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伴衣着很重要
晨瑶2018-10-25 16:353,109

  “假面舞会?女伴?”蓦地反应过来,我的困意顿时烟消云散,再一次坐起身来,“你的意思是,要带我去一个全部都是吸血鬼的地方?”我愤怒了。

  “有我在,你怕什么?”

  有你在我才怕吧…我暗暗腹诽。

  “再怎么说我也是人类!”我强调,“而且那个舞会所有氏族都会去吧?”

  “是玛土撒拉为了团结血族内部而举办的舞会,自然都会到。”他笑得优雅。

  玛土撒拉?“那又是什么?”我问道。

  “活了两千多年的长寿者。”

  两千多年!我的妈妈咪呀。我打了个冷战,“就是住在罗马尼亚的?”

  “对。”他赞同地点点头,“他们不属于任何组织,但统帅着整个血族,是血族的最高统治者。”

  他倒是有问必答。

  “那不是还要去罗马尼亚!”

  他又点点头。

  “不去不行吗?”

  “你说呢?”他的眼底蓦地闪过一丝危险的笑意。

  我勉强吞了口口水,“你确定能保证我的安全?”

  他不置可否地哼了声,“你留下来我倒是不太敢保证。”

  又来了,这种让人心里发毛的眼神,我答应还不行吗!

  “那你不管到哪儿都要让我跟着你。”我撇了撇嘴。

  他眼底危险的笑意散去,“没问题。对了,”他好像忽略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似的,“你会跳舞吗?”

  “当然会…”这个可是必修课之一。

  “那就好。带上这个,”他突然摘下手上的戒指套在我的拇指上,“这样他们就知道你是属于谁的了。”

  属于…我嘴角抽了抽,这种说法好变态。

  “我是属于我自己的。”这句话在我的嘴角打了几个弯弯,到底没有说出口。

  他不再说话,只是用有趣的眼光看着我。

  唉,真是搞不懂啊,他把我放在家里是为了装饰?我又不漂亮。那…是为了做宠物?或许在他心里,我真的只是个不曾见过的宠物,他起了好奇心,于是下定决心开始豢养。

  有点失落呢。我用被子蒙住头。他懂读心的,现在窥探我的隐私一定很愉快吧。切,没骨气,自己居然这么容易就动心了,是因为他是吸血鬼吗?他一定拥有什么蛊惑女人的能力!

  可恶!我低咒了一声。不公平!凭什么他就能读我,我却不能读他?

  薄毯又被掀开,我不耐烦地吼了声:“干什么!我要睡觉啦!”

  他拎起我,使我正对着他的脸,“我都听到喽。”话语中带着隐藏不住的丝丝笑意。

  “那又怎样!”我不服气地回嘴,“你是血族,又懂魔法,我只是凡人,会喜欢你很正常吧!天知道你有没有对我下咒。”

  “你到底是不是女孩子?”他止不住地皱眉,“怎么什么话都说?”大概被我的直白弄疯了,他不满地说道。

  “21世纪的新女性就是这么开放!”我得意地笑。

  白天的城堡是无聊的,因为一只鬼都没有,空旷寂寥。我由于筋疲力尽,所以睡得像死猪一样,一直到下午太阳落山才醒过来。

  不由感叹自己超强的适应力,才一天就接受了吸血鬼与人类相反的生活模式。

  梳洗完毕后,诺亚随手扔给我一条黑色的长裙,低胸、束腰、蕾丝花纹,还配有黑帽子、黑丝绒手套和黑色水晶鞋。

  好黑,简直像丧服。

  “试试看。”他丢下一句话。

  “不要。”

  “只是试一下,不好看再换。”

  “不管你怎么说,我永远都不会穿裙子的!”尤其是黑成这样的裙子!我一口回绝。

  “你是我的女伴,参加舞会不穿裙子穿什么?”他疑惑地问。

  “随便你。”

  “为什么不穿裙子?”不知何时,他已经坐在了我的身边,魅惑的眸子引诱我说出真话,读心的能力让他一下子就知道这里面必定有隐情。

  我顿时口干舌燥,“我…我…”

  时间倒回十年前。

  那时的我很瘦小,什么衣服都担不起来,常常有同龄的孩子笑话我。偏偏女孩子爱美的天性又常常作祟,于是哄着妈妈帮我买了一条白色的公主裙,也不管好不好看,就穿着它去上了学。结果自然惨不忍睹,所以从那之后我再也没穿过裙子,甚至连校服裙子也没有穿过。

  思绪飘回来,我用杀人般的目光瞪着诺亚,他又读心了,一定是!

