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南洋金珠
一兜土豆2019-11-14 08:403,311

  她一边哭,一边透过指缝偷偷留意着两个人的神情,宛丘姐姐担忧地看了林沥一眼,林沥面上却自然如常,他注意到了宛丘的目光,心中一暖:“宛丘,如今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

  林沥投下来的影子将小何奈整个人都包裹其中,她遮在脸上的手肉嘟嘟的,仰起头看看宛丘与林沥的身高差,奶声奶气地说:“哥哥是高个子的孩子,姐姐是美人孩子。”

  本来有些伤怀的气氛被小何奈的“孩子论”冲淡得无影无踪,宛丘放下担忧,柔柔笑道:“是是是,林大侠如今行走江湖,哪个还敢当林大侠是初出茅庐的无名小卒。”

  她走过来将地上的小何奈抱起:“是叫小禾是吧,这位哥哥行踪不定,他去的地方不好带着你去,你可愿意跟我待在这温香阁中?”

  宛丘姐姐温声细语,身上还有好闻的味道,小何奈看着她近在咫尺的笑容忍不住红了脸,害羞地将头埋在宛丘姐姐怀里:“小禾如今也有人喜欢了。”

  宛丘听着小何奈的童言,想到林沥曾经的经历,忍不住鼻子一酸,林沥见宛丘眼角微红,蹲下身来按住宛丘的手:“约定了不再提起这些事,怎么又为这些事情伤神。那段日子虽然艰难,但好歹还有你陪着我,宛丘的忘忧曲,每每想到,都觉心中慰藉。”

  小何奈夹在他们两个人中间,心中有些奇怪,宛丘姐姐与林沥的目光怎么感觉像是被奈奈姐姐的呵胶黏在了一起一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黏黏腻腻,似乎什么东西都不好将他们分开。

  被小何奈乌溜溜的大眼睛盯着,宛丘先回过神来,有些羞赧地低下了头,轻声问小何奈:“小禾可有名姓?”

  小何奈歪着脑袋考虑了一会名杏是什么?是极为有名的杏树吗?明意姐姐从前回家里探亲,摘了些老家的杏子过来,送了一些给奈奈姐姐,那就是名杏吗?

  她一知半解地摇摇头。

  宛丘莞尔一笑,在他们二人相扣的手中加入了小何奈的手:“你是为了林沥哥哥来到这儿的,从今往后跟着林沥哥哥姓,给你起名叫林小禾如何?”

  小何奈接触到林沥粗糙但温热的手指,忍不住心中一抖,对上宛丘姐姐端庄的笑容,糯糯喊了声林沥哥哥。

  旁边的女子笑靥如花,林沥不忍让她失望:“宛丘替孤家寡人的我多收了一个妹妹,我感激还来不及,怎么会拒绝。”

  宛丘展颜:“小禾性子机灵又懂事,来来往往的人中找上了你,何不成全了这段缘分。”

  林小禾让宛丘想起了林沥的从前,心中生出了些怜惜,欲将她抱在自己腿上,林沥忙接过林小禾:“这小姑娘早晨还是乞儿,后来好心人帮助送了这身半旧不新的衣服,放在膝上莫要弄脏了你的衣裙。”

  小何奈心中委屈,奈奈姐姐好看的衣服那么多,偏生挑了这么一件灰蒙蒙的,她也是知美丑的年纪,双手揪着衣服,局促不安。

  宛丘被他的话逗笑:“听闻你们江湖人风餐露宿,原来也这般讲究。”讲究是因为对着的人是她,宛丘想到两个人之间的问题,心内微微叹息。

  不过宛丘还是将小何奈抱在了膝上,小禾是乞儿,心思本就敏感,林沥说她衣服脏之后手抓着衣裙咬着嘴唇的小模样,别提有多可怜了。

  小何奈未到来之前,林沥正与宛丘讲述这一年里江湖中经历的事,小何奈这一插曲过后,两人接着之前的话继续攀谈起来。

  小何奈听林沥讲飞檐走壁的大盗,作恶多端的邪教,江湖中人人欲争夺的神兵利器入了迷,听到精彩处还忍不住拍起手来,一时之间竟忘记了奈奈姐姐交托她做的事情。

  温香阁到底是一家舞乐坊,不似青楼彻夜张灯结彩,夜里安排了歇业的时辰。

  明意在门口提醒宛丘会客的时间到了,止住了林沥三山五岳的讲述,他眼中的神采尚未收回,快意恩仇,山高水远。在宛丘面前的林沥自然地打开了缚住他的剑鞘,锋芒毕露,骤然间被打断颇有几分意犹未尽。

  宛丘却是笑笑,目光停在还冒着热气的茶杯:“你看这杯中茶叶沉浮,多像你说的那前往江南的泊舟。江面风平浪静,慢悠悠地行驶着几艘小船,船夫摇着桨,渔歌唱晚,四面八方的船只在渡口碰了面,七零八落地散布着。林大侠的江南之行结束……”宛丘笑着将茶叶倒掉,拿起酒杯为林沥斟了一盏酒:“酒如喉肠,如烈火灼烧,温香阁里没有那样的烧刀子酒,还请林大侠不要嫌弃这醇馥幽郁的女儿春。”

