居然还有一片池塘,现在正值炎热的六月,晚上的月光亮如一张巨大无比的透明被子,铺在在那一大片展露角尖的荷花瓣上,使荷花绽放得更加娇艳。偌大的碧绿荷叶上承载着许多大小的水珠,在月光照射下,宛如一颗透明的水晶,越发晶莹剔透,随后荷叶一颤,晶莹的水珠顺着荷叶梗的纹路滑落如水池中,荡起一圈小小的漩涡。

  而这个宛如仙境一般美丽的景色下,难免不了旁边会有一口甘甜的水井,但是……

  谁能告诉她?在外名誉响当当的唐家苏绣唯一继承人唐熙煜大半月不睡觉,为什么会坐在古井沿边,在拉二胡??

  那一层层雾气从井口里徐徐上升,萦绕在他身体四周,他身穿跟今天看到的一样,一身中式白色亚麻立领盘扣长袍,双眸微闭,脑袋随着奏乐高低起伏声左右微微摇晃,再加上在月光的照射下,居然让萧满一度眼花,以为是天界哪个下凡的谪仙,带着不染世俗烟火味气息的高贵气质,正在普度这一大片生灵。

  但是眼前美丽得不似凡物的景色,在悠扬又肝肠寸断的乐声中啪地一声,如破碎的镜子瞬间破灭了。

  因为……唐熙煜拉的二胡在萧满听来丝毫感觉不到任何欢雀,相反,悠扬的二胡声中充满了惆怅和郁闷,带着无尽的哀愁。

  这……

  这家伙大半夜在这拉二胡,这是有什么事情想不开吗?

  萧满想要走出去提醒他大半夜制造噪音是不对的人生道理,但是前脚刚抬起就愣住了。

  她转念一想,她现在只是以客人的身份住在这里而已,而唐熙煜才是这里的真正主人,是这块地盘的统领者,如果她这么贸然出去打断他拉二胡,扰乱他的兴致,会不会有点不好?

  再加上今天一整天她对他的了解,发现唐熙煜这人怪异的很,说他老古董吧,他们之间的沟通又没有任何不顺畅。说他是现代共产主义接班人吧,他那些行为举止真的跟古代那些文人儒者相差无几,更甚者多了一份怪异。

  或许他就是一个奇葩吧,不然她真的无法理解一个人为何会因为记者的追赶和逼问就爬到树上躲避和大半夜不睡觉,在这拉悲惨二胡的行为。

  萧满缓缓收回前脚,转身准备离开。

  人生在世,兴趣培养何其难。她出于礼貌,都不应该出去打搅他。至于那个闹心的二胡声,她觉得随身带着的耳机终于要派上用场了。

  可就在她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不小心踩到了脚底的干树枝,啪啪的声响不大,但足以在这幽静的地方响彻四方。

  “谁!!”

  萧满被他这道凌冽的声音吓了心一提,就跟真的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撒腿就想跑掉。

  但是后面的男人速度更快,萧满刚听到脚步声,自己的衣服就被人紧紧拽住,整个身体瞬间动弹不得。

  “你是谁?来……”

  他的尾音随着对方转过身逐渐消失的无影无踪。

  面前的女人脸上戴着一个黑色口罩,只露出一双黑溜溜的圆眸,但是因为眉眼带笑,那双黑眸微眯着,弯成月牙状,宛如此时的弯月,柔柔的,带着一丝水汽和怯意。

  而她的身上……

  她居然只穿了一件白色吊带裙?露出如葱白的美肩,大片光滑白嫩的肌肤肆无忌惮闯入他的视野中。

  而最可怕的是……她那身上那单薄的睡裙因为他大力拽住,一边的肩带已经从肩膀上滑落下来,露出里面带着蕾丝边的内衣,清晰可见。

  空气中有几秒的静寂……

  下一秒,一道“啊——”的惊吓声伴随着四周的蟋蟀声乍响,响彻整个后山。

  萧满推开他,立即拉起肩带穿好衣服,闪退好几步,满脸愤然瞪着面前的罪魁祸首!

  唐熙煜强装自己镇定下来,但脸上那一抹绯红已经出卖了他此时的心理。

  他转过身背对着她,假咳了几声,缓解尴尬:“那个……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的话,那要警察干什么?”她气势十足。

  “那你到底要怎样才能得到你的原谅?”

  萧满放下手,双眸闪过一抹精光:“要不这样吧,你送我一副你的苏绣作品以示歉意,你觉得怎么样?”

  男人的身体随着她这句话微微一愣。他缓缓转过身抬眸,直直盯着戴着口罩的萧满,满脸质疑:“为什么你给我的感觉怎么熟悉?真的像今天一直缠着我的那位小无赖。”

  萧满全身就像是刺猬一样瞬间竖起刺,满脸戒备。他……不会是认出她了吧??

  “呵呵,您误会了,我不认识您……”

  “你破绽太多了,萧满。”

  “……”

继续阅读:第5章 上了一艘下不了的贼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的锦绣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