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杜明汇
苏三2019-01-24 23:093,271

  日落西山,豆腐花也吃完了。

  伊十景坐着看着顾甑,顾甑也不说话,只是下意识摩挲着自己的表盘,蓝宝的表盘看上去精英气十足。

  老太太说的话里杜明汇并没有什么问题,贫穷出身,凭着自己的才能一路扶摇直上,得到白秉昭的看重,人生顺利走向巅峰。

  只是,总觉得有问题,白平乐不会平白无故引着顾甑来听老太太说这些。

  “听您说,杜明汇是个好人?”顾甑突然问。

  老太太笑眯眯走出来,收拾了两人的碗,笑道:“谁说不是呢,其实我们这个镇子的交通并不是很便捷,一直都是靠天吃饭,就种种大豆小麦玉米之类的作物。后来杜家小子出息了,常带着人回来转转,后来又开发什么旅游,不过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旅游并没有办起来,但是也差不多了,他出资给修了路,镇子现在也有时候会有人来玩几天,我这儿的豆腐花在镇上是最出名的。”

  “你……家里人呢?”伊十景问道。

  屋子里空荡荡的,只有一只很肥的猫咪在台阶上趴着睡觉。那种安静,像是时间融成了一汪水,激不起来一点儿声音。

  “他们都在城里打工。”老太太叹口气:“都不大爱回来,都觉得城里好,热闹。”

  伊十景自觉说错了话,吐吐舌头安静坐着。

  顾甑问道:“豆腐花确实很好吃,您没考虑过去到市里去卖豆腐花?”

  老太太脚步一顿,也不回头,笑笑道:“我一个黄土埋到脖子的人了,还跑那么远干什么呢,在这儿待了几十年了,也待惯了,人老了,不愿意出去丢人现眼。”

  顾甑不说话了,靠着椅背像是在想事情,想了想,他又寒暄了几句,开了豆腐花的钱,又额外多给了一点,老太太像是已经习惯了多给,也并没有怎么推让就收下了。

  走出老太太家,门口的猫咪像是讨厌陌生人,冲着伊十景不怎么友好地突然叫了一声,老太太闻言出来,看着伊十景也只是笑笑,目送他们出了门。

  两个人在路上走着,还是有点引人注目,伊十景和顾甑都不说话,两个人一直走到镇子口,上了车,汽车发动,掉了头往市区走,伊十景才长长舒一口气。

  “怎么了?”顾甑笑着看她一眼。

  “这个地方给人感觉怪怪的。”伊十景顺口说道。

  小镇抱水又被山围绕,在镇子里感觉时间彷佛都过得慢了很多,有一种很怪异的感觉,只是一时半会形容不上来,伊十景只觉得离开了,才慢慢放松了一点。

  顾甑没有发表什么看法,只是专注的开着车。

  “你说这个杜明汇算不算白秉昭的马仔?”伊十景突然问道。

  “马仔?”顾甑正在想事情,被她一问怔了一下,笑起来:“不知道。”

  “你做律师还真是口风严实,什么都不发表看法,什么都不说,只是自己打着自己心里的算盘。”

  本来伊十景以为说的这么重顾甑肯定会反驳或者不高兴,睡着顾甑只是道:“职业需要。”

  干巴巴的话,像是公关用语。

  “那你明天要干什么?还是走访?”伊十景又问。

  “嗯。”顾甑点点头。

  “走访谁?二女婿?白秉昭的小女儿?据我所知,白秉昭的小女儿身体一直不大好,在家静养,没几个人见过,白秉昭应该不会让你见的。”

  “那就不见了呗。”顾甑笑起来:“案子其实已经差不多了。”

  “你相信白秉昭?”伊十景突然问道。

  “为什么不信?”顾甑看也不看伊十景,漫不经心道:“他是我的委托人,我靠他吃饭。”

  “也是。”伊十景笑:“成年人的世界,果然没有什么是容易的。”

  顾甑不说话了,只是淡淡笑了笑,稳稳开着车,他开车的技术很好,伊十景坐着一点不觉得晕车,她侧头看着顾甑,被顾甑怼了一下,她心里莫名有点生气,转而一想又觉得自己莫名其妙,两个人并没什么关系,本身就不需要附和地说话。

  太久没人陪,伊十景觉得自己大约是碰到一个人,就下意识想跟他多说几句话,快速地熟悉起来,这种感觉不太好……

  像是一个不怎么有脸皮的女孩子去贴一个并不喜欢她的男生。

  伊十景想要的人际关系是各取所需互不麻烦,一直好好的坚持着,如果不是因为白秉昭,她也许不会再碰到顾甑。

  “你去哪儿?”顾甑问。

  “嗯?”伊十景还在算着自己的小九九,被问问题冷不丁愣了一下。

  “我说你住哪儿?我把你送回去。”

  伊十景想了想,报出一个地名,随后两人都不说话,车上高速的时候,天气基本全黑了,车灯照出的小光束里,看起来有些雾气蒙蒙。

  伊十景发了会呆,发现睡不着,又没事找顾甑搭话。

  “你今天是为了吃豆腐花?”

