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试炼
晨瑶2018-10-25 16:354,117

  中午,阳光明媚。

  在饭厅就着西米吃了一大块熏肉,又喝了些果汁,我忍不住感叹,唉,艾伦下手真的挺重的,只不过在早上打斗了二十分钟,我已经腰酸背痛,左腿还青了一大块,大概不久就会淤紫吧。

  唉,谁让我选择了这条路呢。

  第三测试日。

  “今天的测试内容,你需要做的就是看。用眼看,用心看。观察、默记、分析,直到得出结论。”艾伦一鞭卷走了米迦勒手上的黄油面包,“开始了。”

  米迦勒愣愣地看着自己蓦然空了的双手,面露哀怨,“小艾伦…面包…”

  “你再叫一次试试看。”艾伦的左手倏地滑出几枚十字架铁钉。

  “小艾伦…我的面包…”米迦勒不知死活。

  嗖嗖两声,两枚铁钉以“光速”(因为我根本没看见他是什么时候射的)飞向米迦勒,米迦勒往旁边一个侧空翻,两枚铁钉全部打在之前米迦勒站的位置上。

  “哇塞!”我忍不住惊呼出声,好帅也!

  “问题一,”米迦勒转过身,得意地冲我一笑,“小艾伦的铁钉在射出去的时候偏向哪个方向?”

  我胸有成竹,“右边。”

  米迦勒一愣,“的确是右边。可是我站在他的偏左边啊。你看见的?”

  我撇撇嘴,我可没有越前龙马的动态视力,“怎么可能,那么变态的速度唉!我听见了,不对,确切地说是感觉到了吧,他射了一个弧线形,类似于香蕉的弧度,朝右迷惑你,再打在左边的位置,有点玄乎,不过不算难判断。”

  艾伦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剩下的一枚铁钉居然直直射向我,我一惊,却站着没动,铁钉贴着我的耳际飞向我身后的米迦勒,米迦勒一个晃身,又闪避开来。

  “问题二,”米迦勒的表情越发得意,还带着几分赞赏,“为什么你不动?”

  “因为杀气是指向你的,而且铁钉的路线和我多少有些距离,打不到我的。”我实话实说。

  “弧线路径的话你已经死了。”艾伦弯弯唇角。

  “铁钉的劲气是笔直的,目标也不是我。”

  米迦勒哈哈一笑,“好个娜娜!问题三,我刚刚是向左边还是右边闪避的?”

  我狐疑道,“你是腾空从我们的头顶上飞那儿的啊?速度那么快,连风都没带起来,只有一点气息而已。”我指指他现在的位置。

  米迦勒眼眸一深,“那你觉得,实战时我应该像这样闪避吗?”

  “你都这样问了,回答当然是‘不’啦!如果有你们的战斗水平,怎么闪避都无所谓啦,不过如果是我的话,先后退看清它的路线,再向反方向吧,可是这对速度的要求好高喔。”我盘算了下,我距离这个差距不远呢。

  我话音刚落,米迦勒脸上的惊讶尚未深入双眼,艾伦的右手猛然银光暴涨,噼里啪啦的向米迦勒一顿乱挥,好一会儿才停下来。

  “问题四,”米迦勒静了一下,稍稍喘了口气。我注意到他也被迫拿出了武器,是一把小巧的银光闪烁的弓,“小艾伦刚刚挥了多少下?”

  “六百七十一下。”我胸有成竹。

  “错!是六百七十四下。少了三下,因为小艾伦中途变了三次速度,在其中加入了双鞭。不过你真的好棒啊,娜娜,”米迦勒有些惊叹,“你需要加强的只是速度而已,只是速度噢。”他强调了这两个字。

  只是?!他说的还真轻松哩。要知道,达到这个“只是”需要多么高的标准哪!

  我抿唇笑了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竟具有这样的洞察力和分析能力,这太不可思议了,话说回来,还有我飞速提升的记忆力。似乎在取得岚之后一切都变了许多,难道是岚引出了我体内的内在潜能?

