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和尚相公受惩罚
兮同2019-01-16 15:422,249

  鬼狐这一睡就睡到了天过晌午,当然和她做伴的还有神茶。她揉着惺忪的眼睛,打着哈气出来的时候,看到栏下一楼大厅的桌子上心月和东方玉正在聊得热火朝天。心月时不时的就会被东方玉逗得拿着个丝帕掩唇而笑。想来那个贱男是这方面的高手,就连一向心高的心月都被俘虏了。

  “我的天,那丫头怎么能笑的那么……那么撩人啊。”鬼狐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个死党,面对贱男时笑的没有自我的样子。她急忙跑到神茶的房间,拼命的去摇晃那个还在淌口水的家伙。

  “快醒醒,你这个猪……心月那花痴都快让人拐跑了,你还睡!”

  “不管啦,谁爱跑就跑,我的烤鸭不跑就好。”神茶一个翻身,撅着超级大屁股继续睡。

  “靠,你们都不理我,那我也不理你们了。”鬼狐一跺脚,嗖的一下没了影。

  清凉寺。

  一月中,除了初一和十五是对外开放日,其他的时候,清凉寺都清静的很。鬼狐害怕她明目张胆的去找释真,又会引来什么铜人阵,金人阵的。所以就隐了身形,悄悄的潜进寺院中来。

  可能是昨天的热闹喧嚣刚过,今天静悄悄的偌大寺院,反而让鬼狐浑身的不自在。寺门里侧有两个年岁不大的小和尚在站着打瞌睡。还有两个年级大点的,一人拿着一把扫帚有一下没一下的扫着院子里的落叶。也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

  “怀无,听说没,昨天释真师叔被师祖叔罚了。”一个有点鬼头鬼脑的小和尚一边虚晃着扫帚,一边凑近那个小和尚神秘兮兮的说着。

  那个小和尚也马上附和着;“是啊是啊,罚的好惨啊。三天不让吃饭,还要跪着写《心经》三百遍。释真师叔身上一点功夫都没有,师叔祖这不是想要师叔的命么?”

  “就是,就是。释真师叔平时对我们那么好,偏偏就讨不得师叔祖的欢心。”

  “谁知道呢,反正不管怎么样,释真师叔如今这样,都是昨天那个女人害的。哼,以后别让我看到她,不然看到一次打一次……”

  相公被罚了?鬼狐的火忽的一下就烧起来了。还三天不让吃饭,老和尚,你当我家相公是神仙啊?

  鬼狐直奔厨房而去,转了一圈也没看见释真。以前看见的那几个胖和尚倒是趴在灶台上呼呼大睡。一口大铁锅里还“咕噜咕噜”的冒着热气。‘相公现在肯定饿了’,鬼狐想着,错开厚重的木头锅盖一看。原来是这些和尚正在蒸包子。锅盖一错开,笼屉上的包子香气四溢。鬼狐从袖子里拽出一方手帕,也是七彩云纱的料子。跳着脚从笼屉上捡了五个包子,然后包仔细了,小心的揣到到怀里。

  鬼狐反正是隐了身形的,一般的肉眼凡胎的人是看不出来了。所以她肆意的在寺庙里窜上窜下,把能藏人的地方都翻了个遍,也没有看到她心心念念的相公。不仅气急,甚至想去抓个和尚拷问一番。鬼狐累的坐在寺院里一棵最大最高的菩提树上一边凉快,一边观察清凉寺还有哪里能关人的。突然寺院后墙上一个紧锁的门引起了他的注意。那个门通向清凉寺后面的山,起初鬼狐只是以为那是寺院的后门呢。可如今看见上面赫然落着的大锁,她觉出了蹊跷。

  她一个翻身,跳出后墙。看见高大的石墙后面是一个深深凹进去的天地。仿佛那座山被什么巨大的怪兽给咬掉了一口似地。凹进去的地方接收不到阳光,生长着厚厚的藓,潮湿又阴暗。在最最里面有一个小小的石屋子,即使在如今正午的天空下,也是隐在暗处,不仔细看都不能发现。鬼狐心里一惊,急忙掠身过去。石屋子四面只有一个一尺见方的透气窗户,一扇门上倒是没有落锁。里面传来低低背书的声音。

  鬼狐看看门,还是从透气口飘身进入石屋子。石屋子四面空空,只有一个矮矮的石头桌子。释真正双膝跪在在一盏小煤油灯下用功默书。灯油可能是劣质的,冒着黢黑的烟。豆大的火头时不时的还蹦一下,会溅出一滴热油烫到释真的手上。

  “……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释真垂着头,一边低低背诵着《心经》,一边字体工整的在宣纸上写着。旁边的桌子上已经摞了高高的一沓写完的宣纸。

  鬼狐突然眼睛有点酸涩,她好像从来没有这样仔细的看过一个男人。昏暗中的释真,只有他的眼睛最明亮,此刻却被油烟熏得双目赤红。这个男人虽然是菩萨随便赐给鬼狐的,但他的一举一动就是让鬼狐心疼。而且,‘心疼’这个字眼真的很新鲜,鬼狐以前从没有心疼过。

  突然“咕噜噜”几声响,释真放下手里的笔。他揉了揉肚子,又拍了两下,继续写起来。鬼狐不忍,现出身来。突然出现在石屋子里的鬼狐让释真吓了一跳。他若不是跪的太久,双膝已经麻痹,说不定会直接跳起来贴到墙上也说不定。

  “不要害怕,是我啊,相公。”鬼狐尽量用最温柔的语气和释真说话。说着,从怀里掏出手帕,讨好的送到目瞪口呆的释真面前。“相公因为我受罚不能吃饭,我特地从厨房拿了包子,快吃吧,还热乎的呢。”

  “女施主,你怎么进来的?这里是寺院的禁地。只有犯了寺观的弟子才能进入。”释真眨巴眨巴眼睛,不去看包子,只是看着鬼狐。看着看着,觉得这女子怎么这么眼熟呢。直到这一刻,他才想起那次奇妙的妖界之行。想起那个一脚把自己踢回人界的妖界公主。白天初见时,寺院吵闹,他又有天生记不住人的毛病。所以现在他才后知后觉的晓得,原来叫自己相公的就是那个没人娶,脾气又大的公主。

  “我又不是你们寺院的弟子,当然不用犯规也能进的来啊。快别说话了,先吃包子。”

  释真光光的头僵硬的转了转,收回飘出的神思,结巴着:“女施主……小僧正在受罚阶段,不准吃东西的。”但喉咙却是不由自主的涌动了一下。

  “我不说,相公不说谁又知道呢?”鬼狐拿起一个包子扯过释真的手就放上去。

  “头上三尺有佛祖,我怎么能自欺欺人呢?”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细心温柔小相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女,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