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白相宜
苏三2019-01-27 15:483,256

  伊十景跟白平乐分开以后,白平乐回公司,伊十景又回白家,在白家待了大概半个月的时间,每天除了跟白相宜在一块消磨时间,伊十景就没别的事情了,每天一睁开眼睛,最大的问题是‘今天吃什么?’。

  伊十景觉得无聊,但白秉昭没有发话,伊十景也不能走,后来断断续续伊十景也催眠过白相宜,她的精神很脆弱,很容易就能被催眠,催眠以后的场景几乎跟伊十景上次看见的大致一样。

  顾甑手里的案子快上庭了,忙着各种做准备,埋头忙了十来天,才算消停。

  整理好东西,正打算找师父交差,唐寻礼敲敲他的办公室门:“不吃饭啊你?”

  “哦。”顾甑看看手表,笑了:“我都忙的快忘了。”

  两人出去吃饭,又碰到同律所的律师,有看笑话的,有真心问顾甑手里案子进度的,一顿饭吃的,肚子不饿了,心倒是累了。

  顾甑回了办公室,一下子闲下来,又想起伊十景,也不知道最近她怎么样了,也好久没见了,顾甑没再联系伊十景,理由很简单,上次他去白家,无意看见伊十景了,她躲在廊子上,但躲得并不巧妙。

  顾甑并不喜欢白秉昭,甚至是有点讨厌他,白秉昭这个人身上,说不上来是什么,但就是让你觉得他伪善。顾甑一年没有开张,好容易师父给了案子,是白秉昭钦点,照着白秉昭的人脉,帮他打个案子,就算免费,事成之后的人脉也是可以折现的。

  顾甑有作为律师的第六感,这种职业的嗅觉,其实一开始就是让顾甑觉得白秉昭不简单,但顾甑并没有推拒这个案子,这个案子好打,而且结束后,他会获益不少。只是,越调查,资料越多,漏洞也就越多,财富的背后,就像一个无底的黑色深渊。

  顾甑看到了这个深渊,但却并不像扒出这个深渊,反而可以说是在无视它或者是在伺机遮盖住它。

  良心这个东西,在蒋白心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在顾甑被网络暴力的时候,在律师出了停职通知的时候,良心没有一点点用处,甚至之前他帮助过的委托人,无偿打过的案子,都一下子风头调转,成了抨击顾甑的东西。

  顾甑坐在办公室里发呆,办公室现在,除了他的助理和唐寻礼已经师父,没人再真心的对顾甑了,一年前,他春风得意,凑上来的人多不胜数,酒局里除了他师父,就是顾甑人气最高,现在呢?

  什么都没了,仅仅是因为可笑的舆论。

  顾甑漫无目的的想着,又想到了见伊十景的那天,山里空气清新凉爽,她穿一件和服,秀气又漂亮,带着一点疏离的气质,走在人群里轻易就能与众不同。

  但伊十景吸引顾甑的,不是她的与众不同,是她身上的锋利。

  第一、 她认识白秉昭。第二、为了一朵菊花,催眠别人使得别人去冒险。第三、她无缘无故出现的人格。

  但是真正相处下来之后,顾甑又渐渐忘了她的锋利,她其实也跟一般的女孩子一样,吃到好吃的东西喜欢笑,对一般朋友的邀请不懂得怎么拒绝,说话真心实意不带一点套路的成分。

  顾甑想着,也不知道她最近怎么样,拿起手机给伊十景发个短信问:‘最近怎么样?’

  很快伊十景回过来:‘都好啊,顾律案子怎么样?’

  顾甑回到:‘一切顺利。’

  ‘哈哈哈,那就好。’

  顾甑没有再回复了,正好下午律所要开个会,顾甑放下手机,又沉迷进工作。

  中间零零碎碎又过了一月,顾甑看着自己手里案子,伊十景则一直住在白家,白秉昭并没有逼得很紧,伊十景也是一直拖着。

  白相宜很喜欢讲一些画画和音乐上的事情,但一点儿不喜欢讲自己的事情,她几乎是被白秉昭圈禁在家里,她的世界很小,也正因此,小时候见到的莲花更是让她印象深刻。伊十景不止一次想过,如果白相宜那天没有误入白秉昭的‘生意交易’,她会不会长成一个很优秀的女孩子,开朗、活泼、才华横溢,她会碰到另一个优秀的男孩子喜欢她,然后组建家庭,像她的另外两个姐姐一样,离开白家,终此一生,如果没有人去挖出白秉昭的‘生意’,她们都会过的平安喜乐。

  但是,纸包不住火,白秉昭做了那样的‘生意’,终究是会被人发现,有报应的。

  伊十景消磨着时间,等着顾甑的案子结束,顾甑的案子一旦完了,伊十景大概也就能走了,只是知道了白秉昭手里的‘生意’,伊十景并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全身而退……

