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魂夜
晨瑶2020-02-13 12:173,169

  使出吃奶的劲头跑回城堡,远远地,我惊讶地发现,大厅里居然有朦胧的烛火摇曳。夜雾弥漫,撩人心脾。

  这么晚了,难道是诺亚在等我?

  思忖了一会儿,安全起见,我还是决定先隐藏了自己的气息再行走,诺亚读心的能力与人类的气息和距离有关,只要能隐住自己的气息,保持一段时间不被读心也不是没有可能。现在离城堡还有一段距离,我稍稍注意下,应该是不会被发现的吧。

  不管薇安妮是胡编瞎诌吓我的,还是想要离间我和诺亚的感情,今天我都要把那个什么“血族内部的事务”偷偷打听清楚,不能再被诺亚的借口搪塞了,我要帮助他解决这件(虽然目前还不知道是什么的)事情。恋人之间,任何事情都应该相互承担,共同解决!既然决定了,我迅速向城堡跑去。

  彼时的城堡,门前都是泥泞的小径。待我一路飞奔过去,斗篷上已经满是泥土的腥气,我匆忙拍了拍,绷住呼吸,慢慢靠近大门。

  走到跟前才发现,城堡的门乃至大厅的门都从里面锁上了,窗户也被帘子拉住,只有几丝烛光漏出来,看不分明,连声音都听不见。现在出声叫人出来开门?肯定是下下策,这样我就暴露了,会什么也探听不到的。

  怎么办呢?

  悬于苍穹的圆月愈加刺目,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今夜的月怎么会这样绯红?难道这里也聚集了一大批吸血鬼?

  开什么玩笑…

  对了!确实…我记得角落的小厨房旁边有个小门的,特别小,前几天自己还开玩笑说那是狗洞呢。那么不显眼的入口,应该没有人会在意吧。

  我悄悄溜到小厨房旁边,找到那个小门,轻轻一推…——什么?这个门居然也被从里面锁起来了!我的头顿时大了一半。搞什么啊,这么丁点大的门也要锁,那个该死的男人,到底在里面干嘛?!

  不会在爬墙吧…(严重鄙视娜娜…这都是什么思想啊…)还是说,真的有什么恐怖的仪式?

  用力甩甩头。我在瞎怀疑个什么劲!现在路被封死了,想想怎么潜入才是正道!

  弯下腰,我开始进行地毯式搜索,一寸一寸的找,连耗子洞都被我翻遍了,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发现了一个半米开方的,货真价实的——狗洞。

  凝视了这个让我哭笑不得的狗洞半晌,我终于叹了口气。果然,狗洞和真正的门还是有一定区别的,小厨房旁边的小门到底还是个门哪,比这个大多了。这一看,简直不能比嘛,用“云泥之别”来描述也丝毫不为过。我发誓,今后再也不会嘲笑那个小门是狗洞了。

  还好我不算胖,不过把身体挤进这个小洞还是辛苦了点。从洞里钻出来,斗篷上满是泥土,腥味更甚,让人几欲作呕,也没办法,我需要它来挡住我人类的气味啊,还好吸血鬼除了鲜血,对其它食物基本上没什么嗅觉…况且,他们穿过的衣服,是可以撑一阵子的吧。

  我毕竟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对地形很是熟悉,从小厨房溜进大厅还是比较方便的。抄近路的话穿过一条长廊再左拐弯就可以了,都没有门的阻隔。我平安顺利地走过去,连一只陌生的吸血鬼也没有看到。然而快接近的时候,一些声音渐渐传了过来,很熟悉的声音,由远及近,由小到大,带着独特的古拉丁文口音,似乎是——玛土撒拉?!

  天哪!玛土撒拉在这里?玛土撒拉居然会从罗马尼亚来这里?

  我僵在原地。

  血…的味道。

  “…再以血族之名,向神圣的该隐大人与莉莉丝大人虔诚地起誓…高贵的Lasombra一族长老诺亚?古特洛里奇…”

  听到诺亚的名字,我偷偷探出头去。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巨大的类似圣坛的台子,玛土撒拉站在那后面,一身血红的斗篷,口中念念有词,像是神父在祷告。诺亚单膝跪在他的面前,右手搭着左肩,一身我前几天晚上看见的黑红相间的斗篷,蝙蝠纹章,头低着,我看不清他的面容。

  打量了一下四周,好多熟悉的面孔都在,像是帕里斯、亚力亚德、伊菲塔丽等等,都是Lasombra一族的同族,他们一齐单膝跪着,和诺亚相同的姿势,颇有点邪教聚会的感觉…