  “当然不是,我是打听一点杜明汇的事情。”

  “你也没怎么打听啊。”伊十景觉得好笑:“你别说我睡着的那会儿你就打听完了?”

  “是啊。”顾甑道:“伊小姐真聪明。”

  “得了,谁知道你打什么小九九算盘。”伊十景说话的口气并不冲,只算是开玩笑。

  顾甑道:“其实也不算是,我刚才说的,案子其实本身就没有什么好走访的,中间确实存在一些事情,但其实是中间的沟通有些问题,加上白秉昭本人你也知道,他做慈善很有名,也有些关系网,几年前,他就能一手提拔杜明汇从个小流氓成现在的样子,他本人是有些手腕的。”

  “你是怕他?”

  “哈哈。”顾甑笑出声,继续道:“做生意的人,没几个是不聪明的,白秉昭手里肯定不是全部干净,但是他后续做的收尾工作很好,是有不对的地方,但是并不是很严重的事情,捅出来,最多是罚一点儿款,把他拘留一段时间。”

  “你自己都有主意了……”

  “是,接这个案子的时候我就有主意了,不单单是我,公司里的人也这么觉得。”顾甑说完,大约是觉得自己说的多了,一时间沉默下来。

  是了,白秉昭,一个出名的大善人,跟自己儿子像玩游戏一样的案子,几乎是一个有钱人的小游戏,白白掉到顾甑手里,谁说不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呢……

  “他们怎么说我,其实我并不怎么在乎。”顾甑突然开口,他开车提了一点速,车窗外的风景飞速朝后面跑去,伊十景开着车窗,觉得有点凉,这个时候顾甑说话,那种淡淡的声音更显得语气冷而凉淡。

  “伊小姐听说过我么?”顾甑笑起来,嘴角是嘲讽的样子,语气也变了,他道:“一年前的新闻,律师杀妻,说的就是我,可笑我一直帮着别人打官司,莫名其妙自己成了当事人。”

  伊十景有点心虚,道:“我听说是网上舆论……”

  “你说那些在网上一个字一个字敲出句子的人,他们有想过自己的句子汇聚起来是个什么东西么?以前我不大看,也不大关注,只是偶尔听同事说了,会感慨一下,幸好不是我。”

  “哈哈哈,人人都有侥幸心理,这不算是什么不对。”

  “是啊,人人都有侥幸心理。”

  伊十景觉得自己简直像是一个话题终结者,见顾甑又不说话了,想了想才道:“那你是打算就完事了?”

  “谁说完事了?”顾甑长叹口气:“开庭还有段时间,我手头也没其他的案子,再……”

  “继续走访?”

  “嗯。”

  “那你带着我吧,吃饭出行我们AA开。”伊十景说道。如果能在这个过程中抓到一点白秉昭的把柄也是不错,反正自己闲着也是闲着,大把的时间,人待的感觉脑子几乎都要退化了。

  “你平常没事?”顾甑问。

  “没事。”伊十景长叹口气:“我不是看看书就是刷刷剧,再没事就是去逛逛商场书店花店之类的。”

  “标准的文艺女青年啊。”

  “什么啊。”伊十景轻声道:“比较闲而已。”

  顾甑像是想起了什么,道:“你的病,要不要紧?”

  “不要紧。”伊十景笑:“只是偶尔这样子,我的主人格还是很厉害的,大多数时候都是我的主人格控制着我!”她说的元气满满,顾甑却淡淡笑了,顾甑自己也是歇业了一年,他名表那种无所事事的感觉,尽管其实也不算是无所事事,一年的时间,有半年他都沉浸在蒋白心的事情里,昼夜几乎颠倒,他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浮现出蒋白心的样子。

  蒋家父母本来很喜欢顾甑的,因为网上纷纷扬扬的舆论,蒋白心下葬的时候,蒋家父母直接拒绝让顾甑进灵堂。

  顾甑记得,那天是小雨,他在警察局接受例行询问,看着敲在玻璃窗上的雨滴,多年意气风发,他很少有失意落寞的时候,那天他看着雨滴划过玻璃,居然会有种想哭的情绪。

  “你在想什么?”伊十景问。

  “没想什么。”顾甑轻轻笑起来。

  黑夜真好,轻易就能隐藏起一个人的情绪。

继续阅读:第7章:杜明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疯起来连自己都催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