  白相宜因为伊十景陪着,情绪稳定了不少,人也渐渐开朗爱说话了,除了喂鱼画画弹琴,偶尔也跟伊十景玩玩扑克和其他的游戏。

  白秉昭的官司到了快开庭的时间了,白秉昭却一点不见忙的样子,每天看一次白相宜,后来发现白相宜情绪已经稳定,虽然也每天都来,但并不上楼,只是站在楼下看看就走了。

  好像所有的人都在等时间走,等着等着,时间也就走的快了。

  不久后,白秉昭的官司出了庭审结果,顾甑赢了,但是白平乐向上一级法院提出上诉。白平乐也对外宣称,与白秉昭断绝父子关系。

  白秉昭完全无所谓的样子,顶着一张伪善的脸皮,请了几个官司活动时用到的朋友,在白家里给顾甑庆功宴。伊十景本来是不知道的,她跟顾甑也很久没有联系了,她是从白秉昭的神色上知道的,白秉昭神色里藏不住得意,那种无所畏惧的肆无忌惮,伊十景都觉得唾弃,但是并没有什么用。

  白秉昭办的庆功宴,也请了伊十景。

  短短的一段时间,几个人的命运几乎都改变了。

  白相宜隐约察觉到了始末,她只是皱着眉,像一幅仕女图上的忧愁仕女,却并不说话,伊十景问什么,她都是摇摇头。

  拿到请柬的当天下午,伊十景又见到了白秉昭,白秉昭春风得意,凛冽寒冬都削减不了他的高兴。秘书去喊了伊十景,伊十景到的时候白秉昭正很有兴致的在院子里赏梅花。

  菊花谢了才多久,梅花居然都开了。

  伊十景走到园子里,轻声道:“白老。”

  “请柬你看见了?”白秉昭笑着说道。

  “恭喜白老赢了。”

  白秉昭笑起来:“这就完了,我还以为你会说一点顾律师的好话呢。”他语气平和,伊十景却觉得其中带刺。

  “白老多想了,我跟顾律师只是偶然认识的而已。”伊十景道:“白老喊我过来有什么事?”

  “哦,是这样的,这段时间相宜情绪很稳定,多谢你了。”白秉昭说道,这句话他倒是说的真心实意,伊十景不由得看着白秉昭,他其实也是一个父亲,可惜了,重男轻女,捡来的孩子也比自己亲生的当回事儿,这次白平乐‘咬’他一口,他也没有把白平乐怎么样。

  “没事,我应该的。”伊十景淡淡道。

  “我知道你能剔除人的记忆,我要你剔除掉相宜的一部分记忆。”白秉昭突然道。

  伊十景一愣,觉得好笑:“相宜的记忆深的场景本来就不多,她情绪一直不稳定,白老这样……”

  几乎是想逼死白相宜。

  她哪里还像一个正常的人,她几乎是一个宠物。

  “后果由我承担,伊小姐你不用管那么多。”

  “你!”伊十景几乎气结。

  白秉昭看着伊十景,突然笑了:“伊小姐大概有所不知,平乐那条腿是怎么断的。”

  “腿?”伊十景微微一怔,她一直在白家,根本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加上蒋白心的事情,伊十景也刻意让自己跟顾甑疏远了。

  “顾律师的庆功宴前,还请伊小姐做好。”白秉昭笑笑:“要不然相宜知道她哥哥是为什么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恐怕也不太能承受的住。”

  伊十景看着白秉昭,他鹰一样狩猎的眼睛,看的人几欲作呕。

  好半天,伊十景笑了:“你真是个好父亲,谁碰到你,真是三生有幸。”

  伊十景回去看着庆功宴上的日期,也还有三天,她不敢轻易去动白相宜的记忆,白相宜太脆弱了,像一个瓷娃娃,随便一动,不知道会出什么意外。

  白相宜看着伊十景,也猜出她是有心事,但两个人都不说话,一直拖到庆功宴这天,伊十景终于坐不住了,她的把柄还在白秉昭手里握着。

  伊十景倒了水,里面放了从白秉昭那儿拿到的安眠药,只有一颗,助眠的。

  白相宜正坐在池塘前看鱼,水已经结冰了,但还依稀能看到水面下鱼在游动。

  伊十景拿着杯子,远远看见白相宜,一下子没了上前的勇气,白相宜听见脚步声回头看见伊十景,笑了笑,道:“十景,你怎么站在哪儿?”

  “我……我在想事情。”

  伊十景慢慢走近,白相宜笑着问道:“你想的怎么样了?”

  “好了。”伊十景回答道。

  本来一直围着白相宜在水面下玩的红鲤鱼,一甩尾巴不见了。

继续阅读:第14章:白相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疯起来连自己都催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