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ombra族
晨瑶2018-10-25 16:353,308

  正说着,蝙蝠停在了一座巨大的城堡面前。放下我们之后,它嗖的一下化成了黑色的烟雾。

  “这个…是你的城堡?”我呆呆地看着这座超大号城堡,问道。真的…真的好大!我怀疑有刚刚的城堡两个大!而且超级漂亮,城堡外墙有生机勃勃的爬墙虎,两翼还有花园,花园里是清一色的黑色玫瑰,丝毫不像刚刚城堡透出的荒废死气,但是好妖艳,好鬼魅…不愧是吸血鬼贵族居住的地方。

  乌云遮蔽月亮,朦朦胧胧看不真切,但那月亮分明泛着赤红诡异的光。

  绯月?我一惊。欧洲传说有绯月的夜晚就是吸血鬼出没的时侯,原来是真的…

  “我们现在在哪儿?”

  “意大利。”诺亚不紧不慢地朝前走去,一身手工剪裁的高级黑礼服,衬出他修长挺拔的身躯,姿态优雅。我暗自翻白眼,这么好的身材,不去当模特真浪费。

  城堡门前早已有仆人等候,朝我们(其实只朝诺亚)恭谨地鞠躬。里面居然每隔几米就有一个仆人,端着银光闪闪的餐具和餐巾,不过那肯定不是银。真是奢侈,我闷闷地想。城堡里面的样子都差不多,但是环境比刚刚那座好多了。

  “诺亚大人。”其中一个仆人走上前来,“巴森特城堡昨天晚上被摩斯戈尔家族的人烧毁了。”

  诺亚一挑眉毛,“哦?”

  我郁闷地望着他,原来我刚穿过来时见到的城堡是他的啊。怎么自己的房子被烧了他还像没事人一样,是太有钱了?

  他扭过头看了我一眼,“那座城堡并不是我的,领主借给了我,所以被烧了也是领主去处理,和我无关。”

  吓了一跳,我不由缩了缩肩膀,怎么忘了他会读心。

  “来吧,东方女人。”他突然拎起我,七绕八拐地走进一个房间,把我丢在一张超厚的巨幅地毯上,地毯上还有一床薄毯。

  我的第一个反应是:他之前没喝一滴血,现在要进食了。那…进食的对象岂不是——

  我以最快的速度用薄毯蒙住头,“求求你不要吸我的血…”一边叫着一边往角落瑟缩。

  “我并不是…”

  “啊——!救命啊!”

  “我没有…”

  “啊——!”

  “安静一点好不好?”我感到毯子被一把拽下来,对上他浅金色的眸子,“我只是想回答你刚刚的问题。”

  “不吸我的血?”我颤颤巍巍地问道。

  他像看一个无药可救的病人一样看着我。

  “早说嘛,”我安心了,于是腾地坐起身。刚刚问到哪儿了?哦对了,“什么是密党?”

  “你…”他抚了抚额头,似乎有些头疼,“我是血族,而你是人类,我说不吸你的血,你就信了?”

  “要杀要剐随便你,反正我已经是砧板上的肉。”我不在乎地说道,他如果要吸我的血,早就吸了,等到现在干嘛。

  “你对于我不会初拥你似乎很有自信。”

  “自信是我的优点。”我反唇相讥。

  他哈哈大笑,“东方女人都像你这样么?好吧,我可以慢慢说给你听。血族有十三支氏族,Lasombra,Tzimisce,Brujah…”

  “STOP!”我打断他,“我对于氏族的名称没有兴趣,你可以挑重点说。”

  他顿了顿,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的眼中似乎闪过一丝宠溺,“十三支氏族分为密党、魔党和中立氏族。我们Lasombra一族是魔党的领导者。密党有七支氏族,在成立之初定下了避世、领权、后裔、责任、客尊、弑亲六大戒律,密党成员必须遵从,我们魔党则不必。”

  “这个世界有狼人吗?”想了想,我好奇地插了一句。

  他看了我一眼。我对于吸血鬼的无,却了解狼人这一种群的存在。诺亚显然有些诧异,“有,狼人和血族各自有各自的领土,只要互不侵犯,就不会有交集。”

  “血族有王室吗?”

  “血族有十三支氏族,自然有有统管这些氏族的王室,他们常年留在罗马尼亚的特兰西瓦尼亚的卡佩西亚山脉。”

  “噢~~~”我拖长声调,眼珠一转,“你是被谁变成吸血鬼的?”

  “我是纯血种。”他瞟了我一眼。

  “王子?”我眼冒桃心。

  “是长老!”他无奈地更正。

  “长老?你的地位很高?”

