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宁春夏
苏三2019-01-29 21:313,662

  顾甑看着伊十景在厨房忙忙碌碌的做饭,她一个人待着不知道多久了,身上总有一种一个人待着的安逸感。

  顾甑想起蒋白心,蒋白心也不会做饭,律所同事随口的一句‘便当’‘顾律最近都忙瘦了’,她就担心的厉害,自己下厨烫伤了手,油将左手烫出三个小包,一起吃饭的时候,她总是藏起来,怕他担心她。

  其实顾甑经常应酬,如果不是自律的健身,早就胖的有两个那么壮了。

  顾甑想起蒋白心,又是长长的叹口气,蒋白心出事以后,顾甑身边只有唐寻礼和刑师是一直帮着顾甑的,顾甑这个人,虽然有时候心直口快,话多的不要不要的,但是他会记着别人的好,那种细细碎碎的好,他不说,但他全知道。

  顾甑正想着,伊十景道:“好了,去擦擦桌子。”

  顾甑一抬头,就见一个抹布跟凶器一样迎面飞过来,顾甑麻溜接住,擦了桌子去帮忙端菜,伊十景做饭技术很好,色香味俱全,顾甑肚子‘咕噜噜’叫一声,他也不觉得尴尬,直接偷吃了一口,伊十景看见了,想说他又觉得他压力太大不忍心,假装没看见。

  两个人吃了饭,伊十景送顾甑到小区外,见他打了车才又上楼。

  回到一个人的家里,伊十景莫名觉得太过于冷清了。

  吃完饭是顾甑主动要洗碗,碗和碟子洗干净了有秩序地放在柜子里,伊十景鬼使神差的走到厨房打开柜子,看着一排排碟子。

  一直蹲的有点腿麻,才觉得自己这种做法有点神经质,伊十景站起来抖抖腿,洗了澡换了睡衣躺在床上,正想睡觉,顾甑却发来短信:‘我到了,晚安,另外我想请你帮我约一下宁春夏。’

  案子明明已经算是结束了,顾甑却还想再见宁春夏,大概是因为白平乐的腿,想了想,伊十景回道:‘好啊,没问题。’

  伊十景将顾甑的话转给宁春夏,宁春夏果断答应了,因为白平乐和白秉昭在一起闹得太大,现在根本没有律师敢顶风作案做白平乐的律师。

  但顾甑那边却暂时脱不了身,刑师的事情刑家父母几乎拿了全部家产,又借了亲戚一点钱,才补上刑律的窟窿,市里的房子刑家父母也卖了,他们带着邢白打算回老家。

  老两口对市区的环境并不熟悉,再加上七七八八的事情,顾甑主动请缨跟着跑了好几天才算弄完,老两口对顾甑表示很感谢,但邢白却不,邢白像是一下子长大了,十岁的孩子不笑了,阴沉着脸,走路都没声音,也不太说话了,刑家老两口都很担心,但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刑师的事情一完,顾甑将刑家父母一直送到动车站,过安检的时候顾甑站在外面送他们,邢白被奶奶拉着,却突然转头看了顾甑一眼,眼神像极了癫狂状态的刑太太,顾甑莫名觉得心里一沉。

  送走了刑家父母,顾甑手头的事情才告一段落,拉着唐寻礼做了几天苦力,顾甑请唐寻礼吃了顿饭又去医院看了下唐妈妈,顾甑才算是彻底从刑家的事情里解脱出来。

  只是问题也随之而来,刑律之前很喜欢顾甑,万事帮衬他,本来刑律也快退休了,刑律走了以后,刑律的位置几乎就是顾甑的,再加上顾甑打赢的案子是白秉昭的,这个空出来的位置是顾甑的无疑,但是刑律现在出了事,顾甑又没什么表态,这个位置也就暂时悬空着。

  顾甑一早就知道这些,尽管唐寻礼几次授意,顾甑也只当看不见,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

  顾甑经由伊十景见到宁春夏,已经是十天后的事情了。

  再见宁春夏的时候,是在医院附近的一个咖啡店里,伊十景也在,伊十景胳膊包扎着,十天没见,瘦了一圈,顾甑都觉得惊讶。

  “你这是怎么了?”顾甑问。

  伊十景道:“从楼下过,楼上掉了个花盆,幸好我福大命大。”

  伊十景说的满不在乎,顾甑却愣住了,顾甑想了想道:“厉害么?”

  “皮外伤而已。”

  宁春夏皱起眉,不满道:“你们要不先聊?聊完了再通知我。”

  宁春夏对顾甑没一点儿好感,但是现在能帮白平乐的,大概也就只剩下顾甑一个人了,她在庭审的时候去了,见过顾甑舌灿如莲的样子,这样一个人,是白秉昭选中的下一个御用律师,但看他的意思,似乎是跟白秉昭相处的并不怎么愉快,这也是宁春夏决定见他的主要原因了。

  “不会不会。”伊十景笑。你认识她越久,会越觉得她好相处。

  “我直接说一下好了。”顾甑道:“我想做白平乐的代表律师,在你们二次上诉的时候,做你们的辩护律师。”

  宁春夏皱起眉:“我怎么相信你?”

