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晨瑶2018-10-25 16:353,306

  是夜,我们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卡佩西亚山脉。

  绯月当空,衬得几颗疏星黯淡不已。今晚的月亮特别诡异,红得刺眼,恐怕是大群吸血鬼出没的先兆吧。想到一大群像邪教成员一样,穿着黑的红的斗篷,赤眼獠牙的吸血鬼在山脉间游荡,我的鸡皮疙瘩就不住地冒出来。

  连绵起伏的山脉在夜色的映衬下深沉黝黑,像一个个张着血盆大口的怪物。而在山脉的中间,有着年代悠久、阴森恐怖的古堡。古堡里住着玛土撒拉——活了两千多年的吸血鬼。整个山脉被玛土撒拉强大到无敌的结界魔法保护着,连一只没被邀请的苍蝇也飞不进来。这就是特兰西瓦尼亚的卡佩西亚山脉——吸血鬼的故乡。

  七绕八拐,我们在一座其大无比的城堡前停了下来。探头望去,城堡里烛光流泻,显然已经是“鬼”声鼎沸。虽说有诺亚和帕里斯在身边,但一想到我一个人类即将要面对活了两千多年的吸血僵尸,我的双腿依旧抖得厉害。

  “别怕。”看穿了我的心思,诺亚贴着我的耳朵对我说。

  暗自咬咬牙,我坚定地点头,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走近城堡。帕里斯在一旁,看着我踢正步一样的走路姿态笑到打跌,我瞪他一眼,实在是懒得理他。挽紧诺亚的手臂,仿佛打开了世外桃源的大门,我们走进了盛大的吸血鬼假面舞会。

  呃?!

  我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怎么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玫瑰,香槟,水晶吊灯,整个大厅被装饰得富丽而奢侈,没有人穿斗篷,没有人赤眼獠牙,甚至没有人戴假面!这个假面舞会简直和人类的鸡尾酒会没什么两样嘛!只是这里的人都长得太漂亮了,我仿佛来到了一个全明星晚会。男人们穿着白色或黑色的礼服,优雅俊逸;女人们穿着最华丽的晚礼服,妩媚妖艳。

  “不是说假面舞会吗?”我悄悄问诺亚。

  “‘假面’指的是不区分氏族,不是戴着面具。这个舞会的目的是血族的团结,是整个血族男爵级以上的假面舞会。”他无语地看着我,帕里斯在一旁偷笑。我瞪了他一眼。

  可是,我最不希望出现的情况还是出现了。

  刚一踏进大厅,几百只吸血鬼的目光就不约而同地盯住我。一定是我不同寻常的气味,太显眼了。我在心里说着,一个人类的气息怎么可能瞒得过这么多老妖怪?

  “古特洛里奇长老,”一只英俊的吸血鬼站了出来,“为什么你会带来一个人类?”很明显的找茬,看来是密党的成员了。

  大厅里响起了附和声。我担心地看了看诺亚,果然带我来是个错误…这状况好像比我想象的要严重。

  诺亚却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这时,最上座的一只吸血鬼开了口,“诺亚。”只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散发出不比寻常的威慑力。

  我看向他,顿时一惊。天!好年轻的脸,好沧桑的神情!他坐在最高位,那么,他就是玛土撒拉,就是长寿者?我一直以为玛土撒拉是老爷爷一样的人物,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年轻!(最起码在外表上)他真的活了两千年,都不会厌世?那样漫长的岁月,他们这些只能生活在黑暗中的生物是怎么生存下来的?从他们历经风霜的神情中,不难看出身为长者的气度,还有面对后辈的威严。诺亚的气场立刻被影响了。可是,像是一个和诺亚差不过年纪的人满脸慈爱地看着他,这感觉有点奇怪…

  “尊敬的玛土撒拉,”诺亚单膝着地,右手搭上自己的左肩,大厅里立时一片寂静。

  “请您谅解我的莽撞。她是我的未婚妻,我还未曾初拥她。”

  我愣愣地看着他。他刚刚说什么?未…未婚妻?他竟然说我是他的…未婚妻?

  玛土撒拉近乎透明的眼眸精准地望向我手指上的戒指,点点头,“我知道了。”随即若无其事地开始进食。其他的吸血鬼虽面有不忿,但也不再追究这件事。倒是我傻了半天,一是因为这件事居然这么平静就过去了,二是因为诺亚震撼性的介绍。

  未,婚,妻。这三个字像一把大锤。轰!我的思维被捶了个粉碎。

  “因为魔党不同于密党,而我是Lasombra一族的长老。他们不满,在这里也不能发泄。”站起身来,诺亚解释道。

  我想起上次那个领主说的“Lasombra一族自己有着对于初拥、谋杀以及爆发的权力及权威。”原来是这样啊,我点点头,Lasombra一族不用遵守六戒律还是挺幸福的。

  “坐在那上面的都是玛土撒拉?”我问道。

  “不,”诺亚摇摇头,“玛土撒拉只有一位尚在人世,上座的有卡玛利拉会议的大法官,还有魔党的首领。”

  啥…啥?卡玛利拉会议?不懂啦!我哀怨地看着诺亚,“你不用再解释了,这个卡什么会议的我并不想知道。”

  他哈哈大笑起来。

  我想了想,还是问道,“你刚刚说我是你的未婚妻,骗人的吧?”充其量我现在也只算是他的恋人,未婚妻?太扯了吧…

  他一怔,转过头来,“为什么?”