  他不说话,算是默认。

  我的心里自然而然打起了小算盘。我是人类,而且是来自三百年后的人类,对这个时代的事基本上一窍不通,更不用说这里还有吸血鬼这种匪夷所思的生物。在这个时代,如果我能够找到一个靠山,哪怕只是暂时的,我的人身安全也能得到一定程度的保障。

  更何况,他说——

  “我并不想把你变成血族。”诺亚补充道,“你很有趣,我暂时不想放开你。”他笑得很开心,仿佛我的想法很搞笑。

  “我不是玩具!”我佯怒。其实想想,有这么个大帅哥在身边也不错,天天看,搞不好有延年益寿的奇效…

  他天经地义般地搂过我,“是我的玩具。”

  切!臭吸血鬼!我一把推开他。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他突然想起来似的问道。

  我不由小汗一阵,他连我的名字还没弄清楚就说“我并不想把你变成血族”,“我暂时不想放开你”?!

  “娜娜。”我叹了口气,这名字…

  “娜娜,你的手上为什么会有猎人留下的痕迹?”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凌厉,一瞬不瞬盯着我手臂上的伤痕,而薇安妮帮我包扎的纯白丝巾早已不见了踪影。

  我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他该不会怀疑我是卧底吧?没办法,为了这个大靠山,我只好把自己的遭遇一字一句说给他听,反正他会读心,知道我说的话是真是假。

  “艾伦?丹?摩斯戈尔?”听完我的叙述,他玩味地重复了一遍那个吸血鬼猎人的名字。

  “怎么,你认识?”我有些怔怔。

  “老朋友了。”他笑得暧昧,“这么说,你怀疑是那面镜子把你吸过来的?”他举起我的手臂,轻轻舔了舔。麻麻的感觉之后,疤痕居然不见了,一点印子也没有,仿佛我根本不曾受过伤。天!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吸血鬼的恢复能力?!真可怕…

  “嗯。”我点点头,“先不说这个,我被那个变态大叔抓过来的时候用银试探了,他应该不是吸血鬼吧,那我是怎么被弄到你们的老巢的?”我问出一直困扰我的疑惑。我可是有自信不会被吸血鬼抓到,才上了那辆可疑的马车,怎么就棋差一招呢?

  “你真是天真的可爱。”他像看小动物一样地看着我,“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叫做中介人,我们有,狼人也有,你难道不曾听说过?”

  “你们许给他们好处,他们帮你们物色食物?”我感到脑子里一直纠结着的一团毛线瞬间找到了线头。

  “你总算聪明了一点。”他打了个响指,右手食指上蝙蝠图徽的戒指在月光下一闪。

  “那是什么?”我当然不会放过,指了指他的戒指。

  他不在意地笑了笑,“魔戒。”

  指环王?我的脑中立刻浮现出那部电影史诗巨作。说实话,就算是现在,一想到精灵王子的出场,我的那个激动啊…

  “有什么…呃…功能吗?”我一时间找不到更为贴切的词语来形容。

  “强大的血族都是懂得魔法的,特别是Tremere族和Tzimisce族,”他凝视着自己手上图案有些狰狞的戒指,“公爵以上的血族都有一只魔戒,它可以吸取其他血族的魔法,增强自己的魔力。虽然大部分血族都不知道它的作用。”

  “不知道…作用?!”我惊讶地问道。那些吸血鬼是笨蛋吗?这么重要的能力居然不知道?

  “他们都单纯地以为那是身份的象征,亲王级以上的血族才了解它的作用。不过即使了解,大多血族也没兴趣去吸别的血族的魔法。”

  “哈?”我不解了,“这又是为什么?”

  “不屑。”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诺亚俊美如神祗般的侧脸在银色的月光下冷笑了一下,脸部线条瞬间柔和下来。好酷啊…不行了,我的心脏…

  “总觉得你们血族的事情好复杂,又多又乱,等级严明,还搞分裂。特别是那个密党。”我叹了口气,为他不是密党的成员而庆幸。

  “知道了这么多,你该满意了吧?”他好笑地看着我。

  我点点头,“满意满意。”只是,我在心里默默地说,知道了这么多机密的我,想走还能走得掉吗?

  他沉默地看着我,神色晦暗难明。

  “放心好了,我不会离开,只要你不把我变成血族。”我大方讲出条件,“我是不会把这些机密说出去的,虽然也没人听就是了。”我躺下来,今天发生的事情好多,有点困了。

  “也许我真的寂寞太久了…”他喃喃低语了一声。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没什么,”他恢复了优雅散漫的笑容,“我想你需要尽快适应黑白颠倒的生活。后天晚上正好有一个假面舞会,是血族内部的聚会。不若,你做我的女伴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吸血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吸血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