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章 天籁之音
我是幕幕2019-07-25 10:062,362

  看到苏幕子完好无损的回来,余管家楞在原地:“大,大小姐,他们怎么放你了?”

  苏幕子说:“这件事说来话长,父亲呢?”

  余管家忙说:“老爷去巡捕房了,我现在去找他回来。”

  苏幕子别过余管家,进入客厅,看到胡秀英坐在客厅里喝茶。

  她脸上扬起一抹笑容,走上前道:“妈,我回来了。”

  胡秀英放下茶杯,狐疑的看着她:“听说你被人抓走了,怎么这么快被放出来,他们就没有为难你?”

  苏幕子解释道:“对方弄错了所以把我给放了,妈,这几年你身体还好吧,对了,我从英国给你带了礼物。”她抬手打开放在客厅的箱子。

  “不用了,玉姐已经帮你收拾好房间,你把东西提上去吧。”胡秀英冷淡疏离的样子让苏幕子僵在那里,她不明白为什么母亲对她的态度从小到大都这么冷冰冰。

  这时一身新式装扮的苏心怡走到苏幕子面前,盯着她手里的东西,嗤笑道:“这些东西都过时了,舶来那边有很多。”

  “是吗?“苏幕子不无尴尬:”我也给你们带了礼物。”

  “算了,留着你自己用吧,我走了。”

  苏幕子扭头看向苏心蕊,苏心蕊说:“我跟朋友约了去百货公司。”

  苏幕子僵在那里,胡秀英站起来道:“等下换套衣服,晚上跟我去参加一个舞会。”

  “舞会?”苏幕子说:“我想在家里休息。”

  胡秀英脸色一沉,“这场舞会是赵总长举办的,你知道拂了他的意思会有什么后果吗?”

  苏幕子:“……哦。”

  赵总长的舞会聚集了上海滩大半的名流,端看外面停放的车辆就知道了,里面衣香鬓影,灯光流转,好不热闹。

  将礼物交给佣人,胡秀英带着苏幕子穿过人群来到被人围着的赵总长面前,笑的好不惬意:“赵总长,你好,我来跟你介绍一下,她就是苏幕子,我的大女儿,今天刚从英国回来,听说你举办舞会,硬要我拉着过来参加。”

  苏幕子哑然的看着胡秀英,胡秀英握了一下她的手,小声的说:“赵总长是监管上海滩的总务长,你说话仔细点。”

  赵总长中年发福,一双陷在肥肉里面的小眼睛格外的锐利,他盯着苏幕子看了半晌,随即哈哈大笑:“闻名不如见面,苏小姐比传说还要美丽三分啊。”

  看他伸过来的肥厚手掌,苏幕子象征性跟他握了手,谁知他居然抓着她的手舍不得松开,指尖还有意无意的挠着她的手掌心。

  这露骨的表现令苏幕子十分不悦,她用力抽走自己的手,惹来胡秀英一记严厉的警告,她笑着解围:“你们聊,我去那边看看。”

  “舞会一会儿就开始了,苏小姐可否赏脸陪我跳这出开场舞?”赵总长笑眯眯的盯着她,那眼神像是猎人看到猎物,而苏幕子不幸的成为她的目标。

  苏幕子疏离的说:“抱歉,我不会跳舞。”

  赵总长皱起眉头:“你不是从英国回来的吗?怎么不会跳舞?”

  苏幕子直截了当:“我没有参加过学校的舞会,失陪。”

  她不是不会跳,只是不想跟他跳罢了。

  得知苏幕子拒绝赵总长,胡秀英怒气冲冲的找了过来,一开口就没好的语气,“我说你怎么回事?赵总长邀请你跳舞你为什么不跳?”

  看她这么急于想把自己扔给赵总长,苏幕子心里不是味儿:“妈,我不想跳。”

  “出了国留了洋脾气就不一样了是吗?苏幕子,别忘了,我当初那么辛苦送你出国是为了什么!”

  苏幕子面色一怔,胡秀英拍着她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幕子,赵总长在上海那是一手遮天,就连你父亲也要仰仗他,现在他邀你跳舞,这说明什么?不是谁都有这个机会的,你快点进去,别让赵总长等太久。”

  苏幕子明白了,父亲生病是假的,把她送给赵总长才是真的。

  一阵喧哗传来,苏幕子抬头,一眼看到被众人簇拥着进来的萧连晔。

  他的穿着与白天有些不同,灰色的对襟衬衣,一条样式极其简约的金色怀表链子扣在上面,头发一丝不苟的往后梳拢露出饱满的额头,那一双嵌在远山眉下的眼睛格外幽深,犹如一潭泉水,沉静而又深不可测,远远看去像是一幅立体的画。

  他的臂弯里款着一个身穿亮紫色绸缎旗袍的女人,披肩上垂下来的金色流苏姣好的衬托出她婀娜的身姿,耳朵坠着一款祖母绿耳钉,脖子上戴着时新的珍珠项链,配上精致的妆容,全场女性黯然失色。

  赵总长那一双嵌在肥肉里的眼睛几乎笑没了,“三爷带着思柔小姐来参加赵某人的舞会,真是令寒舍蓬荜生辉啊。”

  挽着萧连晔臂弯的女子妩媚一笑,“赵总长,您太客气了,能参加您的舞会那是思柔的福气。”

  赵总长做出邀请的姿态,“舞会马上要开始了,三爷里面请。”

  萧连晔点头,挽着程思柔往里面走去。

  望着程丝柔的背影,苏幕子脑海浮现一句话: 笑颜如花绽,玉音婉转流。

  萧连晔忽然回眸,苏幕子的视线与他撞了个正着,她脸色微微发红,冲他一颔首转身离开,她才不要与赵总长跳舞呢。

  与赵总长的大宅只有一墙之隔的外面是另一个世界,里面的人想象不到外面世界的残酷,外面的人想象不到里面世界的精彩。

  苏幕子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走入浓浓的夜色。

  苏何良正坐在沙发上抽烟,见苏幕子回来,皱起眉头,“你不是参加舞会了吗?怎么你自己回来了?”

  望着眼前这个她血浓于水的父亲,苏幕子心里泛起波澜,“爸爸,你其实没有生病对吗?”

  苏何良拿烟斗的手一顿,别开视线,“你也累了,上去休息吧。”

  苏幕子目光直逼苏何良,“爸,你是不是要把我送给赵总长?”

  苏何良抽着烟斗说:“幕子,女孩子大了总是要嫁人的。”

  苏幕子简直不敢相信父亲真存了这样的想法,她凝视着他,一字一顿的说:“爸,我不想嫁人。”

  “这事不是你说的算!”

  他的话像是锥子刺入苏幕子的心脏,她心尖微微泛疼,“我回房休息了。”

  翌日,苏幕子刚从邮局取出包裹,突然从她身后冲过来一个人,抢走她手里的东西拔腿往前跑。

  苏幕子楞了一下,飞快追上去,可是小偷早已经淹没在人海,哪里寻他的踪迹?

  正无助的时候,蓦地,耳畔传来一道天籁之声。

继续阅读:第04章 冤家路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城烟雨两生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