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醉酒梦话知多少
兮同2019-01-16 15:422,327

  “在下东方玉,一个闲散游仙。各位美人呢,又是哪家的精怪。”东方玉伸手正正发冠,整整衣袍,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他初见,可能不晓得这些丫头特殊。但如果一路背出来还不知道,自己那闲散仙人的名号就是浪得虚名了。

  可惜,鬼狐早已给他打上了‘贱男’的标签,在她眼里,东方玉无论怎么捯饬自己也还是那个贱样子了。

  “我是妖界的公主,鬼狐。”鬼狐抱着双肩自我介绍。

  “啊,原来你就是那个八千岁,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啊?”东方玉一副吃到死老鼠的嘴脸。

  鬼狐跳上前就要开打,神茶一把拽住,“为这儿等小事动怒犯不上。嘿嘿……嘿嘿……我是桃止山东方鬼帝的女儿,神茶。”说着一拳挥出,“妈的,这就是你让我当垫背的下场。”

  东方玉冷不防被凑了个乌眼青,一个踉跄差点没坐地上。

  “我是月宫月兔的女儿,蒋心月。”心月说着急忙扶起东方玉,然后拿出一瓶药膏,递给他:“快抹上,立等见效,消淤止痛很好。”

  东方玉憋气的接过药膏,胡乱的涂抹上,心里暗嘀咕‘乖乖,我说这三个人气势怎么感觉非同一般呢,原来竟各个身份显赫啊。’

  “我们现在认识了,那可否赏脸一同共进晚餐呢?”东方玉抹完药膏,就换上执绔公子的嘴脸。面皮上似笑非笑,眼睛如一碗混沌汤那么浑浊。

  神茶一听吃饭,立马很没骨气的站到东方玉身边,也忘了刚才刚把人揍了。鬼狐却是在三丈外不动弹。“我才不去,我还要去救我的相公。”

  “哎呦,臭狐狸,你想相公想疯啦?你家相公在寺庙里,寺庙在山上,山就在这儿也跑不了,你急的什么劲。吃饱喝足再来抢,不是更好?”神茶眼见着这一顿饭从中午拖到日暮,还没吃到嘴里,她是真的要扛不住了。

  心月其实也着急,但碍于东方玉在跟前,她的淑女形象可是一定要维持的。所以她微笑着没动。

  “对哦,我怎么没想到。”鬼狐挠挠头,回首看看山上紧闭着的庙门。相公跑不了的,来日方长么。

  于是四人向城中最大的酒楼进发。

  悦来酒家,好没创意的名字。鬼狐看看门楼上的招牌撇撇嘴。神茶已经坐在里面的桌子上点菜了。只有心月莲步轻款,步步紧随着东方玉的步调走到桌子边。

  “小二,红烧狮子头,粉蒸蟹黄爪,水晶大肘子,香嫩小乳猪快快端上来。”

  小二一见店里来了重量级的吃货,看腰上荷包还是鼓鼓的样子,肯定是不差钱的主。另外三位更是是衣着光鲜,犹如天人。于是小二殷勤了。“四位一起的么?本店今日还有特色小羊排,还有养颜的冬菇汤……”

  “统统拿来,统统拿来。”神茶不耐烦的摆手。

  “最好的酒来两壶。”鬼狐高声加了一句。

  剩下两个倒是默契的很,片语没有。心月是想说又不忍破坏自己的形象。东方玉是根本就无话可说了。碰见这两个丫头,他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小二一道菜一道菜的端来,满满的香气引得他们食欲大动。神茶积攒了一天的力量终于爆发出来。旋风筷子,在各个盘子之间飞旋。她只有在这个时候,伸手是最灵巧的。鬼狐当然也不甘示弱,吃相虽然好一点,但扳起酒壶喝酒的架势彻底震到了东方玉。只有心月还在痛苦的忍着,忍着。

  东方玉目瞪口呆的看着桌子上仅剩自己筷子间的一片冬菇,那还是他从最开始夹起来的。然而最后还是“吧唧”一声掉在桌子上。

  心月摸着“咕噜噜”叫唤的肚子,发誓以后再装淑女就不是人。

  神茶饭饱了,满意的瘫在椅子上打着饱嗝。

  鬼狐酒足了,笑的乖巧又可爱。她总是这样,每次喝醉酒都是感觉回到小时候的样子。窝在猪姐姐(小罗干娘)的怀里,馨香又温暖。

  东方玉看到鬼狐原来也有这样娇憨的一面,心里某根弦突然绷得很紧。如果之前的搭讪是为了找乐子。那现在的心跳绝对是情动了。他找了家最好的客栈,要了几间上房,依次给几个姑奶奶安排好。鬼狐这会儿特别听话,特别配合,让她进房间就进房间,让她脱鞋就脱鞋。一句话没有,只是腮边那一个梨涡始终不消减,看的东方玉心里那跟弦越绷越紧。

  午夜,东方玉悄然出屋。挨个探查了一下她们三个,发现都睡的很熟。于是他行动了。

  大摇大摆的走进鬼狐的房间,来到她的床前,借着月色看着睡的香甜的鬼狐。东方玉也说不清自己怎么就做出了半夜摸进女孩房间的下流事。但他绝对是没有恶意,就是想好好看看那个白日刁钻又泼辣的丫头,睡着是个什么模样。

  鬼狐睡觉的姿势……极其不雅。四仰八叉的,胳膊腿都伸的很开。被子就是个多余的东西,被她踹到了地上。撅着的小嘴,突然吐出一声“贱男”。让东方玉抓着捡起的被子差点蒙到她头上捂死她。不过接着,他就笑了‘这丫头连睡着都想着自己呢’。

  东方玉把被子轻轻地盖到了鬼狐身上,收拢了她炸开的胳膊。

  “猪姐姐……不要告诉爹爹小狐狸又喝酒了哦……”鬼狐循着温度,把脸枕在东方玉的手上。那也是鬼狐小时候的习惯。因为她那时候很小,小到只有别人的一只手大。所以她小时候绝大部分都是在别人的手上度过的。

  手上温热润滑的感觉让东方玉浑身一震,他风流不羁不假。但这样温存,细腻的感觉还从来没有过。看着娇俏睡颜的鬼狐,他暗暗惊喜。同时又庆幸,幸亏这丫头至今没嫁出去。不然以他三百来岁的年龄又怎么能和八千岁的小狐狸相遇呢。

  “小和尚,你是菩萨赐给我的相公,不许跑……不许跑。”鬼狐突然又蹭了蹭东方玉的手,小手更是紧紧的抓牢了东方玉的衣袖。

  东方玉的俊脸刷的就紫了,这死丫头梦话还真是多啊。他气哼哼的抽出鬼狐脸下的手,和被她拽住的衣袖,反身就走。门被“嘭”的一下,弄出了好大的声音。鬼狐俩眼眨巴眨巴“嘿嘿”的坐起来。贱男果然是贱男啊,半夜摸进姑娘房间的不是贱男又是什么?在鬼狐的脑袋一枕到东方玉手上的时候,她就醒了。毕竟那触感陌生,味道也是特别。鬼狐拍拍脑袋,人间的酒喝多了,原来还有头疼的毛病啊。身子一歪,这回可是睡的死了。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和尚相公受惩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女,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