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里斯
晨瑶2018-10-25 16:353,632

  正要抬头问他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帕里斯就走了进来,“诺亚,你来了。”他随意一坐,一头绚丽的金发亮得耀眼,他看上去很小,约摸才十七八岁。这样面对面,我才能够真正观睹到他的眼睛,吸血鬼的眼睛色泽各不相同,帕里斯的是淡紫色,我很喜欢的颜色。似乎吸血鬼的眸色不是过深就是过浅,貌似有点本事的都是极浅的颜色,像诺亚近乎透明的金色,像眼前帕里斯同样近乎透明的紫色。

  诺亚点点头,“娜娜不死心,我带她来看看。茜茜呢?”

  “正在进食。”帕里斯毫不在意地说道。进食…我浑身一抖。帕里斯狭长的紫眸瞥过我,“你还没初拥她?”

  “注意数量,食物链的平衡不能被打破。”诺亚直接略过帕里斯的问题。

  “那还用说?我好歹也是整个曼彻斯特的亲王啊。不过既然你是Lasombra一族的长老,我还是对你恭敬点好了。”帕里斯开着玩笑,我的心情也跟着渐渐轻松起来,他们之间亲昵自然的兄弟感情多多少少让我有些触动。那么,这个帕里斯也是纯血种咯?我想着。

  “我的小宠物又有问题了。”诺亚看了我一眼,眼中笑意盈盈,“帕里斯是被我纯血种的母亲初拥成为血族的,所以就相当于我的弟弟。明白了吗?”

  又读心,有这个能力了不起啊。我送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一提到“宠物”我就想到那个……,可恶,他肯定是故意的!

  帕里斯看着我们,若有所思,“诺亚,你不准备初拥她?”

  “暂时不准备。”他依然拥着我的肩膀。

  “那么明晚的舞会,密党那些家伙又要啰嗦了,他们的六戒律是那么麻烦,你公然带去一个没被初拥的人类,是要和他们叫板吗?”帕里斯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有玛土撒拉在,他们不敢怎么样。”诺亚挑了挑眉头,“比起我,猎人们更让他们头疼吧。现在的猎人们,力量空前团结,几个大家族的猎手也结盟了。比起内部斗争,先消灭猎人们更为优先吧。”

  “有传言说明晚的舞会是为了结合整个血族的力量,商讨对付猎人们的方法,听说活捉一个猎人就赏赐一个处女。猎人地位越高,处女数量越多,自然的,力量就会越强。”帕里斯笑得可爱。

  “无聊。”诺亚不感兴趣地一挑眉毛。

  我在旁边听得心惊胆战,一个猎人一个处女?等价交换吗?老天!脑海中浮现出艾伦?丹?摩斯戈尔和薇安妮?摩斯戈尔那两个吸血鬼猎人的脸,他们也在被活捉的名单里吗?

  “摩斯戈尔家族可是大热门,他们家将近一千年的猎人历史得罪了不少血族呢。”诺亚拥着我肩膀的手蓦地紧了紧,“把摩斯戈尔从你的脑袋里赶出去。”

  我打下他的手,好冰,“不高兴听到他们的名字就不要读心!”

  “你确定要带她去?”帕里斯把话题转回来,正想再说什么,目光突然移到我的拇指上,他脸色一变,“你把魔戒给了她?”

  我一愣,原来这个真的叫魔戒…

  “这样她就是我的了。”诺亚执起我的手,在魔戒上印下一吻。

  我嘴角抽了抽。

  帕里斯神情难辨,“明晚伊菲塔丽也会去。”

  “是吗?”诺亚扬眉一笑,那笑意尚未进入眼睛就化为漠然。

  “我也懒得管你。你自己挖的坑,自己埋吧。”帕里斯一脸受不了的神色,“你们先休息,明晚动身去罗马尼亚。”

  诺亚站起身来,拉着我的手,“走吧。”

  我不情不愿地跟上去,回头一看,帕里斯的眼中竟带着一丝暖意看着我,唇角微微扬高。我心中一暖,回给他一个微笑,跟诺亚走进了房间。

  唉。

  半夜醒来就不见了诺亚的身影,我纠结到现在。不过他本来就是吸血鬼,又到了另一个吸血鬼家里,半夜会待在我身边才见鬼哩。只是,不会去杀人了吧…我的心中忽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二话不说跳下床,我飞快地跑了出去。

  我一直坚信诺亚是好的吸血鬼,他和其他的吸血鬼是不一样的…他一定不会滥杀无辜,之前Lasombra一族亲王级聚会时,那几个女孩的血他不是就一滴没喝吗,他也说了对处女之血没兴趣啊…

  这恐惧来的如此强烈而迅速,瞬间吞噬了我的心灵,我盲无目的地跑跑走走,走到一半时突然想起来:天啊!我在干嘛?!在一只吸血鬼的家里像疯子一样茫然地乱跑,还在半夜!

