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白秉昭
苏三2019-01-23 12:414,269

  伊十景也没有再说话,只是安静坐着,大约是太阳好顾甑开车又稳,伊十景一觉睡醒的时候已经到了,日落西山,刚入秋,小镇落满枫叶,显得很宁静。

  顾甑并不在车上,伊十景醒来下了车,在镇子里随便走动了一下。

  宁非镇被群山环绕,小镇又抱水而建,很有钟灵毓秀的气氛。

  顾甑把车停在镇子口,伊十景下了车朝镇子里走,没走几步却看见了白平乐,夕阳渐落,水塘边有个老太太在洗衣服,双手冻得通红,白平乐正在一边帮她拧衣服。

  白平乐并不认识伊十景,伊十景走过去,走近了刻意搭话:“天凉了水也冷。”

  “是啊。”白平乐笑,他虽然已经大学毕业,接手过一点白秉昭的生意,但笑起来很有学生气,一点没有商人的市侩感。

  “你哪个大学的?”白平乐随口问:“跟朋友来旅游?”

  伊十景没有回答,正想着顾甑从镇子里出来了,正好看到伊十景,笑着道:“你睡醒了,好能睡。”

  顾甑完全不避讳白平乐,走近了笑笑道:“白先生。”

  “称不上先生,我比顾律师小,顾律师叫我名字就好了。”白平乐见了顾甑却没一点儿讨厌的意思,只是很明显地他在躲避顾甑,说完话就抢着帮老太太端装了衣服的木盆要走。

  伊十景本来想拦住他,顾甑却轻轻摇摇头,示意不用。

  等白平乐和老太太走远了,顾甑才道:“他比我来得早。”

  “你怎么知道?”

  “我来的时候就看见他车停在外面。”

  “哦。”伊十景道:“你是为了避嫌不跟白平乐说话?”

  “不是。”顾甑淡淡道,说完又道:“请你吃下午饭吧,吃了饭我们就回去。”

  伊十景有点讪讪的:“我今天只睡觉了,都没帮你什么忙。”

  顾甑笑笑:“还有下次,这个镇子的豆腐花还不错,去尝尝。”

  伊十景跟着顾甑往镇子里走,已经是秋收过的时间,镇子里的人都很悠闲的三三两两在路边上聊天打牌,相比较起城市里的喧嚣,镇子里的宁静简直是与世隔绝。

  一直跟顾甑走到一家二层小洋楼外面,顾甑才停下,门口挂了‘农家小院’的牌子,左右都看起来像是农家乐。

  刚才的老太太从门里走出来,看样子是要去串门。

  “吃豆腐花啊?”老太太问道。

  “是,两个人。”顾甑回道。

  老太太笑眯眯又往回走,顾甑和伊十景跟着进去,院子不大,但种了蔷薇花和一些果树,柿子树上的柿子红了,挂在树梢上颤巍巍的,蔷薇花也零星开着。

  院子里的衣架上晾了衣服,只是不见白平乐。

  老太太招呼顾甑和伊十景在椅子上坐下,就进了厨房。

  “你今天来找谁?”伊十景小声问。

  伊十景才一问,老太太突然高声道:“能吃辣么?”

  “可以。”顾甑回道,又问伊十景,伊十景点点头。

  没一会儿,老太太端出两只瓷碗装的豆腐花,白白绿绿,看着很有食欲,顾甑吃了一口,笑着问:“镇子现在还挺好,做旅游不错。”

  “是啊。”老太太笑:“都是杜家小孩儿有出息。”

  “杜家?”

  “对啊。”老太太撩着门帘笑:“刚才平乐那孩子跟我说,你们是来问杜家事情的。”

  伊十景有点讪讪的,顾甑却笑了:“是。”

  “吃吧,你吃着,我给你说,凉了就不好吃了。”老太太招招手又放下帘子。

  白秉昭是潮汕人,来本市的时候操一口潮汕话,他家境殷实,有一个性格温和的妻子,在随后的几年里他才逐渐改变口音,做生意是个好手,他很有眼光,随着几个子女的长大,白秉昭的家产也越来越多,再到后来年纪大了,白秉昭开始做慈善,大大小小的活动里都有他的影子,报纸新闻说到白秉昭都是溢美之词。