  “哪,小艾伦!我的面——唔…”

  艾伦一鞭将剩下的半个面包送进了米迦勒的话音未落的嘴巴里,“再叫一次试试看。”

  “小——”

  一个不知从哪里弄来的花瓶“砰”地砸上米迦勒的后脑勺,米迦勒应声倒地。

  “好漂亮的武器。”我走到米迦勒身边,心痒痒地拾起他的银弓,来回摸摸。

  “箭更帅哦!”米迦勒坐起来,嘻嘻一笑,从怀里摸出一支十字架银箭递给我。细细长长的,雕成十字架的形状,上面还刻着鸢尾花纹,光滑可鉴,精致夺目。

  “你不是艺术家么?”实在是嫉妒他的这根小箭,我揶揄他,“怎么用这个武器?我以为你的武器会是小提琴琴弦之类的呢。”

  米迦勒瞪我一眼,一把夺过弓,在银丝上滑动起手指,顿时,空灵美妙的乐音充斥了整个训练室。我呆若木鸡,银弓上的一根银丝,居然可以作为弹琴的弦?!

  “怎么样?傻了吧。”米迦勒锤锤我的脑袋,“那你就慢慢傻吧,我和小艾伦还有一个任务,不陪你了。这一个月好好练啊,回来我会检查的。期待你成为正式的吸血鬼猎人哪,娜娜。”

  只见艾伦唇角上扬,米迦勒的屁股上立马多出三个小小的十字架,“再叫一次,试试看。”

  一个月后。

  傍晚的大地依然残留着白昼阳光炙烤的热度,在这一天中最为鬼魅的“逢魔时刻”,我、米迦勒和艾伦三人踏上了前往德国不莱梅的道路。

  不莱梅郊外的赫尔布斯村三个月来被邻近村庄称为“鬼魅之村”,村里的人接连变成没有血液的空壳,人数正急剧减少。欧洲猎人协会感到事态严重,于是将半血族猎人的米迦勒和艾伦派了出来,调查情况自然少不了智慧型猎人,作为试炼,被“精心训练”了一个月的我也被派遣了来。

  “还在画画?”途中,我看着画画画到不知疲倦的米迦勒问道。

  “他一直都是这个样子。”艾伦冷冷地说道。

  “当然!画家怎么能放弃如此好的素材呢!”米迦勒捧着画板,一边走一边画着。

  “可是我们在森林里唉,乌漆抹黑的,你能看见素材吗?”我没好气地揭穿他的话。

  “这你就不懂了,小娜娜,”他忽然贴近我,“黎明前的森林最具神秘感,也最为诱人。”

  我恼怒地推开他,“谁是‘小’娜娜!”

  “阿啦,你和小艾伦一样腼腆呢,小娜娜。”米迦勒微微一笑,然后就僵在那里。

  艾伦不知什么时候停在了我们的面前,左手上有着射剩下的一个十字架,“再叫一次,试试看。”

  唉,这种无意义的争执总是出现在我面前的两个人身上(两个人都拥有吸血鬼血统),说起来其中一个还顶着一张万年不变的扑克脸,他们的岁数都长到哪里去了?

  “快到赫尔布斯了吧?”

  艾伦点点头,“近了。”

  我缓口气,阿弥陀佛,走了这么久的路,终于快到了!最近一段时间,吸血鬼异乎寻常地猖狂,保险起见,出了西班牙我们就停止了使用鹰隼,赶车的车夫又死也不肯在晚上进这个通向“鬼魅之村”的森林,没办法,我们三个只好徒步而行。

  徒步唉!在有了像鹰隼这样如此便利高级的交通工具之后,徒步对于我来说真的是一种煎熬。

  “你们确定前面是我们的目的地?”天渐渐亮了,万物开始现出朦胧的轮廓。走了一会,我有些疑惑,眼前的一切怎么看怎么是一个鸟不生蛋的破烂地方。

  “对啊,这就是现在的赫尔布斯。”米迦勒也收起了他一贯玩世不恭的消极态度,略微严肃起来,“现在的。”

