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好事多磨师傅阻
兮同2019-01-16 15:421,876

  “啊!!和尚?”

  “我的娘呀,是他!”

  心月和神茶一起鬼叫起来。她们觉得本年度最震撼的事莫过于此了。

  鬼狐一时间竟腼腆了,搅着十指羞怯的小声道:“观音菩萨赐的,怎么样我都要认下的。”

  “你去求菩萨赐你相公?”本来神茶还想去求菩萨天天能吃到好吃的呢,现在她是连退几步,一直退到东方玉身后,觉得还是蹭顿晚膳来的实在。

  “嗯。”鬼狐又不让大家失望的点了下头。

  这回东方玉可是真的要晕倒了。这么个古灵精怪的小美人居然恨嫁恨到去求菩萨的地步?若是连个黝黑的和尚她都不嫌弃,那刚才还骂自己贱男干吗。顺水推舟不是更好?

  白影一晃,观音菩萨出的殿外,走下莲花宝座。一手净瓶,一手拂尘,虚怀仙风。

  “鬼狐。”轻轻的一声唤,仿若醒世的钟鼓。院子里的众人马上恭谨了神色,细听教诲。

  “我无意与你心愿,却无奈缘分来的突然。良缘,孽缘天机不可说。望好自为之。”菩萨说完,拂尘一摆,莲花宝座自行接过她越过众人直往西天而去。

  众人被观音说的云山雾绕的,一头雾水。就那个‘好自为之’听明白了。

  鬼狐才不管那些,上前拽了小和尚释真就走。

  “女施主……女施主要意欲何为?”释真一副惊恐的模样,回头望着已经黑了脸的师傅,表示自己真的很无辜。

  鬼狐大咧咧说道:“你现在是我相公了,我当然是带你去见我的父母啊。”

  “放肆!”一声断喝吓得鬼狐一个激灵,回头看见是一个面黑的老和尚在吓唬她。“佛门重地,岂容尔等在此胡闹。释真是我的弟子,何时成了你的相公。一个女儿家,光天化日之下强拽男人手,礼法何在?”

  鬼狐不解的看看手里攥着的解释厚重的大手,这样握一握就是不合礼法么?爹娘没说过啊。

  “他是观音菩萨赐给我的,你们都看见的。呶,就在那个殿里,我说‘菩萨,赐俺个相公吧’,他就从天落在我怀里了。你们难道连菩萨的话都不听了么?”鬼狐紧了紧手,手里的大手就拼命的要挣脱。鬼狐一个厉目瞪过去,释真吓得不敢再动一下。

  师傅说‘女人是老虎’,他觉得眼前这个比老虎还可怕。不过看她发若流苏,脖颈处的肌肤细致的就像主持用的细瓷茶盏。一双黑色的瞳虽然吓人,却澄澈的泛着流光。‘老虎也是最好看的老虎’。释真在心里下着定义。

  那个老和尚气的浑身乱颤,声音都不觉得哆嗦了起来。“菩萨……今天是来给没有孩子的夫人送福的,哪里是给你这荒唐的丫头送相公的。再说释真能在那个时候落在你身上,纯属……纯属巧合。”

  “巧合既是缘分,师傅。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我们前世肯定什么都没干,光回头看彼此了,所以今生才会相抱入怀。”鬼狐书没读过一天,但谁叫人家活得时间长呢,所以这些歪理邪说,她是张口就来。

  “陈茶,心月”鬼狐不等老和尚发难,回头一个温柔的软音:“相公……我们回家了。”

  “呕……”无良姐们发出的声音。

  而在一旁的东方玉恨不得把刚才踢小和尚的那只脚给剁了。那是有多贱的脚啊,偏偏那个时候,对着那个殿门就那样把他给踢进去了。早知道,自己跳进去不就好了。

  “十八罗汉,三十六铜人,七十二金人列阵,不能让这她们把释真带出清凉寺!”老和尚终于怒了。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玩拉拉扯扯的剧码,当他是死人啊。

  院子里,哗啦啦的跳出一百来号光着膀子的和尚。虽然颜色有异,但一样的是都练就一身突起的肌肉。看着很有视觉冲击。

  那三个女人从来都没见过这么多男人一起这样亮相的,不觉的都看呆了。

  东方玉一看她们那样,肺子都快气炸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发花痴呢。佛家的铜人阵已经享誉六界了,更别说还有个金人阵。他急忙出手如飞,控制住三人。然后打着哈哈的掰开鬼狐手里的释真,双手送到老和尚面前,“嘿嘿,内人顽皮……顽皮。一场误会……误会。”

  说完,一手一个,还剩个最胖的。东方玉咬咬牙,憋着一口气矮身背起神茶,四人踉踉跄跄的出了清凉寺。

  一直到了山脚下,给东方玉累的实在是一步也走不动了。把鬼狐轻轻放到地上,再一松手把心月放下来,最后“噗通”往后一躺,也不管后背还有个山一样的神茶。

  时间一到,她们三人身上的禁制自动消失。

  “你会法术?哪届的?”鬼狐一把拽起东方玉的脖领子,看着风度全无,衣衫褶皱的贱男,凶巴巴的问道。

  神茶这会儿终于缓过气来,一脚踢开身上的东方玉,“妈的,压死我了,当我是你家棉被啊。”

  只有心月一副小女儿态,娇滴滴的上前矮身:“多谢公子带我们下山。”

  东方玉伸手摸向还拽着自己衣领的鬼狐的小手,嘴角又开始要歪。鬼狐一个恶心的抽出,躲出三丈远。‘乖乖,原来真有天生看见就讨厌的男人。’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醉酒梦话知多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女,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