  反应过来,我转过身准备回去。千万不要被吸血鬼发现,更不能被诺亚发现,比起来,被诺亚发现好像更恐怖…他特地叮嘱过我不能走出他所限定的范围,现在看来,我好像已经越界很远了…

  先抄近路!一定要赶在诺亚发现之前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回去。我振奋精神抬起头,然后——再也笑不出来。

  有着血红双眸和尖利獠牙的茜茜一身血渍站在离我不到十米的地方,眼中闪着陌生而饥渴的光。

  “茜茜…”我后退一步,耳边一句句回荡起起诺亚对我过说的话——

  她是雏儿,对鲜血的渴望不是一般的强烈。

  她已经不再认得你,她的记忆里只有帕里斯。

  你这段时间最好都不要再见她。

  不要让她发现你。

  以及帕里斯一句理所当然的“她在进食”。

  “啊”地大叫一声,我转过身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奔起来。MyGod!有没有搞错?这个方向,这样跑下去,我只会离诺亚限定的范围越来越远啊!还有这条该死的睡裙,是诺亚让帕里斯特别准备的——露肩装!上帝保佑,不要刺激到吸血鬼…

  我从没这么痛恨过诺亚!用美男计诱惑我穿裙子,不准我扎头发睡觉,害得我现在顶着一头及腰长发、穿着曳地的露肩睡裙和一只吸血鬼雏儿赛跑!

  这是什么世道啊!!!

  我一面拼命地跑,一面回头观察情况。妈妈呀,她是在跑步吗?简直在飞!追上来了…还差两米了就追上来了!

  “娜娜!”宛如天籁的声音响起。

  “诺—亚—救—命—!”我扯着嗓子喊,下一秒,自己就落入了一个人的怀抱,我抬起头一看,居然是帕里斯。

  “茜茜!”帕里斯放下我,冷冷看了茜茜一眼,茜茜惊恐地后退好几步,发出呜咽的声音,然后她一转头就回到了黑暗里。

  “谢谢!”我惊魂未定地大喘气。

  “你大晚上的乱跑什么?这里的血族对你很陌生,很危险的!”他没好气地瞪我一眼,“诺亚正和我商量事情呢,突然说了一句‘该死’就冲了出来,吓了我一跳。”

  我一怔,大概是出了他的结界吧。这么说,他们没有杀人?我不着痕迹地轻嗅了嗅,好像确实没有血腥味…

  “可是,茜茜她…变成这样…”我有些哽咽。

  “雏儿都是这样的,过一阵子就好了。”帕里斯说道。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沉默了一会儿,我不解地问道。

  “你的人类气味太重,我一路顺着就到了这儿。”帕里斯颇为自得。

  气味?好兽性…我没来由地打了个冷战。

  “正好诺亚还没到,我有些话跟你说。”他突然严肃起来,狭长的紫眸一瞬不瞬盯住我的。

  我一愣,“什么?”

  “你大概不知道那个戒指的含义吧。那是公爵级以上血族才能拥有的身份象征,是十分重要的东西。”他顿了顿。

  我头上冒出三根黑线。

  真的有吸血鬼不知道魔戒真正的作用…汗了,他真的是亲王级的吸血鬼吗?

  “作为Lasombra一族的长老,他的魔戒自然人人都认识并且敬畏着,他却给了你,一个人类。”

  “魔戒是不能离身的,也就是说,他不准备让你离开他了。你戴了他的魔戒,那么除了他不再有血族可以碰你,不再有血族可以对你进行透视、读心,知道诺亚?古特洛里奇的,都会知道你是属于他的。”

  我直视他,“你在警告我,不可以背叛他么?”

  “你这样认为也没有错。”帕里斯优雅地一笑。

  “放心,我找不到背叛他的理由。我和他之间,应该只是宠物和主人的关系吧。”我冷笑了一下。

  “你不会一直这样认为的。”他话里有话地说道。我不解,正要问他是什么意思,一身黑礼服的诺亚就飘了下来。

  “晚上好,娜娜。”他凝视着我,眼里再度闪起危险的笑意。

  我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张口结舌地望着他。

  “帕里斯,刚刚讨论的事情我已经决定了,不用再说。我们先回房间了。”身子被凌空托起,一瞬间,我就被重重扔在了房间的床上。

  “痛…”我揉着头。

  “你见到茜茜了?”他坐下来。

  “嗯。”我老实地承认。

  “死心了?”

  我点点头。不妙,诺亚似乎很生气,现在的处境,讨好他对我似乎比较有利吧。

  “那个…对不起啦,”我小心翼翼地赔礼道歉,“我知道这样贸然跑出去很危险,是我的错,下次再也不会了…”

  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你这样的确不适合跟我去罗马尼亚,那里是血族的故乡。你到处乱跑,谁也保证不了你的安全。你留在这里,不要去了。”

  我傻了。他要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自己离开?

  “不行!”我大声反对,“这里都是不认识我的吸血鬼,很危险!”

  他不怒反笑,“你现在知道危险了?你放心,我会让帕里斯解决这个问题的,没有血族敢在他的城堡里伤害你。”

  我低下头,“我错了还不行吗…”干嘛这么凶。

  下巴被他抬起来,危险的笑意已经不见了,只余淡淡的宠溺,“知错是好事。不过,我只原谅你离开我这一次,绝无下例。”

  我拼命点头表示我的决心。不管怎么说,他不丢下我就好,比起面对吸血鬼,我更害怕他把我一个人孤零零留在这里。

  显然读到了我的想法,他轻轻弯起唇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吸血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吸血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