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招惹我的代价!
我是幕幕2019-07-25 10:062,333

  向来是萧沐飞凌驾于别人之上,何曾被人拿枪指着?

  他眉峰邪佞一挑,冷冷的说:“杀了我你也跑不了。”

  “萧四爷认为自己的命不值钱大可试试。”话音落,枪上膛的声音在萧沐飞后脑勺响起。

  萧沐飞狠狠的骂了一声,缓缓举起双手。

  女子脱离他的钳制,迅速消失在知香园大街上。

  那抹冰冷触感刚离开脑袋,萧沐飞猝然转身,身后哪里还有人?

  就在这时,一道尖叫声从楼上传来:“啊!!!死人了——”

  清晨。

  冼樾进入办公室时看到苏幕子面前放了一堆已经翻译好的医疗素材时格外吃惊。

  “一大早就翻译这么多了?”

  苏幕子倏尔一笑,说:“冼主任,早。”

  “还叫我冼主任呢?”

  冼樾话音刚落,办公室的门被人踢开,从外面闯进来一群人。

  人群散开,一身肃杀的萧沐飞从外面走了进来,锐利的眸子射向苏幕子,他挥下手,“带走。”

  立马有人上来架起苏幕子。

  冼樾大惊失色,“喂,你们要干什么?”

  萧沐飞拦住他,嘴角勾起一抹狞笑,揪住冼樾的领口,说:“我是个斯文人,别逼我动粗。”随即推开冼樾往外走。

  冼樾在他身后叫道:“姓萧的,谁给你的权利闯进来抓人的?”

  萧沐飞脚步一顿,从腰间拔出枪对着天花板就是一枪,‘砰’一声响,他吹了一下冒烟的枪口,威胁的口吻说:“谁还有异议?”

  他这一枪打出来谁还敢有异议?

  苏幕子被萧沐飞一把推进房间里,苏幕子摔在地上,她扭头,严肃的目光瞪着始作俑者萧沐飞:“你到底想怎样?”

  萧沐飞上前一步蹲在苏幕子面前,大手捏住她的下巴,嗤笑道:“昨天不是很能打么?怎么今天就成小白兔了?”

  苏幕子气的推开他,“神经病。”

  “唔。”

  苏幕子的下巴再次被他捏住,力气之大,她听到自己骨骼错位的声音传来,疼的她直冒眼泪。

  遇见他之后她真的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放手!”

  萧沐飞舔了一下嘴唇,凑到她耳畔说:“敢那样对老子的人还没有出生,偏偏你是头一个。你说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你明白惹我需要付出代价的?”

  他绝不是危言耸听。

  苏幕子明显感觉到从他身上折射出来的杀意。

  她艰难的咽了一下唾沫,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啊!!!”

  一道咔擦声响起,萧沐飞卸掉了苏幕子的胳膊,疼的她叫出声来。

  苏幕子是医生,手臂是除却生命之外最重要的东西,她惨白着脸,哆嗦着声音说:“你这个混蛋!”

  “混蛋?”萧沐飞嘴角勾起一抹凉薄的笑,对着她耳珠咬了一口,暧昧的声音说道:“告诉我货被你弄哪去了,否则我让你尝尝什么叫做真正的混蛋。”

  “疯子。”

  苏幕子红着眼圈倔强的说:“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知道货在哪。”

  “嘴硬!”

  萧沐飞被苏幕子的态度惹恼,他狠狠的说:“算你有种,我会让你明白招惹我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苏幕子没有血色的脸更加白了:“你想怎样?”

  萧沐飞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来人。”

  立马从外面进来四五个人:“四爷。”

  “她赏给你们了,记住,只要不把人弄死想怎么玩都行,直到她交代出货在哪里。”

  打死苏幕子也没想到萧沐飞会下这样的命令,眼泪倏地一下冒了出来,她惊恐的说:“不要。”

  萧沐飞充耳不闻,对站在房内的人吼道:“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的上?”

  那几个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个人说道:“四爷,这恐怕不好吧?要是被三爷知道……”

  萧沐飞恼道:“怎么,他还能管到我不成?”

  那几个人相互对视一眼,没有一个人敢有所动作。

  萧沐飞气的拿起枪指着说话人的脑袋说:“信不信我一枪毙了你?”

  “四爷,这……”

  他正为难时,从外面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一个人,“四爷,不好了,警察厅的人闯进来了。”

  萧沐飞眼睛眯成一道缝,收起枪,“他们来做什么?”

  须臾间,萧连晔随同冼樾以及警察厅的人一起进了房间。

  萧连晔进入房间,看到狼狈之极的苏幕子躺在地上,眼神一凛,“老四,瞧瞧你都干了些什么!”

  萧沐飞不服气的问:“三哥,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我可什么都没干呢,不信你问问他们?”

  萧连晔凌厉的目光环视一圈,那几个人低下头,大气不敢出一个。

  “萧四爷,你持枪去医院抢人的事很多人都看见了。”冼樾冷漠开口。

  萧连晔歉意的说:“冼公子,我们还是看看苏小姐有没有受伤。”

  “哼,不劳你费心。”冼樾快速走到苏幕子跟前,关切的问:“幕子,你没事吧?”

  劫后余生的苏幕子露出一抹虚脱的笑容,她说:“我没事。”

  冼樾伸手去扶苏幕子起来,刚碰到她手臂,她疼的惊呼一声,他忙问:“幕子,伤到哪里了?”

  苏幕子说:“胳膊脱臼了。”

  冼樾狠狠的瞪了一眼始作俑者,萧沐飞别开视线装作没看见。

  冼樾帮苏幕子正好骨,扶着她朝外面走,在经过萧连晔身边时,听他说:“苏小姐,抱歉,改日我会亲自登门道歉。”

  她本来不怎么委屈的,听到萧连晔的话,所有的委屈蜂拥而至,她硬生生忍住才没有落泪。

  她垂下脑袋,轻声说:“不必了,希望这种误会以后不要再发生。”

  目送苏幕子离开,萧连晔冷冷的瞪了一眼萧沐飞,“为什么不听我的话?”

  萧沐飞气呼呼的说:“我说三哥,那个女人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你处处维护着她?你知不知道昨天夜里她拿枪指我的样子有多嚣张?她差一点崩了我好么?”

  萧连晔拧眉,“昨天夜里你确定见的人是她?”

  “那还有假?”萧沐飞从烟盒中抽出一根烟咬在嘴里,一边摸火柴一边说:“说起来还真巧了,我前脚见到她,后脚赵总长就被人发现用刀片割破喉咙,啧啧,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赵总长算死得其所了,不过倒是便宜他了。”

  刚说完这句话,萧沐飞神情突然顿住,“事情不对劲,三哥,我怎么有种感觉赵总长是被她弄死的呢?”

继续阅读:第12章 过河拆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城烟雨两生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