  白秉昭的大女儿,性格叛逆,学习优秀一切都好,本来订婚的是她的青梅竹马,对方与白家的家底旗鼓相当,但她却意外在路边摊吃馄饨,被人欺负,又被同为小混混的杜明汇救了,杜明汇认识白秉昭大女儿的时候,正是贫穷的时候,人染一个黄头发,穿着破洞的牛仔裤,还在学古惑仔。

  杜明汇家境非常一般,父母都是小镇本地人,男婚女嫁在一起后,家庭和乐,虽然穷困,却一切都好。杜明汇少年习性不改,一心想去看看市区的繁华,瞒着父母,搭了车就离开了小镇。

  后来再回来,当年质朴会脸红的小孩子已经随口说脏话,偷鸡摸狗,人黑瘦的不像样子。

  小镇的人并不多,流言蜚语是饭后调味。

  杜家父母很快就知道了杜明汇在小镇人的眼里是什么样子,勤勤恳恳一辈子的父母跟杜明汇红了脸,杜明汇与父母吵了一架,又到了市里。

  他在市里为了吃饭,去工地上搬砖搭手脚架,一天结束,不过百余块钱,他拿着钱,走过灯火通明的市区,二十多岁的年纪,除了‘年轻’,一无所有,他本来想照旧去吃一碗馄饨,却遇到了白大小姐。

  言语挑衅的女孩子,坐在馄饨摊子前,像一只炸毛的白孔雀。

  杜明汇已经很久不再当混混在街头打架,远远看着白大小姐,一瞬间心里一动,冲过去将她护在身后,那天对方人多势众,杜明汇挨了几脚,但好歹带着白大小姐走了。

  人走到城墙下,明明灭灭的灯火里看白大小姐,更觉得骄傲又好看,那是他的生活里从来没有出现的女孩子样子。

  他蓦然心动,想学着电视里的情节伸出手跟她握握手,一伸出手才发现自己的手脏兮兮的,食指破了皮血淋淋的,视线再下移,就看见油腻的短袖和破洞牛仔裤,大拇指露在鞋外面,像一只丑陋的蛤蟆。

  杜明汇的自卑铺天盖地塌下来,几乎砸断这个少年的脊梁。他像是挨了两耳光,局促不安地站在原地,夜里的凉风吹过耳垂,他已没了再去看面前女孩子的勇气。

  “你叫什么?”白大小姐问。她声音清脆又爽朗,带着惯有的傲气。

  “杜明汇。”杜明汇道:“杜鹃的杜,明白的明,汇聚的汇。”

  白大小姐一下子笑出声:“谁问你那么多了。”

  杜明汇被她小声吸引,一抬头看见她的笑脸,不由自主也跟着傻笑起来。

  两人分开,第二天杜明汇的运气就来了,项目负责人在工地指名道姓找到杜明汇,让他负责一个小工程的监督工作。

  一级一级,一阶一阶,杜明汇的头发褪完了之前染的红色,黑发柔顺,性格也爽朗起来,逢年过节总是回家坐坐,大包小包提一堆,小镇里有出息的孩子,杜明汇绝对算一个。

  他渐渐的年龄大了,媒婆踏上门,杜妈妈高兴得合不拢嘴。杜明汇已渐渐长大,褪去了少年的暴躁和风发意气,听着杜妈妈的意见也去见过几个女孩子相亲。

  女孩子都是小镇上或者小镇附近上的,还没开口已经先红了脸,低垂着头不敢看杜明汇,水光照出女孩子娟秀的脸,那些相亲的女孩子里,他随意挑上一个,都会是个贤妻良母。杜明汇看着,却都觉得一个样子,再漂亮的女孩子,都消不去他自己心里的那抹白色影子。

  终于在相四个后,杜明汇与家里说暂时不想结婚,他父亲开明也就答应了。

  杜明汇决定去找自己喜欢的女孩子,那天早上他离开小镇的时候,朝阳才起,湿漉漉的雾气弥漫在小镇里,一切都清晰明朗带着湿润的暖意。

  杜明汇这次去市里,却因晚上打瞌睡倏忽,导致一层楼被烧,虽然工人都没事,但毕竟不吉利,上面追究错误,一层一层问下来,杜明汇被推出去顶罪。

  杜明汇到与项目合作的公司去时,一走进大理石的办公楼,凉气从脚底直直窜到脑门儿里,他一下子就突然想退。

  正想着,身后有人道:“哎,好巧啊。”

