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上了一艘下不了的贼船
安九凌2019-03-21 16:433,611

  “你大晚上不睡觉,来这干什么?”唐熙煜抬眸淡淡睨了她一眼,问道。

  “还不是因为……”说到一半她猛地刹住车,未说完的话硬生生吞回肚子中。

  不行!她现在是有求于他,在没有等到他一副作品之前,不管对这个人有多么不满和怨念,她都要控制住吐槽他的冲动。

  即便他那个二胡已经造成影响她睡眠质量的噪音。

  现在的唐熙煜就是天,就是地,就是她的老大,所以……

  萧满忽的笑了起来,眉眼弯弯,宛如荷叶上跳跃的水珠,眸子泛着微微粼光,甚是灵动:“当然是被唐先生动听的二胡声吸引过来的啦。真是没想到,唐先生不仅锈技高超,其他的艺术培养也时刻不落下呢!您的二胡拉的太好了!我都可以从其中听出了您此刻的心情。”

  他拉二胡的手突然停了下来,幽幽转过身一直看着她半响。

  就在萧满被他看得心里直发毛,以为被他发现她那虚假的马屁的时候,他才突然出声道:“你很有眼光。”

  “??”

  “你很喜欢听我拉二胡?”

  萧满点头如捣蒜:“对对,您真的太厉害了,简直是被艺术光环环绕的天选之子啊!!”

  不知道是不是她有一秒的眼花,她居然看到唐熙煜嘴角微不可察一勾,那一抹笑明明隐藏下去速度快到如一闪而过的流星,但她还是清楚看到了那一抹笑中带了一丝丝促狭的意味。

  他站起身,直眸望着她,相比之前对她的防备和不友善,此时他的视线居然变得极其友善:“知音难觅,既然你这么喜欢听我拉的二胡的话,那这样吧,我允许你继续呆在这里,安静地欣赏我演奏的二胡,你觉得怎样?”

  “这……”萧满呵呵打哈,“我觉得这个时间点,这个地方的氛围,无法施展您自己高超的琴技。要不这样吧,明天咱们再找个氛围比较好的氛围再进行弹奏,您觉得可以吗?”

  “不不不。”他中指摇了摇,一脸庄严,“难得今晚月色绝美,繁星闪烁,鸟蛙鸣叫,如此的良辰美景,怎能少得了一首动听的琴声呢?萧小姐,您说呢?”

  萧满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容道:“当然。”

  “好,萧小姐这边坐。”他邀请她坐到一旁的一块巨石上,笑眯眯看着她,“既然萧小姐盛情邀约,那唐某就……献丑了。”

  萧满都还没反应过来,人就被唐熙煜推倒石头边坐下,紧接着稀里糊涂就被他强制留在这“欣赏”他的二胡曲。

  萧满不敢表露出任何不满和不开心的情绪到脸上,只能强装微笑,摇头换脑,假装深陷他那优美的二胡曲中无法自拔。

  即使对方的二胡曲悲伤逆流成河,让她为之动容,哭得纸巾擦完一包又一包。

  一首肝肠寸断的曲子伴随着萧满抽泣声音完美结束。

  萧满边擦眼泪边带着哭腔说道:“唐老弟啊,您这琴声真的太好听了,我都听哭了。”

  “好听那你还哭?”

  “……”

  好吧,其实虽然他的琴声确实很悲伤,但终究让她飙泪的还是因为今天这一整天的不易和辛苦。

  在还没来找他之前,她一直都坚信,只要有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自然包括购买唐熙煜的作品。但是直到见到他本人,经过这一整天对他的多次请求和被他一直拒之门外的举动,她心灵深深地被他伤害至深。

  现在不仅买不到他的作品,还要大半夜不睡觉,被他强制留在这里,听他拉二胡。

  想想,真的没有什么人比她更悲惨了。

  “能勾起听者心中无尽的悲欢离合和酸甜苦辣的乐曲,就是最好的乐曲。”

  萧满为了拍唐熙煜的马屁,让他对她的印象有那么一丢丢的改善,她感觉自己已经快词穷了。

  他微微一笑,看她的眸子带了一份欣赏:“看来你对这方面也略知一二。”

  “过奖了过奖了,我只是上网看得比较多,所以对这方面有些了解。”

  “既然这样,那我再独奏一曲,想要听听萧小姐的看法。”

  萧满一愣,有些始料不及:“您不是独奏完了吗?”

  “这不是跟萧小姐说,再来一曲吗?”他嘴角带着温和的笑,晃得萧满眼花,下意识就断了心中要阻止他的念头。

  “唐先生莫不是要独奏一晚上吧?”她半开玩笑道。

  “您喜欢的话,为何不可?”

  她嘴角微抽:“您……您开玩笑的吧?”

  他似是心情很好,萧满可以从他那笑容中感受到他此刻的心情。

  “我这人从不开玩笑。怎么样?萧小姐还要听吗?”

  好家伙!他这话一出,就让她陷入了绝路之中。

  因为如果她不答应的话,那刚才对他赞美的话就成了阿谀奉承的假话。但是答应的话,那她就必须做好耳朵被荼毒一晚上的准备。

  最后,萧满答应了,因为她目前还不敢惹这位老大。爷爷托付给她的任务还没完成,在这之前她一切都要听他的!

