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家族
晨瑶2020-02-13 12:173,379

  头,好痛。好象有什么在脑袋里燃烧一样。我睁开双眼,世界由朦胧到清晰,映入我眼帘的是浮雕彩绘的墙壁和穹顶,我睡在一张其大无比的床上,浑身酸软无力。

  这是…哪儿?

  “巴塞罗那,”一个声音回答了我,“你现在在摩斯戈尔家的城堡,也就是猎人们的据点里。”

  我扭过头一看,吸血鬼猎人路西法一袭便装坐在床边正看着我,似乎在等待我醒来。

  “你是…那个吸血鬼猎人?”我有些惊讶,“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昏迷了三天三夜了,发了很严重的高烧,我一直在等待你醒来,娜娜。”路西法神情严肃。

  “等待我醒来?”我挣扎着坐起身,心里微微戒备,难道是要套取什么情报?“等待我醒来做什么?”

  他耐心地等待我坐好,还给我加了一个靠枕,然后说道,“虽然你现在的状况很糟糕,可是有些事情我想你需要知道。上次见到你,我竟然没有认出来…”

  他的语气似欷歔似期待,让我的疑惑更浓,“什么?”

  “我们推测你是红莲之境送给我们的礼物。”一个穿着柳青色日本和服的女子踏着小碎步推门而入,她大约二十岁出头的模样,身材虽娇小玲珑但挺拔如秀竹,盘着高高的发髻,圆脸大眼,熠熠生姿。

  她一弯腰,流利的英语脱口而出,“初次见面,我是桧木真子。”

  我瞪大了双眼,日本人?

  “你来了,真子。”路西法朝她点了点头。

  “红莲之境的礼物是什么意思?红莲之境又是什么?”我直了直身子,不解地问道。

  真子坐在床边的一张椅子上,温柔地凝视着我,“红莲之境是我的式神,她的具象化形态是一面镜子,能力是预测未来。”

  真子举起双手在胸前结了一个类似“印”的姿势,默默念动咒语,只见一面镜子破空而出。我顿时张大了嘴吧,这面镜子,可不就是C大校庆演英语话剧时我对着照的那个赝品!

  “看你的反应,应该是没错了。”路西法像是放下心来,“真子是大和民族土御门阴阳师的后裔,也是我们猎人家族的顾问和盟友,半年前她的红莲之境预测说我们和吸血鬼的战斗在将来会发生质的变化,我们会得到一件特别的武器,这件武器将帮助我们打败敌人,而我们却不知道这武器是什么。只有一个方法可以找到它,那就是利用猎人家族世世代代继承的武器——‘岚’作为钥匙。”

  路西法顿了顿,看向我,“这武器就隐藏在世界上的某一个角落。可是,千百年来却没有吸血鬼猎人可以那钥匙——岚,我不行,其他强大的猎人也不行。”

  我听得入神,不由一急,“那怎么办?”

  “所以,”真子接过话头解释道,“我拜托红莲之境寻找可以使用岚的人。可是,千百年来都没有找到,轻易又怎么可能找得到呢,于是路西法说,不如去未来看看吧,过去没有,未来不可能也没有吧。既然红莲之境说了我们可以得到那武器,那么能够使用岚的人我们就一定可以找到。果然,成功了。”

  路西法点点头,“几个月前,红莲之境在几百年后的东方找到了可以使用岚的人,可那个人却不知所踪了。可是我们初步制定的计划却不能改变,我们突袭了罗马尼亚,很遗憾,失败了。”

  我猛地明白了他们的意思,心中一沉,“那个可以使用岚的人,不会,就是我吧。”

  他们俩含笑看着我,“你说呢?”

  “你们怎么会想到我?不怕我是奸细?”我骇笑。

  “真子是桧木家最优秀的阴阳师,进入别人的梦境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这三天,你的梦境我们已经看遍了。而我是纯血种的血族,读心是本能,如果你是奸细,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吗?”路西法瞥了我一眼。我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诺亚给我的戒指不知何时被取下了,放在床边的小柜上。

  原来如此。

  “所以,你们想让我倒戈相向,做吸血鬼猎人?”我冷冷一笑,“三天前,我的身份还是Lasombra族长老的未婚妻!”

  “你已经看到了他们进食的场面不是吗,如果这样都不足以让你清醒,那只能说明,你不是我们要寻找的人。”真子平静无澜的眼睛盯住我。

  这句话戳中了我的死穴,我的身体脱力一般地下滑,“为什么是我?你们没有能力送我回去吗?”一瞬间,我仿佛找到了希望的曙光,“对啊,回去!我可以回家的吧?回到21世纪。可以的吧?”