  “是那些人没有眼光,你要相信自己。”他轻柔地说。又来了,每次他一对我用柔情攻势我就没辙…

  “可是…我怕…”我话都讲不利索,“不好看…”

  “只是试一下。”他又开始魅惑我。

  迷迷糊糊的,我自己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一身行头已经被穿在了我的身上。我哀嚎一声,为什么一看到他的眼睛我就变得没有自我了?十年的心理阴影敌不过一个吸血鬼的眼睛?

  “看来不用去换了。”诺亚的声音响起来。

  我睁开眼,在一面镜子前看到一个陌生的自己:黑发,黑裙,黑鞋,却出奇的协调,将皮肤映得白皙透明。好冷艳的女人啊,这真的是我吗?我无意识地伸出手,触碰镜子里的自己,仿佛在触碰童话里的灰姑娘。

  面前突然多了一只手,如玉一样洁白透明,“过来,我的黑天使。”

  我抬起头,在他眼中看到无措的自己。

  “这已经是你第十四次骂我了了。”门外响起恶魔的声音。

  我条件反射地用浴巾裹住自己,“滚开!”

  “我只是来告诉你,你的衣服都已经发臭,所以丢掉了,干净衣服在门外。”隔着门我都能想象出他耸肩皱眉的样子。

  “丢掉?!”我愤怒地叫道,“衣服说不定是我回去的媒介,你就这么把它丢掉了?!”

  “即然这样,那你就不要回去了。”

  声音渐渐远去,我却出了一身冷汗。喂,他不是来真的吧…

  洗完澡,我摸到门边拿过衣服,一看之下立刻傻了眼——这分明是一条长裙!居然还给我是嫩黄色的低胸裙!

  很好,他绝对是故意的。

  盛怒之下我差点把连衣裙给腰斩了,“诺——亚——!”

  “怎么了?”一秒钟都不到,他已经出现在门边,脸上是好整以暇的微笑。

  我颤抖着举起连衣裙,“这是什么意思?”

  “没有任何意思。只是我喜欢看你穿裙子的样子,很漂亮。”

  我的心跳忽然漏了一拍,他刚刚说的的确是…漂亮?可是,即使心动了,气势上也绝对不能输,我抬起头直视他,“舞会已经是我的底线。”

  他凑近我,“不好看,我怎么会叫你穿?你没穿,又怎么知道不好看?”

  我再也找不到一句反驳的理由。应该说,他的脸一靠近我,我的大脑就变成了一片空白。

  “很配你的肤色,试试吧,然后我们一起去帕里斯的城堡。”他拍了拍我的肩膀,“你穿起来应该刚刚好的。”

  我疑惑地低下头看看自己。很配肤色?而且,他怎么知道刚刚好?

  “啊——!!!”一声惨叫欢快地飞上夜空。

  终于知道诺亚的全名叫诺亚?古特洛里奇。因为在踏入帕里斯的城堡时,仆人们称呼他为“古特洛里奇长老”。

  人生地不熟的我一直跟着诺亚,低着头不说话,神游ing…神啊,还有人做女人比我更失败吗?被莫名其妙吻了两次就不提了,洗完澡居然忘记穿衣服就开始发火…上帝,我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还在郁闷?”在真皮沙发上坐了一会儿,诺亚回过头好笑地看着我。

  我白他一眼,不过随即想起很重要的事,“茜茜…她在这里吧?”

  诺亚神情一敛,“你这段时间最好都不要见她。”

  “为什么?”我不解。不要见她?这段时间?他以为我屁颠屁颠跟到这里来真的是为了参加那个什么假面舞会?

  “她是雏儿,对鲜血的渴望不是一般的强烈,不要让她发现你。”

  “你的意思是,她会吸我的血?”我不相信地问,眼前也不自觉地浮现出她对于吸血鬼的恐惧。

  “不止是这样,她已经不再认得你了,她的记忆中只有帕里斯。被初拥了的血族并没有自己为人时的记忆。”他平静地说着,仿佛在叙述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那…为什么还要把她变成吸血鬼?”我感到自己的眼眶涌起一阵难以抑制的湿热,“为什么?为什么?她明明那么害怕…”

  他轻轻揽过我,“所以,我暂时并不想把你变成吸血鬼啊。”

  我心一沉,暂时?

  也就是说,以后还是有可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吸血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吸血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