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檀晕妆
一兜土豆2019-11-14 08:433,359

  她们初次见面是在何奈的妆房,她急着赶场,但身边的侍女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她在外一向端庄大气,不愿未经梳妆以蓬头垢面示人。故而找上了阁里新来不久的何奈。

  何奈开门见着是她,呆愣了一会才请她进屋,镜台前只有她二人,何奈歪着头,声音含糊,突兀地问了她一个问题。

  “宛丘姑娘既然不喜欢锦绣荣华,为何还在教坊这样的风月场子里深陷?”

  孟宛丘当时与何奈不过是初相逢,觉得何奈这人真是古怪至极,如此揣测她的心意。

  但她待人接物一向落落大方,彬彬有礼,自然不会在何奈面前失了仪态,笑问何奈何出此言。

  何奈的目光在她摘下来的耳环上停留:“宛丘姑娘名声斐然,一曲终了,豪门贵子一掷千金,收到的红绡缠头不计其数,姑娘还愿将这不起眼的耳饰戴着。”

  孟宛丘倒是有几分惊讶:“姑娘误会了,此物系一个客人所赠,只是出门匆忙,一时忘记摘下。”

  孟宛丘习惯将全身上下打理得一丝不苟,“随意”二字在她身上做不得真,何奈没有再问下去,只是想知道孟宛丘手里绫罗绸缎不计其数,从教坊赎身也不是什么难事,她又无心这样的名利场,为何乖乖听母亲的话入了魏王府。

  孟宛丘从此却与她渐渐亲近起来。

  宛丘先去沐浴,何奈将新辞送回房里,握着新辞的小脚把玩了一会:“要去见宛丘姐姐的是你,见着了人睡过去的也是你,不过你今日醒了这么长时间,倒也是奇了。”

  何奈坐在妆镜前,影青瓷粉盒色白花青,铅粉细腻柔软,金箔纸浸染的“金华胭脂”朱色鲜明,何奈用簪子挑了些胭脂,又从粉盒中搓了些铅粉,将二者调匀成檀红。

  宛丘过来时,发梢还滴着水,她尽量没有濡湿头发,只简单地将长发束在脑后,她发色如墨,如今垂下来像洗砚池一般,水珠滴落,徒生出风情无数。

  何奈用粉扑将檀红涂抹于宛丘的整个面部,眼眉旁敷染了一种荔红色的胭脂,宛丘性子端庄,眉眼沉静,檀晕妆增益了不少她眉眼中的神采,石榴娇点染樱唇如飞鸟垂尾,小山眉水墨入痕,端庄之余又生出了些许雍容之感。

  考虑到宛丘此时发梢濡湿,何奈将她的头发缠绕成一束,盘旋于脑后,用明意带过来的发髻插固,如木石重叠,露出碧绿色的耳坠。

  明意是宛丘身边的婢女,先前何奈没有来时,便是明意随身服侍宛丘,何奈上妆时不喜有旁人在场,明意于此道却生出了不少兴趣,央着宛丘求了何奈,是以明意能够跟着何奈一起。

  等到妆成后,明意看着雍容端庄的宛丘,赞叹道:“我见奈姑娘粉打得薄,是以还以为妆容浅淡了些,奈姑娘分寸把握得极妙,主子这檀晕妆真是好看。”

  宛丘也抿唇轻笑:“每次从奈奈手底出来,都觉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

  何奈正要说话,就见新辞绕过屏风,蹲在地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宛丘的背影。她净了手抱起新辞:“连新辞都看呆了,经了我手的妆容,自然是极美的。”

  宛丘不知想到了什么低垂着头,明意提醒宛丘:“姑娘,我们该过去了。”

  宛丘点头笑了笑,与何奈告辞离开。

  宛丘一走,新辞又扒到门前,示意何奈开门。

  何奈看着新辞圆溜溜的猫眼,心中已然想遂了他,面上却依旧不为所动:“你是不是在外边有了别的主人,怎么这般关注宛丘姐姐?就连跟踪的事情都做出来了。”

  新辞踱着步走到何奈跟前,跳到何奈腿上,按住方才何奈调制檀晕的簪子喵喵喵地叫着。

  “你也想要簪子吗?”何奈不解,“虽然你的毛长,但是盘不起来啊。”

  难道新辞想要追宛丘姐姐是看上了她的簪子?

  新辞告诫自己何奈还是一个宝宝,自己活了这么大岁数不应该生小孩子的气,他无奈又包容地看了何奈一眼,两只手握住簪子,在桌面上划了一道划痕:“刀疤是簪子划出来的。”

  何奈全然没有桌子被毁的愤怒,看着新辞这只猫做出这样的举动,她们今日见到脸上有疤痕的人只有一个,新辞举动这般明显,她自然也猜了出来,虽然她平日里老调侃新辞是一只仙子猫,但它如此反常,何奈心中还是生出了一个猜测,新辞莫不是同她一般,是一只有很多记忆的猫?她本末倒置,一时倒忘了理会宛丘姐姐的事儿。

  “新辞,你原先的主人给你起的名字是什么啊?你告诉我我就带你去。这房间里这么多东西,你随意指指,我总能猜出来的。”