  路西法和真子对看一眼,不再说话。

  “好了好了,闲聊到此为止,我的病人要休息了。”熟悉的声音传来,米迦勒捧着一个箱子走进来,脸上是灿烂的笑容。

  路西法头也不回地离开,真子快步跟上他,临出门前看了我一眼,眼神寒如冰雪,“你再考虑一下,不愿意就算了,我们也不需要没有觉悟的战士。”

  我全身一僵,随即感到可笑,他们需要什么样的战士关我什么事?!

  米迦勒走过来抚了抚我的额头,“嗯,烧已经退了。再休息两天应该就没问题了。”他放下箱子,从里面取出冰镇的湿毛巾敷在我的额头上。

  我看着他温文和煦的笑容,不由奇道,“猎人,画家,医生,旅行家。啧啧,你还有什么身份是我不知道的?”

  他哈哈一笑,“我可不是神,只是兴趣爱好比较广泛罢了。”

  我笑笑,脑子里不由自主又浮现起诺亚的脸,紧随其后的却是那恐怖的进食。其实我一直高估了自己,真正看到那一幕,我是受不了的。这爱情从一开始就是盲目的,是我一厢情愿,以为自己是童话里的灰姑娘,遇见了白马王子,从此就可以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喜欢玩弄人类…还真是贴切呢…

  是我傻,吸血鬼就是吸血鬼,怎么可能会变成柔善的人类。

  “你要回去吗?我是说…二十一世纪。”米迦勒突然开口。

  我一愣,“当然了,我本来就是二十一世纪的人…”

  “你是真的想要回家呢,还是单纯的想逃避?”米迦勒直视我的眼睛问道,“对不起,我的话可能有些伤人。”

  我摇摇头,“我已经不会再受伤了。”

  “愿意听听我的故事吗?”他微笑着坐下来,“不会耽误你太久的。”

  “我的一家都是Toredor一族的吸血鬼,只有我是半血族,父亲爱上了身为人类的母亲,然后有了我。Toredor一族是雅致与华丽的代名词,每个成员都有着带审美感的热情,大部分Toredor一族的成员生前就是画家、音乐家或诗人,而且都是上流社会的人。

  “我画画的能力是天生的。在我刚出生的时候,面临着光明和黑暗的选择,我想选择黑暗,成为高贵的血族,父亲却让我选择光明,他说黑暗只会带来无尽的苦楚和腐朽,他希望我像母亲那样在阳光下无忧无虑地生活,于是我的出生就注定了我的身份,我是吸血鬼猎人。从小我就看着父亲在饥渴中挣扎,所以我恨透了吸血鬼。那一年,我杀死了饥渴中想要吸母亲血的父亲,联合赶到的猎人们灭亡了克利福德家族。安顿好母亲,我开始了流浪画家的生活,我加入了欧洲猎人协会,遇到路西法会长,他把我当亲生儿子一样对待,让我住在他家,又让我学习了医术,因为我决定每杀死一个吸血鬼就要救活一个人类,这么多年我和艾伦、薇安妮一起,一件件完成着协会指派的任务,这就是我的故事。”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我看着他,感慨于他悲哀的身世。我知道,他所经历的痛苦绝不仅仅是他所描述的那样轻描淡写。

  “我只是想告诉你,谁的心里没有想要逃避的回忆?软弱是猎人首先要摒弃的情感。”他的语气变得坚定,“岚是我们寻找胜利的希望。不管你和那个吸血鬼有多深的羁绊,在大自然中,你们却不是平等的,他始终处于食物链的上端。你既然是真子小姐指定的人,一定是有你的独特之处,我想,如果只有你可以使用岚,你又来到了这个世界,那么,你有责任也有义务帮助猎人们取得胜利。”

  我沉默着,没有开口。

  “想必你已经看到了吸血鬼对于人类血液的渴求,如果你足够爱诺亚?古特洛里奇,那天晚上你就不会想要从城堡中逃跑了。要知道,蛊惑人心也是吸血鬼的本能。”

  我傻傻看向他,“你是在说,我并不爱诺亚?”

  米迦勒摇摇头,“我是外人,没有资格这么说。可是你在这里醒来,要求的是回家,不是回吸血鬼的家,而是回自己的家,不是吗?我只能说,你不是不爱他,而是不够爱他。”

  “不够…爱他?”我想起自己在诺亚要把我变成吸血鬼时我的抵抗,想起看到诺亚吸人类血液时心中的恐惧…

  原来,是我不够爱他…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这个解释让我心中好受了很多。

  “那个和我说要环游世界的女孩子,还有她说不会再受伤时的表情。我一直认为她是勇敢的,是不会逃避的。”米迦勒继续鼓励我,“勇于承担责任,是战士的义务。”

  “你好好休息吧,身体刚恢复,不可以过于疲劳。”米迦勒拿下我额头上的毛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吸血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吸血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