  杜明汇一转头,白色的影子一下子又成了具象,他看着面前的女孩子,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哦~就是你烧了楼?”白大小姐笑起来,却没什么责怪的意思,又打量着杜明汇,笑道:“我爸办事还挺靠谱,怎么样?最近好么?还有没有去打架啊?杜……杜……”她已经想不起他的名字了。

  “杜明汇。”他替她补全自己的名字。

  “哦。”白大小姐笑起来:“哈哈哈,是,杜明汇。”

  他看着白大小姐,从她职业的妆容上,猜了猜,才轻声道:“白总经理……”

  “我爸。”像是一锤定音,杜明汇不敢再奢望了。

  “哦。”杜明汇轻声道:“我的事,谢谢啊。”他几乎是失魂落魄,他意外得到的一切筹码,不过是对方的随意给予。

  “不用谢。”白大小姐道。

  杜明汇一时间忘了自己是要去找白秉昭说情的,愣愣就朝外面走,走了没几步白大小姐追出来喊住他,他转身看着白大小姐,神情可怜的像只流浪狗。

  “我爸说这次确实是你疏忽,但也不算是全责,如果你愿意,可以来帮我爸做事,抵一下钱。”

  “好啊。”他求之不得。

  白大小姐笑起来,露出白净的牙齿,她那么干净,骄奢的时候都是可爱的,像一颗珍珠,杜明汇像个虔诚的信徒,在她面前只有皈依的份儿。

  杜明汇像是白捡了一个便宜,从此跟着白秉昭做事情,他年轻,做事果决又狠,很得白秉昭信任,也渐渐地,杜明汇与白大小姐熟稔起来。

  他喜欢白大小姐几乎是公开的秘密,每当有人打趣说起,杜明汇只是笑,不点破也不阻止。

  杜明汇喜欢吃豆腐花,在市里他吃了很多地方的豆腐花,总觉得比不上小镇的,小镇磨豆腐,用的是山上的泉水,种的豆子也不是转基因,他喜欢自己舒服的小镇,他总想着带白大小姐到小镇游一圈,可是他不敢。

  他只是偷偷看着白大小姐,一见她他就笑,他的喜欢,是个二十多岁男孩子懵懂又纯粹的喜欢,他清楚自己的身份,他看她,像是看一弯明月。

  直到白大小姐与自己的青梅竹马因矛盾而决定老死不相往来,他陪着她散心,听她絮絮叨叨数青梅竹马的错,他喜欢他到了心坎儿里,他听不见她话里的男人,只是心疼她的眼泪和唾沫星子。

  他在陪着白大小姐在商场血拼了两天后,他终于决定带她回自己的小镇,只是去吃一碗豆腐花。

  白白的豆腐花,青绿色的葱花,又甜又咸。

  白大小姐虽然意外,也答应了,他们两个人回到小镇,小镇上的人都像看仙女一样看着白大小姐。

  那时节天朗风清,云闲散的像棉花糖,雾气萦绕在山顶,湖面青绿映出蓝幽幽的天,一片树叶飘进水里打破宁静。

  白大小姐突然开口:“我们结婚怎么样?”

  她吃了一大口豆腐花,被烫的眼眶发红快掉眼泪,说话的时候含糊不清,像是他做的梦。

  他爱吃豆腐花,每一个相亲的女孩子都来跟他吃过豆腐花,他曾经奢望能跟她来吃豆腐花,他的奢望只到那里,却不想被她一下子推进了这么多。

  想了好半天,他笑起来:“好啊。”

  怎么不好呢,美人钱财两相齐。

  杜明汇并不确定这是不是她的心血来潮,没有敢告诉家里人,只是第二天又带着她回了市里,她比以前更骄横了,缠着他去吃路边摊,缠着他说长说短,缠着他逛街玩闹。

  直到有天,白秉昭喊杜明汇到办公室,严厉的责问下,他说出所有来龙去脉,意料之外的是,白秉昭并没有过多苛责,甚至是默许了。

  后来杜明汇碰到的好项目越来越多,周围的人看眼色更顺着他,他越走越顺,最后顺其自然,娶了白大小姐,自立门户,在地产方面数一数二。

继续阅读:第6章:杜明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疯起来连自己都催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