  我微微一愣。

  “赫尔布斯,收割快乐。美丽的赫尔布斯,美丽的小溪,美丽的赫尔布斯,美女如云;难忘赫尔布斯,难忘繁华,难忘赫尔布斯,我们的家。”

  出发前,我查阅了与赫尔布斯相关的资料,这首歌谣可谓是出现率最高的了,几乎每本书都有记载。可是,现在…

  “鉴于最近三个月的诡异情况,赫尔布斯村已经被封锁了,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也出不来。”艾伦说。

  “怎么能这样?!”我一惊,随即大声抗议起来,“这种做法只会让情况变得越来越糟!难道那些村民以为凭他们的力量就可以阻止吸血鬼?”

  “你以为我们是来做什么的,小娜娜?”米迦勒收起画板,“我们的职业可不是吃闲饭的哦。”他顿了一顿,“艾伦!”

  艾伦点点头,略略警备。这时,一群手持棍棒的村民从我们的身后跑了出来,一瞬间,我们被围成了半圆形。

  不得不佩服我身边两位仁兄的心理素质,被几十条大汉团团围住、棍棒相对还能不疾不徐,无一丝情绪波动。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

  我干笑两声,“…那个,有话好说。”

  领头的大汉收起棍子,“离开这里,我们就不为难你们。”

  艾伦平静地开口,“我们有重要的事要进赫尔布斯村。”

  村民们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似的,一下子安静下来,晨风划过,卷起一地尘埃。大汉冷冷一笑,“不行,这里是禁地。”

  “我们就是为了调查这里的事情才来的,”我解释道,“请你们相信我们,让我们进去,我们一定会找出事件的原因,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

  “交代?”大汉不屑地重复道。

  “这个村子可不是随便就能进的。”蓦地,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一位年迈的老妪拄着一根拐杖,从自动让开的人群中蹒跚而出。看得出来,她在村民中拥有着令人尊敬的崇高地位。

  我们三个的视线一齐转向她,米迦勒微微有些诧异,“您知道些什么吗?”

  “鬼魅之村的封号可不是随便说说的,”老婆婆咳嗽两声,“贸然进去,会丧命。”

  艾伦笑笑,神色缓和一些,“不要紧的,我们是吸血鬼猎人,是以解决这种情况为职业的人。所以,请让我们进去。”

  “年轻人,不怕死也要有个限度,”老婆婆瞟了他一眼,“即使你很快就会死,也不用把那日期提前吧。”

  我吃了一惊,很快就会死是什么意思?

  艾伦稍稍蹙眉,“您…”

  领头的大汉冷冷一笑,“白兰婆婆是我们镇上的巫师,她预言过的事都会成真,你就要死了。”他看向艾伦。

  艾伦不置可否地弯起唇角,“既然我会死,那么就完成我死前的心愿,让我们进去吧。”

  “艾伦!”我有些着急,这个时代的事情很是古怪,有吸血鬼,有狼人,有吸血鬼猎人,还有阴阳师,那么有个会预测未来的巫婆也不怎么稀奇吧,“万一她说的是真的呢?”

  米迦勒也犹豫了一下,“艾伦…”

  “别忘了我们的任务,米加。”艾伦看了米迦勒一眼。

  “赫尔布斯村的事件都是在夜半发生的,现在天已经大亮了,就算你们进村,也解决不了任何情况。”给了彼此一个台阶,白兰巫婆缓缓说道,“不如先去我们的村子,让我为你们三人寻找延长生命的方法。”

  我顿时感到大势已去,“莫非,我最近也会死?”我的脑海里勾勒起我们三人在吸血鬼的重重包围下浴血奋战,最终因战力的差距、体力不支、伤痕累累而倒下的惨状…

  米迦勒一巴掌将我拍回现实,“又在胡思乱想了吧。”

  会痛唉!我瞪他一眼,揉了揉头,不知道有没有肿包…

  艾伦和米迦勒不易察觉地交换了个眼神,终于点了点头,“叨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吸血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吸血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