  虽然萧满答应了,但是她还一直心存希望。或许唐熙煜真的只是开玩笑,再或者半路会唤醒他作为男人对女人怜香惜玉的想法,很快就放她回去也说不定。

  但是直到天微微露出鱼肚白,意识混度,眼皮如千斤重,眼袋下那两处黑影已经以最快的速度爬满整个眼睛下方的时候,萧满才知道,她错了,唐熙煜这个人,还真的不懂怜香惜玉这几个字怎么写!!

  凌晨六点左右,天微微亮,唐熙煜总算放了她。她托着沉重的步伐游回房间,一头栽进被窝中,睡得天昏地暗。

  萧满是被饿醒的,她一醒过来看时间才知道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苏娘招呼她吃了饭,她才从房间里拿出一个长木盒递给她,道:“萧小姐,这是少爷一大早叮嘱我说等您醒过来后,一定要亲手交到您手中的东西。还说您收下手就收拾东西离开吧。”

  萧满满脸诧异,还带着不可置信:“这……难道是唐先生送给我的作品?”

  难道他看在她昨晚听了他一晚上的二胡的份上,终于改变注意,送她一副他的真迹苏绣作品?

  “少爷不让我打开看,不过既然是他送给您的,想必应该就是了。”苏娘突然想起了什么,继续补充,“哦对了,少爷还让您收下后,等离开了北京再打开看,他说这个礼物很珍贵,很神秘,只能等到时机成熟才能打开看。”

  萧满控制不住激动和感激之情:“真的吗??那唐先生呢?他去哪里了?”

  “今天是唐先生一个星期一次出门购买针线和布料的日子,他一大早就出去了。”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我好感谢他!”

  看来唐熙煜还算有点良心嘛,至少她的付出和努力都没有白费,总算让他松口,送了一副作品给她。

  “他去的话一般都是一整天了,回来的时间也不固定,为了不耽误您回去跟爷爷交差的时间,您还是先离开吧。”

  “那好吧,既然唐先生很忙,那我就不做过多打扰了,等有时间我会再回来登门道谢。”

  萧满心满意足回到房间收拾好东西,心满意足地背着背包离开了四合院。

  她双手紧紧抱着长木盒,手心不断抚摸着上面雕刻的图案,直到现在她还感觉像是做梦一样。

  她真的没想到唐熙煜突然像是脑子开窍了一般,昨天还苦苦求他他都一直不松口出卖,万万没想到,一个晚上时间,他居然答应送她一副作品。

  “真是好东西啊,就连这小盒子都不一般。”萧满边摸边感叹,“看看这上面的雕刻,线条流畅,花卉娇艳欲滴,那条似要飞上天的龙栩栩如生。真的是一副绝世佳作!”

  萧满足足摸了五分钟,才收起来紧紧抱在怀里,踏着欢快的小步伐前往机场购买回去的票。

  机场的人流如潮水般,不断往机场内侯庁拥去。萧满站在这人满为患的人群中,差点被挤成压缩饼干。

  该死!她忘记现在这个时间是机场人流高峰期,现在她的处境就是寸步难行!

  “不要再挤了!!啊——”萧满的脚硬生生被人踩了一脚,痛的她差点直接飙出眼泪。

  她这小身板实在无法斗得过这些人高马大的人群,只好自己退出人群,等人少一点再做打算。

  可就在她刚挤出人群外时,突然肩膀被人狠狠撞了一下,手中的小木盒哐当一声掉落在地。

  萧满的身体旋转一圈,脚步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在地。

  “对不起对不起!您没事吧?”对方见撞到人,连忙伸出手扶住她的身体,连连道歉。

  萧满稳住身体,回以一个微笑:“我没事,谢谢。”

  路人行色匆匆,见她没事后,也不再做过多停留,跨步快速往机场内走去。

  萧满弯下身伸出手刚捡起被撞倒在地上的小木盒时,从小木盒内散落出来的东西迅速映入她的视野中。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

  萧满猛地捡起那一大块布料给摊开,面前这块洁白的布料上面根本没有刺绣的针迹,而是一副绘画作品!!

  是一副画就算了,可偏偏这幅画画的并不是什么景物画,更不是什么鸟语花香的图案,而是一个人!

  而这个人偏偏还是她!!

  画布上全部都是以毛笔绘画而成,没有色彩,只是一副白描图,画布上的人物坐在一颗巨石上面,一手撑着脑袋,头微微仰着,双眸紧闭,嘴巴微张,正呼呼大睡,像是生怕别人看不出这个人在睡觉似的,居然还在她的脑袋上方画了好多睡觉‘Zzzz’的符号。口水还从嘴角缓缓流下来,一地上的水渍。

  因为对方画技熟稔,线条流畅,人物动作,神态等相关细节描绘的栩栩如生,宛如是萧满孪生姐妹,简直一模一样。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这……画布上的这颗石头,这个景物……

  这不是她昨天在后山,听了一晚上唐熙煜拉二胡曲的画面吗??!

  难道这是唐熙煜画的?!

继续阅读:第6章 围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的锦绣星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