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袭 吸血鬼猎人
晨瑶2018-10-26 07:143,199

  大门洞开,绯色的月光漏了些许进来。

  站在艾伦旁边的薇安妮看到了诺亚身后的我,她的目光先是惊讶,接着泛起恨意,“你骗了我们!你和他们果然是一伙的!”

  被这样指控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更何况当初我并没有骗她。

  本着沉默是金的理念,我移开了目光。

  吸血鬼们的目光在我和薇安妮之间游弋了一会儿,不理解为什么一个小小的人类会得罪摩斯戈尔家族的吸血鬼猎人,不过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吸血鬼们瞬间一字排开,双方对峙起来。

  看着帕里斯和诺亚有些凝重的侧脸,我不由想起他们昨晚的谈话。帕里斯说今晚的舞会是为了结合整个血族的力量,商讨对付猎人们的方法。可现在呢?猎人们的确很团结,团结到血族还没开始商讨对策,他们就打到自家大门口来了。话说回来,罗马尼亚可是吸血鬼的故乡啊。

  这件事情的严重性由此可见一斑。

  “摩斯戈尔、沙培尔、杜雷拉、斯坦希夫…都是赫赫有名的猎人家族呢,路西法。”玛土撒拉悠闲地坐在上座,盯着领头者,好似毫不在意,“你能找到这里来我并不奇怪,可是你能否解释一下你是如何得知今年的假面舞会的日期?”

  只见一只黑色的小蝙蝠被扔到了地上,我认出来那时血族用来传递信息的工具。路西法一剑刺向它,它痛苦地扭动了一下身躯,慢慢化为灰烬,“它身上的结界太弱,我都没费什么功夫。”

  “是我的疏忽吗?”玛土撒拉摇了摇头,“那么,你今天来是要将特兰西瓦尼亚夷为平地?”

  “不,”路西法自信地笑道,“是将整个血族铲平!”

  话音刚落,艾伦便配合默契地一挥鞭子,离他们最近的一个血族顿时被制住,路西法一剑刺上他的心脏,那个吸血鬼痛苦地挣扎了几下,慢慢化为灰烬。看样子,应该是个等级不太高的吸血鬼。

  我仔细观察着吸血鬼猎人,他们全身上下都是武器,简直就像是把一座武器行背在身上,飞镖、木桩、圣水、十字架…他们手中握着的大多数则是银质的十字架长剑,少数是其他类型,但都是将银、十字架、钉桩结合在一起的武器,和电影里的差不多,恐怕这种武器对与吸血鬼来说是致命的吧。

  牺牲了一个同伴,看得出吸血鬼们已经处于暴怒的边缘,可是他们依然不敢妄动。我有些害怕地后退一步,艾伦的眸光立刻转向了我。我全身一僵,登时动弹不得。

  “为什么这里会有人类小姑娘?”路西法看了看我。我一惊,他的眼睛…居然是和吸血鬼一样的透明色!难道,这个路西法是……

  “这里不关人类的事,薇安妮,带她回去!”他说的是“回去”而非“出去”,我的心中顿时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就在这时,路西法左手伸出一条银色丝线,把我的身体紧紧绑住,重重扔到了一边。

  “啊——!”身子甫一落地,我忍不住痛得大声呻吟,这么强的下坠力,我觉得自己的肋骨快要断了。

  “娜娜!”诺亚连出手阻拦的时间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看着我被扔到了薇安妮的脚下。他眸色瞬间转深,走上前来,艾伦挡在了我的面前,“你要把不相关的人牵扯进来吗?”

  诺亚停下脚步,眸色却越来越深,“她并不是不相关的人。”

  “那么抱歉,我们要带她回去洗脑,不能再有人类被荼毒了。”艾伦冷冷地说。

  “恐怕她不会想跟你们回去。”诺亚的眸色更深。

  “我们不介意采取强制手段。”艾伦毫不示弱。

  “那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金光暴涨,诺亚的眼睛瞬间转为血红,他右手一指,一道金光直直射向艾伦,艾伦右手一挥,一鞭打散它。

  这…算是开战的仪式么?然而不管是不是,战斗正式开始了。

  情形只能用一片混乱来形容。

  整个大厅里蓝光、红光、银光交织成一片,城堡瞬间变成格斗场。灰烬纷飞、血肉横溅中,艾伦和诺亚早已不见踪影,另一边,隐约看到帕里斯和一个中年的吸血鬼猎人缠斗在一起,似乎是帕里斯占上风。可是从这场战斗的总体情况看来,力量却是势均力敌的。什么时候,吸血鬼猎人也拥有了这样强大的实力?要知道,今晚出席宴会的血族可都是有品衔的!

