狭路相逢
晨瑶2018-10-26 07:143,290

  原来是一个梦。

  从床上跳坐起来,我衬里的衣裙已经被汗水湿透。怎么会做这样荒谬不切实际的梦?我犹自胆战心惊,待情绪平复了一些,我拍了拍胸口,太可怕了。那声“娜娜”还回荡在耳边,带着回音,仿佛来自地狱,仿佛…诺亚真的叫过我。

  我重新躺下身来,脑子里走马灯一样反复回放着刚刚的梦境。

  我强迫自己不要去想,那只是一个梦,都说梦是相反的,不是吗?诺亚是不吸人血的,这我应该比谁都清楚。

  可是,为什么我会这么不安?心中的惶恐宛若湖面的涟漪,一圈一圈没有消退,反而扩散开来。

  诺亚现在不在我的身边,他在哪儿?

  “诺亚?”我小声叫了一声。

  门被吱呀一声推开,诺亚走进来,“怎么了?”他站在阴影中,辨不出脸上的神情,可是,他在,我就安心了。

  我情不自禁地笑了,“没事。”

  我就说嘛,那根本是个毫无意义的梦。

  “做恶梦了吗?”他走到床边坐下来,温柔地凝睇我。

  “嗯,无聊的恶梦。”我注意到诺亚难得的正式装扮——黑红相间的斗篷,斗篷上结着蝙蝠的纹章,那是地位的象征,不由有些奇怪,“你要出席什么重要的场合吗?”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笑笑,没有说话。

  “干嘛神秘兮兮的?”我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咦?他头发里的蓝色好像比原来多了几缕,这让他整个人在月光下显得有些妖媚。

  “我不想去参加,”诺亚忽然埋下头,打断了我的观察,他冰凉的呼吸贴在我的脖子上,声音是从未有过的萧索,“真的。”

  他似乎有些无措,于是我开始担心,“参加什么?”

  他没有回答我。我有些着急,“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

  “没事,”他离开我,“你说得对,我对血族很在意,所以没法违抗他们。”

  我不解地看着他,听他的语气,血族发生什么大事了吗?难道说,猎人们又有所行动了?

  “猎人们没有这么快恢复元气,你就别胡思乱想了。早点睡吧,有事叫我。”在一瞬间恢复了冷静淡漠的神情,他向门外走去。

  我望着他的背影,心里却是说不出的感觉。这几天以来,为什么,我感觉自己离他越来越远?

  由于诺亚这几天低落的情绪,几天下来,美丽的普罗旺斯都逛得毫无兴致。蓝天,白云,微风,地中海的美景也不似想象中那么诱人了。诺亚始终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淡漠表情,也不理我,这让我没有丝毫的心情再去玩乐。本来下一站还想去阿姆斯特丹看电影《雏菊》的拍摄地几百年前的样子,现在的我却萌生了回意大利的想法。

  这天晚上,我直接告诉了诺亚,我要回去。

  “你不是说要玩遍整个欧洲吗?”诺亚诧异。

  “以后有机会去的吧,也不赶在这几天。”我有些闷闷的。

  他看着我,眼神复杂,我别过眼。他大概知道我没兴致的原因吧。

  “我现在回不了意大利。”他忽然说道。

  我一愣,“为什么?”

  “血族内部的事情。”他避开我询问的眼神。

  “又是血族内部,”我不由冷笑,“你这几天跟我说了多少次‘血族内部’?你们是内部是吧,我是外人就对了。”听了他百分之一百的借口,我这几天隐忍的火气蹭地冒了出来。还未婚妻呢,简直笑话!

  听了我的话,诺亚却并不解释,他只是抬起头,坚定地说:“三天。再过三天,我们就回去。”

  “那么这三天里你要处理所谓的‘血族内部’的事务喽?”我尽量控制住自己的火气。

  “是的。”

  “那么,能否请你,稍微,”我强调了这两个字,“解释一下,到底是什么内部事务?”

  “我不能。”他的眼睛忽然变得深邃,“娜娜,不要再问了。”

  我强压住要甩袖子走人的冲动,“所谓的什么内部事务,都是借口吧。诺亚,之前不是还一直好好的吗?就这几天,一切都不对了,你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到底有什么事情你说出来,我们一起解决好不好?我们是恋人,不是陌生人。”我一口气说出憋在心底的话。

  “因为我要你待在我的身边不离开。”诺亚的眼神更加复杂,多种情绪掺杂在一起,我看不懂。

  “你的理由简直是莫名其妙。”我再也受不了了,一转身就冲出了城堡,头也不回地,“我今晚在外面住,你处理你们内部的事情去吧。”