  醇厚绵长,小何奈闻到酒的清香,不自觉地舔了一下唇。

  林沥爽朗地笑了一声,一饮而尽,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匣子,里边装着的是一对圆润的珍珠耳环,金黄色的珠子晶莹凝重,闪光变幻:“这是我去南洋亲自寻来的金珠,端庄大气,配宛丘正好。”

  宛丘笑着收下:“你总是这般客气。”

  送走了林沥,宛丘姐姐的目光盯着盒子中硕大的珍珠,神色难辨。

  小何奈从宛丘怀里翻身,宛丘姐姐侧着头,露出半边脸,下颌线如小丘微耸,煞是好看。她指着桌上的珍珠,那珍珠金光莹莹,色泽剔透,不解地问道:“姐姐收到了礼物,怎么却不开心,是礼物不合姐姐的心意吗?林沥哥哥明日还要来,我同林沥哥哥说为姐姐重新换一件。”

  小禾自林沥离开后,说话也大气了些,没那般拘束。这副神气活现的模样,与林沥在时判若两人,宛丘勾唇笑道:“这珠子是他在南洋所得,冬日的海水寒冷刺骨,为了得这两颗珍珠花了不少心思,后来又找了江南一代有名的匠人打磨,我怎么会不喜欢呢?”

  “哎,这些林沥哥哥方才并没有说,姐姐怎么知道得这般清楚?”宛丘姐姐嘴上说着喜欢,但是收到珠子后一直发呆,眼中眸色深沉,并无一丝一毫的喜悦。

  这临时兴起收的小姑娘真是机灵过人,宛丘心想,她将匣子合住:“我在温香阁学艺,师从胡三娘,三娘从前是教坊乐人,手上有不少宫中赏赐下来的宝贝,我先前有幸在她那儿见过一双,与这双一般无二,南洋金珠珍贵难得,这耳环又做的精细,价值自然不菲。”

  宛丘像是在对小何奈说,又仿佛在自言自语:“三娘于我有恩,她一直心心念念重归教坊,如今机会在手,我倒一时不知该作何处理了。”

  宛丘最后这句话小何奈没有听懂,脑海中的概念也只是这双珍珠耳环实在是贵重极了:“这般贵重,姐姐可要藏好了。”

  宛丘笑着摇摇头。

  蹦蹦跳跳地跟着宛丘回到暖香阁,在经过奈奈姐姐的房间时,小何奈猛的想起房间里还有一只凄凄惨惨的新辞喵喵,脑袋瓜里恍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并没有完成奈奈姐姐交托她的事宜。

  新辞喵喵说林沥哥哥脸上的刀疤是簪子所伤,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在路上思忖着,但一时找不到机会问宛丘姐姐,宛丘让人先领着她去沐浴。

  小何奈不过是五六岁的模样,个头小,站起来甚至不及浴桶高低,明意在浴桶中放了一半的水。小何奈看见热气腾腾的水面,心情不知为何激动起来,恨不得立马跳到桶中,只是她不似奈奈姐姐。大部分时间是奈奈姐姐在外面示人,懂得日常起居,小何奈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犯了愁,脑海中那些解衣的步骤太过繁琐,她记不清。

  明意放好水之后,看见小禾站在浴桶前,苦大仇深地扯着身上的衣服,她笑着过去帮小禾脱衣服:“都这般年纪了,怎生连件衣服都不会脱?林沥公子竟然放得下心将你一个小毛孩丢在外边?”

  明意不知道房里发生的事情,宛丘姑娘也只告诉她小姑娘叫林小禾,她自然而然地以为这位真的是林沥公子的妹妹。姑娘与林沥公子交情匪浅,将他的妹妹留宿在暖香苑里待一晚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明意只是没想到林沥公子对待亲生的妹妹竟然这般粗糙。

  小何奈听话地伸展胳膊,听明意这么说,她眨巴着眼睛:“林沥哥哥凶巴巴,小禾才不要他当哥哥呢。”

  “哎,那你既然不是林沥公子的亲人,宛丘姑娘为何亲自带着你?”

  小何奈抿嘴偷笑:“宛丘姐姐喜欢我。”

  小何奈进入浴桶之后就如鱼得水起来,她喜欢水流浸润全身的感觉,捞起一碰水从身上浇下,拍着水面溅起水花无数,玩得乐不可支。

  真是奇怪,小何奈想,就像习惯了在水流中浸泡的感觉一样,奈奈姐姐每次沐浴都要花上很长时间,也是因为喜欢这种感觉吗?

  明意把干净一新的小何奈带到宛丘身边,今日收留小何奈是心血来潮,一时未能寻到妥善安置她的地方,宛丘让小何奈随她住在里间。

  小何奈躺在宛丘姐姐身边,笑弯了眼睛,宛丘问她为何发笑,小何奈抱着宛丘的胳膊,无辜的眼睛一眨一眨:“姐姐不嫌弃我鄙陋,还喜欢我,真好。”奈奈姐姐就不会用宛丘姐姐这般温柔细致待她。

  宛丘将被子往小何奈身上拉了些,昏暗的灯光下,她的眉宇说不出的柔和:“你这般乖巧懂事,讨喜的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秽灵化妆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秽灵化妆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