  原先的主人?怎么会提起这个。新辞不知道何奈心中在想些什么,他虽是神兽,但也是家中受宠的老幺,谁敢抓他去当灵宠?不过原先的名字倒可以说一说,虽然他不喜欢何奈给他起的这个名字,但是这个名字中有一个“辞”,正好合了他名字中的一个字,想想也不觉得难以接受。

  但时轻辞这几个字要怎么比?他灵机一动,拿起何奈平日给人勾画眉毛的青黛,端端正正地在桌子上写了“时轻辞”三个字。

  写完最后一笔,他才突然想到,身为一只猫,会写字,在这里是不是匪夷所思了些?奈奈会不会把他当成什么妖邪丢出去?他僵了身子,没有何奈,他在这里的修行举步维艰。

  谁料何奈见了他会写字只是遗憾:“原以为你同我一般记忆繁杂,不知道自己是谁,无名无姓,没想到还真有名字。”

  暮色深深,何奈怀里还抱着一只猫,一到夜里,新辞的两只眼睛像夜明珠似的发着光,何奈还偏生喜欢走在人少的小径,灯光昏昏,走在亮堂处的人看不清何奈的面容,只能看到两只珠子似的眼睛在移动,新辞喵喵叫了几声,大家转而想到奈姑娘新养的猫,生出的几丝好奇顿时偃旗息鼓。

  奈姑娘出现在姑娘们接待客人的地方,众人心思各异,何奈并不理会投诸在自己身上的这些目光,她见明意守在门外,知晓了宛丘所处房间的位置,抬脚就要朝宛丘的房间走去,然而就是这个时候,脑海中的记忆像开了闸似的一窝蜂地涌了出来,各色的画面交织在脑海,成了一团浆糊,何奈心知不妙,她一甩头,抱着新辞疾步朝外面走去。时轻辞在何奈怀里挣扎着就要下去,何奈加大了力气揽住他。

  明意感觉到奈姑娘别有深意的目光似乎在自己身上停驻了一瞬,但见何奈干脆利落地转头离开,怀疑自己方才是不是看错了。奈姑娘突然来温香阁,是有什么事情吗?

  何奈抱着新辞快步走了出去,来到离阁子稍远的一个小亭子坐下,这才松开想要逃跑的新辞:“宛丘姐姐你也见过了,宛丘姐姐现在在何处你也知道了,我答应了带你来这儿,也不算食言,你要做什么事我不拦你,只是要小心为上。”说这话的时候,何奈明显感觉到脑海中的那一团白球正在不断地萎缩,记忆压缩在里边,她的脑壳都忍不住痛,她抱着头靠在石桌上嘟嘟囔囔道:“养了这么一只爱管闲事的傻猫,真是让人脑壳痛,你快去吧,完了记得回来找我啊。”

  新辞圆溜溜的猫眼盯着何奈,他看到何奈身上萦绕的黑气突然聚集到了一处,正中何奈的天灵盖,黑气飘忽无所定形,张牙舞爪的模样似要冲何奈的天灵盖砸下去,他一跃而起,将那团黑气吞入腹中,何奈原本意识几近殆尽,突然看到白球裂开了一道口子,但是这口子如千里之堤上的一处蚁穴,很快被涌上来的白雾所笼罩。

  而新辞面前的何奈也发生了变化。

  何奈原本是二九年华的女子,成人体型,她身形纤细,弯着腰躺在石桌,像一张弓一般,现在眼前的何奈陡然间缩小了数倍,脸压在桌上,瘦削的鹅蛋脸陡然间像磨平的石头,额头下巴骤然间缩短,双颊像吹了气似的胀起来,整张脸显得胖乎乎又肉嘟嘟,坐在石凳上腿都不着地。现在的何奈俨然是五六岁孩童的模样。

  缩小版的何奈从石桌上抬起头来,揉揉微有些酸涩的眼睛,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只身子雪白四脚金黄的猫并着两只前脚,蹲在桌上看着她,何奈圆嘟嘟的脸上绽开一个笑,上手摸上了新辞的猫头,她声音软糯,就像炖熟的玉米一般,甜丝丝的:“新辞喵喵。”

  何奈的变身在刹那之间发生,新辞看着面前真真切切的小孩子,恍然从何奈身上找到了作为一个长辈的真实感,小何奈的脸上有着她一贯的茫然,放在这张天真无邪的脸上显得懵懂,放在大何奈的脸上却显得冷漠不易接近。

  小新辞用空余的那只手拍了拍脑袋,她似乎有些头痛,回过头来看到猫担忧的眼神,小新辞软软地说:“新辞喵喵不是有事吗?走吧,我抱着你去找宛丘姐姐。”

  小何奈笑起来的时候酒窝都要咧到颊边,看着就让人心情明媚。但是新辞却并不确定何奈这般到底是好是坏,何奈知道自己会变成小孩模样吗?

  小何奈觉得自己脑海中有很多人在说话,他们一直晃来晃去,她不明白这些人在做什么,也不懂她们说的话,但是她记着新辞是要找宛丘姐姐的。

  见新辞愣神,小何奈不解:“新辞喵喵不是很着急吗?怎么没有动静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秽灵化妆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秽灵化妆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