  顾甑笑了:“你们现在大概也只能相信我。”

  宁春夏想了想,道:“我跟平乐先商量一下再说好了。”

  “可以,我没有问题。”顾甑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宁春夏,道:“想好了你们可以直接联系我。”

  “我知道了。”宁春夏收了名片,她的态度还是犹疑的,她道:“平乐那边离不开人,我先走了。”

  “好。”伊十景笑:“下午我再找你。”

  宁春夏和气地笑笑,又看一眼顾甑,才表情复杂的走了。

  “你胳膊真的没事?”顾甑还是觉得担心。

  “我没事。”伊十景笑起来:“我一个大活人,好好的站着,真没什么问题,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真的假的?什么时候复查?”

  “我没事。”伊十景笑起来。伊十景知道自己为什么遭殃,从那一晚酒精中毒开始,伊十景就知道,大概是白秉昭觉得伊十景也没什么用了,又知道自己秘密,死人比活人保险的多,却不想,几次三番,伊十景福大命大。

  “那就好。”顾甑也松口气。

  “你最近干嘛呢?我约了宁春夏好几天,人家看你老不来,以为你摆谱儿呢。”

  顾甑笑了:“我还摆什么谱儿,我师父的后事需要处理下。”

  “我也跟春夏这么说的。”伊十景道:“那你师父最后怎么样了?”

  顾甑想起最后邢白走的时候的那个眼神,淡淡道:“差不多吧。”

  “那就好。”伊十景道:“白平乐做了手术,还得三个月才能出院,他开始不能接受,现在情绪好点了,只是还是爱发脾气。你看春夏的脸,就被他扔花蹭到了,红了好几天了。”

  顾甑倒是没太注意宁春夏,闻言皱起眉:“他敢跟白秉昭打官司,就该想到后果的。”

  “也是。”伊十景叹口气。

  顾甑再见到白平乐是在医院的病房里,之前在庭上看起来温和的白平乐像是变了一个人,人迅速的瘦了不少,眉宇之间多了不少凶相,一点看不出之前的温和。

  顾甑暗自皱皱眉,看着白平乐对宁春夏吼来吼去,同病房的人基本已经习惯了,也只当做没听到,因为顾甑在,宁春夏多少觉得有点丢脸,红着眼睛出去了,伊十景也对顾甑使个眼色跟出去了。

  顾甑看着病床上的白平乐,他虽然脾气暴躁,但看得出来被照顾的很好,头发干净,胡子也剃了,除了脸上的凶相没一点儿落魄相。

  “顾律啊。”白平乐笑:“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您不在白老那块待着,来看我干什么?看笑话啊?我这笑话您觉得怎么样?好笑不好笑?”

  “当然好笑。”顾甑不带一点感情,冷笑一声道:“你自己选择的事情 ,自己后悔了,把气发在宁春夏身上,你自己觉得呢?你真的觉得自己很小么?白平乐,你今年二十四了,不是什么小孩子,离了白秉昭既然不能活的话,开始你就不该离开他。”

  白平乐被顾甑戳中软肋,他是后悔了,他怎么能不后悔,几个月前,他是多么风光的,年轻的老板,白秉昭最疼爱的儿子,谁见他不卖个面子,他从小没吃过苦,跟着白秉昭风光惯了,时间久了,恍惚以为那些风光都是自己的,但是败诉以后,他车祸意外,在手术台上要被锯掉腿的时候,他终于怕了,一下子醒悟了,他想喊,但是麻药劲儿已经上来了,他只能瞪大了眼睛躺着,感受着身体一部分的离开。

  后来麻药劲儿褪去,他看着自己空荡荡的一条裤腿,在宁春夏不在的时候,他甚至哭过,他恨这样的自己,他讨厌这样的自己,但是这就是现实,因为没钱,在宁春夏凑不上医药费的时候,白平乐被护士挪到楼道里,楼道里人来人往,他怕别人看到他的狼狈样子,用袖子挡住自己的脸。

  莫名其妙的,他的脾气开始大了,对着宁春夏发脾气,第一次,他觉得内疚不敢相信,第二次他就顺手了,他对着她喊,对着她骂,第三次,他觉得骂完以后自己通体舒畅了,他莫名觉得轻松了,像一个吸食毒品的人,明知不对,明知有害,但就是控制不住,或者说他并不想控制,一切的源头,都是宁春夏,宁春夏现在受到这样的遭遇,是她活该,他一遍一遍地催眠着自己。

  但是一看到顾甑穿一身西装出现在自己面前,他想起自己也曾经是这个样子,一下子就控制不住情绪了。

  宁春夏没有错,是他错了,他做了选择,又不想承担后果,是他的错。

  顾甑看着白平乐,道:“你想的怎么样了?还坚持上诉还是算了?”

  “当然是上诉!”白平乐看着自己空荡荡的裤脚:“我的腿我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

  “好。”顾甑道:“我需要你把所有你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这样我才能帮到你。”

  “我怎么相信你?”白平乐半信半疑:“你一直跟着他……”

  “你没有别的选择 。”顾甑淡淡道:“你只能选择相信我,这个风头上,没人会愿意帮你的,除了被你刚刚骂走的宁春夏。”

  说到宁春夏,白平乐神色一动,白平乐想了想道:“我知道我对不起她。”

  “那是你的事,我只说案子的事。”顾甑口气近乎于冷漠。

  顾甑讨厌这样的男人,自己做错了事情,就将责任推给别人,消耗着爱,制造着恨,从不想着怎么走出来,只想着怎么发泄。

继续阅读:第18章:宁春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疯起来连自己都催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