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莱梅的黑巫婆
晨瑶2018-10-25 16:353,273

  被里三层外三层的木头栅栏围困着的赫尔布斯村,终于在这天午后迎接了我们。邻镇的村民们却都不愿再前进一步,我心中知道,这个时代的人和事大多受迷信所限,更何况,我所接触到的许多东西并不仅仅是迷信,也不能怪他们。

  明明是晴朗的中午,赫尔布斯村里却笼罩着大雾,隐约可见破败房屋的轮廓,也没有人出没。艾伦走在最前面,米迦勒则走在我后面,步行了一小截路程,艾伦停了下来。

  “怎么了?”我一时没刹住,差点一头撞在他背上。

  “米加,”艾伦的眼睛绕过我,“有点不对劲。”

  米迦勒眼中精光一闪,“你也这样认为?”

  我一惊,“和吸血鬼没关系?”

  艾伦点点头,“这件事,恐怕不是吸血鬼所为。”

  迷雾渐渐散去,我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天哪!整个赫尔布斯村已经没有一个人了,雾中隐约的房屋影子只剩下焚烧过后的支架,这个村子已经消失了,至少消失三个月了。

  有什么在我脑中划过,一闪即逝。“这村子被称为鬼魅之村有三个月了吧。”我低低地开口,“那个巫婆…”

  “看来有什么人灭了赫尔布斯,再借近一段时间的吸血鬼袭击事件嫁祸了,”米迦勒有些忿忿,“要不要先通知协会,艾伦?”

  “不要打草惊蛇。”艾伦沉思着,“那个巫婆很可疑,咱们先以吸血鬼事件调查下去,今晚去白兰巫婆家弄个明白。”

  我敛了敛眉。出发之前,白兰巫婆说过,我们可以进来,但必须立刻离开,那么就什么也不会发生,如果我们非要插手,会有什么后果,我们只能自己负责。

  这话在当时听来,配合白兰巫婆的慈眉善目,很有劝诫效果,然而现在想来,却是明显的威胁。况且,她还说过我们近期会死…

  雾散尽了,不远处,一个大坑出现在我们面前。一种不好的预感瞬间袭上了我的心头,我稍稍一探头,果然。

  有一两百个人,不,应该说是空壳,身子被堆在里面。每具尸身的手腕、脖颈和大腿的股动脉都是划痕,血液看上去像是被某种工具抽掉,零星的点点早已干涸。

  一瞬间,我的眼里充斥着泛青发白的尸身。

  尸斑,腐烂,蛆虫,恶臭。

  这场景…古堡…诺亚…

  “…再以血族之名,向神圣的该隐大人与莉莉丝大人虔诚地起誓…”

  “妮路?斯坦希夫,愿主保佑你。”

  “因为我要你待在我的身边不离开。”

  “啊——!”场景急转,脑袋像被锥子锥着一样疼,我捂住头,眼前一片天旋地转。

  “娜娜!”艾伦眼疾手快地扶住我,“米加,她怎么了?”

  米迦勒声音有些焦急,“别让她看那个,艾伦,让她离开这个坑!”

  身子一轻,艾伦带着我急退,我感到风呼啸过耳边,他把我安置在一棵枯萎的老树下,“怎么了?”

  我闭上眼睛,眼角至颊边只余一片冰凉,“对不起。”

  脚步声近了,米迦勒的声音响起来,“娜娜…”睁开眼睛,那个大坑已经在几百米开外的地方,我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下来。

  “请让我休息一会儿。”我捂住脸,心中俱是震惊。怎么了呢,自己这是怎么了?一看到那个大坑,力气就抽丝一般从身体里剥离开来。我拼命给自己暗示: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好了,我已经逃出来了,逃出来了!

  没有人说话。

  等到略略平静下来,我站起身,“对不起,你们刚刚说到哪儿了…哦对了,今晚去白兰巫婆家调查清楚?”

  艾伦看了我一会儿,“对。”

  “白兰巫婆是凶手吗?”

  “现在回想一下,她家墙壁后面有血腥味,虽然淡却掩盖不住,是吧,艾伦?”得到肯定的回复,米迦勒想了一下,却还是问我道,“你不要紧吧?”

  艾伦只是静静看着我。

  我摇摇头,心中有暖流缓缓滑过,“没事。”

  “黑巫术?”

  “可不可以认为,”我把刚刚所想的连起来,“她为了某种目的,取了赫尔布斯村全村人的鲜血,催眠了自己村子的人,控制他们,再将赫尔布斯蒙上大雾,封锁赫尔布斯,不让外人知道?”

