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宁春夏
苏三2019-01-29 21:323,550

  宁春夏在洗手间掉了眼泪,越洗手越哭的厉害,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下子觉得有点陌生,如果没有认识白平乐就好了,不认识白平乐的话,她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大学里追宁春夏的男生并不少,白平乐在其中并不算是很出挑的,可她就是喜欢他,所以就在一起了。

  现在成这样子,其实也是在宁春夏的意料之中。

  只是白平乐的反应完全超出了宁春夏的预计,宁春夏一时间不知所措,这样的日子到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呢?

  宁春夏想着,从镜子里看见了伊十景,伊十景穿一件粉色的羽绒服,长卷发披散着,也从镜子里看着宁春夏。

  宁春夏吸吸鼻子躲开她的视线,擦干眼泪。

  “想哭你就哭吧,哭出来好一点。”伊十景轻声道,洗手间里只有她们两个人,消毒水的味道让人神经清晰。

  宁春夏轻声道:“我不怪他。”

  伊十景不说话,只是长长叹一口气,宁春夏几乎是没怎么有改变的,庭审结束后又没了腿,对白平乐的打击是太大了,以至于他是完全接受不了的,只是再接受不了,这也过去半个多月了,人任性是有时间限制的,尤其成年人。

  宁春夏道:“顾律师,他来这儿白秉昭知道么?”

  “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伊十景笑起来,她轻声道:“顾甑是真心来帮你们的,如果你不相信,那我也没办法。”

  “不是不相信。”宁春夏急了,赶紧道:“我只是,我只是……”她说着话,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前脚还是别人的律师,怎么就能突然让他放弃了那棵大树呢,这太不正常了……

  宁春夏说不出口,也沉默了,伊十景手机突然响了,她接了,是顾甑。

  “你人呢?”顾甑问。

  “怎么了?”

  顾甑笑着道:“我说完了,一起吃个饭?”

  “好,我现在过去,你在哪儿等我?”伊十景问道。不知道是从什么开始,伊十景和顾甑之间越来越熟络,那种熟络,像认识了很多年的朋友,但是又不单单像是朋友,两个人其实对对方的生活和职业并不是特别的了解,但是却下意识赋予了对方信任感。

  “我在住院部的楼下,我去取车,你在大门口等我。”

  “好。”伊十景说完,挂断了电话,又看见宁春夏从镜子里看着自己的在发呆,还是象牙塔里的学生,却已经在经历很多人一生都看不到的黑暗。伊十景心里一软,道:“是顾甑,他说他跟白平乐已经说完了。”

  “平乐怎么说?”宁春夏急问道。

  “大概是答应了。”伊十景道。顾甑说话时的那种开心,不会是空穴来风。

  见宁春夏不再说话,伊十景道:“那我先走了,改天我再来看你。”说完伊十景就转身朝洗手间外面走去,正走着,宁春夏突然跟出来,小声喊道:“我有话想跟你说。”

  她想说什么?

  一个女孩子误入一个山村,发现了不法牟利的生意。

  一个生在优渥之家的儿子,为了一个女孩子撇开自己的荣华富贵。

  或者,只是一个男孩子,他是受害人,为了站在食物链顶端决策自己的命运,于是变成了加害者。

  或者,只是一个姑娘,眼睛灵气逼人,有人见了,一见钟情,误上此生。

  都不是,也都是。

  宁春夏见伊十景回头看着自己,宁春夏笑笑道:“你等我一下,我去看看平乐,他要是没事了,我跟你出去一趟,有些话我想告诉你。”

  伊十景看着她,她知道宁春夏在做一个对她而言比较重要的决定,伊十景不想影响她,只是顺着她的情绪答应了,道:“好。”

  两人一起走到白平乐的病房外,白平乐的情绪已经稳定了,正瞪大了眼睛看着天花板,他的表情不悲不喜,伊十景没有进去,只是等在门外。

  宁春夏进去,扯起嘴角笑笑道:“平乐,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白平乐并不看宁春夏,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对宁春夏的发泄是错误的,但是他忍不住,他的所有东西全部都没了,只是因为他生命里的一个意外,他身边现在只剩下宁春夏,他没办法不将自己的怒火发泄在宁春夏身上。

  顾甑的话像是一剂良药,不好听,但是触及到了他的‘心病根源’,白平乐试探着抬头看宁春夏,见她的眼眶红红的,一下子他眼眶也红了,他原来那么喜欢她,他从来不舍得她一点儿不开心,现在他却惹得她掉眼泪。

  “春夏。”白平乐轻声道,声音语气像个犯了错的孩子:“我……我……”

  “没事,你不用说,我都懂得。”宁春夏笑起来,她原谅了他。

  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是神奇的,就是这种心照不宣的感情,不用说出来,仅仅只是一个眼神,一切就都明了了。

  “我想告诉顾律师。”宁春夏轻声道:“平乐,我们一开始就是为了这个。”

  “我知道。”白平乐轻声道,他看着宁春夏,好半天,白平乐释然一笑:“我相信你,我也愿意相信他。”

  宁春夏笑起来:“有事你给我打电话,我出去一下就回来。”

  “嗯。”他乖巧的点头,全凭她替他做主了。

  宁春夏从病房里出来,看见伊十景在外面看着手机傻笑,一时间愣住,又回了神来故意吓伊十景,戳了一下手机屏幕。

  伊十景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跳开又发现是宁春夏,斜睨一眼她:“要死啊啊你!吓我一跳!”