  “我有什么能让你看上的?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人类。唯一特殊的大概就是我是穿越过来的…”

  他一把搂住我的腰,“你以为我为什么冒着风险把你带到罗马尼亚来?”

  “我怎么知道!”翻个白眼,我还纳闷呢。

  “为了把你介绍给玛土撒拉。因为血族的婚姻玛土撒拉必须通过。”他对于我的迟钝显然很是不满。

  我石化,婚姻?!我和诺亚?!而且…“这就通过了?”

  “如果是密党,考虑到六戒律可能有点麻烦,但是魔党就不必了。”帕里斯从旁边冒出来,鬼气森森地解释道,“只要不是太离谱,应该没有大问题。你遇见茜茜的那天晚上,诺亚和我说的就是这件事。”

  “就是这样。”诺亚和帕里斯配合默契地一同点头。

  我还来不及反应,猛地感到一道火烧火燎的目光紧紧黏上了我,帕里斯如临大敌似的后退一步,叫住正准备伸手请我跳舞的诺亚,“诺亚!伊菲…”

  我顺着他眼光的方向看去,自然没有注意到身边诺亚瞬间沉下来的脸。正是那道目光的方向,只见一个妙龄女郎款款走来,一袭火红的露背曳地晚礼服,白皙似果冻一样的肌肤,凹凸有致的婀娜身材,深邃的绿眸,艳红的嘴唇。我看得差点没喷鼻血,尤物啊,这女人绝对是个妖精!

  “诺亚。”她径直走到诺亚面前,直接忽略我为空气。

  “伊菲,好久不见。”诺亚颔首。

  “我漂亮吗?今晚可是特别为你打扮的。”伊菲塔丽娇笑着贴在诺亚身上。老天,这个女人好恐怖,不亲眼所见绝对难以想象谁借我一把扫帚,扫扫地上的鸡皮疙瘩?我自觉地退到一边,这种变态的个性不会传染吧?

  没退两步,一只手已经把我拎了过来,“你要去哪儿?”

  诺亚不满地搂着我的腰,(伊菲塔丽则被他巧妙地隔开,“忘了一步都不能离开我吗?”

  呃,对哦,我想起来,好像还是我自己要求的。

  伊菲塔丽看着自己空空的手臂两秒钟,抬起头来,眼光放肆地看着诺亚,“你推开我?为了一个人类?”

  诺亚不语,只是问我,“要吃点什么吗?”

  我摇摇头,现在哪有胃口。

  “为什么我读不到她的心?”伊菲塔丽扯过我的手,圆润尖细的指甲差点划破我的皮肤,“你给了她魔戒?你居然把魔戒给了一个…一个人类?”

  “她是我的未婚妻。”诺亚捉回我的手,“伊菲,不要任性。”

  “未婚妻?”伊菲塔丽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果然,下一刻她就问了出来:“你在开玩笑吗?”

  汗了,这女人好可怕,明明全身都在冒火,脸上却波澜不惊,眼中的绿色越来越深,像鬼火一样。我本能地感觉到那些飘向我的杀气,她现在的模样活像一个复仇索命的漂亮女鬼,我则是她的复仇对象。哦对了,她本来就是鬼,吸血鬼。

  诺亚无奈却更多是宠爱地看我一眼,显然听到了我的想法。我吐吐舌头。

  “伊菲,我今天来不想惹事,你安分一点。”诺亚的眼神凌厉起来,眸色也深了一些。

  不时有吸血鬼的目光飘过来,这个场面,傻子也看得出她在自讨没趣。不过伊菲塔丽丝毫不在意,她只是静静看着诺亚,眼中写满了为什么。我看得出她竭力控制着肩膀的颤抖,心里忽然就涌出了些愧疚,这样好像有点残忍…

  诺亚揽着我转过身,不再理她。都说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她倒是眼红了,我却没有,反倒挺同情她的。我想,如果今天这样被对待的是我,我肯定没有她这么勇敢,还有力气站在这里面对心爱的人,如果是我,还没见面可能就落荒而逃了吧。可是,今天失败的毕竟是她,不是我。爱情都是自私的。我叹了口气,我并不想把诺亚让给你。抱歉。

  看着伊菲塔丽,我的心忽然安定了,一股冲动震颤着我的心灵。

  我在心中默默念道:即使代价是——成为吸血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吸血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吸血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