  “催眠?”艾伦看了看我。

  “有道理。”米迦勒赞同道,“那些村民表情木然,眼神呆滞,对白兰巫婆惟命是从,很是诡异。”

  “可是,能有什么事,需要这么多无辜人的鲜血?”我不解,想到那个大坑,不由黯然。真的,太残忍了。

  “上个世纪,匈牙利的巴托里伯爵夫人向仆人学习妖术,为了永葆青春美丽,在赛伊特城堡里虐杀了三百多个少女。她喝她们的血,并且用血装满浴缸沐浴。”米迦勒回忆道。

  “赫尔布斯的毁灭,显然是三个月前在同一时间发生的,一次性不需要杀那么多人饮食,沐浴。何况白兰巫婆那么老,也不会是为了这个目的。”我否定,巴托里伯爵夫人的事件我也知道,和现实太不符合了。

  “弗拉德三世呢?”米迦勒又提出一个可能,“1462年的战争中,他把两万多个俘虏穿插长达一公里,让乌鸦和秃鹫啄食。见血发狂?”

  “不对,”艾伦摇头,“白兰巫婆那么冷静,不像拜血作乐的疯子。”

  “也是,”米迦勒点点头,“她正常得很。”

  忽然,一道灵光在脑中闪过。我一抬头,对上艾伦和米迦勒略显苦恼的脸。

  “有没有可能,是炼金术?”我试探地问。

  艾伦和米迦勒瞬间抬起了头,“炼金术?”

  “炼金术,炼金术!”米迦勒激动地转着圈,“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只有炼金术一次性需要大量血液!十五世纪的德?莱斯男爵,退役后在马施库勒用炼金术将三百个男童放血致死,最后成为血族一员,得到了第一块点金石!”

  “成为血族一员,得到了第一块点金石?”我嘴角抽了抽,呃…历史好像不是这样的吧。

  “历史也是人写出来的。”看穿了我的想法,艾伦淡淡道。

  “德?莱斯成为了血族的一员,却没有得到永生,他只是作为人类加入了密党。第一块点金石现在还在密党的手中,作为圣物供奉着。”米迦勒继续解释。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我眯眼看着他,难道…?

  “我是综合型的。”米迦勒洋洋自得起来。

  果然!我挫败地低下头,原来我一直和两个天才…不,怪物在一起…

  “炼金术隶属于黑巫术,如果白兰巫婆是黑巫师,那么她很有可能在研究炼金术。”艾伦的语气渐渐肯定起来,“只是…她为什么要炼出点金石呢?糟了!”艾伦语气骤然一变。

  “集齐七块点金石,血族会异变,世界会颠覆。如果我没有记错,血族已经有四块点金石了吧。”米迦勒同样是一脸凝重。

  “那…”我迟疑着,“我们还要以吸血鬼事件调查下去吗?”

  艾伦回头看了看赫尔布斯村,“已经不需要了。我们回白兰巫婆家,立刻解决这件事吧。”

  木栅栏开了一道缝,栅栏外是层层叠叠的人群。

  “年轻人,查出什么了吗?”白兰巫婆慈祥地笑着,然而她的手杖已然变成了黑巫师专用的南瓜手杖,“要离开了么?”

  艾伦停下脚步,“血之炼金术?”

  白兰巫婆的脸扭曲了一下。

  “果然是这样啊,枉费我们不辞劳苦大老远跑过来。”米迦勒挠了挠头,“真是没办法,离不开呢。”

  “黑巫术是巫师们最鄙视的修行方法,你却执迷不悟,杀了两百个无辜的生命!你还有什么话说?”想到那个大坑里惨绝人寰的景象,我愤怒地问道。

  “呵呵,小姑娘,话不要说得太满,”白兰巫婆一脸不屑,“三只小蚂蚁,也想阻碍巨龙升天?你们这就将应证我的预言,死吧!”

  老巫婆一声令下,几百个眼冒红光的村民手持武器一齐扑了上来。

  “巨龙升天?不要让我恶心了!”我啐了一口。

  艾伦的右手疾速掠出一条银鞭,银光暴闪,整个村子充斥在一片绚丽的银光之中。那些村民像是受了蛊惑一般,纷纷不动了。

  “定…定身术?”白兰巫婆咬牙吐出一句。

  米迦勒更快,在那些村民被定住的瞬间,他的身影连闪,我的眼睛甚至跟不上他的速度,那些村民就已经全部倒下了。

  “你做了什么——!”我傻了眼,太…太强了吧?!

  “放心,他们只是昏过去了。”米迦勒一脸的自负,“等到醒来的时候,他们的催眠术也该解开了。”

  白兰巫婆脸色一变,我却在心中窃笑。如果催眠者不自行解开催眠,解开巫术催眠的方法就只有一个——催眠者的死亡。米迦勒这话无疑是挑衅了。

  白兰巫婆冷冷一笑,“原来如此,你们是半血族吸血鬼猎人,难怪这么难对付,也难怪无法催眠…”

  我有些莫名,“无法催眠?”

  “那浓雾,就是催眠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吸血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吸血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