  “你看什么呢?”宁春夏作势要看伊十景的手机,伊十景迅速收了手机,对她扬扬下巴,两个女孩子挽着胳膊朝医院外走,都长得漂亮,笑起来很吸引路人的视线。

  到了医院大门口,顾甑已经开车在那儿等着了。

  上了车,宁春夏道:“就去附近的小店吧,坐一会儿,说完我还要回来看着平乐,我怕他出事。”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顾甑说道,他看一眼宁春夏,道:“你不用太担心他,打击虽然大,但是时间的问题,他很快会恢复起来的。”

  “早知道早点让你来了。”伊十景道:“你是不知道,折腾的,天!”

  宁春夏不大好意思地笑了,顾甑活跃气氛,笑道:“我要早来也得早的起来,我是吃律所饭的,还不得听调遣?”

  三个人都笑了,顾甑开车到附近的一个商场,上了楼挑了一个比较安静的店坐着,因为不是吃饭的时间,店里的店员也都是懒洋洋的,只上了饮料就走了。

  三个人坐在一起,宁春夏抱着饮料杯子,喝了一口,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伊十景,轻声道:“我跟平乐商量过了,我觉得我想跟你们说一些事情。”

  “开始吧。”顾甑道。

  “……”伊十景坐在宁春夏身边,从桌子底下踢了顾甑一下,真不知道顾甑是一直怎么做律师的,可以做到这样子跟女孩子委托人说话。

  顾甑也被她一提醒,觉察到了,笑笑道:“我习惯了,不好意思。”

  “没事。”宁春夏轻声道,她看看伊十景,轻声道:“事情是发生在今天的春末。”

  春末的时候,学生爱出去玩,学生的时代真是好,除了兜里没有钱,其他的几乎都有,最好的头脑,最好的皮囊,大把的时间,最好的心态,象牙塔里,隔绝了成年人世界的 尔虞我诈和龌龊,轻松地让后来的你可以去无穷无尽的回忆和怀念。

  宁春夏那个时候做什么?她是学习优异的大学生,老师眼里的她是才华横溢的,同学眼里的她是很好相处的。

  喜欢宁春夏的男孩子很多,他们都为这个留长发会画画的女孩子着迷,她漂亮,温柔,有灵气,是大学里正常的焦点人物。

  宁春夏没有选择去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她去支教,去教一些贫穷的孩子画画,她是那些小孩子眼里的神仙姐姐,一双手用颜料就可以画出一个奇妙的世界。

  宁春夏也喜欢那些孩子,在跟那些孩子相处的时间里,宁春夏认识了资助这些孩子的白平乐。

  从世俗的眼光来看,白平乐长得高高瘦瘦又帅帅的,性格温和又有担当,尤其他还是一个富二代,毕业后顺其自然地接替了他父亲白秉昭手下的小公司,前途无量。

  白平乐和宁春夏是同一个大学的同学,但是两个人在学校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交集,一个学商务管理,一个学设计绘画,毫无关联的两个人,却被这个慈善的举动牵引到了一起。

  宁春夏真正注意到白秉昭追求她,是一个午后,那天下了大雨,噼里啪啦掉的欢乐,宁春夏撑一把伞要去远一点的公路上打车,白平乐主动请缨送她。

  两个人撑着两把伞,并肩走在雨天里,宁春夏微微侧头看白平乐,她是喜欢他的,起码是不讨厌他的,他的眼睛干干净净,说话也是讨喜的温和,宁春夏没有拒绝白平乐送她回学校的说法。

  白平乐将宁春夏送到宁春夏的学校,到宿舍楼下的时候,雨已经停了,湿漉漉的空气里,宁春夏看着白平乐,觉得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生根发芽。

  随后顺其自然的,两个人在接触中慢慢喜欢上对方。

  宁春夏不喜欢比自己要‘高’的人,她喜欢平平淡淡的爱情,平平淡淡的相守,像两株木棉一样,那是她希望的。

  白平乐追宁春夏的手段很俗套,但也很浪漫,他定期送花,请她朋友吃饭,客气又有礼貌,雨天给她撑伞,艳阳天给她买饮料。他就像一个神奇的存在,宁春夏一转头就能看见他,他并不歇斯底里,也不是寡淡无味,只是这样的追求手段,只要持之以恒,没有哪个女孩子能抵抗得住。

  周围朋友都很羡慕宁春夏,宁春夏开始是拒绝的,但后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关系好的像是情侣,于是两个人决定在一起。

继续阅读:第19章:宁春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疯起来连自己都催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