  薇安妮飞奔到我的身边,迅速在我的身上布下结界,扛着我就往外奔去,她吹了一声短促特别的口哨,不一会儿,一只巨大的鹰隼就降落下来。我想要挣扎,无奈身体像被灌了铅,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困住了,动也动不得。可是,怎么能就这样被带走?!还要给我洗脑?难道是抹去我的记忆吗?

  眼看我就要被送上鹰隼,一道绿光激至,薇安妮的左手顿时鲜血直流,不得以松开了我,鹰隼也被打了个粉碎。感到全身一松,结界被破除了,我欣喜地抬头一看,居然是伊菲塔丽!应该是由于突如其来的战斗,没空处置她了吧,她头发松散,似乎是由于之前的挣扎,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她的美艳,她那双翠绿的眼睛不屑地望向薇安妮,“就这么点能耐也能做吸血鬼猎人?”一团绿光将我包围住,弥漫我全身的疼痛顿时消失,缚住我的银丝猛地勒紧,然后断裂开来。

  “伊菲塔丽?”我看着她,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经过刚刚那一遭,最后竟然是她救了我?!

  “你是长老的未婚妻。”伊菲塔丽并不看我,只是在我的周围重新设了一道绿色的结界,“在这儿呆着,不要让诺亚担心。哼,这些猎人,未免太不把血族放在眼里,以为我们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战胜的吗?”

  她身形一转,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有些欣慰,任性归任性,伊菲塔丽还是知道分寸的。我们之间再怎么说是内战,猎人却是外敌,先攘外,再安内,这才是正确的。

  我重新看向大厅,玛土撒拉依然动都不动一下,只是冷眼看着台下的战斗,仿佛成竹在胸。有不怕死的猎人冲上台去,却瞬间被看不见的结界割为两半,血肉模糊。另一方面,四个领主正在和路西法纠缠着,只见路西法一个相当漂亮的假动作闪过领主们的尖爪利牙,然后一剑刺向其中一个领主,那个领主回避不及,被钻了空当,路西法一口咬上他的脖子,牙齿迅速抽长,领主则怒吼着慢慢干瘪。我吃了一惊,想起他浅色的眸子。

  他果然是吸血鬼。

  角落里,帕里斯已经干掉一个猎人,正在协助同一族的吸血鬼亚力亚德,他们合力对付着另一个更厉害的猎人。艾伦和诺亚依然不分上下地战斗着,银光、金光相碰撞,两人却都不退一步。银鞭上下挥舞,金光反复抵挡。那两人,竟然这么强!特别是艾伦,他竟然拥有不亚于诺亚的力量?!

  看样子,这场战斗一时间是分不出胜负来了。

  然而,激变,突生!大厅的后门忽然敞开,无数赤眼獠牙的雏儿冲了出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开始乱咬。猎人们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惊呆了,手忙脚乱地开始应对,情形一下子逆转。伊菲塔丽最后走了出来,脸上挂着得意的微笑。

  对付懂得魔力的有职位的血族,猎人们也许针对其特点研究过方法,可是面对这么多只知道吸血而且力量速度不受控制的雏儿,他们显然陷入了劣势。路西法看到情况不对,一剑挥过去又刺中了一个领主,大叫一声“撤!”迅速离开了城堡。刹那间几十只巨大的鹰隼飞上了天空,猎人们消失得无影无踪。

  大厅里一片狼藉。所有吸血鬼都收起利爪,抽回长牙,开始整理伤亡情况,尽管大多数吸血鬼也是伤痕累累。

  猎人们损失惨重,血族的伤亡却也不小。

  一个没有得到猎物的雏儿突然看到城堡外的我,兴奋地冲了过来,尖利的獠牙慢慢伸长。然而他还没跑几步,就被金光打到一边。诺亚一手截断伊菲塔丽的结界,将我抱了出来。

  “娜娜,没事吧?”

  我摇摇头,“伊菲塔丽救了我。”

  诺亚脸色不变,“她应该的。”

  “那个路西法…是吸血鬼…”想到那个猎人吸血的样子,我不由一阵战栗。

  “我们回去再说。”他抱紧我,“先回意大利。”

  他的声音和以往似有些不同,我担心地看了他一眼,他却只是避开。

  这时,已经有受伤的血族陆续离开,回去疗伤。玛土撒拉和长老也转身离去。今晚这场有惊无险的短暂战斗大概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吧,如果没有事先戒备,带来那么多雏儿,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不久之后血族一定会召开一个会议商量对策。不过此时我却不想管这些,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和诺亚一起——回家。

  与此同时,另一个念头也在我心中渐渐成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吸血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吸血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