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宁春夏
苏三2019-01-30 19:164,012

  白平乐喜欢宁春夏,是那种见她第一面,就想娶她的那种喜欢,他见过很多的女孩子,漂亮的,聪明的,性感的,清纯的,但是一看到宁春夏,他心里蓦地一动,他喜欢上她,看到什么漂亮的东西都想买给她,有时候开会,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东西,也能让他联想到宁春夏。

  两个人在一起不到两个月的时候,白平乐决定带宁春夏回家见白秉昭,白秉昭也很开心,宁春夏虽然心里担心,但白平乐的爱给了她安全感。

  两个人决定去白家拜访的那天,宁春夏白天还要去做兼职,到下午的时候白平乐临时有事,宁春夏决定坐车过去,两个人约在一个地点碰面。

  就是那个决定,让两个人都掉进了漩涡。

  宁春夏在换乘的时候,碰到一个操着方言的孕妇,孕妇脸和脚都浮肿,人看着脸色蜡黄蜡黄,怀抱着一个骨灰盒,站在路边边走边哭。

  孕妇穿的很破旧,边走边乞讨,宁春夏觉得心里难受,给了她一些钱。

  孕妇连声道谢,宁春夏很不好意思,正打算走,突然闻到一股很香的味道,那股味道一飘出来,宁春夏一下子觉得头重脚轻,孕妇的脸还在宁春夏面前晃悠,宁春夏知道不好,大概是碰到人贩子了,但是想走脚下却动不了。

  天色算是傍晚,周围的人也不多。

  孕妇拉着宁春夏往前走,宁春夏想喊,想求救,嗓子里却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她眼睁睁看着一辆面包车在她面前停下,她被推上车,车上好黑,一上去,宁春夏就眼前一黑,朦朦胧胧里,她只能看到晃动的人影,她知道自己将会被拐卖,再碰到《盲山》里的场景,却无可奈何。

  一觉再睡醒的时候,宁春夏人被五花大绑着,四周并不黑,环境要比《盲山》里的好得多,砖墙,也能听见外面开车的声音,宁春夏被反绑在一根板凳上,嘴里塞了衣服,她呜呜咽咽地喊,并没有人理她。

  就这样过了一天一夜,外面有人说话,不是很能听得懂,大约也跟药效有一定的关系,宁春夏手脚发麻,想到自己的爸妈,又想到白平乐,哽咽着掉眼泪。

  伊十景道:“那你后来怎么出来的?”

  宁春夏摇摇头,长长叹口气,道:“我说了你们可能都不大相信。”

  “怎么了?”顾甑问道。

  “是白秉昭救了我。”宁春夏道:“我见过白秉昭的照片,平乐办公桌上有他们家的全家福,我也知道白秉昭厉害,所以就他留心了,一直想着别在他面前犯错,省的平乐为难,谁知道那样见到了他。”

  “他救了你?”顾甑沉吟一声,又道:“你确定是他?”

  “我确定,他是晚上去的,当时天很黑,他一个人,偷偷摸摸进来,给我解了绳子拉着我就朝外面走。”

  “你能记得哪个地方是哪儿么?”伊十景问道。

  “当然记得,那是我的噩梦,如果白秉昭没去救我,我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哪个地方是哪儿?”顾甑问。

  “南阳县的宁非镇。”宁春夏轻声道,她的语气很笃定。

  伊十景倒是吓了一跳,白秉昭的大女婿杜明汇老家就是那儿的,她跟顾甑还去那儿吃过豆腐花的,怎么会是那儿……

  “你记不记得我问过你,对那儿有什么感觉?”宁春夏看着伊十景问道。

  “我记得。”

  “是不是很安静,特别的安静,一点点响动都听得很清楚的那种。”宁春夏追着说道:“他们那里就是一些村民贩卖人口的窝点。”

