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 飞来横祸
我是幕幕2019-07-25 10:062,387

  “呜——”

  伴随轮船的响声,从英国驶来的‘大不列颠号’靠岸。

  人群如潮水般从轮船上涌下来,苏幕子提着箱子跟着人群走下甲板。

  “大小姐。”从码头上小跑过来一个人,“老爷吩咐我来接你。”

  把箱子交给他,苏幕子问:“余管家,父亲的病情严重吗?”

  父亲写信说病重,希望她早点回来,她抛下英国的学业提前回国。

  余管家讷讷的说:“老爷身体还好,我们走吧。”

  正准备要上车的时候,突然从周围涌来几个人,不由分说的抓起苏幕子就走。

  管家惊呆在那里,等他反应过来,苏幕子已经被掳到车里了。

  反应过来的管家叫道:“喂,你们干什么?放开我家小姐。”

  被抓到车里的苏幕子愕然的望着面前的人说:“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

  话音落,她的下巴被人捏住,抬眸对上一双幽冷之极的眸子,“臭丫头,知不知道我找你找了多久?嗯?”

  他声线凉薄,一路凉到人的心里,苏幕子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望着有着一副极好皮囊的俊朗男子,苏幕子莫名其妙,“你是谁?我根本不认识你。”

  男子字字珠玑,“呵,你该不会忘了一个月之前你做了些什么吧?”

  “你认错人了,一个月前我根本不在上海。”

  萧沐飞眉峰邪佞一挑,嘴角勾起一抹讥诮,“哼,这话还是留着骗你自己吧,骗我可不够火候。”

  苏幕子心中一惊:“你什么意思?”

  萧沐飞火了,“非要老子大刑伺候你才交代是吗?”

  “放开我!”苏幕子大惊失色,然而她的挣扎完全是徒劳。

  她被带到一个类似关押犯人的地方,看着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刑具,苏幕子头皮发麻,全身血液逆流。

  将她绑在柱子上,萧沐飞居高临下的审视着她,狞笑着说:“虽然我对女人向来心软手软,但是——”

  他微微俯身,左手捏了捏苏幕子的脸颊,声音带着一丝蛊惑,“我可以为你破个例!”

  苏幕子打了一个寒颤,恐惧的看了一眼摆在面前的刑具,强自镇定道:“你抓错人了,我根本就没见过你!”

  萧沐飞右手拿起炉火上的钩子,被烧的红彤彤的钩子散发着妖艳的光芒,他斜睨着苏幕子,“你知道这东西搁在皮肤上会有什么感觉吗?‘嘶’的一声,你的皮肤立马熟了,不想你这脸上留下疤痕,最好老实告诉我东西被你藏哪了?”

  看那被炉火烧的通红的钩子就在自己眼前,苏幕子害怕的闭上眼睛:“救命啊——”

  萧沐飞不耐烦的说:“快说,东西到底被你弄哪了?”

  “老四,你在做什么?”

  蓦然响起的声音犹如天籁,苏幕子睁开眼睛,猝不及防的撞入一双浩瀚如海的目光里。

  萧沐飞扭头看着萧连晔,“三哥,你怎么来了?”

  萧连晔不疾不徐的走过来,缓缓开口:“我听说你抓了个人回来。”

  “那些人真是嘴碎。”萧沐飞不满道。

  萧连晔问:“她是谁?”

  “就是这个女人劫走了我的货!”萧沐飞咬牙切齿的瞪着苏幕子,那目光恨不得将她送上断头台。

  “胡说,我根本不认识你。”

  苏幕子望着萧连晔像是溺水的人抓住眼前这一颗救命稻草:“先生,我想你们一定弄错了,我今天刚从‘大不列颠号’上下来,根本不知道你们说的什么货!”

  “嘴硬!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萧沐飞准备动手了。

  “我有船票可以证明!”苏幕子急的大喊。

  萧沐飞楞了一下,说:“拿出来!”

  “在我的箱子里。”苏幕子急急的解释道:“只要打开我的箱子,你们就知道我没有说谎!”

  萧沐飞嗤笑一声,说:“臭丫头,爷可没工夫陪你玩。”

  “我真的是从英国回来,不信你去苏家问问,苏何良是我父亲,他是上海行政司司长,我想你们一定听说过他。”

  萧沐飞陷入沉默,萧连晔开口,“老四,解开。”

  “三哥,你就这么轻易相信她说的话?”

  萧连晔淡淡道:“不是她。”

  萧沐飞一楞,“分明就是她,什么船票,什么英国,完全是她施的障眼法,三哥,你不要被她骗了。”

  萧连晔已经开始去解绑在苏幕子身上的绳子,“苏小姐,抱歉,多有得罪。”

  绳子被解开的刹那,苏幕子强忍着没让自己哭出来,她揉了揉酸疼的手腕道:“我可以走了吗?”

  “我送你。”萧连晔说。

  “三哥,你就这么把她放了?我的货怎么办?”

  萧连晔意味不明的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萧沐飞气的将钩子重新丢进炉火里,自顾的生闷气。

  苏幕子坐进车里,望着外面的天空,到底没忍住眼泪。

  看着递过来的一方白色手帕,苏幕子犹豫一下接过手帕说:“谢谢。”

  “是老四没弄清楚,应该是我说抱歉。”

  他不说还好,这么一说,苏幕子心里委屈愈发大了,她无法想象,倘若没有他的出现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

  长长的沉默过后,萧连晔突然问道:“苏小姐在英国念书?”

  苏幕子嗯了一声,说:“我在爱丁堡念书。”

  “那学校环境不错,算是欧洲最古老的学校之一了。”

  苏幕子惊讶的看着他:“你知道?”

  萧连晔轻描淡写,“我曾经去过英国。”

  苏幕子好奇的看着他,眼前男子温润如玉,眉目如画,说话的声音又让人如沐春风,这样美好的男子让人很难讨厌起来,也是很久之后她才知道这个永远披着温润面孔与人和善的男子,真要动怒起来有多么的可怕。

  苏幕子收回心思问:“你们丢的什么货?”

  “一火车铁矿。”

  苏幕子一怔,半晌没有吭声。

  她虽不懂铁矿的行情,但她清楚铁矿是冶炼精钢的最主要原材料。

  在这个时局动荡的关头,一火车铁矿几乎会要人倾家荡产,怪不得萧沐飞杀了她的心都有了。

  苏幕子低下头说:“我真的不知道铁矿的事……”

  “我知道。”萧连晔冲她微一扯唇,礼貌而又客气的说:“前面拐弯就是苏公馆,苏小姐可以在这里下车。”

  车子停下,苏幕子看了一眼外面,推开车门准备下车,她忽然转过身子说:“手帕我洗过之后再还给你。”

  “不必了。”萧连晔客气道。

  目送他离开,苏幕子转身朝苏公馆走去,恰好遇到正要出门的余管家。

继续阅读:第02章 天籁之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城烟雨两生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