  一声低低的呻吟传来,我向上看去。只见一个女孩子躺在一个坑中,看上去已经奄奄一息了,正在痛苦而微弱地挣扎着,她的身边是六个已经流干了血液的女孩子,似乎已经死了好几天,赤裸的身体上有大大小小的划伤,大坑的右边,是一个巨大的容器,里面是…鲜血。

  那个唯一存活着的女孩子,肌肤如雪,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儿伤痕,一丝不挂,大动脉却被做上了标记。

  傻子也知道等会儿会发生什么了。

  叫我怎么相信…

  我木木地站在墙角,感到脑袋轰隆隆作响,眼前是一片茫茫的白,胃里有什么在不断涌上来,我捂住嘴巴,死死看着这一幕,忍耐着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这时,伊菲塔丽恭谨地站起身来,走上圣坛,扯起那个女孩,一口咬住她脖子上最大的标记,那女孩倒吸一口凉气,恨恨开口,声音支离破碎,“你…们…不得…好死…”

  伊菲塔丽冷笑,犬齿抽长,“妮路?斯坦希夫,愿主保佑你。”她吸了一大口血吞下,妮路低声尖叫起来,像是小兽濒死的呼唤。伊菲塔丽再次吸了一口血,妮路喘息着,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

  斯坦希夫。我有印象,这是吸血鬼猎人家族的姓氏。

  伊菲塔丽缓缓走到玛土撒拉面前单膝跪下,玛土撒拉对她点点头,她就含着那口血走到诺亚面前,蹲下来,唇对唇,将血喂进诺亚的嘴里。

  这就是所谓的“血族内部的事务”么?原来,这就是事情的真相。

  我在心中苦笑,面前这个场景还真是似曾相识,貌似几个月前的假面舞会上,伊菲塔丽也做出了类似的举动,然后被我整得很惨。可是现在的我,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干了。那时的我是诺亚的未婚妻,此刻的我呢?我还有什么立场?

  原来薇安妮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恐怖的仪式,野兽般的进食。而诺亚说过的,我却分不清了,他不是从不吸人血吗,他不是对处子之血没有兴趣吗,他不是一向淡泊名利么?可是为什么,我看到的一切都与我的认知相悖呢?

  有个声音在我心中高声尖叫:快点离开这里,离开诺亚!我强制着压下那声音,依然默默站立着,看着这一切。我要把它牢牢刻在心里。

  诺亚的肩膀一阵颤抖,从我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他瞬间抬起的头——狂喜的表情,血红的眼睛,似乎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了,这个世界上,这一瞬间,只剩下鲜血的甜香。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他以非人的速度冲向那女孩,咬上她的脖子。诺亚的喉结上下滑动,不多时那女孩就断了气,一滴血也不剩了。

  恍惚中,我又回归到那天晚上的梦境之中,眼前的女孩和梦中的自己交叉,重叠,再重叠。再次看向圣坛时,诺亚怀里的女孩赫然变成了我。

  惊恐霎那间弥漫了我的胸口,我的身体几乎是不受控制地软了下去,眼看就要倒下,身后却有一双手稳稳托住了我。我莫名地回头一看,竟然是…是我在马德里遇见的那个流浪画家!一身流浪汉的邋遢打扮已经变成了精干的战斗服,脸上的颜料也被洗得干干净净,显得朝气蓬勃。

  他向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抱着我身形一移,快速掠出了城堡。

  “你果然和血族有关系,”他在离城堡一段距离的森林里放下我,“上次遇见你,你身上的人类气味就很淡了,我当时还很疑惑,这次穿着这件衣服,已经基本上没什么气味了呢。”他笑得灿烂,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我哆嗦着,半天说不出话来,只是用眼神询问着他:为什么你会出现在城堡却不会被发现?虽然那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你猜对了,我有一半血族血统,而且我是吸血鬼猎人。”他微微一笑,“我叫米迦勒?克利福德。”

  米迦勒?克利福德。M?克利福德。我在心中转了一个圈,微微安定下来,他应该没有骗我。

  “能带我离开吗?”努力想让自己不去想刚刚在城堡里撞见的一幕,我近乎哀求地小声开口。

  他愣了一下,“小姐,你的脸色很不好,我们是不是要先去看医生?”

  “看到吸血鬼进食的场面,她怎么可能好。”薇安妮从一颗梧桐后面转了出来,冷冷说道,“那主角可是她的爱人。”

  “他就是你的搭档?”我看着他们,心中划过一丝了然,笑着问道。

  然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吸血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吸血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