  “窝点?!”伊十景惊呆。

  顾甑倒是没什么表示,伊十景视线在两人面前来回打转,最后想了想道:“那白秉昭救了你,你不是算恩将仇报。”

  “什么恩将仇报。”宁春夏摇摇头,苦笑道:“他想救我不假,但是那也是他发家的本行。他在当地救我的时候被发现了,他跟那堆人对持,一些黑话,我才知道他也是人贩子,只是当时他以为我脑袋撞在树上撞晕了,其实我没晕过去。”

  “你是说白秉昭贩卖人口?”顾甑仔细地问道。

  “是。”宁春夏道:“后来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平乐,平乐开始是不相信的,我们两用了不少时间,才确定了南阳县的宁非镇这个地点。”

  “如果白秉昭是人贩子,为什么你们之前不用这个起诉?”顾甑问道。伊十景认同的点点头,相比较起这个罪名而言,他们之前起诉的理由几乎是毛毛雨。

  “我们不是没想过。”宁春夏长叹一口气:“一是因为白秉昭他有些势力,这个你们也是知道的。二是平乐没有想好,所以……”

  “没想好为什么贸然去告?”顾甑觉得无语。

  “他不愿意对不起白秉昭,也不想承担太大的心理负担。”宁春夏道:“这个中间,平乐也是想了很久,平乐其实不是白秉昭的亲生儿子,是他收养的,白秉昭喜欢男孩子,但他原来的太太,生了三个都是女孩子,所以白秉昭才收养了平乐。”

  “这个我知道。”顾甑淡淡道。

  “白秉昭对平乐其实一直很好,吃的穿的用的,他从来没把平乐看成是养子。”宁春夏道:“平乐就一直在摇摆……”

  “他摇摆的时候,你做了什么?”顾甑突然调转话头问道。

  “我?”宁春夏微微一怔,垂头道:“我能做什么,我什么都没做,我等他的答案,我相信平乐。”

  “相信他不会为虎作伥,不会不管?”顾甑笑起来:“你的不作为,比作为还要对他影响大,我没说错吧?”

  宁春夏急了,道:“那我能怎么办?!”

  “你没错。”顾甑凉凉道:“你跟白平乐都没错,是白秉昭的问题,欠债还钱,时间而已。”

  伊十景见他两之间的气氛并不好,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干巴巴坐着,喝了两口饮料,道:“那现在……”

  “我要回医院了。”宁春夏道,一脸的不高兴加冷漠。

  “好。”顾甑头也不抬:“我们吃饭。”顾甑说着喊服务员过来,作势要点菜。

  伊十景轻踢一下顾甑,顾甑没好气地长叹一口气,看着收拾包站起来作势要走的宁春夏道:“我送你吧。”

  “不用了。”宁春夏一脸不高兴。

  “送送还是要的。”顾甑笑着说道,站起来要走了,又回头对伊十景道:“你先点菜,我很快回来。”

  “好啊。”伊十景笑起来,看着顾甑跟宁春夏走出去的背影,拿着铅笔在手里玩着。

  ‘回来’这两个字,分量好重啊。

  等待在‘回来’面前,显得那么浪漫。

  我愿意等你回来,只要你确定你会回来。

  伊十景笑笑低头点菜,随便勾了几个之前跟顾甑吃饭吃过的菜,说起来倒是很巧,他们两个人每次点菜倒是从来没出过什么问题,点的菜对方都是喜欢吃的。

  有人说过吃饭和开空调,是两个人相处在一起很重要的事情,同一类的菜,同一个空调的温度。

  伊十景想着,莫名觉得有些心里雀跃。

  这种雀跃,不像是那种喜欢,也不太像是朋友,但却让伊十景觉得很有安全感。

  伊十景一个人坐着,却也不觉得无聊,坐了一会儿,顾甑回来了,顾甑拉开椅子坐下,笑:“可算送走了,黑脸黑了一路。”

