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过河拆桥
我是幕幕2019-07-25 10:062,619

  听萧沐飞复述一遍昨天夜里的情景,萧连晔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这件事透着诡异,暗中调查不要惊动任何人。”

  萧沐飞眯起眼睛,嘴角勾起一抹玩味,“原来她不仅是小偷,还是骗子,差一点把我们都骗了。”

  “姓萧的简直太嚣张了,居然敢公然去医院抓人。”一路上冼樾都在埋怨萧沐飞的行为。

  苏幕子心有余悸的看着冼樾:“冼樾,谢谢你。”

  若不是冼樾及时赶到,后果简直不堪想象。

  闭上眼睛,那种荒凉的可怕侵袭着她的身体,炙烤着她的灵魂,令她战栗。

  见她状态不好,冼樾忙说:“你今天就不要去医院上班了,回家休息两天再来。”

  家?

  她还有家么?

  昨天晚上的经历不堪回首,她问冼樾医院附近哪里有空房子租。

  冼樾一听,笑了,“找我就对了,我楼上正好空出一个房间,你想住的话随时都可以搬进去。”

  后来苏幕子才知道冼樾的父亲是当时北洋政府的高官,他不愿子承父业,才留在上海工作。

  见街道上到处张贴捉拿嫌犯的告示,问过才知道原来昨天夜里赵总长被人刺杀。

  苏幕子着实意外,苏何良与胡秀英一心想把她送给赵总长当小妾,没想到他竟然一命呜呼了。

  不用嫁给赵总长固然好,但是苏幕子明白事情远没有结束。

  苏幕子在出租房里休养两天才去上班,见她抱着厚厚一摞的译文走进办公室,冼樾说:“你真是劳碌的命,休息也不闲着。”

  苏幕子笑道:“早点翻译出来可以当素材啊。”

  查房回来,见程思柔在办公室里坐着,苏幕子走进去问:“思柔小姐。”

  “啊,苏小姐,原谅我贸然过来。”程思柔解释说:“上次的事还没有感谢苏小姐的仗义相救,今天特地过来给你送请帖,请你晚上务必参加我为你设的答谢宴。”

  苏幕子道:“实在不用这么客气。”

  程思柔执意说:“我实在仰慕苏小姐,请你一定参加哦。”

  这番话说的苏幕子实难拒绝,她点头同意。

  晚上,她拿着请帖前往程思柔说的地方,没想到萧连晔也在。

  程思柔笑着解围,“刚才来的时候遇见三爷,便邀他一起过来,苏小姐你不会介意吧?”

  知道他与程思柔的关系,再见面苏幕子多了一份坦然少了一份心动,她说:“怎么会。”

  “苏小姐,快请坐,我去外面招呼一下上菜。”

  苏幕子坐下来,低头沉默。

  萧连晔打破沉寂,“苏小姐,我代舍弟像你赔罪。”

  苏幕子抬起头看向萧连晔,说:“所以这次设宴是你准备的?”

  萧连晔静静的望着她,沉默,即是承认。

  他歉意的说:“舍弟对你有所误会,倘若做了什么伤害你的事情,还请你——”

  “不要放在心上是吗?”苏幕子嘴角浮现一抹嘲讽,“三爷,若我拿把刀把他捅了,我再像你赔罪,你会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吗?”

  那天的经历对她说始终是场噩梦。

  萧连晔抬眸望着她,锐利的目光穿透她的身体一路望进她的心里,那种慌乱感又来了,她说:“算了,他也没把我怎么样。”

  “谢谢三爷的款待,我还有事情,先走一步,告辞。”苏幕子慌忙起身,恰逢迎上从外面进来的程思柔:“苏小姐你怎么不坐?”

  苏幕子淡淡一笑,“思柔小姐,如果你真想表达谢意,可以不用这种方式的。”

  程思柔脸上浮现一抹被看穿的尴尬。

  萧连晔跟着起身,“我送你吧。”

  苏幕子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正要出大门,苏幕子与从外面进来的胡秀英打了个照面。

  见苏幕子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胡秀英质问的口吻说:“苏幕子,这两天你去哪了?你知不知道我们找你快找疯了?”

  苏幕子面无表情的望着她,一时无话。

  胡秀英身后跟着的沈心怡看到了苏幕子身后站着的萧连晔时,整个人都酥了起来,一脸春心荡漾,“三爷,好巧啊,你怎么跟我大姐在一起?你知不知道这几天她夜不归宿,爸爸妈妈有多着急。”

  萧连晔淡淡开口,“我请苏小姐这两天帮我看病,怎么我派去的人没有告诉你们么?”

  一句话犹如惊雷,炸开并不平静的水面。

  炸的苏幕子无言以对。

  苏心怡紧张的问,“什么?你生病了?你怎么能找我大姐为你看病呢,万一给你看坏了怎么办?”

  “心怡。”胡秀英打断沈心怡的话,笑对萧连晔说:“三爷,兴许是下人们没有上报,所以我们并不知道她为何夜不归宿。”

  她特意咬重‘夜不归宿’这四个字,就是侧面告诉别人苏幕子是怎样一个人,她又说:“她既然与三爷在一起,那定是极安全的,如此我跟她父亲也算放心了。”

  回过神来的苏心怡气的大吼一句,“苏幕子,你忘记我说过的话了吗?你怎么能这样做?!”

  如今她满脑子想的都是苏幕子与萧连晔同处一室的画面,越想越生气,看苏幕子的目光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该死,竟敢抢她相中的男人!

  迎着苏心怡眼底的怨毒,苏幕子嘴角浮现一抹薄笑,这件事放在以前她不会同她们计较,可现在看清楚她们的嘴脸之后,她还会让她们那么欺负她么?

  她说:“可能是我最近太忙,你说的话又太多,我实在想不起来你说的什么,要不你重复一下?”

  “你。”

  “好了,心怡,我们还要去吃饭呢。”胡秀英对苏幕子说:“晚上记得回家,你父亲有事找你。”

  苏心怡不情愿的被胡秀英拉着离开,经过萧连晔身边时,她扭捏一笑,脸上的粉扑簌簌的往下掉。

  “三爷,我先进去了,我们改日再聊。”

  望着前后判若两人的苏心怡,苏幕子浑身起鸡皮疙瘩,原来她口中的萧连晔就是三爷。

  出了饭店大门,苏幕子扭头对着萧连晔说:“其实你不必为我解围。”

  萧连晔偏着脑袋望着她,目光沉静如海,“这算是过河拆桥么?”

  苏幕子心口一顿,眼前的男子拥有着世界上最精致的侧脸,一半隐在黑暗中,一半浮现在光明中,立体感分明,偏又带着致命的诱惑。

  而每一次他恰到好处的出现又令她无法抗拒他造成的心悸,她垂下脑袋,斟酌着语气说:“三爷,我?”

  “小心!”

  话音落,她猛然撞入一个温暖又强壮的怀抱,事情发生的猝不及防,她大脑一片空白。

  “啪!”

  一个花盆砸在苏幕子刚才站的地方。

  “没事吧?”他温热的气息夹杂着竹香顺着他的声音卷入苏幕子的呼吸中,她脑袋猛然眩晕起来。

  见苏幕子傻傻的看着自己,萧连晔皱起眉头,“吓到你了?”

  她像是被火烫了一般清醒过来,耳根一红,忙松开他:“我没事,刚才谢谢你。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

  说完她逃也似的离开这里。

  望着她远去的背影,萧连晔嘴角划过一抹连他都没察觉的笑意。

  “三爷。”

  岑小七一路小跑过来,急急的说:“出事了。”

继续阅读:第13章 炸死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城烟雨两生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