  跑了一会儿,身后诺亚没有追上来,我放缓了脚步,漫无目的地游荡在普罗旺斯夜晚的街道上。是了,我的手上有诺亚的魔戒,没人敢伤害我,也没人能伤害我,所以诺亚不担心我的安全问题。

  得先找个住的地方,食宿问题要解决。我对自己说。

  突然好想念现代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想念死党,想念在C大的朋友们,甚至连万恶的英语协会也让我想念。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不是我的世界。

  我看看街道四周,暗道里有几只低级的吸血鬼,看到我(其实是看到我手上的戒指)有些畏缩,不敢上前。心中有些怜惜,他们也很可怜,我难得地冲他们笑笑,继续向前走去。

  再美的薰衣草田在晚上也没有了风姿。晚风吹在我的脸上、手上,吹起我的裙角,也冷静了我沸腾的思绪。诺亚欲言又止的脸重新在我的脑海中浮现,这几个月宁静安逸的生活场景也回到了我的脑中。我这样就给诺亚判了死刑,会不会太武断了?毕竟,这段时间以来他对我的宠溺与呵护不是假的,为了一个人类做到这地步,怎么也不可能是为了什么目的吧。

  也许,是我想得太多?

  我释然地笑笑,我不该这么任性的,不管有什么事,一起面对就好了嘛,留他一个人在城堡里岂不是更麻烦。

  回去吧。

  几丝腐烂的血肉味道没有先兆地冲进我的鼻腔,我蓦地转身,是我刚刚经过的暗道附近。怎么回事?仔细一看,我不意外地看到了一个亭亭而立的丰满身影——薇安妮?摩斯戈尔。

  她一身紫红色的紧身短裙,黑色束身马甲,手上是银剑和银质十字架钉桩,正一瞬不瞬地紧紧盯着我。地上横七竖八几个吸血鬼有的被砍下了头颅,有的心脏被钉桩钉住,正在慢慢化为灰烬。

  我叹口气,狭路相逢啊。

  薇安妮盯着我,向吸血鬼被烧尽的地方洒下圣水,“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是吗?”我一边好似不在意地说道,一边绷紧了全身神经,随时准备把这几个月的训练实践化,逃避闪躲还是没问题的,而且我离开城堡不远,并不占劣势。

  “我不准备抓你。我还有任务,没空和你纠缠。”她冷冷地说。

  我不说话,判断她话语的真实性。

  她后退几步,和我保持距离,“一个人乱逛?”

  “你也是,搭档呢?我记得你们猎人是几人一组搭档完成任务的吧?”我淡淡一笑,略略放松。

  “我正要去和他汇合,没设想遇到你。”

  “是吗,那么是我耽误你了?”她是这个意思吧?

  “那倒没有,”她仔细打量了我一会儿,“吵架了吧?因为今天是诺亚?古特洛里奇继任领主的仪式的最后一天?”她的笑容中有了然,也有轻蔑,更多的却是冷然,“你也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盲目。”

  “什么?”我一惊,诺亚要继任领主?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没听他说过?

  “你不知道?”她狐疑地问道,“Lasombra一族的领主三个月前被路西法大人消灭,自然要有新的领主就任。这么重要的事,他没告诉你吗?”

  “他只说有血族内部的事,”我有些讪讪的。不过,好在证实了诺亚没有骗我,继任领主的确算是‘血族内部’的事情吧,“没有具体说明。”

  薇安妮的笑容顿时从讶异变为怜悯,“他到底还是在意你是人类吧。这么心甘情愿跟着一只吸血鬼,那个吸血鬼又是喜欢玩弄人类的Lasombra一族,真是可怜。”

  我压下心中些微的不快,没空去计较她带刺的话语,也懒得反驳。倒是她刚刚说“喜欢玩弄人类”让我有些在意,“那是什么意思?”

  “什么都不知道,真是可悲。”她皱了皱眉,“自己回去看看吧,就任领主的仪式绝对会让你终身难忘的。”

  她话里有话,隐含的意思让我不寒而栗。我正要追问,她却已经踏上召唤来的鹰隼。

  “薇安妮!”我冲着天空大叫。

  “回你的城堡看看,”鹰隼上的薇安妮面容严肃,“否则就快要结束了——那个恐怖的仪式。如果你要加入他们,你就需要了解…”鹰隼越飞越高,薇安妮的声音也渐渐远去,“野兽,是如何进食的。”

  我浑身一震,进食…

  迅速转过身去,我拿起地上遗留的吸血鬼的大斗篷穿在身上,借以遮住气味。然后,我以最快的速度冲回了城堡。

  绯月当空,绚丽刺目。

  前方等待我的,会是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吸血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吸血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