  “你没事跟她抬杠干嘛?”伊十景觉得好笑:“她是女孩子,不太能听那些批评啊之类的,再说你也没什么立场去批评人家。”

  “我知道。”顾甑淡淡笑了,看着伊十景,轻声道:“我不过是想点醒她,不是谁都跟白平乐一样,吃了她的迷魂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怎么这么说。”伊十景有点不高兴了。

  “那我怎么说?”顾甑笑起来,道:“你仔细听听她的话,决定去见白秉昭,然后被拐卖,又被白秉昭救,又发现白秉昭是人贩子,她把这些告诉白平乐,白平乐什么都没看见,只是听她说话,就愿意出面告白秉昭,他就跟她手里一把枪一样,你没发现?”

  沉默了好一会儿,伊十景道:“我发现了,只是我不太愿意这么想。”

  “十景,其实人的内心都是很黑暗的,能看到的都是冰山一角。人的私心,私欲,全掏出来,太丑陋了,有时候我会觉得,这才是人有一副皮囊的主要原因。”

  “你也太悲观了。”伊十景轻声道:“不是所有的人都这样,我们都是普通人,有小小的好也有细碎的坏,很正常的。”

  “也许你是对的,只是站在律师的方面,我从来不认为人心干净。”

  伊十景道:“不管是什么样子,你刚才那么说春夏,万一……”

  “没有万一。”顾甑笑起来:“他们现在只能选择相信我,因为除了我,大概没有人会愿意去跟白秉昭作对。”

  “那你呢?为什么愿意跟白秉昭作对?”

  “我?”顾甑笑起来,好半天,伊十景都以为他不会说的时候,顾甑才道:“我想起一个人。”

  “谁?”

  “我师父的儿子,他叫邢白,今年才十岁。我师父一直是跟白秉昭合作的,在业内也是小有名气,他人很好,只是爱赌钱,欠了大额的债,他跳楼自杀了,第二天我去灵堂,以防止那些追债的闹事,中午拉着邢白去吃饭的时候,我师父的太太也跳楼自杀了。”

  伊十景说不出话来,怪不得他说处理事情处理了那么久。

  顾甑继续道:“邢白跟他爷爷奶奶走的时候,回头看了我一眼,就跟刑太太一样,憎恨、讨厌,总之是负面情绪全混杂在一起。他才那么小,我师父走了以后,他在灵堂里都不哭不闹,一点都不像个小大人的样子,但他走的时候……”

  “他才那么小。”伊十景也有点难过,人没有感同身受这种东西,伊十景体会不到这件事情对于顾甑的冲击,她只能安慰顾甑。

  “是啊,那么小,还没学会爱,先学会了恨。”

  伊十景顿了顿,又道:“这跟白秉昭有什么关系?”

  “大约跟我有关系。”

  “跟你?”伊十景惊讶:“你只是帮他打官司,怎么会跟你有关系?”

  “我师父的事情,在受理遗物的时候,我发现有些帐不是很对劲。再加上律所里,因为我赢了白秉昭的案子,师父的位置一旦空下来,加上白秉昭做推手,顺其自然是我的。”

  “那白秉昭害死你师父有什么好处?一点都没啊?”

  “只有死人是安全的。”顾甑道:“一切都太巧了,巧的让我不能不怀疑白秉昭。”

  “你只是怀疑?”

  “对,我没有证据,只是猜测。”

  “然后就要赌上你的事业?”伊十景问道。

  “是。”顾甑笑起来,视线刚好对上伊十景的视线,她眼睛里面的担心忧虑,又闪闪发光的欣赏,都让顾甑觉得安心。

  顾甑想了想,笑着道:“你不用担心我,我没事的。”

  是的,没事,我们会一切都好。我们是站在正义的一方,去对抗那些黑暗,只要我们还坚守着,终究会好的,就算结果不好,我们也不会寝食难安,自责度日。

继续阅读:第20章:宁春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疯起来连自己都催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